当前位置: 中华道藏 > 三洞真经 > 洞玄灵宝经 > 太极真人敷灵宝斋戒威仪诸经要诀

太极真人敷灵宝斋戒威仪诸经要诀

经名:太极真人敷灵宝斋戒威仪诸经要诀。撰人不详,约出於东晋。系古《灵宝经》之一。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玄部威仪类。

太极真人敷灵宝斋戒威仪诸经要诀

太极真人曰:夫学真仙白日飞升之道,皆以斋戒为立德之本矣。灵宝经有大法,正月、三月、五月、七月、九月、十一月,是岁六斋月。一日、八日、十四日、十五日、十八日、二十三日、二十四日、二十八日、二十九日、三十日,名为月十斋。长斋久思,以期凌虚之道也。故灵宝无上斋,皇老天尊大圣,常奉修不倦,而况道士仙人,可不翘慕之乎。由来仙道之上,要请奉太上,教敷斋戒威仪节度口诀。此经幽妙,子静心谛听焉。

太极真人曰:入斋堂,东向。向香炉祝曰:

太上灵宝老君,当召真官功曹使者、左右龙虎直符捧香使者,关启无上

三天玄元大道,臣等正尔入静,烧香朝真,愿得太上十方正气,来入臣等身中,所启时闻,径御真一玉皇几前。

次长跪,鸣天鼓二十四通。

谨出臣等身中五体真官功曹吏、出臣等身中无上三天执法开化阴阳功曹、度道消灾散祸解厄君吏,各十二人。出臣身治职君吏、治中建节监功大将军、前部效功后部效杀驿庭令、驿庭丞、四部监功谒者。臣等身中仙灵、直使、正一功曹、治病功曹、左右官使者、阴阳神决吏、科车赤符吏、刚风骑置吏、驿马上章吏、飞龙骑吏等,各二人出。出者严装显服,冠带垂缨,整其威仪。直使功曹戴通天之冠,衣皂纨单衣。正一功曹冠朱阳之帻,绛章单衣。使者冠九德之冠,五色寿命单衣,腰带虎符,齐执玉板。直使功曹住立四方,正一功曹住立中央,治病功曹营卫臣等身。左官使者建节在前,右官使者持幢在后,阳神决吏立左,阴神决吏立右,上部功曹远望上天,中部功曹远瞻八方,促气功曹催促十方都官使者,匝绕臣等身。郎吏、虎贲、察奸钩骑都官仆射、天驺甲卒、天丁力士、收气食气吏、收神食神吏、收鬼食鬼吏、收邪食邪吏、收精食精吏、收毒食毒吏、诛符破庙吏、科车赤符吏、刚风骑置吏、驿马上章吏,飞龙骑吏,屯住臣等前后左右。功曹使者严装事竟,罗列卤簿,关启灵宝官属,领仙监斋诸君将吏。天师所布下二十四治,三十六靖庐、七十二福地、三百六十五名山昆仑等,上宫三万六千神、日月星宿、璇玑玉衡、天地五帝、三界官属君将吏等,及道上二玄三元四始四面方位风气注气、甲子诸官君吏、考召君、东九夷胡老君、南八蛮越老君、西六戎氏老君、北五狄羌老君、中央三秦伧老君、五岳四渎丘沼君、诸庙神祇所在山川溪谷山林孟长十二溪女,根源本始土地之主社稷将吏,一时严装,与臣等身中功曹使者、飞龙骑吏,上启太上无极大道、太上大道君、太上老君、太上丈人、无上玄老,十方无极大道、道德众圣天尊、至真大帝、天帝、天师君、灵宝监斋大法师、诸官君。臣等生长魔俗,沉沦季叶,玩乐荣华,宿命因缘,忽见启拔,得奉大道。不以下愚好乐至真升仙之道,而宿罪深积,结缚不解。今相率共修灵宝无上斋,请烧香转经,以求所愿,功曹使者、飞龙骑吏,分别关奏,以时上达。关启事竟,各还臣等身中,复於宫室。须召又到,一如故事。因鸣天鼓三通毕。

仙公曰:此谓初建斋启事仪。其日夕六时烧香,唯向香炉祝耳,便礼拜。

妙向香炉祝曰:

香官使者、左右龙虎君、捧香使者,当令靖室斋堂之所,自然生金液丹碧芝英,百灵交会,在此香火炉前,使臣等得道,遂获神仙,举家蒙福,天下受恩。十方仙童玉女,侍卫香烟,传奏臣等所言,径御太上金阙玉皇几前。

