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华道藏 > 四辅真经 > 太清金丹经 > 还丹肘后诀

还丹肘后诀

经名:还丹肘复诀。撰人不详,约出矜唐宋问。三卷。上卷官外丹方诀,内容多与《通山诀》相同。中下二卷慕集诸家丹经歌诀,兼论内外丹法。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神部众术类。

还丹肘后诀卷上

肘后诀者,稚川葛真人所撰。十卷。其九则论天下方书、草药救治之门,其一则辨金石大丹、黄芽之真,至於火候,皆晓然而书之,以垂范於将来学者,使无错误。得此诀者,大药门中,分别其半矣。余有口诀,苦不烦心。是知至真用意,汲引昏迷,俾皆得成於仙矣。后之学士,切宜详之。

诀曰:宝丹本乎一物,而生二。二生火,寄位丙丁,生於甲乙。初九,潜龙一阳生,建子天符,发泄惊蛰,受炁於母,母者土也。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者阳之父母,阳者天地之精。故名三五与一,还丹之本基也。天符曰信,日者天地之元精,五行之始照耀。以年计月,以月计日,以日计时,以时纪年,所以纪远近,则同异也。

混沌初分,精炁阴阳,斗建十二辰,推移运转,刻漏不停,发泄交姤,万物化生而成形。天符者,信也。能发泄,万物化生而成形,运动反本而成精,阳炁潜运,结化为精。精化为砂,色禀南方丙丁火,外阳而内阴,主男、日,主阳魂,日月之华炁,照耀天地。太阳太阴炁合中和,交接受炁一千八十年,结精为砂。又天符照耀一千八十年,成形名朱砂。汞於朱砂中生也,阳中阴,号日太阳朱雀,主水。元和炁未足曰丹砂,又云天铅、男龙、女血。化南作北,抽出朱,化为阴汞,主水,数一,故云汞阳为臣也。天铅神水,天符运动,照耀丹砂,养育又一千八十年,天火造化,阳炁受足,而阴炁衰,阳熙盛满,流溢迥然,而自生色,禀北方壬癸水,而外阴内阳,主月之阴魄,非人问凡物,故赤石中自有生者,流为阳汞,名日天铅之精,黄芽之祖,是日月之精华,化为天然还丹,自然伏火黑色,化北成西,主金,数四,水基也。故云三五与一,天地至精。三者,火之父母。五者,砂之父母。一者,砂之元祖。回还运转,精黑元和而相感成形,不越于一。一者,大道之本宗,水也。学者不知朱砂是铅,铅中生子是金也。一物阴阳,自运转,自制伏。阳中阴,阴中阳,玄中玄,名日玄武石。化水成金,故日砂。产於金阴中,为君名铅金。天符运动,计四千三百二十年,照耀父母,养成天铅,自然还丹也。

诀曰:后世圣人用火喻爻象,一月计三百六十时,一年气候计四千三百二十时,合自然还丹,名日朱砂汞,金中水。水北火南,龙束虎西,五行合体,归一无二得五。以地符依对节候运动,以成金丹。

诀曰:其丹砂出自中华,十二分野内二宫,西南坤地。其宝乃天地之至精,元和之正炁,以日月天符,运动交姤在五。五者,戊己,中宫土也。所生之处、生於福德山冈,形势之地,气血骨肉俱金,水木咸秀,骨肉俱全者。乃草木俱茂,土石坚贞、则异境神灵卫护,阴阳之炁施泄,包含孕育,照耀精炁,得土而生,化为丹砂。凡有砂处,昼夜初晴之后,或阴暗之时,则有光彩,如日之出,或隐或现,惟采匠识之。其所出之处名丹砂,亦名朱砂。丹砂,朱铅,天铅,火铅,铅中金,神水华池,阴汞,阳汞,水银,阳中阴,阴中阳,五彩石,五金,七宝主,还丹,天生黄芽,五行之始。其地名桂府、辰锦、衡丘、句漏、云梦、都山、梆永、全道,潭岳等管处,岩石穴洞,形势滋茂之处,即有新旧坑穴,皆有不定丹砂,光明镜面,如莲花芙蓉,鲜红透彻,并为上品。其次中下,不及枚举,亦可取汞制伏别甩,不作上丹大药也。上品丹砂,如人主登位,百僚奉上。中者如名臣,下者如庶、人。但可指使,无自专之才。天符者,日也。阳之精魂,天之理也,照耀光明。《淮南》曰:聚阳之炁为火,火之精为日,光咀纯晶,日之义也。

又云:日生於甲,重阳之位。火生於震,震为长男,巽为长女,火之父母。火曰曾,木日青,万物之使,故云曾青。言月者阴之精魄,地之理也,耀光明。《淮南》曰:聚阴之寒炁,腾为水,水之精为月,满之而缺,月之义也。

又云:月生於庚,重阴之位。水生於兑,兑为少女,坎为中男,水之父母。所以男依日出束,女象月升西。故经云:丹砂者,日月之精华,性命之根基,与内外元和,般载成形,饵之长生不死,日月之感精。故曰:月之所生,日之所育也。生成依於母,母者土也。是日月二宝,天地至精。甲庚感精变化,照耀成形,结而为砂,始名朱雀,乃七十二石中最尊,莫过於汞。感於二十四炁,通於二十四名,鸡餐成凤,蛇吞化龙,人食长生,天地寿同,敛魂聚魄,返老为童,呼吸风云,玉女来从,此大还丹之力也。

诀曰:红铅者,丹砂也。砂中抽出之液,主水,阳中阴汞也。从砂中自出者,主阴,金中阳汞也。是以不容之木,受制於金,金孕水,安水必存。金木孕火,制火必假水,所以铅水制汞水,铅火制汞火。木含其性,火合其形也。

诀曰:铅水者,是砂中自生出者,为阳汞也。汞水也,砂中抽出之液,乃阴汞是也。故云:铅水制汞水。

又云:铅火者,自生之金。汞火者,抽出之掖也。且铅火制汞火,世人多不晓此义,故曰铅汞道也。日者,太阳之火精,则汞木为龙是也。月者,太阴之水精,则铅金为虎是也。龙者,阳炁,九之极数,木之精炁也。虎者,阴炁,四之极数,金之精炁也。

诀曰:以无制有,合成其道。故云:丹砂木精,得金乃并,分铢不偏,至圣至灵。世之不悟,见金如土也。药日太玄。阴符之道生阴阳,阴阳生五行,合之为还丹,故名龙虎。天有三,日月星。地有三,江河海。人有三,精炁神。药有三,水土金。故乾坤,上下釜也。坎离者,水火为药也。震巽者,进退也。运经三年,象自然还丹,即天元之炁足,岂不成丹者哉。

