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华道藏 > 四辅真经 > 太清金丹经 > 还丹歌诀

还丹歌诀

经名:还丹歌诀。原题元阳子集,约出矜晚唐五代。二卷,上春辑录诸家还丹歌诀十首。下春为元阳子(羊参微)所撰《金液歌》。其歌诀与《元阳子金液集》所载相同,但注文不同,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真部方法类。

还丹歌诀卷上

元阳子集

古神仙身事歌

世人不知道浅深,轻视端倪生信心。信心本自不坚固,误失研哈道莫据。妄传轻信终颠错,生死玄门谁忖度。元机一万六千门,炼魄炼形并炼药。博学天人必取完,上天以此擢天官。寡闻孤陋凡夫见,欲作天人应是难。人问或得一方卫,道术万中未知一。自古修仙修不成,番皆此辈多乖失。休信闹市闲道人,搏酥吐骯复吞津。河车导引矜初学,未达希夷馒屈伸。房中采运夸奇特,不是回黄并转黑。沂流颠蹶必伤元,卦气更应乖法则。火毒炎时必耳聋,无丹空遣气朝攻。少思寡欲元无病,诸术观摧四大空。忽复停厨绵岁月,药停气停无暂阙。落死根源本不然,彻头五脏须亏竭。口中或吐一朱樱,非是身中内五行。不会阴阳成至药,死生依旧属三彭。更或餐霞吞二景,害目转旋如响影。行气之人法度多,自取风邪殊未省。或飞符篆驱鬼神,金丹未遇牢幻身。百骸散后还归土,一物反佛冤鬼亲。或论出神修定观,妙有真空元未见。馒云借舍与投胎,四生随想还轮转。或巨餐兮或巨杯,朱颜巨力语如雷。时人叹有真仙术,只是全阳禀盛来。或醉眠兮卧风雨,此绿酒力为寒祖。醒时战栗一单衣,算来无异常人苦。说内丹,空假相,妄想之人多罔象。思淫室女不生儿,牝卵之鸡无实状。或称异代永年人,剑诀曾传遇洞宾。诳却颠顽无识者,晨昏杯弯两相亲。或言黄白来相贼,草石万端生幻惑。神仙药在五行中,福行何人消遣得。如此之徒事最多,饥寒苟且免蹉跎。不知大道真根蒂,老死如麻岂奈何。古仙也有偿前债,离相微行潜乞丐。边同泥土瓦砾中,不同自蕴琼瑶在。假道郾中仿此伦,口中无语可惊人。不知文字不行行,贫苦分明是堕民。修仙须是先功行,行满天人陶性命。空言慕道不修心,一死还因心未诤。又有轻知便卓庵,沽名钓誉效图南。无成回首并身死,研遣时人起谤谈。又有薄知禅语者,心头万象元难舍。一日行尸身暴亡,众云迁化并尸解。大道逢真理不然,上升拔宅古今传。迷徙术误还身死,却话神仙形不仙。试想妖讹邪幻术,飞空履水犹周悉。何尸神仙变化门,不能反老留形质。度生济死须是丹,五行换过气形完。金丹自得天人寿,诸术唯暂可延年。仙诀明传在人世,三洞四辅何胜计。高仙自古出王公,偏见凡愚安得济。昔日天师遇老君,受经千帐降天文。葛洪万卷犹为少,思邈隐居皆博闻。昔人通悟凭文义,今人偏执师贫士。智者因文始遇师,下士寻之应未易。古今学者骯《参同》,旨趣元中显异同。不识本源真旨趣,此书到老的朦胧。谓之内,说鼎说炉还似解。谓之外,无质生质还难会。《参同》意旨本分明,不遇师传终自昧。天付幽微度有绿,逢师遇诀见真铅。真铅本是水中金,生自恍惚天地先。北方太阳南方月,黄银白金齐二八。龙虎战争金木交,先液后凝膏体滑。八十一色真坎离,药生造化三五一。有时启口问同倡,白虎熬枢谁得知。黄钟律迥加大簇,直符直事循星漏。戊寅申官分至程,甲子己巳分元候。卦火亏盈匝九元,青黄赤白相回还。炉中别有一天地,寒暑晨昏经饭山。造化贼来难显说,五行相生更相伐。一日之中夺一年,一年更互是一月。月行丁上药低昂,此是金来历火乡。月行丙上还丹伏,巳上金生汞性亡。子到巳宫乾体足,午至亥终重起复。返还消长炼阴阳,谁人识得真金木。卯酉从兹见木金,甲庚之体本浮沉。周回既未三十辐,一月推排见毂心。二月斗旋西首杓,四阳应候榆花落。八月魁临正酉方,荠麦秋芽知木作。剥卦丹成却杀人,九还来活却回魂。伯阳白狗暂亡处,此事问君闻不闻。饵来宿疾般般起,遂易皮毛兼骨髓。玉肌皓齿反童来,别是桃源一仙子。刀圭点汞变黄金,铅锡沾时色愈深。肘后神之游八极,经行山海鬼神钦。神丹至真非有质,三卷《参同》标不一。好认日晶并月华,分明不是世间物。误者朱砂与水银,更将金石用为真。真金欲死如灰土,因此得名明窗尘。我曾隐密逢师指,即是华池正神水。得道凭绿出自然,富有之门谁信此。世眼窥余病染躯,便言病累此言虚。不知我是天魔试,大药沾时疾自除。我绿到此知其一,特地无心营小卫。此心已达神仙门,凡躯暂有凡夫疾。成圣成仙上上机,是人有分总皆知。三毒贪瞋幻化来,三宫注定有谁猜。物随否泰来兼去,物在昔人安在哉。世人色相为身累,不得逍遥偷炼己。浮华万物本来空,赢得一场荣辱死。曾栖淡薄已多时,经诀将通始遇师。一鼎流珠天上药,蒲桃酒熟海山期。君不见,天人须选天人学,玉圭须琢用美玉,上天不催下愚人,良工不选砖瓦扑。劝君博览须广寻,一箭未能兴羽林。仙师须饱天人学。真认赤球青布襟。