次一时持斋者长跪,斋主自称:某治祭酒某先生,臣某甲等今烧香。因捻香烧之,祝愿。皆三烧香,三祝愿。

第一烧香愿曰:

臣等烧香,归身归神归命大道。臣等首体投地,归命太上三尊。愿以是功德,归流七世父母,乞兔离十苦八难,上登天堂,衣食自然,常居无为。今故烧香,自归依师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夫三尊者,道尊、经尊、真人尊也。三一之尊,通乎人身。

第二烧香祝愿曰:

臣等烧香,归身归神归命大道。臣等首体投地,归命太上三尊,愿以是功德,归流帝王国主君臣。臣等受道法师,父母同学,诸道士贤者,愿免离十苦八难,各保福祚,终入无为。今故烧香,自归依师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第三烧香祝愿曰:

臣等烧香,归身归神归命大道。臣等首体投地,归命太上三尊,愿以是功德,归流臣等身,令得仙度,升入无为,与四大合德。天下民人,蝖飞蠕动,一切众生,免离十苦八难,五毒水火,贼疫鬼害众厄,各保福禄,安居无为。今故烧香,自归依师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此一时烧香,以次人人上香,选高德一人为斋主,名曰法师。祝愿不须人人祝愿也。

烧香祝愿毕,於是白烧香已讫,斋人一时向东拜,自陈言:

臣等今归命东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赐所愿随心,求欲克得。

次向南方,次向西方,次向北方,次向东方,次向东南,次向西南,次向西北,次向上方,次向下方。是谓十方愿念,如先法,各方三拜,亦可一拜。毕。

正西向再拜言:

臣等今归命西方已得道大圣众至真诸君丈人,赐所愿者合。

次北向,次东向,次南向。面向经,三过祝愿如初。毕。此皆回向香炉,取其方面之正也。是为灵宝斋礼十方,太上大法妙赜矣。皆当安徐雅步,审整庠序,男女不得参杂,令威仪合於天典,则为鬼神之所具瞻,飞仙之所嗟叹,三界之所轨范也。仙人修此斋,亦无已时,况凡贤者乎。拜既竟,斋人以次左行,旋绕香炉三匝毕,是时亦当口咏步虚蹑无披空洞章。所以旋绕香者,上法玄根无上玉洞之天,大罗天上太上大道君所治七宝自然之台,无上诸真人持斋诵咏,旋绕太上七宝之台,今法之焉。

又三洞弟子诸修斋法,皆当烧香歌诵,以上象真人大圣众,绕太上道君台时也。故求无上正真大道者,亦可绕高座上清灵宝经。所以绕香炉者,直今世学者多浮浅,不能受至经。故示斋法,以委心香烟耳。行道心至,所愿寻香烟,已御太上。太上道眼恒洞观诸天下人善恶,亦无毫遗也,可不战战慎之哉。

仙公曰:常想见太上真人在高座上,转经而说法也。

转经法

安小床,向东转经传,案灵宝法,床高五尺,广长亦五尺。又法:床高四尺五寸,广长五尺。静舍促可就容雅屋,此谓斋日权时行道耳。若欲长斋,久思求仙道,当别立斋堂,必令静洁肃整,罗列经案香炉,施安高座於其中也。次向高座礼经,都三拜。言:

臣等今归命太上无极大道至真,无上三十六部尊经宝符,太上三尊。今烧香转经,希仰太上济度之恩,乞七世父母,以及帝王民人,一切众生,臣等身及家门大小,愿得赦除前世今世生死重罪恶过。或弒君父,或不孝二亲,或背师欺友,或废真就伪,或为劫贼、攻伐家国,或伐他国,或杀害众生,以为快乐,或淫犯他妻,门族交通,或离母子,夺人所爱,或杀贤人道士,或为君无道,或为臣不忠,誷上威下,酷虐百姓,己取荣名,或六亲相残,或败靖舍灵坛,或窃经书,或烧败经书,或污秽圣文,或评论道德以为虚诞,或笑人作善,自言我是,或嫉贤妬能,不欲胜己,或不崇有道,不敬老人,不念六疾,或呵风骂雨,及天地日月星辰、帝王国主、师父道士,轻慢四大,或骂鬼神,呼谓无知,或口是心非,自欺形影。诸如此等,莫大之罪,不可忆识,积世结固,缠绵不解,冤对不已。乞今烧香行道,以自度脱,於是改悔,伏从禁戒,不敢又犯。亦任意所首谢,皆一时头脑顿地,心中欣欣。如是圣人必得解脱诸苦八难,咸就无为道场矣。

