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华道藏 > 四辅真经 > 太玄部经诀 > 太上老君大存思图注诀

太上老君大存思图注诀

经名:太上老君大卉思图注诀。撰人不详,约出矜南北朝。原本一春,分十八篇。现卉徒十篇。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神部方法类。参考:《云夏七签》卷四十三。

太上老君大存思图注诀

存五藏五岳五星五帝金映五色圆光

存三师竟,次思见五藏、五岳、五星、五帝。

右四条备卫身中,身中变化,无所不容,至於画图,无由备受,象之於外,标明方位,得之言前,勿拘进致云耳#1。

金映盖一体,体作五色,从肺后出,项有圆光如日象。

右三条在身中,照明十方,共右七条,其形如左:

凡存思之时,皆闭目内视。人体多神,必以五藏为主,主各料其事,事各得其成,成正则一而不二,不二则隐显无邪,无邪则众妙可见,见妙则与圣符同,同圣则即可弘积学,自然感会。是以朝夕存思,不可懈怠。存者何也?敦也,轮也,思者何也?司也,嗣也。勿以轻躁失本学,学以重厚得宗,得宗则轮转无滞,无滞则存而不亡。不亡由於司察善恶,善恶在乎嗜欲偏颇,偏者嗜欲#2爱憎徊惶,往反生死劳苦未停,未停之停,停善不着善,着善之善,归宗未能至,至宗无者资於念,念念相续,继念嗣存,无有入於无问,无为而无不为,号日微妙玄通,和光挫锐,济度无穷。是故为学之基,以存思为首,存思之功,以五藏为盛。藏者,何也?藏也,成也,潜神隐智不炫惧也。智显欲动,动欲日耀,耀之则败,隐之则成,光而不耀,智静神凝,除欲中净,如山玉内明,得斯胜理,久视长生也。第一见肺,红白色,七叶,四长三短,接喉咙下。

肺者何也?绌也,伐也。善恶之初,兆而未明,明善则伐恶,恶明则伐善,善废恶兴,伐人命根,根断不断,由於此藏。此藏魄,藏魄者何也?粕也,着也。人之炫耀莫不关欲,欲着日恶,恶如糟粕,愚俗滞之,不识情本,今愿标着,存而见之,魄则肃然不得为恶,恶急宜弃,故先存之。火与金合,成败未分#3,其色红白,叶数纳言,取其和成德,德始於肺,终於脾,脾一又二兼齐也,兼齐者,有信也#4。

第二见心,如芙集未开,又似县赤油囊,长三寸,在肺前。

心者何也?深也,斟也。是非未辫,斟酌优量,败则灭身,成则得道,祸福之深,由於此藏。此藏藏神,神者何也?申也,真也,智慧之王#5,使屈能申,存而见之,神则凝然,识定入真,不可深累也。

第三见肝、苍紫色,五叶,三长二短,长九寸,在心下。

肝者何也?干也,还也。悟恶能改,次定无疑,行善建功,干事不怠,审正还宗,由於此藏。此藏藏魂,魂者何也?纭也,回也,纷纭俗海,回向道门,存而见之,魂则欣然劝进立功,克隆善业也。

第四见肾,苍铄色#6,如覆双漆杯,长五寸,夹背两膂,着脊。

肾者何也?紧也,津也。习善紧,不敢慢,津润无穷,济度无极,通道松俗,由於此藏。此藏藏精,精者何也?清也,灵也,动以徐清,变化无碍,神灵往还,提担空极,存而见之,精则澄然,不散泄也。

第五见脾,黄,苍色,长一尺二寸,中有一尺曲榆太仓,胃上。

脾者何也?柠也,移也。清凝潜润,补益一切,安而能移,移而不匮,既成曲於此藏#7。此藏藏志,志者何也?至也,异也,港润密化顽鄙异人,存而见之,信验治俗,志则湛然,至乎道也哉。

次思五岳:

岳者何也?疑也,觉也。农然安镇,不可倾动,动化顺道,使迷梦觉悟。学士象之,故次思也。思岳正方在於藏者,炼此肉姿为金刚也。

第一见东岳泰山,正在东方?