吴真君歌

神仙术,实难遇,纵使劳神须见苦。旋修阴德旋寻经,功至一朝还顿悟。大还丹,非小事,人得服之游天地。莫将死宝合生金,凡汞凡铅皆不是。汝要识,世间有,子细思之如酿酒。木精作饭七回蒸,金液作麴炼须久。西方土兑华池水,此物从来动神鬼。密闭兑头运一周,人得服之换骨髓。汝若识,黄芽麴,制了将来似花菊。时人不识世铅为,世铅根本元来异。木精金液非二味,阴阳黑极自然制。铅汞米麴虽然似,须得四黄运柴水。若无柴水变化难,九运七还何自制。古仙从来论二味,不说从来制伏事。如今说破亦无多,只要九元寻火记。术士徒看千卷经,方知此歌是真义。木作青龙金作虎,日为朱雀月玄武。四象交泰入中宫,长生不难於己戊。金木水火以成尘,不知去得谁为主。世人不会至人言,自以胸襟日师古。更将失路指迷人,不觉自身化尘土。劝君炼药须识虎,阳得阴兮自合互。三百六十似凝素,淑女复为长生母。功完只藉九重城,饵之千日身腾举。

铅汞三五-咏

铅向铅中出,铅同性不同,若能知皂白,白日是仙官。其一赤也。用水莫安银,其铅不可亲。但得青龙出,变化自然真。其二黑也。火二水一,归三在束,为龙作雨,待虎生风。其三青也。五者土位,戊己之功,帝王御物,无所不通。其四黄也。一中有一,真一为阳,是木之母,列在西方。其五白也。