诀曰:计三年一万二千九百六十时,大小月并闰月也、并不在用限,归其实数也。一炁不足,与瓦砾无殊。万象通灵,神明自契。号云金砂,名曰大还。还者,返本之义也。

诀曰:阴符运转,炁化为精,精化为朱,朱化为汞,汞化为金,金化为药。丹者,赤色之义。汞者,本体金水相制,故号金砂。还归本体,故号大还丹也。一云:五炁金鼎也。

诀曰:五炁制伏不飞,能生五彩,返归其母,服之长生。丹砂流汞父,戊己黄金母,母数五,五者是用土为鼎,制伏不飞,号曰金鼎。土能生万物,金是土生,故云金父。金父者,本土。故日土父,日母水。以土为鬼,土镇水不起,戊己之功也,名日五符。汞者非土不可制伏,土旺金乡,三物俱之象帝。如人主之有道,则四方来贡。但辨得真,铅汞二物,是一鼎法。故三物一家,都归戊己。金水无土制御不成丹。土每一季王十八日,余日休囚。伏炼金鼎,惟究阴阳,精炁返还,刻漏不停。雄阳喻土而定四维。土者,是生金之土,雄者是男,黄者是土。土能制水,土是金父,非干雄黄也。鼎主外土,名五符也。世人不悟还丹本父母,错用金银为父母,或为鼎。故炁不足者,不离於五,五不离於六炁。混其名即一,辨其功即殊。元炁五材之君,五材之炁,君臣相临,而不可去也。金丹用元炁,不曰五符。五符者炁,炁者无形,因精而生,内外含真,得服者不死长生。金鼎者,药之表辖。表者黑,黑者鼎也。鼎象鸡子,外白而内黄也。与汞合,是用白金为器。器者不离於五,五者土,土者生金之土,委曲相制,以使无虞,令水不飞,戊己之功也。

诀曰:提剑偃戈,笼罩四方。提剑是金精,本炁五也。偃戈戟,其如水得而不飞,是死於土也。大丹之基,丹砂是铅,本生於土,死亦依於土也。是丹砂本土,达於至道者知之。

诀曰:鼎之异名,外神水华池,神室匡廓,表辖五炁,白衣丹衣,母金母舍,五宫,金鼎神炉。

诀曰:元炁者,其大笼罩八隅,小则潜藏一毫。吐坤呕轮,出有入无,流珠九转,父不语子,化为黄白,自然相使,一阴一阳曰道,钦伏於金鼎也。金丹者,天地日月元和之熙,照耀潜运,而成丹砂。砂中乃迥然而生自然还丹也。如人孕育男女,皆由父母阴阳精气,相感而有。还丹者,象男生而覆,女生而仰,非但生也,死亦如之。但投於水,雄者覆而雌者仰,天使其性,非父母使然。金水在鼎中,象男女相感,男上而女下,自得其情,两精相搏,以成大道。

诀曰:金丹须得元基,须得本父母养育制伏。父者,阳炁也。父能发泄,运动而成之。母者,土,阴炁也。母能含育而生之。母主中宫。黄土者,是本生金之土也。丹砂初受炁,依土而生成,故云黄芽之本母也。得阳而成,得母而生,故云土父。土父日水母。五者,五行之母,生生而土也。水火金木土,各居一方,而运动正位。火克金,土克水,水乃丹砂之子。土者鼎也。火者,运动而成形,得土而生成。土能制水,本炁相感,而成道。故云:知白守黑。世人尽不知同类相从相生,相制相克。水以土为鬼,土镇水不起,戊己之功,名曰五符金鼎,知之者万中一焉。地符,火木之精,火能炊熟万物,以育人命。火者,甲之精,阳之元黑,结妮交会,而同日月之精,归一无二。甲之精火,火数二,二生三,成数九,九者阳之极数,火炁也。甲曰曾,木曰青,万物之使也。东方青龙木,木火之父母,火木之子孙。震为长男,一爻生坎,而生中男。二爻生火,生於辰巳,巳离为中女。二爻生阳,寄位丙丁,火寄位也。木孕火,制火必假水。三者正阳之道,甲乙之位,曰天符,信也。能发泄万物。月,阴符,能生育万物。土,阴符,能生长万物。火,地符,能成熟万物。金水元炁,并同阴符,能生育万物。直符乎镜,喻日月六十四卦,六爻发泄,天符以成金鼎。服之而仙,子明之德也。

诀曰:用火微微,不失节候,万物自然,河车之义。功用在火候,失在抽添。一云:河车,北方正位,如车般载之义。一云:子是金,河是水,车是火,故曰子河车。

地符直卦节候进退之图

诀曰:本用四卦法,用四时直符循环,一如车毂运转,阴阳成数,造化载运万物。故在於律纪月节,有五六经纬奉日使。载在《参同契》内,不再录。进退爻象,并在内直符,从一至九,金虎吐精,用诀直符,不在於此。

诀曰:托附阴阳爻象,六十四卦立喻也。但以用火起首之初,便是十一月,受阳节候用之。自十一月复卦,至四月纯乾,六位极阳。自五月姤卦,至十月纯坤,六位极阴。乃一周炁足。

诀曰:月前十五日,白月火木用事。其数七八也。震主春,木生三,成数八。离主夏,火生二,成数七。七八十五也。

诀曰:月后十五日,黑月金水用事,其数九六也。兑主秋,金生四,成数九。坎主冬,水生一,成数六。九六十五也。

诀曰:五行之基,一者北方壬癸水,二者南方丙丁火,三者东方甲乙木,四者西方庚辛金,五者中央戊己土,父少而子老。父者,天铅也。天铅者,朱砂也。子者从父而生金,黑铅也,故父少而子老。子数不定,父数二十五也。水火金木土,五行移易。五日一候,五五二十五,故知父二十五。子年般运动不停,故父少而子老。举世不知,万物从五行而生成者,父母也。用火诀曰:六爻直符,运动卦候,用火斤两,从纯坤起,终於坤,周而复始。

诀曰:一月换鼎,九鼎即止。第十鼎任意游息,用鼎不用,并得用之转妙,绿是生金之本元炁也。故曰土釜,曰母。母者,金鼎也。

诀曰:其金水运用,依卦节候十五日,金性已灭,三十日丹成。至十月,不用本土为鼎,子母脱胎。九转者,九鼎也。符者,父之用事。鼎者,母之用事。象人受炁后二百七十日而生。九月是阴阳俱盛,十月土旺俱生,子母俱分,故名脱胎还丹。象人四气足而生。亦如小儿,三年养育而元炁足,而成金丹,乃日黄轝。变得却归北方,黑色通透,始得名为大还丹。世人莫知之矣。子是药,母是鼎,感炁相生相产,相制相伏,迭盛迭衰,升降在鼎,飞伏上下,阴阳相受,交会吞食,四物相薄,君臣相加,土性生,金性死。四物者,阳中阴,阴中阳。但本土为枢辖,直符运动,故有四物,各居一方。四物性灭,归一返本,故名金丹也。