东者何也?童也,动也。动修正道,澄源清净,故其方气清。物色多青,青春主仁,蠢息宜爱,存见在肝。肝无灾息,保长生也。生为元首,故先存之也。

第二见南岳霍山,正在南方。

南者何也?任也,纳也。运至此时,才行堪任,广能容纳,故其方气盛。物色多赤,赤夏主礼,大事宜明,存见在心。心无灾息,保常安也耳。

第三见中岳嵩高山,正在中央。

中者何也?工也,冲也。央者何也?常也,量也。轮转无穷,体空诣极,其方气和。物色多黄,中正无邪,周行不殆,触感能应,故黄季主信,总括要密,存见在脾。脾无灾患,保永立也。

第四见西岳华山,正在西方。

西者何也?凄也,齐也。妻切贞白,内外齐洁,故其方气烈。物色多素,素秋主义,德行宜总,存见在肺。肺无灾息,保通成也。

第五见北岳恒山,正在北方。

北者何也?伏也,福也。动极归静,调伏无穷,穷则能变万福惟新,新如不新,微妙幽玄,故其方气柔。物色多黑,黑冬主智,智周铃济,存见在肾。肾无灾息,保常乐也。

次存五星:

星者何也?精也,生也。精由窈冥,应现成形,松诸赢滞,济长生也,金刚极精,与神合也。

第一见荧感星,在南岳上。

其色赤,其精朱。荧者何也?约也,炫也。惑者何也?□武也,贼也。欲动炫耀,政差错贼害,名以为主乱,乱宜急治,先存见之。谓乱则定,定乱既着,信显义明,明义入智,智通长存。

第二见镇星,在中岳上。

其色黄,其精煌。镇者何也?信也,定也。煌煌之盛,内外安事,四方无违,信有微也。

第三见太白星,在西岳上。

其色、白,其精素。太者何也?大之大也。白者有也?的也,约也。约然明白,能受众彩,众彩得之,的然显发,用之随宜,无能大此,故曰太台,殊诸名也哉。

第四见辰星,在北岳上。

其色黑,其精玄。辰者何也?淳也,真也,潜也。潜适顾建,始终无亏,杂污不染,智慧静也。

第五见岁星,在东岳上

其色青,其精苍。岁者何也?际也,、遂也。去故就新,穷而能通,因际又会,遂成功也。

次存五帝:

帝者何也?谛也,诣也。精真之信,有此神形,形神俱妙,妙应无穷,审至宗极,无退转也。

第一见黄帝。

在镇星之中,下进中岳之上。宣理脾气,通人志愿。岩问官殿,七宝堂室,衣服羽仪,侍从婶盖,文武侠乐,物色多黄,果愿责征,变化须验,故先存之,信为主也。

第二见白帝。

在太白星中,下游西岳之上。宣理肺气,遣人滞着。岩问官殿,七宝堂室,衣服羽仪,待从为盖,文武枚乐,物色多素也。

第三见黑帝。

在辰星之中,下道北岳。宣理肾气,润人精液。岩问宫殿,七宝堂室,衣服羽仪,侍从婶盖,文武仗乐,物色多玄也。

第四见青帝。

在岁星中,下道东岳,宣理肝气,奖人善事。岩问官殿,七宝官室,衣服羽仪,侍从婶盖,文武仗乐,物色多苍也。

第五见赤帝。

在荧惑星中,下进南岳,宣理心气,定人神智。岩问官殿,七宝官室,衣服羽仪,侍从婶盖,文武仗乐,物色多朱也。

次存金映盖体:

见五帝光仪,备卫身中,飞五星色相,也覆体外。荧惑在头上,镇在心前,长在膝问,岁在左肘,太白在右计,光色往还,混成金映。映者何也,泱也,镜也。金者何也?堪也,钦也。身金紫色,神气清和,泱泱深静,朗镜无昧,堪干坚刚,断央邪疑,拾凡成圣也。