太极真人曰:灵宝斋法,然十灯火,以法十方。十是数之至,故人十月而生也。夹门然灯。七世父母然七灯於堂前,靖舍常然一灯,夹门然二灯,及符着门户者,鬼神击人,岂当不从门户入耶。天常下六部使者,周行天下,伺人善恶,鬼神见符灯,皆曰善人之门,不可枉滥也。以此致分别,生死受福故也。日月星宿,病人行年本命,各然一灯。斋时,日夕各三时烧香悔过,唯一心听受经法妙赜之义。故转经说法,象古真人教化时也。圣人传授经教,教化於后世,使未闻者闻,未知者知。欲以此法桥,普度一切人也。行道之时,故不可得乱语,论及世务,唯当请问法师经义禁戒,师当为解说真要。人能使内外夷然,敬受经一句,司命加十算。若内外躁竞,毁经一句,司命夺十算。故真人不言,言必有中。言皆令作法,言人能弘道,非道弘人,此之谓也。

仙公曰:以大斋法合得洞真,所以七祖致去地狱,升天堂也。

斋人若妄言绮语,论及私鄙,罚香一斤,油五升,朱三两。送斋主宣示百姓,然后供公家用也。夫斋直求道之本,莫不由斯成矣。此功德巍巍,无能比者。上可升仙得道,中可安居宁国,延年益寿,保於福禄,得无为之道;下除宿罪,赦见世过,救危难,消灾治病,解脱死人忧苦,度一切物,亦莫有不宜矣。行道千日,心尽於玄,必能降真人,见圣得道也。

昼夜六时礼拜,三时中讲,三时思身中神。

太极真人曰:贤人有灾疾,道士当为立灵宝斋,转经烧香,悔罪请命,日数随意。主人当尽心,内外信向,奉师香油、朱纸少许,以效精诚之至,示之不聊也。若是浮华之人,不得妄施此大法。大法微远,非浅薄者所为也。自志无大雅好幽识妙赜,莫能宗矣。

太极真人曰:灵宝斋时也,太上真人、十方大圣、诸天帝王、飞仙仙人,如千亿万众,不可称数,千乘万骑,宝盖炜烨,飞华雪洒,香烟云散,十绝灵旛,随风飘讽,啸歌邕邕,飞凤和鸣,万龙齐驾,洋洋浮空而来,看听行道也。天人欢悦,鬼神称善,魔王叉手作礼,欣畅大法,三界大千众圣,同所嗟叹,所在神灵侍卫门户,皆令护人,无敢行恶逆者也。读经章句,咸当一心称善哉善哉。魔王当有宣令言曰:此无为贤人道士,功德巍巍,大圣所敬,我等各各当营护之,削其太山三官死名也。致白日升天,七祖受庆,反胎生天堂,兆身永保历劫之利贞也。

太极真人曰:夫王侯皆受前世宿福,致富贵,才智精明,功德满足,乃当复好道,此皆宿罪已尽。宿罪已尽者,其人必自笃好斋戒,学大经大法,则去仙近矣。若学持戒而不怠,克得上仙也。道士乐斋者,悉是宿罪尽。宿罪未尽,终亦不好之矣。此去仙圣犹远。学仙道欲长生久视,享无期之年劫,安宗庙,兴门族,度七世父母苦厄,升天堂,后世出贤明子孙,当受灵宝真文。行是斋,自得此大福。大福度人为先,所以先人后己,倚伏兼忘,忘其所忘,志与玄同。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若存若亡,下士大笑道矣。

太极真人曰:夫感天地,致群神,通仙道,洞至真,解积世罪,灭凶咎,却冤家,修盛德,治疾病,济一切物,莫近乎斋静转经者也。古闻其言,今希见其人矣。

太极真人曰:贤者欲修无为之大法,是经可转,及诸真人经传亦善也。唯道德五千文,至尊无上正真之大经也。大无不包,细无不入,道德之大宗矣。历观夫已得道真人,莫不学五千文者也。尹喜、松羡之徒是也。所谓大乘之经矣。又大洞真经三十九章,不得人间诵之。所以尔者,是真道幽升之经也。诸天帝王下迎,散香花,六天大魔王官属侍卫称庆,皆来稽首受事,山海神灵莫不从己役使者也。咏之一句,诸天为设礼,况鬼神乎。故不可人间妄施行矣。灵宝经是道家之至经,大乘之玄宗,有俯仰之品。十方已得道真人,恒为之作礼,烧香散华,众道之本真矣。道士奉仰灵宝,朝拜斋戒,案法修之,皆使得道,岂有不然耶。此经若不能令至向获长生,升仙度世,故堕於尘壤者,天地无有仙人也。要在外想冥绝,内注玄真,然后景汉可凌也,长生可保矣。五千文感会众妙,大归等耳,胜得世间行也。诸斋法皆上宗於灵宝本斋矣。

