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华道藏 > 三洞真经 > 洞玄灵宝经 > 洞玄灵宝长夜之府九幽玉匮明真科
首页 > 三洞真经 > 洞玄灵宝经 >

洞玄灵宝长夜之府九幽玉匮明真科

经名:洞玄灵宝长夜之府九幽玉匮明真科。撰人不祥,约出於东晋。系古《灵宝经》之一。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正一部。参校本:敦煌七P.2730、P.2442、P.2406、P.2352、P.4658、S.6312+S.7730+S.2451号抄本。

洞玄灵宝长夜之府九幽玉匮明真科

元始天尊时在香林园中,与七千二百四十童子俱,教化诸法,度身威光。於是天尊放五色光明,彻照诸天长乐福堂、十方无极世界地狱。是时童子俱在一处,见诸天福堂男女善人,逍遥无为,衣食自然;普见无极世界地狱之中囚徒谪役,饿鬼死魂裸身无衣,头脚锁械,足立刀山,身负铁杖,大小相牵,五体烂坏,无复人形。饥则食炭,渴饮火精,流曳三涂八难之中。尔时上智童子闭眼伏地,稽首上白天尊:今日侍座,得见诸天地狱之中善恶命根,心振意惧,五神悲惶,敢缘天慈,曲逮无穷,欲有所问。惟愿天尊有以开悟愚蒙之心,直垂训厉,敷演玄教,令众得明。来世之人,不见科戒,方当履向五浊毒汤,遭难遇害,不能度身,是男是女,皆当如今所见地狱囚徒饿鬼谪役之魂,亿劫涂炭而不得还,无知受对,甚可哀伤。愿使禁戒明真科律,以为来生人世作善因绿,世世可得蒙此大福,免离苦根,度脱三涂,上升天堂。

元始天尊曰:善哉善哉。子之所问,要乎深矣。长夜之府九幽玉匮明真科律,具说罪福宿命因缘,善恶报应,解拔苦根,戒人治行,身入光明,远恶就善,终归福门。其法弘普,广度天人,生死蒙惠,免脱八难,身超三界,受庆自然,世世欢乐,享祚无穷,今以相告,密遵之焉。

上智童子前进作礼,长跪稽首,上白天尊言:不审今所普见诸天福堂,及无极世界地狱之中,善恶报应,悉何因缘,所从而来。生世何修而得飞行!逍遥上清,位登高仙。生世何缘,身得尸解,灭度无为。生世何缘,死而不休,后还更生。生世何缘,死补天官,身有光明。生世何缘,死生诸天,为太上之宾。生世何缘,死无拘闭,与五帝交游。生世何缘,死得受号,为地上灵神。生世何缘,死为众圣,策驾云中。生世何缘,死升福堂,衣食自然。生世何缘,死升南宫,即生人中。生世何缘,死入地狱,长夜无穷。生世何缘,死受楚毒,万痛加身。生世何缘,死不得食,饿鬼之中。生世何缘,死受分离,破裂身形。生世何缘,死充囚徒,流曳三官。生世何缘,死入擭汤,无复人身。生世何缘,死循剑树,风刀往还。生世何缘,头面焦燎,头戴火山。生世何缘,身无衣服,铁杖负身。生世何缘,身被髡截,负石无闲。生世何缘,死受锁械,幽闭三光。生世何缘,驱驰若极,食息无宁。生世何缘,拔出其舌,铁锥刺之。生世何缘,死汲溟波,以灌四渎。今见地狱之中有如此辈,生何所犯,而受斯对,魂神苦痛,乃至如此,不审几年,当得解脱,解脱之日,当生六畜,为还人中。愿为分别,解说命根,为说来生,作善因缘,如蒙开悟,即受圣恩。

天尊於是命召十方飞天神人,披长夜之府九幽玉匮,出明真科律,以度童子。是时诸天大圣、元极尊神、神仙玉女,无鞅数众,不可胜计,同时诣座。天洒香花,神龙伎乐,飞歌四畅,琼音流逸,天朗气清,澄无氛翳,日童灌精,月女散花,流光四合,照曜诸天,百和洗秽,神风扫尘,河海潜伏,山岳吞烟,龙鳞踊跃,神人普欢,生死开泰,福庆普隆,五苦解脱,九幽赦魂,长徒披散,上升天堂。男女欢悦,长乐欣欣,诸天称庆,伏听诀言。

