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华道藏 > 四辅真经 > 道教易学 > 周易参同契鼎器歌明镜图(彭晓)
校对一次

周易参同契鼎器歌明镜图(彭晓)

经名:周易参同契鼎器歌明镜图。原题后蜀彭晓注。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太玄部。参校版本:一、文渊阁四库全书本子部道家类(简称四库本)。二、道书全集金丹正理大全本。

周易参同契鼎器歌明镜图 朝散郎守尚书祠部员外郎赐紫金鱼袋彭晓注

鼎器歌

晓所分《参同契》,并《补塞遗脱》四篇,为九十章,以应阳九之数。外余《歌鼎器》一篇,本在《补遗》之前,谓其辞理钧连,字句零碎,独存于此,以应水一之数。歌曰:

圆三五,

鼎周圆一尺五寸,中虚五寸。又张随注云:此名太一炉法。圆象天,方象地,状若蓬壶,亦如人之身形。三层,象三丹田也。故三光、五行、四象、八卦尽在其中矣。

寸一分。

厚一寸一分。

口四八,

口偃开如金之锅釜,卧脣仰折,周围约三尺二寸,明心横有一尺。

两寸唇。

立唇环匝高二寸。

长尺二,

鼎通身长一尺二寸,上水入鼎八寸。

厚薄匀。

通身厚一寸一分,令均匀也。

腹齐二,

鼎身腹底通直,令上、中、下等。

坐垂温。

鼎悬於灶中,不著地,悬胎鼎是也。

阴在上,

上水鼎以润下。

阳下奔。

下运火以炎上。

首尾武,

巳、午是阴阳界分,巳为阳子尾,午为阴亥首,故火武也。

中间文。

巳、午两向中间,阴阳进退,各得其中,故火文也。

始七十,终三旬。二百六,善调匀。

七十、三旬、二百六十,都合三百六十日,应周天大数也。於其间细意调匀符火,不令失天地之大数。魏公欲谐偶成文,故分而言之也。

阴火白,

火数遇阴,云火1白是也。金水得用,故多白少赤化

黄芽铅。

黄芽生於铅,铅是芽母也。

两七聚,辅翼人。

两七者,后篇云:青龙处房六兮,白虎在昴七兮,下卷八十二章内云。喻青龙七宿之气与白虎七宿之气,合聚神胎,辅翼而生灵汞真人也。缘鼎器立三才,中宫为人,故中篇云:真人潜深渊,浮游守规中是也。中卷六十六章内云。

赡理脑,定升玄。子处中,得安存。

神室金母,养育水银真子也。前篇云:温养子珠是也。上卷二十章内云。

来去游,不出门。渐成大,情性纯。

姹女婴儿,得母安养,又为关楗,鼎器坚牢,无路逃逸,只在器内上下游泳,日月数周,渐成纯质。

却归一,还本原。

始以水母为丹基,水母复生其水银,故谓之归一还元也。

善爱敬,如君臣。至一周,甚辛勤。密防护,莫迷昏。

周年辛勤,细意防护,无致懈怠也。

途路远,复幽玄。若达此,会乾坤。

丹道幽微,旨趣深远,若能了达,可谓乾坤入掌,日月在心,无所不至也。

刀圭沾,静魄魂。

金液还丹,刀圭沾五内,即神炼气清,魂安魄静,更易凡骨,变为真人。

得长生,居仙村。乐道者,寻其根。

令好生之子,寻究神药根源而修之,勿致误用杂类也。

审五行,定铢分。

凡修还丹,先究阴阳之情性,次明水火之根源,审察五行,区分昼夜,循环刻漏,析别分铢,得阴阳相须,五行互用,方有所获也。故曹真人曰:金液通神仙,须向五行觅,五行处处有,素非仙人惜。要识真铅汞,一水与一石。中宫先为主,水火系为物。二物为夫妇,夫妇相配匹。百刻达离气,丹砂从此出。则知金液还丹,非阴阳五行.真铅真汞,合和成药,则余无别径也。

谛思之,不须论。深藏守,莫传文。

使研精覃思,勿轻易论之。缄藏于心,若妄以书传,必遭天谴。

御白鹤兮,驾龙鳞。游太虚兮,谒仙君。录天图兮,号真人。

丹成之后,功满德充,膺箓受图,位居真人,证诸道验,不其然乎。

赞序

朱晦庵云:恐此是徐从事之语。

《参同契》者,辞隐而道大,言微而旨深,列五帝以建业,配三皇而立政。若君臣差殊,上下无准;序以为政,不至太平;服食奇法,未能长生;学以养性,又不延年。至于剖析阴阳,合其铢两,日月弦望,八卦成象,男女施行,刚柔动静,米盐分判,以经为证,用意健矣。故为立法以传后贤,推晓大象必得长生,为吾道者重加意焉。

(魏公所述,皆是假借为辞。君臣父子而互为,男女夫妻而更作,乃神药受气,变化之次序也。苟尊卑无常,君臣失序,则大丹之基,倾而莫立。且四篇《真契》中,只陈至药门户,启发铅汞宗祖,并无服食别法,又无养性诸术,恐人迷惑正道,故於此重叙修丹之意,莫不以阴阳、日月、动静、刚柔、分判、坎离、和合、男女,循诸八卦,分以二弦,子午火符,晨昏否泰,以南混北,举东合西,交媾精粹,而成还丹者也。凡吾同志,宜加意焉。)