仙公曰:此大斋上仙之道,所以七祖解脱罗纲,飞升太玄宫,身当先得五芝如芙蓉者也。五芝亦自生矣。

太极真人曰:五千文,仙人传授之科,素与灵宝同限。高才至士好讽诵,求自然飞仙之道者,具法信纹缯五千尺#2,与灵宝一时,於名山峰受之。师南向立,弟子北向之三拜,分金环各半,佩身受经毕。弟子方各一拜,从北始,周十方。读经亦先拜十方,如此法。太玄都旧典也,子今自明识之,子孙按法传之於后世贤人。太上口诀,宜当秘之。子应常思虚无真人、高上大法王、大千乘贤、世号老子者也。老子,玄中大法师矣。其以道眼观诸天人善恶,子弘此道,恐必飞仙。得妙之日,当知是经之不虚也。焕乎洞寂之文,大道之旨,尽於此矣。

仙公曰:世有高德人,欲讽诵期升仙者,当与灵宝同时受之。法信效奉经之盟也。故曰:不出户牖,以知天道,此之谓也。世将希有其人矣。若欲谈虚无,持高於时者,不须依此法受之也。真人直以教学仙耳。道士学之求仙,不师受者,即道不行。

太极真人曰:真人体道虚无,无所畏忌也。俗间有污秽者,直圣人为世人魂神忧故耳。人经污秽,不以香汤沐浴,多病害人,欲示民知清浊故也。夫鬼神之道,倍多污秽也,污便不行矣。但金尚不可秽耗,何况至道乎。大法真道,无所污秽明矣。

太极真人曰:世人经污,不问大小,应即解。解毕使烧香行道,本无日限也。

太极真人曰:饭贤福食,各有人数。外来之客,先亦同食。正一真人三天法师临升天,以百姓贫弊,为复灭损,作福或十人馔。忽过十人他宾集,无以供之,既不尽周,一人不遍,犹是不普。故制法悉事毕,余厨施一切人及众生辈,为主人祈福矣。后世不知之,故以相示也。酒不可都断使之有数,随人多少,不必令尽限也。故世教言:唯酒无量不及乱,斯之谓矣。酒多浊乱正气,三真亡宫,故不可过量,考官司之,宜慎之。

太极真人曰:有人不学道者,闻道士论至经幽赜,妙义弘远之旨,心不信用,而诬毁圣文,谓之虚诞,经教妄作耳,不足学也。己既不信,便嫉诸人经学,及导养之道,皆言不然。此人宿命前世时,不与仙圣作缘,贤人结因,今生无大智慧,故不得预贤圣之蕴韵矣。不信至道经教,而好学巫术杂书不真之事。其会同之日,唯酒肉为先,口是心非,诡黠相攻,淫欲纵横,放心所为,嗜物无厌。或复为师,初无教善之怀,.强弱相凌,恒欲肆其虐意,意中贪妬谮害,淫盗诈伪,凶悖乱逆,此人身常有十恶。何以知其人有如是之行,不遭罹罪网,见世安稳者。有人从来不履非法,动遵经教,而更婴忧苦者。夫人死身烂坏,魂神不朽,随生时之行善恶,皆有对。是以世人为恶颠倒,弒犯君父,酷逆无比,而不即被考者,由受先世宿福,福尽罪至。生或为阳官所治,死入地狱,覆诸茶毒,楚痛难言也。若善人今不效者,是其宿世恶罪未尽,尽便福至。或见世当贵,或死得生王侯之家,或生天上,或作鬼神。恶恶相缘,善善相因,是曰命根。学道者亦宜知此也。夫学道而至死不获者,功德未备,宿无重缘,因缘微薄故也。后世无不藉此功,以得仙度也。若复学道数年,便望升仙,未克之间,忽然中怠。或堕情欲,还随流俗,身没名灭,轮转死道,更诸苦恼。或失人身,忽去人道,未有还期也。有挺世聪明,而不教化於人,后生顽痴也。奴婢亦无种,皆由前生时欺取人物,今以力偿之。六畜以肉饴之。世人不信道经,狐疑正教,当受斯酷,岂不悲哉。道士若履善遇恶,能忍撼轲,守兹法戒者,保不失今之功矣。穷而不越道,道士也,死生王侯家。子於此得道,得道自当见宿命之根,由前世大布施,学道不倦,所以得仙矣。