长夜之府九幽玉匮明真科#1

明真科曰:生世好学,弃色断情。长斋持戒,晨夜诵经,不倦时刻,惟道自营。恬和六行,心柔意玄,想念在法,轮转生死,愿心不绝。世世因缘,名书金格,列字九天。致得乘虚,白日飞行,驾景策龙,上登玉清。

明真科曰:生世好学,修行经教,吞精咽炁,恒无倦息,持斋服御,吐纳自练,积功布德,名书上清。致得尸解下仙,游行五岳。后生人中,更受经法,为人宗师,转轮道备,克得上仙,白日飞行,位及高真。

明真科曰:生世炼真,服御神丹,五石镇生,神宝#2五宫,功微德侠,运未升天。身受灭度,而骸骨芳盈,亿劫不朽#3,须臾返形,便更受生,还为人中#4。智慧聪达,逆知吉凶,运通#5彻视,役使鬼神,轮转不绝,克得受书,为九宫真人。

明真科曰:生世好法,收鬼治病,佐天正炁,驱驰谨按,不犯科戒,施为得法,功德巍巍,为地祇所称,名上诸天,死升南宫,受号上补诸天都官,总领鬼神。后更受生,还为人宗,随世教化,洞明自然,输转不绝,位及神仙。

明真科曰:生世念善,敬乐神明,供养三宝,礼受师宗,命过升天,为太上之宾。后生人中,得为人尊,三界所敬,鬼神所称,门户清贵,天人所欣。於此而学,宗受大经,修斋持戒,广见福田,功满德足,克得神仙。

明真科曰:生世好道,游涉名山,八节本命,礼请神明。烧香愿乐,恒无暂忘,施穷救厄,济度众生。敬仰师宝,感应诸天,五帝所举,名言青宫。命过克得径升五岳,死无拘闭,与五帝周旋。后生人中,身受大经,神明备卫,威制五方,靡不回伏,适意所从,神丹玉芝,不求自丰,身生水火,变化万端,因缘不绝,克得受号为#6五帝真人。

明真科曰:生世勇猛,平断四方,佐时正炁,诛除奸凶。心清身净,行合神明,后死魂升,南宫受书,为四极明公,或为善爽之神。后生人中,通灵彻视,坐致自然,三官所敬,天人所宗。救度厄命,广作大功,因缘不绝,克自得入无为道真。

明真科曰:生世敬信,修奉智慧#7上品十戒。积诸善功,供养法师,烧香燃灯,佐天光明,照耀十方,施惠有德,念度众生,死升东华,受号飞天,位比太上#8十转弟子,为众圣策驾,游行云中。后生贵家侯王之门,世世欢乐,恒值明师,修受经法,建大善功,诸天所敬,神明所宗,天人所仰,坐致自然,福庆巍巍,难可为胜,功满德就,白日升天。

明真科曰:生世愿乐,宗奉至经,供养三宝,广开法门。捐弃财物,散施贫民。供师法服,建立治堂,明灯照夜,九幽之中,见世光明,死升天堂#9,逍遥欢乐,衣食自然。后生富贵国王之门,世世庆祚,与善因缘。又於贵盛供养殊精,修斋持戒,济度众生,地司所称,名上诸天,功满德足,身有光明,项生圆象,白日飞行,上升玄都,位为仙王。

明真科曰:生世奉师,供养道经,长斋持戒,不违天科,烧香燃灯,照曜诸天,朗彻九幽,长夜光明,七祖欢泰,无复忧患。身行善功,大建福田,广度一切,惠流众生,仙运未满,法应更灭,死升南官,即得更生。还生贵门,帝王宫中,适意从容,於此发愿,精诚殊勤;心不退转,施功日新,三界所称,名书上清,灭度运充,克得飞行,上升太极,位登仙公。

飞天神人曰:长夜之府九幽玉匮明真科品,上牒十善因缘,治行所得积善之功,名题诸天金简玉字神仙品中。运未升度,应经轮转,死升天堂,衣饭自然,逍遥无为,福庆难胜。还生富贵,帝王之门,世世欢乐,与道因缘#10。承此之基,勤修大法,广立善功,情不懈怠,志行日新,三界所称,克得神仙。若於福中,不能勤心,纵情退转,还入恶门,施行凶逆,所作不忠,犯诸非法,沉轮恶根,一失善阶,无有还缘。来生诸贤,善思吾言。於是诸天大圣七千二百四十童子,同时称善。飞天神人说十善因缘功德报应毕,诸天童子欢喜作礼,是时飞天神人而作颂曰:

勤行奉斋戒,诵经制六情。致得乘空飞,曜景上玉清。精心奉经教,吐纳练五神。功德冠诸天,轮转成上仙。苦行修生道,服药炼芝英。灭度形不休,体骨自香芳。精苦明鬼法,驱驰以效功。灭度补都官,后生为人宗。受道敬神明,供养三宝真。生世为人尊,灭度太上宾。八节游名山,愿念度众生。位登五帝友,后生有威严。勇猛平正心,回恶灭奸凶。三官所畏敬,得为天人宗。敬信奉十戒,烧香恒明灯。功齐十转报,位得及飞天。供养三宝经,施散立功勤。灭度升天堂,后生国王门。奉师过奉神,欣欣对真经。生处贵门中,灭度三界庭。

明真科#11曰:无极世界男女之人,生世身行,不念为善,动为恶根,攻伐师主,谗击善人,杀害无道,不念众生,酷虐为行,阴怀谋逆,嫉妬胜己,抑绝贤明,死受恶对,拘闭罪魂,径入地狱,长夜之中,诸痛备加,苦毒难胜,万劫当还,生非人之道,永失福门,长沦罪涂,往返无穷,不得开度,亿劫无缘。

明真科曰:无极世界男女之人,生世身行,发心举意,恒恶为先,苦酷无度,谄害忠良,毁善长恶,谤击贤人,死受恶对,牛头狩身,昼夜考掠,楚毒难言,身体脓坏,无复人形,万劫当还,生边夷之国,有人之形,无人之情,永失人道,长沦罪门,流曳五苦八难之中,不得开度,亿劫无还。

明真科曰:无极世界男女之人,生世悭贪,惟欲益己,不念施人,割夺四辈,神人为冤,啖食无厌,自饶一身。死受恶对,为饿鬼畜生,吞火食炭,恒不得充。身体焦烂,无复人形,流曳涂炭,苦毒难言。万劫当还#12生六畜之中,永失人道,长沦异形,不得开度,望反甚难。

明真科曰:无极世界男女之人,生世富贵,凌虐贫贱,夺人所爱,离人种亲,分隔骨肉,各在一方。或六亲通同,淫犯骨肉,斯罪深重,死受破裂,身形分离,头首异处,魂鬼髡截,锒铛锁械,往返铁针之上,食息不得,一日三掠,乃得还生牛马之身,以报宿冤,永失人道,长沦罪根,不得开度,亿劫异形。

明真科曰:无极世界男女之人,生世恶逆,咒诅善人,叫唤神鬼,质誓三官,杀生淫祀,祷祭邪神,歌舞妖孽,自称姑郎,贪啖#13百姓,妄作无端,赃满罪定,死受恶对,魂鬼囚徒,流曳三官,五岳之中,一日三掠,痛苦难言,万劫当得还生贱人,或婴六极,无人之形,沉沦罪深#14,望反冥冥,不得开度,福道无缘。

明真科曰:无极世界男女之人,生世所犯,手杀君父,谋反师主,贼害人命,恃强抑弱,攻击善人,官府怨酷,横罹无端,枉者称诉,怨对弥天。或裸露三光,秽慢北君,不敬天地,不畏鬼神,毁灭经教,秽辱天真。死受恶对,身入镬汤,五体煮渍,无复人形,百毒之汁,以灌其上,痛不可居,苦难不任,万劫当生六畜之中。或为贱人,聋盲六疾,非人之形,任人杀活,以报宿怨,福路日远#15,罪根日深,不得开度,长沦无还。

明真科曰:无极世界男女之人,生世所行,不信大法,不敬神明,或浮好三宝,执心不专,轻怠经法,秽慢灵文。或传受弟子,不依科年,或不关天地,私传无盟,自作一法,违负四明,或斋戒怠慢,疑忽上真。其罪深重,死被髡钳,循上剑树,八达交风,吹树低昂,足落刀山,往返无数,身体烂伤,痛不可忍,毒不可任#16,万劫当得还生下愚之中。或婴六疾,聋盲不聪,长与#17道隔,永远学门,转轮五苦,沉沦罪由,不得开度,长值恶根。

明真科曰:无极世界男女之人,生世所行,评详四辈,攻击天人,不慈不孝,不仁不忠,骂#18辱父母,六亲相残。或烹杀六畜,割剔残伤,夭杀狩命,屠毒众生,其罪深逆,死受酷对,吞火食炭,为火所烧,头面焦燎,通体烂坏,无复人形,身负铁镬,头戴火山,痛非可忍,考不可担,当得还生六畜之中,任人杀活,以酬昔怨,永失人道,长沦罪根,不得开度,何由得还#19。