魏伯阳约《周易》而作《参同契》,以明修丹之诀,故指药物之根基始於同类,示火符之进退终要相拘。梗槩敷陈,纤微备著,所以启迪后人者,切且至矣。世之学者,诚心熟读,定见精求义自晓。然惟是此书,作於汉世,词意奥雅,类多古韵,其后读者浅闻,妄辄更改。至五代末,彭晓为之分章义解,诚可谓佐佑真经矣。然承误注释,或取断章,朱晦庵谓:故《易》统天心及得不坚乎。皆合属下章之类。大义虽明,而古文阙裂意者。彭《义》亦为近世浅学妄更,所以若是。今自秘馆所藏,民间所录,差误衍脱,莫知适从。近者晦庵朱先生,尝隐名而为之雠定,考辨正文,引证有理,颇得其真,可以依据。独《分章义解》,绝无善本。临安郑焕所校,自谓详备,而尤多舛误。其视经语,每有不合;较之他本,则文意稍连。愚之试邑,适当繁剧,公余得暇,尝取其书而读之,日觉有味,因合众本,为之校定。其於正文,多从晦庵之旧。而《通真义解》大略从郑本。其於众本多同者,亦自从众。其间《契》文与《义》说,不相附类,若《契》云:兼并为六十。而《义》云:兼并为六十四卦也。若《契》云则水定火。而《义》云拘则水定之类。则亦两存而互见。虽不可谓之尽善,然於丹经大意,亦略昭明矣。谨按彭序以谓:魏公得《古文龙虎经》而撰《参同契》。今所在有此书,而反不若《真契》之古奥。或者以谓此,乃今之《三坟》书、《狐首经》之比,是未可知也。然而,其经固已出於五代之前矣。彭《义》之后,复撰《明镜图诀》,欲以启《真契》之户牖。今於篇首,冠以其经,而后附以其诀,庶可通为一书。识者得以审识焉。锓版而行,以与同志,共证至道。嘉定元年戊辰十一月五日辛丑冬至通直郎知建宁府建阳县主管劝农公事借绯鲍澣之仲祺谨书。

明镜图

晓所分章解义毕,窃谓:《真契》言微道密,文泛理深。既三卷之首尾钩牵;而五行之上下轮起,在至人之铺舒甚显,恐末学之愚昧难明,是敢复约《真契》,著成《明镜图诀》一篇,列八环而符动静,明二象以定阴阳,《真契》幽邃,一览而更无遗矣。

诀曰

造化潜施迹莫穷,簇成真诀指童蒙。

三篇秘列八环内,万象门开一镜中。

离女驾龙为木婿,坎男乘虎作金翁。

同人好道宜精究,究得长生路便通。

至道希夷妙且深,烧丹先认大还心。

日爻阴偶生真汞,月卦阳奇产正金。

女妊朱砂男孕雪,北藏荧惑丙含壬。

两端指的铅金祖,莫向诸般取次寻。

日象

火气魂

日者阳也,阳内含阴,象砂中有真汞也。阳无阴,则不能自耀其魂,故名曰雌火,乃阳中含阴也。日中有乌,卦属南方,为离女也。

月象

金气魄

月者阴也,阴内含阳,象铅中有真银也。阴无阳,则不能自营其魄,故名曰雄金,乃阴中含阳也。月中有兔,卦属北方,为坎男也。

第一环·

四象八卦,天地门户,人门鬼路,列八维而互用也。

第二环

二十八宿者,明周天行度火数,起天元也。

第三环

三十圆缺之象者,合一月火数,应六十卦互用也。

第四环

五十点黑,五十黑白,乃阴符阳火百刻之数,应天符动静也。

第五环

十二卦者,明逐月爻象进退,龙虎起伏也。

第六环

十二辰者,火候升降攒合,运天符也。

第七环

显周天之火2数,蹙合四时,以应内象也。

第八环

列阴阳、五行、万象入鼎中,辅助金水龙虎,离女坎男交媾,共生真砂真汞,而成还丹也。

《参同契》者:参,杂也;同,通也;契,合也。谓与诸丹经理通而义合也。凡修金液还丹,先寻天地混元之根;次究阴阳分擘之象;明水火相克,复为夫妻;认金水相生,反为母子。故有男兼女体,则铅内产砂;女混男形,则砂内生汞。日者阳也,日中有乌,阳含阴也。月者阴也,月中有兔,阴含阳也。此天地显垂真象,今达者则之,可谓真阴阳也。复有阴阳反覆之道,水火相须之理,造化生成之径。既知其径,须取其根。根者,则天地混元之根也。既得其根,须取其象。象者,则阴阳分擘之象也?既得其象,须循动静。既循动静,须知其数。既知其数,须依刻漏。既依刻漏,须明进退。既明进退,须分龙虎。既分龙虎,则南北之界定矣。金木之形合矣。大丹之道成矣。复有内外法象,内外水火;有坛灶焉,有鼎室焉;有胞胎焉,有爻象焉;有水火之候焉,有抽添之则焉;有铸泻之模范,有离合之形体,此皆头头俱备,阙一不可。志士又须撒声色,去嗜欲,弃名利,投灵山,绝常交,结仙友,隐密潜修,昼夜无怠,方可希望。或不如是,则虚劳动耳。故阴真君曰:莫辞得失一志而修还丹,乃可冀也。时孟蜀广政十年,岁次下未九月八日,昌利化飞鹤山真一子彭晓序。

周易参同契鼎器歌明镜图

1.“火”,原作“太”,据四库本改。

2.“火”,原作“大”,据《金丹正理大全》本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