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华道藏 > 四辅真经 > 太清金丹经 > 还丹众仙论

还丹众仙论

经名:还丹众仙论。北宋皇佑问抱腹山人场在编慕。内集唐宋诸家悚丹要论,凡三十余家,保存许多已佚古丹经诀。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真部方法类。

还丹众仙论并序

抱腹山人杨在集

粤还丹者,华池为初也。华池之中,能生神水。上下清灵,湛然明静。神水变化,洁白如霜,号曰白金黄芽。次入三阳之精,水煮火炼。若经九转,变成紫粉,号曰紫河车。河车之中投汞,又经九转,产出真金,号曰金公。将金公与汞相合,金水相见,再炼九转,名曰金丹丹者。人饵长生,老者反少,有病自除,变凡为仙,自然不死。夫金丹者,须是亲传口诀,方识铅汞。铅者真铅,汞者真汞,铅非黑锡,汞非水银。铅者铅精,汞者朱汞。铅汞交媾,产出黄芽。黄芽者还丹之祖,大药之基。坎戊月铅,内藏真虎。离己日汞,内藏真龙。龙虎会合,自成戊己。坎水生金,离火生木,自然四象俱备,五行不亏。还丹者,金木水火土也。金者虎也,木者龙也,火者朱雀也,水者玄武也,土者四象聚也,非用世间金银铜铁铅钖盥卤灰霜之类也。还丹者,铅汞也。铅得水而无体,汞得火而通灵,从无生有,真铅因水化而有,真汞自火化而成。若论真铅真汞,神水华池,青龙白虎,黄芽白雪,河车神室,自古以来,非口诀不能得解。余汾阳西河人也,弱冠好道,至三十余年,得遇明师,亲蒙口诀,方晓丹经之理,洞达幽微之文,得见造化之真,明了浮沈之妙。洎宋皇佑四年十一月八日,偶暇纂集诸家丹经节要,集成一卷,目曰《还丹众仙论》,以俟同志者云。

还丹众仙论

元始天尊曰:杳杳冥冥清静道,昏昏默默太虚宗。体性湛然无所住,色身都寂一真空。又曰:混沌未分之时,内含真一。真一既分,清炁为天,浊黑为地,真一之黑,上下往来,呼吸不住。黑中生精,天精气者日月星也,地精气者铅与汞也。铅是月魄,汞是日魂。

道君曰:日魂月魄,还丹骨髓。得阴黑而成白芽砂,得阳黑而成金砂。金砂入五内,雾散如风雨,通达於四肢。

老君曰:外丹生神水之问,内丹生法水之际。又曰:红铅黑铅大丹头,红铅入黑是真金。红铅取精黑取髓,解用赤黑药无比。用赤入黑保长年,用黑入赤天仙矣。赤黑两般总称还,黑能变化赤能先。函谷关边梁山侧,老君镌石留此言。

神农曰:丹砂水银,是日月之精

气。若在日名日光明砂,即太阳之精也。若在月为汞,即太阴之精也。

《黄帝九鼎经》曰:铅不独行,行必无偶。审而用之,铅与汞同一宗,能生金华,曰美金华也。

上皇曰:素色人轻薄,花粒世重多。庚辛但等分,销烁共相和。出彩雄雌药,修持在上窠。刚柔同一体,真比不如他。茅君讶曰:阴中有阳,阳中有阴,寒暑相反,虎啸龙吟。青黑赤白,各居一方,不得参差,一乃失纪纲。阳却作臣,阴乃为王,消息在意,天道自昌。