真晓真人曰:金水白为银,水银,白水土为金。朱砂。阴阳与大药,煎在此中心。四象五行,并在其内。以上二物变化成功,即是三清之士。

魏真人歌

震离坎兑分形象,铅汞先须定伪真。龙别束瞑虽隐迹,虎辞西虏始通神。南方有火候降制,北上泉生解换门。柢此两般为造化,漫将八石混凡尘。

逍遥子还丹结集

逍遥子还丹结集,假同婚媾,证义成就,以其药物,君臣主客,感应相成,列成三件。如左好听,好听有物。有物幽幽冥冥,混混沌沌,精精灵灵,天不能杀,地不能刑,因何而有,从何而生,成而不死,故号长生。龟须九转,鸡须七还,骨节既强,肌肉又安,精神爽朗,各驻其颜。是以知女堪嫁,知男可婚,良媒引接,叔以乾坤,良辰吉日,亲眷云屯,肆筵设席,内外骈阗,阿喇喇甚华鲜。铺黄金为席,白玉为毡,高低次序,斑坐英贤。卤人心胆大,直坐大虫边。余诸豪侠客,迤逦共联绵。红红赫赫,徧满屏问,白头翕镇局,青龙子看门,门前车马,合雨庭轩,紫云缭绕,金炉香然,馨香郁馥,上彻九天。自然厨裹炮炙煮煎,坐上即呼唤,唠咯便相连。鬼子卢兄交酌酒,束家子弟遣添钳,代赭郎君邀把板,诸家子弟命调弦。长长引拍春杨柳,一齐飞动紫霞烟,二黄四白当令全。来去上下,趋骤驰奔。人前马后,吐纳咽温,有礼有义,无党无偏。或称万岁,吟悦千年。歌调渭沸,满局听欢,主人恰见,悦畅心宽。唤不灰子,来添炉火。榆甘子来,拭台盘,添蔬菜,益咸酸,热暖酒,莫教寒。好当户,举平看,情人欲别无多日,莫惮更深与夜阑。主人翁和声慰客劳,动诸贤。贫家礼会,是宿世因缘,无可只待,深谢周旋。於是客皆踊跃,答以言谦。半称醉,谢狂喧,空手玲面,恼乱吾贤,三日六夜,不得安眠。供养贫兄弟,悚愧实难论。主人曰:生长如树,兄弟同根。有女及姅,不可不嫁。有男及事,不可不婚。今朝既相证,他日记深恩。主人住,客即去,心意悬悬。八九日来长闭户,今朝始得乍开门。是时也,礼已备。乐过时,亲族散,妇人归,唯男与女,独自依依。如日与月,历劫相随。此之一法,道之根基。非圣贤之莫测,非神明之莫知。唯我与师子悦得之,切宜密行。密行不失,与道不离。勿令三泄,勿使五知。若当如是与道,秘之秘之,如此不可思议。逍遥子曰:曾在玄,雄在虎,可怜金木水火土。其中有个白头翁,终朝指示青天路。有绿至士若逢之,努力殷勤好收取。又曰:有道可传扬,秘即天道昌。欲得长寿者,孝顺阿耶娘。

峨眉窦真人九转诗

岩叟承恩宠,烧丹在禁闱。釜中诸药化,炉上水银飞。璧合秋霜色,光含夜月辉。总由明主感,能使道精微。

却取抽成汞,还烧遣作砂。上仙方秘密,中禁药精华。紫黑含真色,朱光杂晓霞。欲将同一体,须更猛三花。

转转穷微妙,重重入杳冥。由将药砂体,部变水银形。黑合秋霜静,朱光夜落星。自然成姹女,何虑不通灵。

白锡虽初化,黄芽制已凝。元如天降雪,映似结池冰。研土乾和炒,罗灰湿拌蒸。仍须看黑色。更待卤咸澄。

文武长调火,阴阳镇作炉。釜中看黑过,锅裹定真虚。炬石重缭养,防非六药涂。已坚如合璧,何处觅流珠。

硝石临汤沃,碉砂浸水煎。咸赢只是转,矾细不须研。旧白初凝硬,新黄色未坚。欲将持入火,由怯水银烟。

罢火开丹鳌,成金去药泥。瑞光连日月,真气杂虹蜕。形胜参金鼎,精华向马蹄。由须九转毕,看取一刀圭。

化粉初研炼,临炉定否臧。似尘惊半紫,如缅讶全黄。瑞作三茎穗,灵含五色光。待抽金毒尽,特献玉阶傍。

玉律春初至,金丹帝感成。南山同圣寿,东海比时清。福是玄元德,功由至道呈。小臣虽有术,仙士谢茅盈。

青城罗真人上明皇白金小还丹歌

帝问真人曰:道本无二,同归乎一。药有多功,身宁济惠。愿垂悯念,速救余生。

真人曰:

身在和黑,药同元滋,二道符机,衰朽自差。莫希大药,日月难期。一味白金,延年益寿,

仙人保秘,不妄虚传,但能秘之,无轻泄尔。

凡一十二首,

法药变化,无非水精,六芝润色,黄芽自生,阳光不起,阴流无声,道方秘易,学者难成。

既养黄男,先禁家鬼。尽死扶金,余生制水。世人能明,并穷斯理。亲奉圣言,事难自揣。

笼虚其底,免被炎驰。知白守黑,清黄一支。能忌阴秽,不逾百时。延生大道,易解难知。

黄子淳淑,自娶玄妃。金成力厚,药就身肥。土宅三分,火房二仪。至德消阴,纯阳幽微。

一味白金,固人衰朽。杂性难防,同心易守。服食千粒,百日无咎。万病渐除,天年地寿。

言依口诀,亲贵乎传。七日自伏,万刻牢坚。千炼万煮,托在五贤。好蕴金器,不绝玄关。

赭涂四壁,丹守圆扉。一居火匮,二处灰池。五蟾可保,三乌无疑。道情未速,益日加奇。

一黄二白,三铢两作。养至满蟾,生其高鹤。事忌他非,道身自乐。传受非人,天殃地虐。

芽属黄男,药在玄女。外助无非,玉芝清醋。俗士多闻,道君少语。用物参差,虚受辛苦。

铜铁坏形,丹灰损力。欲验其神,须存本色。一阴一阳,事易候则。异族同群,自种荆棘。

杀青龙,须白虎,自然感化无风雨。雪花飞。雪花飞,魂归魄已归,

聚散既由壬癸水,玉神华盖体无为。涌泉水,涌泉水,春夏秋冬深无底。

要行天下时,厚暖自然制。

太白韩蕴中火记歌

夫大道弘远,阴阳难穷。造化发生,世人莫测。妄谈虚而白首,谬制作以亡财,比求延命驻年,反却伤伐短寿。古今好者,过丧亿人。例抱乖非,不明宗旨,及临炉火,尽炼朱砂抽汞,称阴对於黄石,或将铅而入汞,或飞汞而入流,或炼土而言金,或乌乳而为蜜,销铅投汞,称是黄芽,汞入庚辛,呼为龙虎,汞为大道咸尽非,心若为利而可亲,夫为丹而大谬。余积岁好道,不悟真元,如斯制伏,皆亲历试。见世人之疫毙,深切哀伤,观生死之倏尔,何处访道。故述要妙,将显学流,细详阴阳,总愿悟道。夫铅者,坎中之男,正属壬癸,炼阴销烁,九转浮沉,数足成乾,故配西位。世人常见,不晓真元。虎亦现形,为刚利黑,上腾天而为云雨,下降地而为泉源,玉质九还,金公灭火,全由白雪也。夫汞者,离中之女,正属丙丁,万物滋荣,皆受其黑,上应青阳而有信,下隐白藏而潜沈,龙腾天而见木精,春发来而花药卉,朦胧恍惚,只在目前,七返还魂,妙花碧水。若以省悟,玄奥皆明。瞑目之流,难为眺望也。是以月中之魄虎,炼曦和日中之魂龙,伏桂影二黑,相感结为夫妻。坎在三华,成为至理。故彰要妙,以示知音。兼咏天符十三首,后学详览,必契真元。若获此文,请不妄泄也。