左仙公曰:子其勉焉,历代未有不学而得仙者也。学仙要在方寸尽,方寸不尽,是以学而不获矣。圣人不误人也。

太极真人曰:夫祭酒当奉行老君百八十大戒,此可言祭酒也。故曰不受大戒,不得当百姓及弟子礼拜也。受此戒者,心念奉行,今为祭酒之人矣。祭酒当断念,舍众恶,推行戒法,当如是也。黄老道妙,检种人之法,非不真者,所参万中有一多矣。

太极真人曰:学士若能弃世累,有远游山水之志,宗极法轮,称先生。常坐高座读经,教化愚贤,开度一切学人也。假令本命寅卯,属东方二辰,称东岳先生。四方效此。辰戌、丑未生,称中岳先生。若复清真至德,能通玄妙义者,随行弟子同学,为称某先生。某人钩深致远,才学玄洞,志在大乘,当称玄称先生,或游玄先生,或远游先生,或宣道先生,或畅玄先生。略言其比,不可逆载。须世有其人,学者称焉,大都法如是耳。言名上清,清斋七日。先生位重,不可妄称,鬼神不承奉,以天考考人。夫先生者,道士也。於此学仙道成曰真人,体道大法,谓之真人矣。

太极真人曰:观世为道,希有欲斋戒转经,寻明师受读,请问义理,信用奉行之者。多是浮华浅薄之人,声色在心,志无大雅,好学小乘法。或有一人,欲斋戒学道,复无明师共相劝进。其志在仙道,图济一切人民,人民更非笑之。皆曰:彼不要之事,我未见人多学其法者,经书多虚妄语也。故不如我辈,并能消灾散祸也。夫聋者不闻韶武,瞽者不睹白黑,岂言已病哉。遂令大道不行,正法不兴,真经寝顿,精邪日滋,各称三宫女郎,妖乱并作,百姓将舍真追伪矣。悉由师不勤学,以劝弟子学正经、学正法。正真居其心,则魔魅远矣。不知上经大义,无以持检其心,邪魔鬼气入心中动作,其意无所不至。犹抱石济长津,岂不然哉。

太极真人曰:庄周者,太上南华仙人也。其前世学道时,愿言:我得道成仙,才智洞达,当出世化生人中,敷演道德经五千文,宣畅道意。惠子是其弟子,尔时亦言:先生若得道,能出处自在,弟子愿侍从,唱赞微言,通达玄旨,洞观道源,以解世罗也。检俗人华竞之心,导之以自然法门,故玄之又玄,众妙之门也。后并得所愿,着书皆通道意。世人于今不知是仙真上人,以庄子所造多寓言。大鹏、大桩、冥灵,皆实录语也,非虚发矣。夫大处则生此大物,今阆苑、昆仑、蓬莱、北海中,悉有是神物。小处则生小物。若欲皆眼见为有,不见为无,天下之所无多矣。道家经譬喻法中,说劫数久远,有石乃如昆仑山芥子,四十里中,天人罗衣,百年一度,拂尽此石,取此芥子一枚,譬如一劫之终。若是之久,谁当信斯者矣。

太极真人曰:灵宝经者,众经之宗,难以言宣。五千文微妙,众经大归义一也。洞真三十九篇,三十九真人说之者,盖无生之文矣。此真人传出之耳。其人道德真气,混化自然成真人,老子之俦矣。经历无穷之劫,非学道之人也。世人非宿恩至功德满足,得洞真经者,莫能知此义。所道者皆是无上三天自然宫室,万物山川。其山川万物,名有世上同者,非世之山川万物也,皆自然物,可闻难辩。洞真玉清经略解其义,不能覼缕,岂可思议也。奉之致大福,身得长生,宗庙安宁,诵之成真人之王,其道无上。昔之得上仙至真之道,皆是奉灵宝经者也。