又曰:还中亦无丹,丹中复有还。无铅不成丹,还丹生在铅。

又曰:白雪粉,黄金芽,不得妙,莫馒夸。时人不识真黄芽,唯知尽认铅黄花。花本是死物,焉得到仙家。

又神室讶曰:天地玄黄,铅白为匡。神室上下,不离本章。考和六一,与上同行。虚而为贼,实乃自防。三台五岳,随缭最强。悟之者得,失之者狂。

龙树评曰:黄龙黑精三十斤,得火不飞名最神。底小炉形阔二分,上开星路通天津。是故白虎作脑,黄芽‘为根,经营一周,得成黄银。

阴真君曰:金华三销九炼,名日老阴,铸之为鼎。学人若修此鼎成,丹霞碧霄不难到。

又曰:若要黄芽先炬铅,肠壬不向火中走,阴癸如何得作姻,鸡抱卵兮须日足,蝉到成形壳自分。

《马明生金虎诀》云:黑铅化黄芽,其中数九九,变化只三般,修到紫阳官,黄金无处安。

《金碧折疑论》一不.水银得金华,为形同类,是龙虎相合,故成还丹也。金华得金银,为形可为至宝,此二者不可得闻也。若说金华,只荚芽是也。

《百问论》云:真人以药成金银,岂须要母砂子。必要成金宝,有母又何妨。死母是真银,未归母体,岂非理也。水银除黄芽至药外,诸药难制得也。水银无假,阿魏无真,诸物莫入黄芽体,是水银感五行之精,受正阳之气,年终丹足,骨立神全,水银被此制之,有何不死。若有杂类,无此得成。

《还丹心镜》云:铅含五彩,汞吐三花,二物合体,名曰河车。世人迷之,竭产倾家。至人得诀,可涉云霞。又曰:汞有坠腰之弊,须得真铅之精。若不识真铅之精,历劫修炼,终无所成。

元阳子注云:白金若要伏火,感应只在咫尺之问,须是口诀,难以书传。

《魏伯阳五相类》云:夫金丹切在理铅为根,根成即芽生,芽生即汞伏,汞伏即丹成,非外物也。道人修丹,切不得用世间金银。

《金丹秘录》云:但将九转铅精为神室,内养金水,暂借铅气之力也。

狐刚子云:诸仙皆不说此一味,未得变化,不为真成也。如九转铅精伏火,未得服食,吃者当时便死。

《抱朴子》一写.神仙作成金,自欲饵之,不绿要富贵也。神仙银亦可饵之,即非诈伪也。

《参同论》云:金丹无众药相成,万炼而终无伏火。经曰:丹砂可作金,河车可作银。银则立成,成则为真,得其此道,可以仙身。

《金丹秘录》云:夫铅性白而内赤之,丹砂性赤而内白之,以为水云而霜雪,皆天地之气,而以药作之,与真无异矣。

《太一三使诀》云:铅中还有子,不必要三黄。火兼同如此,兼更作黄芽。芽中还有子,不必母拦遮。子中还变母,子母亦同然。世号涌泉匮,此法不虚传。三黄须记着,一黑不留言。

日华子云:黄铅伏黑铅,白汞圣通玄。西泽东南偶,东宫姹女贤。成亲随日月,化道证神仙。九炼丹光曜,长生不记年。

又曰:灵铅水银君,灵汞火铅臣。铅之与真汞,黄白之要也。

《太一丹书》云:以真铅八两作合子,谓之神室,以鹏砂涂烧,入汞一斤,以水火克之,更不用外匮。又从水火相凌辱生玉笑子,有五色,谓之紫牙丹砂。其形有二十四般,唯象丘冢形,不堪,弃之於东流水中。

《狐刚子神汞论》云:炼铅精作黄土,将黄土作匮,匮中养飞霜作丹。土为河车,任用覆藉。诸丹未成,河车不得用之,用之无功也。

《阴真君五相类》云:铅若采花,即铅无气。采精,即铅无骨。黄芽者,三才全,骨肉不相离。

歌曰:水银一味无他物,先为肉兮后为骨。骨肉相继得长存,从此河车无了毕。如人生男女,父母宛然在,以表真金本初元存。若不悟此文理,终无所得也。

《华池经》云:配合金银,此定法也。备通金石之变,只以药入华池,制水银,应手而死,在一日之问,何以难哉。但详十二华池,飞伏去就,只将消卤一味,尚制水银,何瓦金银,及十二时也。金酝银酝河车伏水银也。