复始才阳发,循环顺节移。龙潜腾未得,虎伏叫声希。二黑相方会!三花兆启期。火盈临九数,亏折却来归。

二九临炉日,乾坤气正交。金童来克木,土镇水胎胞。感应相吞瞰,和同在意调。进时加刻漏,退即卦依爻。

道泰亲承候,阳和始发生。律移□孟月,斗建守寅行。君子心乾惕,阴阳顺节萌。三旬终出户,祷治再还烹。

榆死魁临卯,三无正是时。日魂和月魄,此两精合为大道也。龙虎自相持。大壮成规矩,花开向桂枝。罢炉停火候,青色转光辉。

万木尽含阳,花开满路香。金鸡乘大火,朱火精。玉免却亏伤。水精。至士忧生死,尊卑倏忽亡。药成朝大帝,服饵灭灾殃。

苦节炼成乾,修丹在志坚。虎伤龙带血,金杀木无烟。阳盛阴将至,荣来衰自然。击声同磬响,观视得延年。

初六到南宫,阴升娠启蒙。刻频移律吕,持节递相攻。五日才亏折,三花运数供。取来临户看,血点几千重。

小吉柄天符,阴来遁积孚。金公赓筋髓,朱鸟握机枢。道体同天地,冲和药在炉。莫将为变化,服饵死皆苏。

否闭三阴降,将军杀黑多。牵牛星汉会,织女渡天河。甲乙变伤木,庚辛剑始磨。令行巡节候,寒暑总经过。

月合天刚至,风生荠麦芽。土公亲祭祀,涎坛养金砂。桂影圆霄汉,曦和韵紫霞。鸿来玄乌去,将见水中植。

冷黑伤时物,阴来万木凋。菊花寻戊己,赤血斩龙腰。剥烂将为土,离铅见即消。苦心修至道,莫恨路迢迢。

上六居坤位,阴阳括始终。帝男业作髓,离女血殷红。二八当交合,三人义不同。开炉看至宝,服即变衰翁。

重历纯元地,阳潜造六寒。三旬攻荐至,六九始成丹。金膀书名字,仙宫立醮坛。厌离人世患,羽化去乘鸾。盐胆米,左味煮帝男帝女,三日三夜,左味调黄作匮,养一七日也。

杨行真人歌

世上人人总爱药,个个元来寻不着。也道用铅不用铅,及至用铅还只错。寻不着,莫生瞋,都为黄芽不得真。有信有行堪分付,财色不染是真人。潜拯济,莫彰露,本觅长生却短祚。慎勿将身游贵门,医卜经求且闲处。未能隐,没闲处,且去经求无病药,长生乐道何忧虑。

铅为君,汞为臣,火为使者。赤血将军,守阴守阳,制御伏药。药成先用点水银,水银被点堪服饵,鬼官不追人不死,世世喧喧若得之,闲处经求莫干贵。心口诀,手眼传,制伏只在黄芽边。心口不次,手眼不传,耽荒酒色,与道无绿。

丹田水结黄芽起,百日养来伏火矣。阴居阳鼎是金丹,十月养之堪服饵。服饵由来驻颜色,容鬓不衰定心力。卖丹卖药住人间,寿命千年人不识。

长生药,不死丹,世人欲作寻复难。心犹豫,意迟疑,八丹方法由来有,如何不取一门知。二人语,共商量,日夜寻思不死方。若取黑铅并姹女,腾身天上自翱翔。一为左,一为右,阴阳具足还丹就。真须炼,必长生,逍遥自在紫蕾买庭。

世上喧喧车马人,红颜绿鬓不长春。药术相传万甲子,学者忙忙寻不真。若交个个识黄芽,世间那得有贫人。

老翁老婆造大药,铅汞二金用不错。出汤入火少精神,半生半死相依约。依约由来一甲子,上阴下阳相伏矣。世上喧喧若得之,鬼官不收免生死。铅是铅,汞是汞,世上人人总能用。草黄芽,木黄芽,世上人人总馒夸。自古口传不形纸,烧者徒劳尽破家。