诀曰:守运一年,服之一两,凡疾不生。守运二年,成白道,可服半两。守运三年,太元炁足,成赤道,可服一分,住世长生,刀圭制汞成赤道。守运五年,七粒麻子大,服之长生,刀圭点铁并汞一斤成赤道。守运九年足,服三粒,三尸九虫并去,长生不老。五金八石瓦砾,并成至宝。

诀曰:用火所指喻爻象,手镜记火斤两,同用之。假令十一月建子,一阳爻动,火生二,成数七,运动般载如车轮,一月进一爻,至五月一阴生,一月退一爻,至十月归於土,终而复始。金砂是日月运动,自然成丹。因燧人解火,后圣用之成丹。周天大造化,志在更漏分明,用火不失斤两,节候有准,渐渐如蒸物,年月满足,自然成功。急则飞走,缓则不伏。但依直符爻象,则金水自伏矣。六月阳绝,终於巳。十二月阴绝,终於亥。

诀曰:丹砂者,阳炁流珠之精,是立乾坤,运水火,应天符,合三才。金为月精,以处阳位。汞合离炁,以应六爻。天地之灵,日月之精,否极泰来,阴尽阳生。故云:丹砂木精,得金乃并。是三一之道。三者火,一者药,名日守一。

又曰:砂是药,金是鼎。故云:三道由一并根蒂,大道至理门无二。其砂性温和,无毒,味辛,元炁通灵,万炼而不枯,名曰黑铅。铅者,砂中自生液,仰月抽出之液,黑。入仰月配合为夫妻,阳魂含阴魄,两姓自和同。

诀曰:然用五行,乾坤艮巽,直符孕育,从建子初一阳生子,子午相应,五六相通,推移刻漏,日月五星,寒暑来往,昼阳夜阴,交会三十日一。节节相临,阴阳寒暑,调顺潜伏,循环六十四卦,周而复始,水火相伏,更无外物,五金八石,由人造化。五金者,五行也。八石者,八卦也。水得龙而变化,火得人而运动,还丹养育,不越於五八,也。

诀曰:直符初发之时,文不过九,武不过九。九者,阳之极数。三三如九,过之极阴生之首。阴尽阳生,皆顺天道阴阳,而为运动。若均金水即顺,节候失序,金水乃乖。运动如垂组抱卵,受炁而生用事。相生如寒谷变条,发生应期互用,皆立喻也。

诀曰:日之精元炁,本生南方丙丁火,离位,二阳之中一阴生,日魂,阴汞,水也。受炁足,移位北方壬癸水,坎寄位,二阴之中一阳生,月魄,阳汞,金也。水即湛然而不动,无为之体。火即焰动而乃飞,有为之宗。将无制有,合成其道。故知金生阴暗处,始初生是子母相生应也。

诀曰:金入中宫,是名太一,孕育含黄,炁混其青,白虎制度,本炁相从,故日参同。又云:坎离数一二,南北独为经。一者水,二者火,万物因水而生,因火而成,火金相伐,水土相克而成丹。

诀曰:直符初发在子,从震而生。四月火旺,极阳合退。又从巽而生二木渐顺。汞初伏虽乾,未是大丹。守三节名曰丹砂,五节名日金砂。一年名倒长砂,亦名小还。二年名魂砂,亦名中还。三年名金液大丹,人得饵之,乃为上仙。

诀曰:金丹不悟玄理,盖不知丹砂,是铅造化根本。迷迷相指,误用凡水银、凡铅、凡银,不知凡铅是世银之母。雄是药之子,砂乃铅之母,黄是土,土乃砂之父祖。不知错用水银凡铅金银,以为鼎器,为子母。或炼铅,取其杂石为药。自古至今,未见得之者,为不知道之本根。夫神仙之道,道在目前。砂者木精,得土而生,得土而灭,不离於五行互用,更为父母,相生相灭而成形也。

诀曰:炁能存生,内丹固形,外丹长生,莫过於内外二丹也。日月之精华,精华者丹砂,元和之炁,乃性命之根基。除内外金丹精华之外,其余未足论也。

诀曰:且如水银,孤阴之物,能腐肉搜肠。金性损肝,银性损脾,铜性损肾,铅锡损胃,四黄大毒,损人元气。但指於一金一石,三十六水,七十二石,皆有大毒,服之虽时下无事,久则终为大害。丹砂纵有傍通小门制伏,止能小益耳,延驻长生之道,即不可也。

诀曰:且如水银凡铅,本母在矿,受阳炁足,性自伏。如用火烟出,则世水银是也。世水银与丹砂中水银,形貌相似,象人男之与女各别。丹砂象男,老阳,是精魂,留人性命,内有水银相伏,不与世水银相合,并外物抑遏而得也。

诀曰:世之水银象女,太阴之月精,夺人性命,孤阴寡阳,有毒不可服也。故曰:水银有阴阳,性貌虽同,乃天地之精,象男女有异也。丹砂如有傍通小门伏之,则用凡铅为器,匡廓成药。

诀曰:世人不知黄白根本,侯用凡水银,凡铅金银为至药。殊不知汞生於铅,砂产於金,金丹假本炁而成丹,何得遗本而好末乎。铅者子,丹精也。炁者母,是本土金之土,故名本铅,又云:天铅者,丹砂也。金本从铅中生,即是子隐母胞。子藏於金中,即是母隐子胎。铅者黄芽,黄芽者丹砂,土能生芽,故日黄芽。铅者七宝之良媒,五金之筋骨,解即万事俱通,迷则千途并塞。然铅能伏汞,汞能伏铅,铅汞相成,合为黄白。故一阴一阳之谓道,一金一石之谓丹。石则乘阳而热,金则乘阴而寒,魂魄相应,至理必然。石液定魂,金精定魄,非阴阳之感化,谅九幽之可恃。君子良求,淑女相配,理乃得宜,而道有所在也。经云:河上姹女,灵而最神。得火则飞,不见埃尘。鬼隐龙匿,莫知所存。将欲制之,黄芽为根。若不入黄芽,独烧水银,虽器厚盈尺,固塞百重,火动即飞,莫知能止,须臾去尽,不见毫厘,如鬼隐幽冥,龙潜水府,纵有离娄之目,莫之能睹。使汞伏而不动者,黄芽之功也。