《阴符经注》云:真铅中有汞,名日虎,汞号曰死水银。古仙人云:欲得水银死,先须死水银。故曰铅中死水银,为地也。朱砂内水银,是活水银也。修丹须知三汞同兴。若不知三汞,纵解万般用计,并无出世之路。须要知三汞者,汞汞汞是也。

《阴真君三丹释理论》云:煮炼不用数,洗泽亦无门。入鼎须知数,真言得火门。门用火候别,混沌气难分。胎息华池管,成人会火门。门门不失错,还成胎息身。

《参同论》云:朱一变成汞,汞二变成雪,三变成砂,四变成土,五变成铅,铅者金也。经云:一物含五彩,永作仙人禄

《阴真君三丹释论》云:朱砂有仙士,会调赤晕令白,以阴伏火,不失本体。其体亦白,名曰白马牙。依此用入混沌四象,得不二水也。

又曰:混沌之气都在紫宫中,养成神化之丹。尔亦如人,从母胞胎中裹成胎,不觉十月成人无异也。如会得紫宫,已有仙人之号矣。紫宫有三,或一月成,或一日成,或一年成,用水银硫黄,令伏火是也。二名金鼎,是一年铅粉伏火也。元气去处,从木而生火,火亦归木,乃象其青。青为水,水得火,火得於其青木熙,木气结精,曾青相似。初调曾青,一象春三月采阳和黑,运移律吕,可得万物发生。至丹若调得曾青,亦如阴阳之律吕,是元神三丹之大造化也。

诀曰:混沌五行之祖,甲日曾青。曾青是木之精,精为使,使为气,气为筋,亦曰阴中阳。阳为日之魂,魂为日之精,精为阳,阳为父,父胞衣变白液,化白坚冰,是阴中之阳也。阳为骨,因气生白液,白液为自然名有四。世人不悟曾青是火,错用曾青也。一曰水,水银为肉之气,气为血,血化毛发,发为皮肤匡郭之成质,三月乃知成形,十月而生,余两个月沐浴。

《三宫参铅诀》云:烹铅为饼作金花,收饼归炉九转砂。金水左调平蚌粉,汞液黄浆路不赊。元只水银天上水,金生丽水是河车。若弄凡铅多误世,水土相扶是一家。

又黄芽歌曰:求仙觅黄芽,须识真铅花。真正自成者,乃可作金砂。重飞服一丸,腾身入云霞。悠悠天地言外,处处是仙家。

又曰:自然黄芽吐红花,戊己变化成金砂。生在玄黄秋石里,时人不悟觅金花。

又曰:欲得水银死,先须死水银。水银不先死,如何死水银。水银自相制,相制自通灵。若用诸杂类,终始不成真。青龙对白虎,朱雀连玄武。四物各一方,要且相含护。终始自相亲,无时不相顾。尔得紫河车,白日升天去。

又曰:天生自然物,通灵谁能测。解住三丹田,莹彻五般色。见火即鬼隐,逢土便能逆。真火未必赤,真铅何处黑。金银世虽重,至理难调伏。四黄及八石,究竟气不足。姹女虽柔弱,万人无一得。我有五神时,威光甚奇特。水欲正东流,提剑北偃塞。青龙欲逃走,黄犬当头扑。饮气成一家,吞声不敢哭。渐渐成灰土,雄雌递降伏。结作紫河车,抽却黄金毒。能救死病苦,返老颜如玉。抱一正恬和,冥心绝嗜欲。只服一刀圭,彩云捧两足。