次存体作五色:

色者何也?测也,识也。妙气应感,以反众迷,迷复欢真,以测邪伪,伪色既拾,真色自形,形妙炼赢,厅消成圣耳。

第一见白气从肺出,第二见赤气从心出,第三见青气从肝出,第四见黄气从脾出,第五见黑气从肾出。

向见帝帝光星色,合成金映,今见五藏五气从藏又出,以次相随,上升至头,五色轮回,冠覆身体,蓊郁氛氲,如在浓烟中也。

次存项有圆光:

身已化为紫金之色,又得五气周旋,明严相好,项生圆光,匝绕上下,通洞晃炎,照明十方。消却万恶,内外洞彻,无鄙之疵。

光神不二,道同一矣。

存竟,礼十方,次礼真经真人曰:礼经时,心注太上老君,三拜,次念尹先生,河上真人,玄中法师,复三拜。常三万六千仙童玉女侍经烧香,为兆求白日升天之道者也。

坐朝存思

坐朝者,端坐而修礼也。凡有公事私碍,或在非类之问,不得束躬上堂展敬,但自安坐,不使人知,香火非嫌,乃可然之,人见致笑,亦即可阙,将护彼意,勿增他愆,初夕向晓,依时修之。白日启请,亦宜平坐,坐则如常,勿革形色,唯令异人,不能觉知,人觉而喜,乃可化之,觉而嗤鄙,訾毁正真,误其招殃,又坏子业。古之学道为己,今之学道为人,为人苟以悦人,不顾心非,为己者存心是不顾亦违,违亦由心,致感弥速,强欲伏众,有迩无心,非唯徒劳,乃更获罪。学真之士,各加思真,真贵会时,时贵善合,合而非善,此时勿会,会必兼济,济物及身,善善相得,舍恶升仙。舍恶升仙,乃谓为会,会恶致败,名滥实殊,若出处所遭,遭时二病,一者滞心,二者执迩。执迩者,宜以心法化之,滞心者,宜以迩法引导,心迩弗偏,化执导滞,二病豁除,上圣之道就矣。

几行经山水,积日舟车,舟车之中,山水之际,步涉登陆,舍住相须,疲倦止息,皆依时存礼。隐显随宜,存思精审,自然忘劳,魔邪恶人,不敢挠近。当诵经行戒,以善兴居,兴居无善,破戒违经,虽复存礼,终不睹真。嫉鬼坏神,凶人恶物,更相冲犯,烦恼生灾,外坐无宁。急存九行,行之检身,心存口诵,解了无疑,以定三业,三业既定,众灾自消,人鬼敬伏,拥护去来,出入动静,铃保贞吉。九行在《想尔注》前,三业在《明威经》后,存思者急宜忆之,故标出如左:

行无为,行柔弱,行守雌,勿先动。

此上最三行。

行无名,行清净,行诸善。

此中最三行。

行无欲,行知止足,行推让。

此下最三行。

一者不杀,二者不盗,三者不淫。

此三事,属身业。

一者不妄言,二者不绮语,三者不两舌,四者不恶口。

此四事,属口业。

一者不嫉拓,二者不瞋志,三者不邪疑。

此三事,属心业。

右九行三业十事,常当存念,惊恐之

际,急难之时,皆速思之,危即安也。

碧冠青被黄服,取宜装。

卧朝存思

卧之为法,勿正仰如尸,当侧傍检体,莫恣纵四肢,不可高枕,三寸许耳,香药为枕,无用恶木,泠漯秽臭,冲犯泥丸。虽行途权假,怛宜防之。卧起,咒愿,善念在心,心存朝礼,时不可阙,阙碍公私,后皆忏悔也。