金仙诀曰:黄芽一两,制汞一斤,如子得母,颜容听圻,终不飞走,如忠臣之爱君。世人用生金为黄芽,又日黄芽者铅之正体,炼而取之。歌曰:黄芽铅汞造,阴壳含阳华。是不离於五行也。故曰:五行成功,人服长生。五者,铅中生金之土,是铅正真之母也。得黄芽之诀者,大药门中了矣。余存火候分晓,审於进退,日夕无倦,终始一心,而成真一也。故云:金砂入五内,雾散若风雨,黛蒸达四肢。故圣人秘易,不秘难也。得之者,得一耳。若强心贼道,不慕修心,不敬师尊,心高自满,纵有所授,志在荣身,定知反有所损,非天不容,心不合道也。

用火直符诀

第一日初候,火一两,三十时。至两日半,加二两,共六十时。一爻至二爻。

第六日二候,火三两,三十时。至七日半,加至四两,共六十时。三爻至四爻。

第十一日三候,火五两,三十时。加至六两,共六十时。五爻至六爻。

第十六日火四候,仍用六两,三十时。退至五两,共六十时。六爻至五爻。

第二十一日五候,退用火四两,三十时。又退三两,共六十时。四爻至三爻。

第二十六日六候,退用二两,三十时。又退一两,共六十时。二爻至一爻。

右件六候直符,爻生进退,一月法例如上,周而复始。次到第二马初候,二两,三十时。加至三两,共六十时。以次加去如前。每值换鼎入月头初候,加一两。至九个月初候,乃火九两。是一至九,金虎吐精。三十时,加至十四两,共六十时。以直符合进退,但依法刻漏分明,用火之时,象四月火旺极阳,用事进退,潜伏阴阳,刑德换鼎,即土旺金乡,三物俱丧,是金土本炁相感也。直符合退之时,象五月一阴生,上九,亢龙有悔。直符运动至九鼎,是九月后初候,常九两。三十时,更加一两,共六十时。至十四两,极阳也。又退至九两。足第十月后,不论年月,常如取九月初候,终十四两,退至九两,六十时足。以次序直符加臧,刻漏分明,周而复始,运动九年而毕。

诀曰:直符用火进退法,第一月初候发火,用二十四两火,为一爻也,以法二十四炁。守至二日半,加一爻,至五日是为一候也。以次用火加爻,每月有六候。常至第三候六十时下,与第四候三十时上,并武火处,其火斤两,进退日夜,须别添熟火,常令露火面,即候本斤两也。其直符九个月半毕后,则常取第九月火候爻象法则进退斤两为定,不论年月远近也。

从子时放水滴,看至丑,合用多少水。但作桶子,高三尺,内圆阔一尺,近底棱边穿一小孔,内翎管子,紧实其中,蜡塞四边,贮水令满,待滴下尽,却投其中,看待至一时辰,合用水若干,以定则诸时用水,日夜分明不失,与更漏准,无别方可用之。用火直符九鼎,潜伏进退,每月六候,火记正历分排,逐件书之于后。一月一爻,次第而去。每月三进三退,毋令失次。

诀曰:圣人推移用火,以象天周而复始。《元君手镜》曰:天地二炁相感,日月照耀,成自然还丹。上界仙官收采,非人问俗士所值也。皆是神仙则之,以弘至道。修生以立直符,运动三年,自然之黑,运火候依节,候乾坤坎离,转加火候斤两,须得真师,授以口诀。若不从师,参差药物,别有交杂,终无成理。圣人观天守一,但得本父母相制,必然成功,则是神通而变化。

诀曰:直符法,喻如十一月建子,阳炁始生。夏至一日,阴炁始生。是天地阴阳进退,一年十二月用事也。一月故有六候,直符潜伏,五行出没,交会刑克,并在其内,甲得土·火木。前十五日白月,三候极阳用事,震后阳运阴生,九六阴水也。后十五日黑月,用事三候属阴,周而复始。故七八、九六,道合三十日终也。金水本喻以立月候,日夜用火潜伏,象一年阴阳节候,日一夕用火。此是把握天地,枢机在乎手也。名曰出世之方,玄之又玄。但起火之时,便是十一月,一阳始萌用事也。

诀曰:第一鼎第二月初候,火一爻,直符象十一月建子,阳炁用事,初九,潜龙勿用。一爻生,昼夜二日半三十时。加至二爻,五日一候,六十时。巡十一月,一辰自子顺至亥,十二时。五周合六十时,一候。初候五日惊蛰节,震来受符,运至上弦八日,金性低昂,半受死黑。守至十五日,为一黑金性灭。二十日,萌者不生,阳升阴屈,水不动,刚柔相使,自然成丹也。二十一日,巽来受符,金水性已灭,炁乃竭,二精呼吸吞饮同死,震巽二木渐顺,汞乃乾也,未是大丹。四十五日,一节一节,相驱相逼,至六十日,卯当夹锺,刑德相负,日夜始分→故名榆荚丹也。故曰:日有三照,月有三移,日月合黑,万物三变而至极,经四时自然之道,一月有三百六十时,象一年四千三百二十时,以象自然还丹也。

诀曰:九鼎是九个月,九鼎各须三。每鼎守受炁二百七十日,阴阳俱盛。十月土旺而生,故云母子脱胎。世人莫知矣。水火相克,互相制伏,更为父母,不越五八,藏伏成形。守运一千日,天元炁足,性归北方壬癸水,黑色,名曰大还丹也。

诀曰:取元炁金水,分为两停,相和合为一体。本立喻月上下两弦,应二八一斤之数,以应阴阳。金水本乎一物,而生二象。炁候雌雄黄白,自然之情性,依阴阳而为,其体无二。二曰火,一日水。除水火为药,外无别入。若有异类,终不成丹。得之不在斤两也。但得金水入鼎,如法固济,取四煞阳日阳时,起火刻漏分明,金水在於鼎中,混沌未分,被直符运动,变化清浊,上白下黄,含真抱一焉。

诀曰:丹砂,金砂,金液,长砂,黄芽,天铅,砂汞,铅汞,阴阳,金土水火,坎离乾坤,龙虎,金丹玉液,九还七返大丹,皆是别名。盖古人秘藏,隐密不一耳,悟者归一无二。还丹有返,忌血物。上古之人慎密其道,非同心者,勿泄天道也。凡修之所,切要清静,无死亡、生产、哭泣、安葬、址墓、不净之地,须择福地名山,方可修炼。仍祀土地灵官神圣祈佑,晨夕香灯,勿令一切下俗,窥视触秽,秘密行之。若有清净之所,同志之人,心行无亏,精专惟一,亦可为之。必要护卫洁净。外有图本,具在别录。