又曰:用铅须得汞相和,二姓为亲女唱歌。炼到紫河车动地,白云相伴鹤来过。

又曰:青龙白虎合为胎,十月怀耽满始开。此是铅芽真口诀,世人何处觅三才。

又曰:满市黄芽无所归,世人轻贱作尘泥。公卿总是识灵药,只被贪婪浑却伊。

元阳子云:五行深妙义难知,龙藏虎隐在坎离。还丹之术数过百,最妙须得金华池。

又曰:铅汞一门不可依,金丹秘诀圣无知。若将世上凡铅汞,终年运火竞相持。

又曰:真阴真阳是真道,只在目前何远讨。凡流岁岁炼神丹,或见青黄自云好。

又曰:九转丹砂是欲终,开炉方见药花红。水火变来俱作土,时人何处觅金公。

彭君讶曰:黑铅入偃月,子时自消散。上带青溪砂,下有金花见。举东复起西,往来取方便。良久不停手,黑铅散青砂。猛火炒不歇,逡巡变黄花。青砂淬胡粉,黄花为黄丹。世人尽知见,不悟将为难。万炼本不易,所服宜长安。

尹先生受得青丹讶曰:女娲炼石成五彩,飞上大罗为华盖。碧落空中阴轮生,硫黄木精能相配。人皇炼银得长生,将离入震就五行。十二月游行九转,金丹本是木中精。金翁两字坎之水,飞入艮宫永不起。阴阳成质自东方,周匝事须归戊己。天地至道莫相传,金银是吾青丹子。审知太上不思议,尹喜受得女娲记。

金丹歌曰:龙虎虽然有二名,根元总向一中生。时人若觅还丹法,只把金精养木精。

又曰:真空妙义理分明,隐在铅中不显名。辨得黄芽应出世,了知白虎定长生。

又曰:银为匡郭含三物,金作堤防受五行。好是华池神水诀,时人不晓万元成。

张天师云:山石金银,性坚而热毒,作金液而难成,亦如钙糊,亦不堪服食,消人骨髓。若是药金作液,其道必隆,黄赤如水,服之冲天。

《陶坛三篇》云:白金从北方水中,变转成形质,至於锻炼,修营成大丹,水体不绝,故曰壤解为水也。

《金函玉书》云:若遇神水,黑白相离。

《金碧入药火镜》云:子明结入金神匮,能变形骸色青紫,二十八宿合天心,此是真铅能化水。

郑真人传葛稚川云:有物有物,可大可久。采乎蚕食之前,用乎火化之后。承汤自上以淋下,沃釜虚中而见受。日月周旋,五伏伺候,蠹风疾鼓,金汁不走,水以沃之,从有而入无,火以烧之,自元而生有。素粉委而雪渐,黄酥凝而金配,提挈意黑,反覆衰朽,金欤石欤,天年地寿,展转不已,神趋鬼骤,无着於文,诀之心口。

《大道密旨》:太白金星者,金之精也。受月之魄,含土星之气,而内色黄,为金华。月气之感为魄,魄属水,遂得金水之气,应北方辰星,而生铅也。岁星者,木也。日之魂,水之精黑也。其魂赤火也。火生木,应荧惑之黑而生朱砂,朱砂内含木之阴气,故有水银。水银号日青龙,青龙者属木也。辰星者,水也。水之精,传太白金之气,流精应土,又受月之魄而生铅。故铅产金华,金华有五色,名曰黄芽。水宿之气降於木,而生曾青也。荧惑星者,火也。火之精,得木星之黑,又传日之魂,流精入土,而生朱砂。魂属火,生自於木,内有阴而生汞。火生土,土含正阳,生雄黄,其味甘也。镇星者,土也。受火土宿之气,含正阳而有雄黄。故五星传受日月之精华,轮转相生,自合其道。日之正名道父,月之正名道母。金星号白虎,土宿为勾陈,水星名玄武,木宿应青龙,火星为朱雀,流黑转五星。