三天称仙,梵天称道。天地有终始,故有大小劫,诸经亦随之灭尽也。后代圣人更出法,唯道德五千文、大洞真经、灵宝不灭不尽,传告无穷矣。故曰无生之篇,众经之王也。故代代教化应成仙道者,世世莫知其源。巍巍至尊,非鬼神所见,唯六天大魔王来奉承经师尔,上三天司直仙官监察之矣。亦非下仙之所闻也,真人乃能学之耳。世人不知道是仙人,又言仙非道,皆是其宿对未尽故也。对尽自得玄解大智慧,朗然知之,知之得道矣。五千文至难知,有知之人皆知之。故曰当解无上大慧也。

太极真人曰:建灵宝斋法,举高德玄解经义者为法师。次才智精明,能通妙理,闻见法度为都讲。次监斋,弹罚非法。次侍经,次侍香,次侍灯,次第坐处。先受此经为上,后受为下。家一人受经,余人有好斋者,听斋。若时有黄赤太一祭酒,好见斋法者,听斋,观大法化,但不得同床而坐。纵复至德,人间名望於世,悉当在后行,以其治箓为次第也。烧香同尔。所以尔者,其人宿有微缘,故今得预之矣。

太极真人曰:斋时皆心注玄真,永无外想。想念在经师,先思三一在宫室,安居分明,具三魂七魄,太一镇泥丸中,如回风帝一法。然后与兆俱斋听经,口受心存,则三尸亡走,邪气灭去,内外受真,如此近仙矣。傍吐纳导引和液,行上诸妙道,天真恐必降子也。上士得道於室内矣。虽处岩穴,而外想一毫不绝,亦徒劳损力尔。学道唯心尽,心尽,仙人当下观试之也。子善详察之焉。

太极真人曰:道士远绝人迹,静栖名山,修是长斋,独处幽谷,则不复选法师,唯心与口谈矣。人间修是斋,道士服食五谷,断无所饵则已,若服药物,正中服之也。过中听饮,清饮而绝食,平旦饮粥,日中菜食。斋限竟,解斋,如设大厨状,唯宜洁净尔。果随时珍,当先行香祝愿也,愿斋主升仙度世。

太极真人曰:修斋之道,常行十善念:

第一为道念四大,令得七世父母免脱忧苦,上升天堂,衣食自然。

第二念帝王国主道化兴隆,庠序济济,皇教恢弘,威仪翼翼,普天所瞻,民称太平,六夷宾伏,妖恶日灭,贤圣日生。

第三念法师功德大建,教化明达,俱获飞仙。

第四念同志学人,早得仙道,更相开度。

第五念亲属和睦,好尚仁义,贵道贱财,行为物范。

第六念损身布施道士及饥寒者,天下民人,各得其所。

第七念蠕动蚑行,一切众生,咸蒙成就。

第八念首谢前世今世生死罪对,立功补过。

第九念家门隆盛,宗庙有人,世生贤才。

第十念尊受师经,无敢中怠,平等一心,广度一切,我身升仙,白日登天,拜见太上,永成真人,服五色灵液,与道合同。

郑先生曰:登山受经时,亦不须拜章,口启之尔。

颂曰:

道以斋为先,勤行登金阙。故设大法桥,普度诸人物。宿世恩德报,道心超然发。身飞升玄都,七祖咸解脱。

受竟,必颂此文。

南岳先生郑君曰:吾先师仙公,常秘此书,非至真不传也,万金不足珍矣。仙人相授於口,今故书之。仙公言:书一通封还名山,一通传弟子,一通付家门子孙,世世录传,知道者也。与灵宝本经俱授之,道家要妙也。

抱朴子曰:洪意谓大斋日数多者,或是贵人,或是道士,体素赢弱不堪,日夕六时礼拜。愚欲昼三时烧香礼拜,夜可阙也。为当讲法义而已,能六时烧香者,自当全法尔。恐人未得道,气力极弱,但欲一日一夜斋此,可六时行道也。学者其善详用焉。

建斋极,可食乾枣、鹿脯腊,是生鲜之物,一不得享也。

若非山学道士,居家修经者,岂能长斋久思哉。要当应斋,少可十日、九日、七日、三日、一日行道矣。斯功德弘普,学道之上法,七祖离苦毒,上升福堂,此可谓至孝之道也。孝悌之至,通於神明,远延七玄,何但祖考乎。故上仙秘之也。

太极真人敷灵宝斋戒威仪诸经要诀竟

#1五千尺:疑当作「五十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