赞曰:

宝丹真诀,天仙所传。分晓金石,使无俟焉。心行俭素,赈救为先。精专奥妙,玄之又玄。浩浩渺渺,莫测其源。子若轻泄,永堕幽泉。

修炼吉辰

甲子,甲辰,乙巳,庚申,辛酉,丙午,丁巳,戊申,己酉。

右九日,可作之。即火成,上通神仙丹灵之门。非此日不可为。并作法,以印印地,令百灵自感动。此印用冬至日甲子日夜半子时刻之,将一印於丹室内埋深三尺,百神益不敢为害矣。

还丹肘后诀卷上

 

还丹肘后诀卷中

龙虎金液还丹心鉴

真诀云:只恐铅不真,丹成药自灵。只恐汞不正,丹成药自圣。古仙惟论铅汞二宗,不言四黄八石。若言四黄八石者,非也。大丹用之於五行,成之於四象,此是阴阳元炁,感通自然之道也。如人受炁结胎,本受赤白二炁,男精白,女血赤,二炁交结,十月满足,相貌俱全,受炁若足,为人聪明强健。受炁不足,为人愚钝衰懦。悉相类也。此实至理之论,学人当以思之。何为之龙虎。龙者,汞也,木也,火也。虎者,铅也,银也,金公也,水也。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道在其中矣。铅含五彩,汞吐三华,二物合璧,名日河车。世人迷此,竭产破家。至人悟此,升云步霞。道之不远,目前可见。伯阳演《易》而作《参同契》,明阴阳离坎五行之妙用。事明而隐,学者难明。虽知铅汞药物,火候精微,鼎炉法象,必究己心。心者,丹之元也。若心不契道,虽遇至人得诀,亦恐天理神明不佑,返生魔障,故言难得者人之心也。心若合道,修之必成。是知诚心恪志之士少也,非仙圣秘传,盖不得其人也。陶植三篇,隐而难悟。《金碧》、《参同》,无师岂明。余撰《心鉴》,鉴者明也。明照于心,常握于手,释《参同》之易象,分药数之斤两,了而会之为鉴也。亦不敢广述多词,又恐招难究之虑。凡古仙玄旨,本一阴一阳谓之道,阴阳不测之谓神。神化者,化成万物也。故《参同》云:植禾当以谷,覆鸡用其子。类同者相从,事乖不成宝。

陶真人云:砂产於汞,金生於铅,此即真理。同类不相杂,汞与水银别,迷人用之拙。铅若是真,不失家臣。汞生水银死,铅困黄芽真,此乃真说也。古仙惟言铅汞,不说四黄八石。学者可为明鉴,所以再三委祝,犹虑后学之人,迷迷相俟。所名还丹者,还其元丹之色,故曰还丹。但伏火候,不失其本体之元,号曰还丹。所言九转者,乃九九易其铅之元气,铅非九炼而成也。凡灵丹至药,全是阴阳化炁而成,非用他药,杂入于中,纯用方真。须得真铅之精炁。若不认真铅,永无成理。且真铅不变色,真汞有神力。古仙之言,不可不明也。黑铅入火,悉为灰烬。盖为其问真物被销化去矣,为失其元炁。若将此废残之物,合汞修之,焉得成至药乎。此说是荡涤凡蒙,显露真奥。有道眼者,闻余此说,可为醉得冻浆,昏逢朗月,精穷圣典,毋惑灵文,可与神仙共倡,岂不至神仙之境也。愚者闻之,狐疑不信,故不合与之言也。仙经云:还丹之妙,在乎三一。龙虎之英,天地之精。不用别药,惟用五行。此至人之言也。后人得者,不亏古贤之言,不达古贤之法象。法象者,是天地之本,本立而道生,天地与人为三才,可陕总持造化,运动阴阳,在乎三要,事可忘乎。失之毫厘,天地悬隔,言何容易哉。

指真诀云:丹砂,太阳之精,本受南方之正炁,得阴阳水火制度,乃居青帝之首,为汞之名,是生于火,自含德而至灵。铅者,北方黑水之精,化归西方庚辛之金,是以金生水,水生木,二物自相匹配,若非至灵至圣,何以为之神丹乎。世俗凡庸,岂信此至真之道。余尝悯之,自古真人皆修炼此神药饵之,故得形神俱妙,与道合真,岂有不信者哉,多指秦皇、汉武为喻。然大丹之灵,不救自刑之祸。昔刘玄穆事魏先生,看炉一年,妄情有疑,遂自退而不遇,以致夭丧。余景休即勤心精德,奉师不息,乃得神丹,饵之而仙,今在太白山仙洞,一千余载,常游人市。二子者疑与不疑耳,咫尺万里,得与不得,泥途云霄。且五谷尚能养人之命,况神药之灵乎。自是世人福薄绿浅,故所不信不遇不修,乃虚生浪死,沉沦多劫。世人惟贪荣显利禄,沉迷酒色,恩爱牵缠,形枯神丧,犹尚不知,日夜忧思,何有厌足,贵贱富贫,悉皆如此。见说修真而生谤毁,又何得神仙之道-哉。不欲广陈。近代谢冲玄、苏耽二子,并饵金丹而仙,世皆知之。况得之士,多混迩人问,和光同尘,人岂识之。