诗曰:大药切须是黄芽,铅汞相

传出一家。修炼分明知次第,自然方得号金华。金华艮鼎专依法,好好为我伏黄芽。此者太玄深秘诀,得之修炼御云霞。

明道先生论华池曰:阴一阳一生南北,铅水汞水出铅中。会得四般玄妙理,始见华池赤黑通。

《金制汞诀》曰:铅向铅中出不虚,将来东面拌流朱。金华制汞鹧伏雀,变作还丹事甚殊。

金丹水火图云:欲识丹砂火试看,无烟深紫是还丹。世人不识真龙虎,将谓黄芽有两般。

孟参云:留心除是究玄元,既悟深机似等闲。未说丹灵归洞府,且论神变济尘寰。浮生乍弃荣兼贵,处世须知造化问。拟把虎龙休制伏,奈何寒暑老人颜。

又曰:且将铅汞结成砂,长养无非在一家。不向灰池为白液,岂教严赤变黄芽。金光照照中堪惜,玉药显显更可夸。固济直须重入鼎,莫令阴黑损精华。

《元君肘后诀》云:还丹有内外,各有三一法。内三一者是丹药,外三一者为助佐。

长白山人云:淮南炼秋石,黄帝美金华。秋石元非石,金华不是花。华从秋里炼,石向春中葩。又诀曰:秋石是真铅,金华是黄芽。黄芽不离铅,因铅取精华。子母同一处,如若在仙家。

《正隐甲经》云:此二物用器不用器,用质不用质。方始是汞中汞,铅中铅,知此者更无惑也。

《孙真人石壁记》曰:千经万论不虚言,只说乌金在目前。采者不依方位采,却道神仙不肯传。采取铅精炼取砂,不过旬日见河车。河车只是乌金造,水银便是还丹道。不用乌金与水银,徒费心神空到老。

《华山石壁记》:三阳圣石各争功,唯有玄精是大通。炼得太阳筋力败,自然姹女不西东。

《阴真君三丹释理论》云:学仙道士,幸逢圣教,若自天与,即莫忘天之恩。若得不辜天,天必不长其恶。若神人与之,即不得辜其神人,以敬祭而事之。若江河淮济得之,即须不得忘其龙池水胎湿化生鱼鳖之类。若山林石室得之,即须不得忘山林石室土地之恩,亦须敬祭之。若以人师处得之,即须不得辜人师,敬如父母之恩,恭敬而奉之。但求道之人心,不脱其道,即感人天,一切鬼神变化,遂为善路,终不在恶道之中。求道之人,心如初矣。授道之人,第一辜天恩,第二诳神理,第三负师,言信行操不至,若得服食,必当至死。何也,无德行而食金丹,五藏坏烂。传之不得其人,殃及子孙。

又云:皇天无亲,以匡化人。人本无根,以法身四气为根。根从心也,心本无根,取我九转神丹为根。可知万法,皆从药中而为根本也。

《吕先生正阳篇》云:姹女住南方,身边产六阳。蟾宫烹玉液,坎户炼琼浆。过去神仙饵,今来到我尝。一杯延万纪,物外意翱翔。

又曰:顿了黄芽理,阴阳禀自然。

乾坤炉里炼,日月鼎中煎。木产长生汞,金烹续命铅。如人明此道,立便反童颜。

易玄子云:真铅与世铅,清浊地论天。若共灰砂杂,难教礼义全。迷应为下鬼,得者是高仙。傥问其形质,玄中又更玄。

又曰:姹女号明当,港身住洞房。水中听虎啸,火里见龙光。得者身应贵,闻之道亦昌。祖师曾有语,此是乐中王。

海蟾子云:海风飘浪台金船,只向其中悟却玄。子母乍逢堪眷恋,君臣才会喜一团圆。八方周匝龙行火,四位推排虎降泉。为报后来修道者,炼丹须用水乡铅。

又曰:一片澄清一朵花,白芙蓉里紫丹砂。寰中物外应无敌,天上人间事莫加。金虎乍降潜黑彩,火龙初伏变黄芽。神明洞彻归真景,不遇奇人不得夸。

辨井诀

炼丹井淘成后,切不得搅动秽污,待水脉定后,更须取换涤去滞泉,然后任露天通气,星月照之,水性既定,土黑已收,方乃取水炼丹。若得石脚青白者,是阳脉之水也,运丹最急也。若值青泥黑壤,黄泉赤脉、铁腥味涩,有此之象,并是水脉交杂,阴阳积滞,不任炼丹也。宜别择地造之。