西方白帝居武都,裹有鹦冠众所须。华池固济经七日,姹女因媒寻得夫。看炉切候四时黑,冷暖寒温心不寐。供养仙人礼度周,一点黄金应满地。

铅汞二阴,还丹之心。相制不难,人迷不寻。学者不见,徒费千金。堪得指教,作福拯贫。如斯之用,天人不瞋。非道破除,天之大怒。恶病加之,遭官刑狱。

黑类不同居,母子相依约。不得铅黄芽,制伏还不着。黄芽阴中伏,白雪阳中作。将入火中烧。阴阳相系缚。母子不能逃,生死不离却。

丹砂丹砂,济命济家。能济我命,能济我家。能生姹女,嫁与黄芽。事夫洁素,无喜无怒。礼乐周旋,晨昏节度。金亦可作,世亦可度,作金不成,徒然自俟。

汞结本在丹田中,次居阳鼎黑相通。和合三朝方始住,还知大药在铅中。先入阴炉成大白,后居阳鼎变金丹。世人若达其中理,水银被制不为难。

朱砂水银入铅池,收得黄芽人不知。本是仙人留口诀,有绿相遇还要师。师须分明传口诀,世上喧喧少言说。七十年中付一人,分明还须有仙骨。

世上求道,酒肉愚痴,百年欲过,显显不知。金公制伏,还丹一支。朱砂伏火,治病无疑。长生有望,坚固无疑。不一哀不老,彭祖同时。

古仙取得赤铜精,一两水银一两精。炮砂半两浆水煎,从朝至暮体能坚。入铜入铁铸镜力,鬼神怕惧不能言。若得至人留口诀,事须保爱始长年。

阳精若坚魂自立,阴精若坚魄自成。魂魄坚强心有圣,红铅朱汞更能灵。得遇仙公留此术,魂神魄立自长生。

能知少女,必定还精。能伏朱儿,必定坚贞。金精石髓,是魂之灵。能修者圣,能伏者灵,鬼官不追,仙籍有名。

五十六十堪分付,此处由来始坚固。还须医卜掩行藏,行住坐卧无忧虑。

自古来来多少人,都缘此术损亡身。须学阴阳兼卜相,混俗经求且外贫。

堪分付,递相传,拯济元来此道门。妄传之者遭殃祸,父子庞疏不合言。

欲觅丹田本是铅,朱砂被制体能坚。但得至人传口诀,红铅入水大丹圆。

一一事须心口记,造作还须手眼传。河车覆载丹田裹,伏火总在黄芽边。

金公能住水,黑铅有黄芽。变此黄芽水,用水作河车。

南方赤帝髓,本是太阴精。古仙能夺剥,却取水银形。

二精合会,还丹之心。若逢此理,不假远寻。黑铅取阳,朱砂取阴。

还丹歌诀卷上竟

还丹歌诀卷下

元阳子集

歌曰

真阴真阳是真道,

真阴阳者,是真水火,非世间水火也。

只在目前何远讨。

世人日见其道,不自悟也。

凡流岁岁烧神丹,忽见青黄自云好。

时人不知正道,恨用铅汞也。

志士应须求法则,

须知规炬,则而行之。

莫损神心,虚见老。

不得真诀,皓首无益。

但知求得真黄芽,人得服之寿无考。

若得真黄芽,服之自成道。

青龙逐虎虎寻龙,

龙汞也,虎铅也,汞爱飞动,被铅制之不起也。

赤禽交会声当唱。

汞被朱雀吞之,自作婴儿之声。

调气候,

运火不失节候也。

运离宫,

离宫者,火神也。

灵药入肠身自冲。

灵丹入口,为真人也。

黄芽不与世铅同,

黄芽是大药根基,非俗人所解。

徒以劳神不见功。虚室自兹生白首,

何处悠悠访赤松。

赤松子者,仙人号也。

神水华池世所稀,

神水华池,大药根本,非世间几铅汞也。

流传不许俗人知。

抱朴子云:此乐若使尸人知之,天下仙人成群也。

还将世上凡铅汞,相似令教总不疑。

诸仙共秘,但说世上几铅汞而已。

五行探妙义难知,龙藏虎隐元坎离。

还丹之术数过百,最要须得金华池。

阴阳之道,难究根源,若信古方,终难成也。《参》云:黄帝美金华。故铅外黑内怀金华也。

丹砂之位元非赤,四季排来在南宅。

丹砂非赤,位居南方,所以世人不可得源也。

流朱本性无定居,要识其源是秋石。

大丹须得秋石,故淮南王炼秋石也。

日魂月魄二黑真,

此二熙日月之精,非世间所解也。

含胎育子身最神。变转欲终君自见,

分明化作明窗尘。

《参》云:状若明窗尘也。

铅汞一门不可依,金丹秘说圣无知。

此秘圣道,无人知之,世人呼盐为圣,无知也。

莫将世上凡金石,论年运火竞相持。

若将世上几铅汞,修炼无益也。

天生此物应虚无,

此物应微妙之熙结成,非造作结而成也。

为妻为子复为夫。

此药如君如臣,如母如子,如夫如妻,如鱼如水也。

三五之门唯日月,分明卯酉坐为初。

