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华道藏 > 四辅真经 > 太清金丹经 > 太玄朗然子进道诗

太玄朗然子进道诗

经名:太玄朗然子进道诗。北宋刘希岳述。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真部众术类。

太玄朗然子进道诗序

余乃生居漳水,业本豪家,幼习儒风,曾叨乡贡。嗟浮世速如激箭,伤时光急若瀑流,未免退迹玄门,栖心冠褐。外丹达恍惚杳冥之旨,内气明溯流胎息之源,功勤未及於旬年人惊不老,寿算已瑜於五纪自觉如斯。有此灵通,故难缄默,谨吟三十首,号日《朗然子诗》。呈同道望迥心,圣意非遥,人自疑惑。时宋端拱戊子岁季冬,住洛京通玄观内,偶兴述之。朗然子书。

太玄朗然子进道诗

刘希岳秀峰迷

落魄洪杯数十年,朝朝恣性日高眠。尾闾通得泥丸穴,丹鳌能分造化权。

只此云霄应有路,算来人命岂由天。莫言大道人难会,自是顽夫不学仙。

南北经游数十春,潜行玄理暗修真。不求世上无穷物,只向寰中觅个人。

外药已知消息火,内丹常运溯流津。假饶千载重相见,也似如今貌转新。

京洛幽闲寂寞中,住居古观古壕束。俗情亦染心无染,尘事虽同道不同。

炼药岂辞千日苦,运精常遣四肢通。世间最贵真堪重,除却人身总是空。

求仙之士乱纷纷,涉历山川走似云。总学长生寻外物,算来至道未尝闻。

身中自有升天路,背上谁无出世纹。堪叹凡夫全不悟,尽甘荒野作丘坟。

岂贵荣华岂重财,堪怜身向此中来。丹田自种留年药,紫府常然不死灰。

髓实已无寒暑近,道成岂怕晓昏催。伤哉世俗孜孜过,逐利争名性转呆。

兀兀陶陶是事休,花开花谢任春秋。金章紫绶从他贵,布素冠裳幸自由。

寿命须同天地永,身心闲共水云俦。堪疑太上玄元祖,何故人问早白头。

一居京洛十余春,未肯闲趋富贵门。摄养不教元气散,修行常遣谷神存。

饥餐舌下津还饱,寒发丹田火便温。取性自怡兼自乐,且无暂色感人恩。

今生不悟望来生,据等来生甚处明。争似便修天上路,何须更入地中坑。

阳魂若壮非干寿,阴魄如强必致薨。百草经霜皆尽死,绿何盖覆镇长荣。

本亲儒墨拟求官,忽悟幽玄道不难。阴气若消终未死,阳精如在自然安。

身中每运无穷药,鼎内常烧续命丹。堪叹慕财贪色辈,煎熬终日有多般。

世间万事不堪论,唯有身形与气存。金鼎会烧延命药,丹田解种驻颜根。

每承大道垂麻瘾,肯受常人取次恩。已绝荣枯无玷累,却愁白日出乾坤。

小隐居昆大隐邹,立身偏爱闹中闲。心澄莹若天边月,意稳安如海上山。

常遣眼前无欲色,自然脸上有童颜。更能通得泥丸穴,何必驱驱炼大还。

自说玄元旨趣深,何曾解问自家心。三田气若相通贯,二窍循流咽不禁。

泛海经年搜命药,求仙触处走山林。争如向己身中觅,便见希夷道易寻。

僻居古观胜山居,门掩荒苔马迹疏。静室忙吞千口液,幽窗闲却一林书。

是非少为交知少,贪爱无时荣辱无。兀兀逐时随分过,任他人唤作愚夫。

铸炼元精却返淳,万般为了始归真。若教愚者皆成道,争辩神仙是异人。

报效全由功满日,希夷不离自家身。但能勤运冲和气,便觉容颜转转新。

少年苦节近文儒,荏苒光阴六十余。得遇至人教学道,便将性命托虚无。

发因运气苍还黑,脸为存精皱复舒。大要欲陪卿相位,分中无了护驱驱。

诉流直上至泥丸,关节才通便驻颜。悟处如同观返掌,迷时似隔数重山。

未明神识千般扰,达了心田万事闲。若要长生兼出世,到头都在自身闲。

学道何须学执迷,无为之理总须为。气吞根祖非呼气,饥却心肠不忍饥。

存得元精无老耄,去除情欲似婴儿。更能晓得冲天穴,定有逍遥出世期。

求仙皆学采阴丹,甚处交精去复还。未及年余多卧疾,正当少壮改容颜。

阳魂渐臧终无悟,性命将来似等闲。若要延龄身住世,存精保气寂寥问。

紫衣师号苦贪求,养气烧丹总不修。未及中年身已老,正当强壮鬓先秋。

惺惺知有长生路,兀兀甘随逝水流。本挂冠裳绿甚事,争名竞利等闲休。

自住凡尘数十秋,纵然观色恰如条。常行元气滋容质,每论丹砂问道流。

一种利名心不羡,万般荣辱眼前休。有钱多买杯中酒,无虑无忧有底愁。

萤窗十载望求名,两上春闱事不成。有志无绿干寸禄,到头有分学长生。

选官岂及选仙士,慕色争如慕道情。但得容颜常悦泽,升腾必定在前程。

声名何在镇寰瀛,争似潜修出世程。强强烧丹终九转,勤勤运气彻三清。

药成自有飞腾路,功满须归物外行。草爱荣华兼富贵,自身坚固最为精。

世人慕色及贪财,亡命亡躯自此来。蚁风呃身还怕痛,阳魂去体不疑猜。

一朝染疾医无效,万种求神望兔灾。若会运精兼保气,长生岂更掩泉台。

浮华休羡学三茅,周易通来尽意抄。因悟道情亲至理,便疏人事绝知交。

阳精每运无穷数,玉液常餐不暂抛。只候一朝功满足,会通玄鹤离凡巢。

尽求点化要肥家,忘却形枯改岁华。慕色将身为奔物,贪财轻命比泥沙。

口中解说修仙道,意内元来似夜叉。此辈顽愚终不悟,达人休要为伤嗟。

礼拜烧香求塑画,争如努力自修行。勤吞津液过千口,长记存神听五更。

莫失常规频导引,更须子细运元精。虽然未得升天去,应有神仙录姓名。

休读九经三史书,与君到了不相於。争如保息元和气,未自躬亲大药炉。

存得阳精终济老,烧成金质定冲虚。分明有个长生路,争奈凡夫性转愚。

求贵贪财无尽期,高官富极又何为。争如心静忘机虑,未胜身闲绝所疑。

歌枕任从春日永,运精不遣鬓毛衰。他年物外相逢处,元是神仙别有期。

真铅真汞不难寻,自是凡夫错用心。月魄日魂明甚易,木精火候理还深。

苦辛运药须三载,变化通灵点五金。出世只消餐一粒,蓬瀛昆岛尽知音。

夹脊双关至顶门,修行径路此为根。华池玉液频须咽,紫府元君遣上奔。

常使气冲关节透,自然精满谷神存。一朝得到长生地,须感当初指教人。

朗然子者,昔唐通玄观主也。事迹灵异,修炼非几。隐世百载,至宋端拱年,於桃花坊白日升天矣。劲赐改名集真观,有《神仙悟道诗》三十首行於世。

太玄朗然子进道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