仙经录居山法

夫欲登山修真,及在世安居,须审地宅吉凶,当以戊己之日,黄书九地三十六音文,於白纸上,置所居中央,以诤盆覆之三宿,开而视之,青色润纸,则下有死灵之尸。白色润纸,大凶。赤色,则主有惊恐。黑色润纸,则下有财宝。黄色润纸,则大吉。紫色润纸,必获神仙。若都不异正,止可三年互安,过此必折伤矣。

造炉法

於甲子旬中,取戊申日,於西南申地,取争土。先垒筑土为坛,坛高三层,炉分八面,而有八门,门上有隔,隔上安鼎,水鼎在上,药鼎在下。水鼎露口,以进其水,用盖盖之。炉身长二尺一寸,阔一尺六寸,中心明阔一尺三寸,厚三寸。前开火门,高五寸,阔四寸。后留一窍,以泄火黑,如鳌有突。

火候诀一月六候,五日为一候,日数法如后。

初候,第一日直符一两,二日半三十时。加至二两,六十时。

第二候,三两,二日半三十时。加至四两,六十时。

第三候,五两,二日半三十时。加至六两,六十时。

第四候,不加不臧,只用六两,二日半三十时。却退至五两,六十时。

第五候,用四两,二日半三十时。退至三两,六十时。

第六候,用二两,二日半三十时。退至一两,六十时。

六候直符进退一月法,列之如后,周而复始。至第二月初起火,加至二两,三十时。加至三两,六十时。每到逐月,至九个月,须各加一两,至九月,加至九两为定。故云:阳九阴九,更不加也。直至三年九年,更不加也,只

依此法。

起火须用甲子日起,日火顺行,时火逆行,子后午前,分黑到月终,每一月加一两火,每年加火一两。水星直日加火,火星直日减水。

辨真铅汞诀

夫铅者,取上银初炼去铅者一斤,临炉充用。汞者,取芙蓉箭镞大块砂半斤,临炉充用。铅谓之白虎,汞谓之青龙,此辨铅汞之理也。

辨华池匹配诀

华池匹配,会合一元。其铅汞丹砂,得火则化,得醉则侄。真人之制,以醉合之,以火化之,是以造千日米醉澄清,用煮合其铅汞丹砂,其制则妮。

辨伏铅汞诀

铅能伏丹砂,非娌不就。丹砂能伏银,非银不化。汞能娌铅,非火不合。火能化物,非醉不妮。

辨入炉诀

以铅为地,地须得三。以汞为泽,一可兼三。以丹砂为种,种二为式。以醉为耕,耕十是并。以火为受,半之为精。以器为仓,固济乃成。砂成铅契,入与砂并。返还于元,倾汞不停。本法自然,何卫而兴。百日之中,达神仙之情。

砂中抽汞诀

光明砂一斤末之,取筋竹筒,节密处留三节。上一节开孔子,如弹子大。中一节开孔子,如饬头大,容汞流下之处。於中节孔子上,先布蜡纸两重,蜡纸上放朱砂末,入了筒上,以麻皮紧缚讫,将其竹筒入饭,蒸一日。然后以六一泥包裹,可厚三分,埋入地中,令竹筒与地面平,筒周回紧筑,勿令漏泄其气。便积薪烧其筒口上一伏时,使火力透其筒上节汞,即流下入下节中,分毫不折。如忽火小,汞出未尽,灰尚重,犹有黑紫,依前更烧之,令其汞合本数。及十四两足即止。红马芽砂,白马芽砂,紫灵光砂等抽汞,一准此诀,余法非也。