若人知三五,终身无忧。若卯酉是长生之位也。阳界所生,阴熙坐位也。

乾坤不得相违避,至事元归在天地。

天地是大道也,世人日用不知也。

十月怀胎母子分,贤者何曾更连弃。

言其转数终,炼灵药迥然,弃母而子独居,故贤者何曾连弃。

含养天然禀至真,冲和之黑结成身。

《参》云:天生玄女,地产黄男。

富贵总绿怀五彩,岂将铅汞共相亲。

此物含受五行正熙,今人呼胡铅是也。

玄黄冥漠不可辩,

世人不识铅汞也。

铅汞之门义难显。

言世人不识阴阳也。

世人不晓定其元,细视五行君自见。

言五行者,金木水火土是也。

婴儿遑遑不可悟,徒自劳神虚见苦。

世人不识灵妙之要,虚劳神思,不见其效也。

但知会取圣人言,分明即是上天路。

三五同居共一室,

龙虎号三五也。

一夫二妻为偶匹。

一二者,水火数,土五也。

要假良媒方得亲,遂使交游情意密。

阴阳之道,须得良媒,良媒者神水也。若得良媒,夫妻自然和合也。

阴阳冥漠不可知,青龙白虎自相持。

龙虎入室,而不可解也。

年终变转相吞瞰,白虎制龙龙渐稀。

年终转数毕矣,似能别汞渐乾成宝也。

乾天为阳坤老母,

言一阴一阳谓之道也。

南方朱雀北玄武。

南方火神,北方水神。

年终岁久俱作土,时人何处寻龙虎。

水火俱成土也。

三人义合共为宗,

三人者,鼎三足。

常钦日月照其中。

日月二熙,入於鼎中死也。

已遇三花今再液,九转能终岁月功。

九转者,阳数极尽。三花者,火也。

青龙本质时言东,

东方甲乙木,汞也,震象青龙也。

巳合乾坤借位中。白虎自兹相见后,

白虎者铅,黄芽为之。

流朱那肯不相从。

流朱者,汞也。性好飞走,得铅制之,不可走也。

欲识丹砂是木精,移来西位共金并。

丹砂是木精,合铅金,成大道。

凡人何处寻踪迹,恍惚之问在杳冥。

《老子》云:杳杳冥冥,其中有精。恍恍惚惚,其中有物。

龙虎修来五转强,炉中渐觉菊花香。

言药鼎中如菊花香。

如今修炼正当节,莫恨悠悠日月长。

修炼运转,须看火候。

悟者由如返其路,迷徒不易寻踪苦。

悟者非难,迷人不易。

三人运合同一源,本性何曾离宗祖。

三人者,三物也,是水火金也。

一人本有一人无,

西方白虎为有,东方青龙为无。

金乡为妇木为夫。

金阴为妇也,木阳为夫也。

玄冥深奥不可度,

大道深玄,不可制度。

至事何曾肯画图。

保秘大道,不可画图明之。

天玄汪汪配地黄,

天玄地黄。

两精和合归洞房。

二熙俱入鼎中也。

白液炉中随月化,

随日月变化也。

时人服者莹心冻。

时人服之,能除万病。

金木相伤谁定源,乾坤运合自相连。

金克木,木生火,火能消金,相生相克,世人不了其根源也。

世上共藏阴大白,何人能解黄芽铅。

黄芽非世间所有,故人不测也。十一月壬癸水位,以一阳生,反为阴大白。

至事元归在坎离,

言真水真火,是即黄芽,非世间水火。

世间铅汞莫相依。

若使世间几铅汞,误杀人。

贤者共藏人不见。

贤者能行持,故几人不可得见也。

淮王修炼金华池。

淮南王炼三十六水,能变化五金,尽为宝也。

九转铅精数欲终,开炉忽见药花红。

言大丹数终九转,其色红莲花也。

水火变来俱作土,

水火相持,自成灰土。

时人何处觅金公。

炼至九转,俱死成灰土,非正色也。

铅汞相传世所稀,

若遇灵丹,不可妄示非人。太上科罚,七祖受罪。

丹砂玉质雪为衣。

丹砂色白,至士呼为秋石是也。

朝朝柢在君家舍,日日君看君不知。

世人日日见之,不知道源也。

还丹入口身自轻,

大丹入口,令人羽化身轻。

能除久病去妖精。

大丹入口,法三尸九虫,安和五藏六腑,无病所入也。

贪爱自兹无染着,能改愚人性与情。

大丹入口,令人不染恶疾,愚者变成贤人,与古仙齐名并躯矣。

沈浮恍惚性难辩,误取迷神年月远。

欲知灵药何日成,阴阳应须终九转。

谁料灵砂出世尘,三花合会虎龙亲。

君看前后炼丹者,侯杀千人与万人。

还丹歌诀卷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