《参同》云:金以砂为主。禀和於水银。变化由其真,终始自相因,二物自含孕也。又云:不用药,用五行。又云:天生芽,自然体。又云:白马牙,真丹砂,卯酉二八和两家。又云:淮南炼秋石,黄帝美金华。又云:芽不是铅,铅不是芽。真铅真丹砂,二物玄旨也。伏炼一家。巡火近九转,自然成黄芽。又云:火化白,药化红,灵砂秋石自相同。又云:孤阴不独化,寡阳不可成。本来清净质,自有变通灵。又云:龙虎相逢遇,何时不相顾。白液共相吞,相吞为夫妇。随变成黄芽,逐时依后土。若了紫河车,自然升天涯。又云:神丹修得诀,神用便由人。生煞在我手,参详在伪真。又云:修丹不得诀,终岁损心神。莫炼枯铅汞,抛功似土尘。又云:天地日月中,灵药号金公。金公不是铅,本向铅里蒙。分明向君说,迷者又匆匆。点汞安铅里,金华意略同。此华不是药,徒自枉抛功。此事神仙说,何曾不大通。细看《参同契》,仍依五类融。但觅直铅汞,修之可见功。又云:铅汞合天地,修作大还丹。丹成自见宝,非此实为难。太古真人说,如今达者惶。方知真切意,须契道将安。其中有五彩,灵变伏其盘。十月脱胎去,令人见者欢。为报荣华子,百年凋与残。如何空弃世,兀兀道情宽。细说君犹谤,灵词理更馒。嗟见南北尘,积年为丘山。茫茫苦海中,生死成波澜。自古帝王居,而今何足看。又云:白液炉中化,黄芽变渐成。忆初相见日,难觅水银形。阳极生阴火,火衰阳炁并。自然变黄芽,服食乃长生。一个月白液,初凝却如雪。两个月状似,融苏渐渐结。三个月半含,药绽垂珠劣。四个月二物,抱持如点血。五个月飞腾,恋母声呜咽。六个月行到,紫宫阳气绝。七个月乘阴,受炁手足厥。八个月欲成,脏腑含凝血。九个月点点,成珠长毛发。十个月母子,分离欲相别。此时母困子体全,已见肌容变白雪。铅脱胞后,铅白如雪。更看炉中温养之,兼为全体肌容悦,出儿毒黑当依诀。经云:此药如子在母胎精中,爽朗分肌骨,有次第,莫亏越,但知修得黄芽,成变转之功,无休绝,饵长生,换白发,有白银,济贫乏。仁者得之终不辍,与道契宿缘深。传若得人,须在心。非道者罪愆深,得亦为灾祸自侵。关造化不容易,不可取次轻相示。不见古人有诚词,妄有传之殃祖补。君须信,不在疑,贤者通明须得之。今日祝君千万意,历历设盟当戒之。阳起复阴起,娠炉寄中央戊己土鼎。上下互相,辏保守固之,勿令走消息。不失看节候。有龙有虎相奔骤,婴儿寂寂颜如幼。犹母养之,母体瘦子成,母困长相救。阳极乾,阴极坤,四象五行易之门,六十四卦遁中尊,龙虎相啖复相吞,立其定位此中存。水火为媒拘我魂,阴阳育我明晨昏。八节运移寒与温,看看渐变黄芽根。日月相催感母恩,因之结实立真门。千秋万岁生子孙,审藏神法慎勿言。此道玄微不可论,世人笑道浑浊昏。莫将神药示凡人,见之生谤言语喧。君切记,勿妄示,慎而藏之置金柜。长生之道传贤哲,自有天官录名字。

饵还丹应候歌

夫拟服还丹兮,澡心炼炁。清斋省躬兮,存真息念。司命灵兮,降鉴斜录。司药童子兮,察人虔恭。不可轻慢兮,毋生懈怠。宜须审细兮,方其灵感。或喉中温痒兮,热而欲闷绝。或口中腥臭兮,如腐肉之在中。是心府开兮,逐滞邪之炁。都被赴出兮,有此神功。热炙甘草兮,含津咽五日。五神自爽兮,真炁皆和融。或腰脐下兮,停滞恶物。或腹鸣吼兮,泻下诸虫。或出血块兮,如紫葵汁。又如蚌蟆兮,或涎或脓。宿食在胃兮,时时郁闷。食引欲吐兮,心闷冲冲。呕吐宿水兮,饮食不进。并是宿疾兮,被神药而攻。待至苦肌兮,多煎甘草饮。至半碗兮,汤味须浓。四肢拘急兮,或多燥闷。欲发狂乱兮,或致昏蒙。忽然怕怖兮,精神恍惚。或心不安兮,情意憧憧。或梦坠堕兮,高山大石。或梦军阵兮,人马相逢。或梦恶人兮,名状论诉。或梦逢见兮,虎豹蛇虫。或梦亲爱兮,死亡离别。或梦恶人兮,擒捉追踪。或梦哭泣兮,冤家伤害。并是尸鬼兮,欲离身中。觉有此候兮,切须消息。宜节喜怒兮,勿恣心胸。三尸若去兮,少人我思虑。举动纯和兮,体貌温恭。心意安稳兮,世情疏薄。嗜欲自断兮,德合上穹。或喉额问兮,微有少痛。咽物闷涩兮,热痒重重。或小便兮,青黄紫汁。或痢泄兮,脓血死虫。并是远年兮,风劳之气。百疾消除兮,方见神功。或生疮痉兮,齿根出血。此是攻去兮,皮骨之风。觉四肢劳困兮,是药力之所及。四肢滑腻兮,乃药气之内融。但有宿疾兮,并皆发散。积聚毒炁兮,痕瘢黑红。此乃毒炁兮,分明散去。炁蒸肌骨兮,目明耳聪。目开耳动兮,血腥在口。为换毂齿兮,药力方隆。毛发生长兮,体轻身健。肌骨清和兮,改变凡容。服食一年兮,万炁齐旺。服经二年兮,血脉大通。服经三载兮,筋骨坚壮。髓实朱筋兮,颜似婴童。大小二便兮,都无秽气。手足轻举兮,肠化如筋。寒暑不侵兮,兵刃不害。入水不溺兮,入火如空。齿落重生兮,发白再黑。身似欲飞兮,行步如风。不饥不渴兮,五谷自断。不寒不暑兮,透出凡笼。千邪百怪兮,皆不敢近。山川鬼神兮,朝礼敬恭。五十以下兮,服经一岁。二十七八兮,稚子春容。五十以上兮,服经二载。如六十七八兮,朱颜再红。出九阴之表兮,为纯阳之质。长生久视兮,天地齐同。若欲升举兮,一年断谷。服满一剂兮,便获飞空。未欲上升兮,且作地仙。而隐清斋一日兮,饵剂之功。可以畜妻子兮,住世居官。任意无所禁兮,和光同尘。后欲上升兮,清斋更服半剂。驾云乘鹤兮,白日登空。欲点五金兮,并化为宝。鸡餐成凤兮,犬饵成龙。

指真秘诀

阴真君云:金丹之道百数,其要在神水华池,河车伏汞。达者得之,飞丹炼石,千百余方,大丹之要,不出乎《金碧》、《参同》二书。但能精修铅汞,伏火成丹,便是大还,至妙无可加矣。只要认得真铅汞,即伏得丹砂也。若非真种,类万无可成。学者必须广寻师指,不耻下问,方希觊。如或心高气强,自执一方,至老无成。古歌云:白汞生丹砂,黑铅化黄芽。其终数九九,变化在三华。修到紫阳宫,黄金无处夸。但得金公合,修成金液砂。如未至此之至妙,但得伏火成丹,便是长生至药。又云:然自用铅,不得令铅居汞内,须礼尽其铅。去尽祖然后可修事服食,此是妙用,为黄芽之道也。且草药黄精,尚能延驻年命,野葛多食,必致杀人。岂不目击,何不信有长生之道耶,只是世人福禄浅薄也。经云:龙虎相投,还丹可求。神仙之道,不示凡流。乃知大丹之妙,不离于真铅真汞,神符白雪也。