出丹火毒诀

入丹药在薄磁瓶中,黄蛎固口了,上更用油丹绢裹,却牢击定,下玲泉中二七日,取出。坐瓶入重汤中煮一日,出却冷气,后取出,杀研如钙。用楮汁为丸,枣肉亦得,丸蒙豆大小,每服一丸,井华水下,半月后加至二丸,到三十日后,加至三丸,更不得加之。先将药七粒祭天,七粒祭地,七粒祭星辰,然后沐浴斋戒,洁净绝嗜欲,乃可得饵丹。每服早旦面东,或立或坐服之。

服食金丹应验候

初服丹砂,令人四肌无力,腰膝沈重,脐下结痛,口中常有臭黑,牙齿动摇,腥血满口,夜问焦渴,或吐或逆,日有微利,饮食无味,渐渐赢瘦,眼目劳闷,精神恍惚,身上疮肿,遍身疼痛,身上长似虫行,口中生疮,此者并是驱逐诸病。或咽喉涩痛,胸膈黑闷,下利青黄恶水,如虾蛛衣,及似葵菜汁,或似紫草汁,腰间停滞,或下众虫,或皮肤肿,筋脉跳掣,或缓或急,旬日之问,风毒渐出,或腹内呜吼,下利肉块,此是药攻击宿疾,直候若饥,即吃淡钙汤饼一两顿,或吃解丹药毒驭丹散。

麦门冬天门冬并去心,各四两乾地

黄五两甘草一两人参三两茯苓二两紫苑二两半,去芦头并地榆三两半大赭,海藻各一两半山栀子四两半

右件药为散,每服二钱,米饮调随丹吃下。

三尸欲退候

三尸欲退之时,令人烦躁,欲似发狂,精神恍惚,或惊或悸,或梦毒蛇虎狼吞咬,或坠山岩,或逢冤锣,或与亲爱别离,如此是兆也。其三尸鬼离人,觉有此候,即须宽忍,自适意,节志怒,但浓煎甘草汤,吃一两碗,微汗出,即无诸动也。

三尸鬼去身候

若三尸鬼去后,自觉少人,我无念无虑,顿臧嗜欲,心神喜悦,即是药神应候,扶助之象也。

换骨皮肤候

服药后,若有故疾之处,尽皆发动,或生疮肿,微有腥血,瘢痕分明,如此并是久积毒黑,散出皮肤,受药熏蒸之证验也。

变颜貌药生齿候

服丹千日,颜貌渐嫩,牙齿动摇,牙关急闷,即是换谷齿而生药齿。或然头面痒彻心髓,耳眉尽生毛,此是毛根得药力也。服丹三年,宿疾皆除,骨肉腻滑,髭鬓变黑,血脉大通,颜色改易,齿落重生,耳目分明,筋脉益强。服丹三年日满,骨髓黑血充盛,颜貌如童,南宫度名,北斗落籍,万神敬仰,龙虎来钦,肠化为金,体如寒玉,身变仙材,通神达圣,自然轻举,寒暑不侵,与天地齐毕。

又出火毒法

五加皮地榆余甘子已上各一斤硝石甘草各四两

右件药共祷罗为末,和丹以水同煮,旋旋添水,煮七日七夜,取出,入寒泉中,一月日。即入牛乳中,煮一日后,又入瓶,以重汤煮一七日,取出,候乾,细研极细,以枣肉丸之。

又法

以火炙甘草,含化咽津液,渐渐解之。更煎甘草汤放玲吃,亦得解之。

又法

立春前於天庭中,用瓷器物收雪为水,煮之。屋上者不堪。

又法

入药於竹筒中,筒须刮去青皮,用生绢布重重裹筒头,坐於锅中,须满着黑豆,不得令豆没了筒口,旋旋添水,煮之三伏时。其筒中又以汤化蜜,着入,重汤煮之,耗即添,勿令筒侧。如此日足即出,以水飞过,枣肉丸麻子大,空心津下二丸。

还丹众仙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