朝出户,存玉女。

玉女者,是自然妙气,应感成形,形质明净,清皎如玉,隐而有润,显又无邪。学者存真,阶渐升进,进退在形,出入在道,道气微妙,纤毫必应,应引以次从卑至尊。故白日则玉女守宫,夕夜则少女通事,济度危难,登道果也。

碧冠绿被浅服,余并取宜装。

夕出户,存少女。

夕出户,呪曰:少女通灵。

学未升玄,不得无业,业有优劣,皆必须因,因精果妙,乃一其神,神而未一,由学未精,精之以渐,引阴济阳,人生阳境,动静归阴,阴为道几,应感最妙,妙应之初,有兹少女,秉正治邪,和释高戾#8,罚恶佑善,阴德济阳,显称玉明,其可坚贞,呢而存之,成真则速矣哉。

行道时,存蕾买气兵马。

清旦,先思青云之气匝满斋堂中,青龙狮子,备守前后。

次思青气从师肝中出,知云之升#9,青龙狮子在青气中,往覆弟子家合宅大小之身。仙童玉女,天仙地仙飞仙,日月星宿五帝,兵马九亿万骑,监斋直事,三界官属,罗列左右耳。

正中,思赤云之气匝满斋堂,朱雀凤凰,悲呜左右。

次思赤气从师心中出,如云之升,凤凰朱雀在赤气中,往覆弟子家合宅大小之身。仙童玉女,天仙地仙飞仙,日月星宿五帝,兵马九亿万骑,监斋直事,三界官属,罗列左右。

日入,思黄云之气匝满斋堂,黄龙黄麟,备守四方。

次思黄气从师脾中出,如云之升,黄龙黄麟在黄气中,往覆弟子家合宅大小之身。仙童玉女,天仙地仙飞仙,日月星宿五帝,兵马九亿万骑,监斋直事,三界官属,罗列左右耳,三时行道,六时依如后科。

人定,思白云之气匝满斋堂,白虎麒麟备守内外。

次思白气从师肺中出,不须存麒麟,宜存白虎,若存麟,思白麟在白气中,往覆弟子家合宅大小之身。仙童玉女,日月兵马,悉如前法。黄录大斋三时行道,宜用日入,常斋三时,可取人定,人定而用,日入存思。又六时更从青始,次赤,周白,此皆失法,青赤白别有,皆非五藏六府之仪也。

夜半,思玄云之气匝满斋堂,灵龟剩蛇备守上下。

次思黑气从师肾中出,如云之升,灵龟腾蛇在黑气中,仙童玉女,日月兵马,悉如前法也。

向晓,思紫云之气匝满斋堂,辟邪狮子备守隐显,其形如左。

次思紫气从胆中出,余如前法。

凡存云气,各从方来,青云出束,赤云出南,黄云出中,白云出西,黑云出北,紫云出上。见从其方,稍出渐盛,蓊郁氤氲,充溢堂宇。然后思己身中藏气,又出与云色乎合#10,气同明净香洁,覆庇家门,宫城山水,小大毕周,神官灵兽,齐整参罗前后左右,四方内外,上下隐显,六时转隆神灵普遍也。

上讲,坐存三色,三一魂魄。

上讲时,先存三色,次存三一。行道有六时,上讲常三时:食后,上哺,人定。三时入斋堂捻香,礼三拜,巡回依座,坐竟,有众者法师以拂击席#11,仍放板膝前,同临目握固,存头气青,两乎气赤#12,两足气白,三气绕身,其形如左:

存三一魂魄。三一者,三处之神同一道也。其道本一,应感成三,三界内外,无乎不在,统化主物,号三天太上,宣教侍经,号三素左君,降人成德,号曰三一。三一在人,人有三宫:头脑名为上元宫,其神日夷;心内名为中元官,其神曰希;脐下名为下元官,其神曰微。皆如婴儿,俱长一寸。静坐正拱,无欲无为,体无应有,学仙所存。久习坚固,神通洞达,然后变化无滞,群动成依,细无不入,大无不包,或为无穷,或为无极,观妙之初,先由寸起,其形如左:

真人曰:斋时,皆心注玄真,永无外想。想念在经师,先思三一在官室,安居分明,具三魂七魄,太一镇泥丸中,如回风帝一法。然后与兆俱斋听经,口授心存,则三尸亡走,邪气灭去,内外受真,如此近仙矣。傍吐纳导引和液,行上诸妙道,天真铃降子。上士得道於室内,虽处岩穴,而外想一毫不绝,亦徒劳损力耳。学道唯心尽志,仙人当下观试之也,子善详察之焉。

碧冠青被浅黄服,余取宜装.

初登高座,先存礼三尊。

讲义及读经,先静竟,登起向太上座,三过上香,却后数尺,礼三尊三拜,又仍存,经师、籍师,度师,各礼一拜,合六拜,乃登高座,其形如左:

三尊者,道尊,经尊,真人尊。三一之尊,通乎人身,人身欲与三尊同者,清斋精思,礼拜存之,日一过如此,初下礼六拜,后重上,不须礼,下则二拜,叩搏愿念如法,赢者心拜也。

登高座,存侍卫。

登高座,安坐,敛简当心,呜鼓三十六通,咽液三十六过,临目见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足下八卦神龟,三十六狮子伏前,头巾七星,五藏生五骑,罗文覆身上,三一侍经,各千乘万气,仙童玉女卫之,其形如左:

万遍竟,云驾至。

能读《五千文》万遍,太上蕾买龙下迎,万遍毕未去者,一月三读之,须云驾至,便升仙,其形如左:

修行万遍之道,又存五云之星。转经之后,夜半至生气之时,饱服五牙之气,坐向月建之方,叩齿九通,咽液三十六过,临目存五星,辰在头上,岁星在左肘,太白在右肘,荧惑在两膝间,镇心在心中#13,久久乃止。行坐出入,常思不忘,千灾自然绝,万祸不能干,后当身上出水,身下出火,智慧六通,奄见五老。五老是五星之精,见之,则变化自在,同升乎天也。

真人碧冠绿被黄服,车辇人物云彩并取宜

受经之后,长斋存真,舍俗习道,精思诵文。日转十遍,涉历三年,千日之中,数充万遍。解了究悉,具足修行,炼易备弘,身神相一,云龙来迎,上升三清。遍毕未去,其事有二:一者功成德就,赴感济时,运未隐景,故续奖后生;二者未究竟,行未备周,炼未能精,思未招应,虽讫未升。方须研进,遣欲观妙,损己度人,勇猛立功,精严存念,或多或少,一月三修,物我咸通,积勋成德,念念不断,善善相联,恒见三尊,云驾自至,久必神通。躁促则塞,塞而亿遍,亦弗能超。超然行周,身神俱腾矣。

行周者,能七义礼智信救度天人也。有此五德,虽具而微,不周济物,济物功少,皆非行周,无望得道。得道之由,由行五德,行五德者,三业则定,十善事成,太一叉降,五老相携,得道无疑也。

太上老君大存思图注诀竟

#1此句,《云笈七签》卷四十三作“功拘迩致谬耳”。

#2“偏者嗜欲”,《云笈七签》本作“嗜欲偏颇者”。

#3此句,《云笈七签》本作“成则未分”。

#4此句,《云笈七签》本作“脾一又二兼济也,兼济者,信也”。

#5此句,《云笈七签》本作“智慧之主”。

#6此句,《云笈七签》本作“苍色”。

#7此句,《云笈七签》本作“既成由於此藏”。

#8此句,《云笈七签》本作“和释隔戾”。

#9此句,《云笈七签》本作“如云之升”。

#10此句,《云笈七签》本作“又出与云色采合”。

#11此句,《云笈七签》本作“……以板击席”。

#12此句,《云笈七签》本作“两手气赤”。

#13此句,《云笈七签》本作“镇在心中”,故文中“镇心”当作“镇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