还丹肘徒诀卷中

 

还丹肘后诀卷下

玄迪秘奥

凡炼金液神丹者,须要洞晓阴阳,深达造化,明五行相克之幽微,识金水相生之妙理,采先天之一埃用作丹基,会乾坤为鼎器,以坎离为药材。夫坎离者J日月也。日象者,阳含阴也。日中有乌,卦主於离,外阳而内阴也。砂中有木之一埃青龙之位也。五行颠倒术,龙从火里出,父之精也。月象者,阴含阳也。月中有兔,卦主.於坎,外阴而内阳也。铅中有金之一埃白虎之位也。五行不顺行,虎向水中生,母之血也。父精是真汞,母血是真铅,真铅生在黑铅中,真汞产於朱砂内,二物为真阴真阳也。真阴乃离中汞,真阳乃坎中铅。故云:日精若与月华合,自有真铅出世来。若得真铅,是为丹之祖也。真铅便是丹之祖,何必区区炼铅母。炼铅非炼石中铅,自有天铅波里取。铅为芽母,芽为铅子。若得金花,舍铅不使。转转自相因,一子别一子。若能转制汞,万变与千通,世间无比类。学人多以五金八石,草木灰霜,皆为俟用也。夫五金八石,乃天地之后生,有质之物,不与水银同体。夫水银者,天元之秀埃日月之精华,不与世之五金八石,草木灰霜同体。故云:有质不堪为伴侣,无质生质是还丹。又云;水银一味仙家禄,自古流传伏火难。若遇河车成紫粉,紫粉一时化金丹。夫金丹者,央炼鼎器,非五金八石磁土为之。夫鼎者,乃以鼎其鼎。夫药者,乃以药其药。鼎药者,本一也。故云:鼎鼎元无鼎,药药元无药。黄芽不是铅,不离铅中作。又用铅不得用凡铅,用了真铅也弃捐。若舍其铅,如弃父母,而求子也。若用其铅,离铅万里。不用其铅,从何而起。既得金华入腹中,还是舍铅终不使。红铅黑铅大丹头,将红入黑是真修。红取精兮黑取髓,便是还丹真妙理。红铅离卦,黑铅坎卦,若把坎离二卦撮於鼎中,采一日之火候,夺造化之千年,都来片饷工夫,永得真铅至宝。水银死者为铅,活者为汞,此自相制伏也。若杂以他药,终不能成。汞与铅合,砂与金亲,阴为汞,阳为铅,是为真男真女,真阴真阳也。若将真土为金鼎,养育庚辛,历岁寒年,终月满,离母腹,点汞何愁不肯乾。此丹一年运火,十月开炉。开炉则紫粉成金,启鼎而黄芽耀彩。包含五彩,聚集万神。用之则化汞为金,饵之则长生不老,形神俱妙,升为上仙矣。望江南云:十月满,开鼎一团红,几片晓霜含五彩,解胎神水响玲珑,梆ギ愊銤狻

证道歌

何言金木水火土,留神保身是龙虎。学者不识五行精,强认他人为父母。

血象水兮肉象土,气象木兮骨象虎。不死之道在离宫,会得五行身有主。

五行仍是水银亲,殊质不堪为伴侣。水银有类是金公,及见金公不认祖。

不得至人传此言,苦己劳形馒辛苦。

黄芽歌

黄芽铅汞造,阴壳含阳花。世人炼至药,错认铅黄花。

黄花是死物,那得到仙家。黄芽非外药,内象最精华。

若到黄芽地,黄金徒众夸。问道有何言,分明向君说。

莫认杂花铅,金公太难别。铅本是金公,金公得铅发。

学者夸金公,金公却成拙。流珠为姹女,见火自然飞。

忽见金公到,相怜一处归。同行又同坐,终日掩双扉。

又被阴阳化,随君变所依。二性皆归土,三花气不为。

行到紫阳宫,共变黄华袭。立月看应易,年终色紫辉。

化尽黄芽了,仙人见者稀。此汞名真汞,焉能返解飞。

堪笑大还丹,世间为妙微。不得真师诀,千金徒尔为。

金丹铅汞歌

古今学道制还丹,误认黄芽汞与铅。例向水银征至药,岂知平地不生莲。

由来异类难相感,须向根求始得绿。一阴一阳坎离主,日魂月魄分龙虎。

世上咸闻着此名,谁向其中辨藏否。左旋来卯见木精,自巽抵乾至阴土。

朱砂水银俱是阴,二女同处非瑟琴。刚柔情性诅为匹,燕雀鸾凤非同林。

金银作鼎非山泽,又须金银竟谁识。火之居木水处金,铅汞分明是此得。

汞非水银铅非黑,太阴在南太阳北。含阳之汞受金埃然后为砂审方位。

处阴之铅结金体,乃能生汞彰其白。阴中有阳水生金,阳中有阴砂汞是。

天资二物相配成,真汞真铅真水名。互为母子更含孕,修持须得两弦平。

经说三乘本从一,人体三田亦还一。为金於西肇生坎,为火於南亦藏坎。

为木於束产在北,金火未分变由此。水一金四谓之戊,火二木三谓之己。

戊己合成处正中,阴阳数足方具美。可怜三五并与一,黄白紫光交横出。

九旬俱胜号还丹,便可长生驻容质。若使十月脱胞胎,神伏鬼惊万事毕。

出世虽独指蓬壶,升天可以当白日。河车华池莫外求,八石四黄难可俦。

豺狼宁伏驿馏阜,荆棘奚同松桂秋。鼎中更有虚无号,非世金银自然造。

达士如修此鼎成,丹霄紫府不难到。君臣夫妇皆相承,三人同志终得朋。

众流毕竟朝沧海,暗室须资点慧灯。春风一夜开桃李,宝马香车携绿蛆。

轻肥绣骑乐繁华,岂信炉中有神水。韶华美景留不得,百岁为访能有几。

青鬓成丝瞬息问,朱颜落日平生已。和娇爱钱不肯用,王戎钻李畏人共。

何似淮南真药成,鸡犬相随入仙洞。世人皆为刀锥长,炼雌点铜为丹阳。

那知神药回天力,一丸高步朝玉皇。莫迷莫俟穷恍惚,灵丹不用人问物。

金水能全造化功,永寿蟾乌递明没。玄元括象甚分明,自是迷人心兀兀。

若能顿悟一真宗,悟了潜修莫怆悴。还丹还丹归本元,不归本元非还丹。

迭石无因能敖浪,积水何曾作得山。求鱼不结截江网,安得红腮满玉盘。

为劝岩栖并市隐,莫抛甘美味辛酸。此一篇妙尽玄征,但不言火候耳。

快活丸歌

快活丸,天木地金惟两般。

左手使,右手寻,两手到时把药擒。入赤臼,恣意捣,和就一丸如意宝。

采得药,小如钱,因何捣得大如拳。但寻思,堪失笑,连捣至捣哮吼叫。

六丁里,实求觅,一红一黑不可失。白似雪,玉不如,恰似一颗夜明珠。

时中讨,那里要,莫教走了药不妙。元成粒,炉中烧,烧时故使水银浇。

开炉看,霞光迸,入臼再捣枯又硬。渐渐长,臼中溢,杵臼连忙如霹雳。

十个月,三十辰,依爻火练自然成。合有法、元有数,元元尽合周天度。

谁肯合,谁肯服,会合能服天地福。知者秘,怕人闻,此药可驻千万春。

元合时,最怕风,自古从今药一同。药不远,是人有,往往迷徒八方走。

休多说,静悄悄,勿使人知怕人笑。元成粒,日影看,始愚终圣无生乱。

投入壶,莫乱倾,依时按节补天真。一元子,十六两,三百六十四爻养。

地雷复,应阳爻,怠时将药向口抛。真水送,咽九咽,切忌莫教俗人见。

过重楼,达五内,散入经络天人卫。治已疾,除未病,谁肯夺真补自命。

从一爻,至六位,此药便是日月义。可却老,再少年,命归药力不由天。

药跋拢锁玄关,莫教药力外边钻。药力转,神扒澹玄珠随白兞餍恰

日月照,腹中呜,照见世事尽不平。按月法,六个节,一节付节莫教缺。

基脚动,基动服药不做用。

服此药,有所忌,除烦除恼除萦击。密固室,守空房,一岁不若体如钢。

黑变白,白变红,志在心坚炼在功。快活丸,色如雪,药味易寻难求诀。

不因我为立纪纲,药味归身走八血。药相随,传百脉,三载变化内日月,

快活丸,不漏珠,腾空登天从此去。依爻养就大还丹,父子君臣不可泄。

金晶歌

欲取金晶,须用功程。金鼎居地,复求本身。

火飞水发,辨验浮沉。鼎口沸出,复用收吞。

今方诀破,此是真晶。莫生爱念,害及其身。

父母为本,铅汞为根。此非秽浊,返化仙真。

如子事父,如臣事君。依天依地,人方生人。

阴灵空性,何能生人。父母生身,方有此灵。

此身一坏,此灵归空。若得金精,保命生根。

千朝功毕,永劫长存。

玄玄,先地先天,恍惚里,自绵绵,大道之祖,阴阳之源。古仙传此法,贤士达深渊。学人若明此理,留形住世长年。直候金丹成九转,方知换骨化神仙。

丹丹,难会难言,龙之髓,虎之肝,阴阳造化,日月两问,要采中秋月,温时冬后寒。得服能归紫府,进火全借机关。后学若能依此诀,功成必定驾翔鸾。

药药,勤用勤作,长琼楼,生凤阁,上穿玉兔,下连日脚。采来入鼎烹,和合莫教错。煅炼抽添,运用沐浴,全在匡廓。任时功行满三千,仙童诏我归碧落。

铅铅,水乡真源,庚辛产,位属乾,常居坎位,隐在北边。得遇离宫汞,烹成玉一团。永守神炉密固,使人性命牢坚。直待玉皇符到日,稳骑鸾凤上青天。

汞汞,愚人窃弄,隐砂中,藏石缝,顺则成人,逆为丹用。有火炼成丹,无火空劳动。与铅一处调和,更用黄婆相送。九还七返入中宫,群仙命我乘鸾凤。

炉炉,本出虚无,堪炼养,有玄珠,上关天象,八卦中铺。下接地理处,周回四象居。运火周天度数,修丹切莫差殊。直候中宫白闳眨蕾买生足下别贤愚。

剑剑,至灵至验,飞太空,走雷电,斫断三峰,劈开海面。辟尽阴魔魂,魔鬼心胆战。半夜夺得明珠,神光往来出现。他时保我命长生,携锋直上三清殿。

火火,工夫最大,待时刻,莫蹉过,志士之机,愚人之祸。炼药凭巽风,主客分位坐。朝昏爻接阴阳,进退抽添在我。直待工夫用到头,男女跳出尘劳锁。

鼎鼎,难逢易省,玄元立,黄帝名,阴阳制造,潜於凡圣。渺渺难寻源,水中看日影。位应庚辛坤地,宝藏三峰尖顶。仗剑劈开三姓门,观身跳出真仙境。

黑金变白金,白金变黄金,黄金成至药,尽之矣。玄中有玄是我命,命中有命是我形。

唐件达灵真人记

余自知命之年,从銮舆西幸。当天宝丁亥十一月,遇青城丈人,授以真元丹诀,旨意百不能晓。属驻跸行,在掌命颇烦。及肃宗至德丁酉岁,嘴命里于嵩岳,复遇丈人,始授神水黄芽之要。洎毕,请告回觐宸宸,乞骸归田。会南曹郎张公去非,左史程公太虚,皆以故庐,共制神室,皇天下,卷丹鼎,融光服之浃辰,肌容发爽,凌空不慑,意愈通神,意至药之灵,人不知其灵。或曰人之延龄,至有还精补气,运息张机,出入之问,归清出浊,此诚内出外入也。精之所还,何出而何入也。或以吐、纳为精华,何有败腰之玲。或以出入为真气,何有伤肤之劳。凡壮室之年,诚为败真之本。精华一失,神魂四离,此何以还之。其或幼全真埃常习运动,长其年龄者,抑亦下品也,且无凌空之效。若外炼火龙,内运金精,直证高真,上仙也。余自得饵灵丹,自至德丁酉,迄于今上乾符甲午,历春秋励一百一十二载,更十二朝。余自念宦身功行虽勤,及得返童复元,比张程二公相去十二载,意方通神。今天子蒙尘,奸臣窃位,余西迈,又值锺离公得偕行同宿,超越三乘,感迷惑之徒,执往不回,良可悲哉。余志辞者,关下鬼之迷途,开上仙之真境。乾符乙未岁丙子日记。

吕闷真人写真自赞

道包天地,不可宥以边。昂嘲藰O,孰能写其形。出纤毫一时之挥洒,炳人问千古之丹青。跨海方蓬,飞入眉宇。横秋雕鸦,翻作精神。晚烟忽闻梅花月,东风俄遍六阳春。彷象兮,仅可一二。变化兮,莫穷涯津。皎然悟物动人处,海上其谁步玉尘。

还丹肘后诀卷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