明真科曰:无极世界男女之人,杀生淫祠,叛道入邪,诽笑道士,訾毁真人,轻慢三宝,弃法入伪,恣意无道,不信宿命,自作一法。或掘人骸骨,暴露草野,其罪深重,死受重对,裸身无衣,肉负#20铁杖,五体脓烂,不可胜忍,万劫当得还生下愚之中,痴聋无知,或受邪病,非复人道,福路长乖#21,与罪为绿,不得开度,亿劫无还。

明真科曰:无极世界男女之人,生世无道,劫盗人物,肆行凶逆,伤害人命,刀戟刺射,无所顾虑,换贷不还,取求无足,其罪深重,死受殃对,身形髡截,负山担石,食息无闲,不舍昼夜,涂炭辛苦,非可堪忍。万劫当得还生牛马之中,以力报怨。纵生人道,当受残伤,刑狱幽击,流曳八难,求死不得,忧恼自婴,不得开度,永沦罪门。

明真科曰:无极世界男女之人,生世无道,乘暗而行,夜入人家,掠人妻妾,夺人衣服,谋图不轨,伤残男女,死受重罪,头脚锁械,幽闭三光,不见日月,考掠楚痛,非可堪忍。万劫当得还生下人之中,为人仆#22使,任人鞭杖,或聋盲无目,为人所牵,以报宿怨,永去善道,恶根日深,长沦亿劫,不得开度#23。

明真科曰:无极世界男女之人,生世无道,不念善缘,三春游猎,放鹰走犬,张罗布网,放火烧山,刺射野兽,杀害众生,其罪酷逆,死充重殃,身负铁杖,万痛交行,驱驰百极,食息无宁,死魂苦毒,非可堪当,万劫当生,野兽之身。恒被烧斫,以报宿怨,纵横人道,恒遭恶人,万劫鞭迫#24,忧苦自婴,福路日远,罪根日臻,不得开度,长夜绵绵。

明真科曰:无极世界男女之人,生世立行,恶口赤舌,斗乱中外,评论道德,毁辱天真,不信经法,口是心非,潜行谋恶,攻击四辈,走作人物,形名男女,天人冤对,骂詈无度,声言丑秽,叫唤鬼神,更相咒诅,其罪深重,死受苦毒,拔出其舌,铁锥#25刺之,巨天力士,铁杖乱打,无复限极#26,身体烂坏,不可为忍,万劫当还,受形为犬,恒使吠人,任人打扑#27,纵还#28人中,当生边夷,非人之类,百恶所归,以报宿对,永失人道,无有归期,流连罪门,不得开度#29。

明真科曰:无极世界男女之人,生世立行,耽酒好色,恍惚失性,猖狂迷惑,五情乱离,去神损气,因醉贪欲,为恶不觉,叫唤骂詈,独作无对,打击善人,秽慢道法,谤毁经教,背真入伪,违负口信,欺谤#30四辈,所行失道,罪有深逆。死受重对,魂神苦剧,摙#31汲溟波,以灌四渎,谪作江河,昼夜无息,锒#32铛锁械,相牵流曳,冥冥长夜,终无解脱。万劫当生贼人之中,贫贱陋疾,为人所恶,以报宿怨,因缘之对,福路日远,罪根日结,不得开度,无由得出。

飞天神人曰:长夜之府九幽玉匮明真科律,一十四条罪报之目,先身积行,负逆恶对,善善相系,恶恶相续,往返相加,以致不绝,既失人道,转不自觉,沉沦六畜,畜生之类。纵还人中,痴愚之极,或生边夷,或婴六疾,相牵流曳,万劫无出,生世无几,死日长闭,一失善路,永乖贤域,冥冥长夜,何时得脱。来生男女,明自勖#33励,建立大功,以自拔赎,身受十戒,可免此厄,善识吾言,慎勿忘失。於是诸天大圣真人七千二百四十童子,一时称善。飞天神人说行恶受对一十四条,恶根因缘不绝之科毕,诸天童子欢喜作礼,於是飞天神人而作颂曰:

生世不善念,酷虐攻师宝。死受万痛毒#34,万劫失人道。苦酷谄忠良,谗谤击贤人。生世处边夷,死受牛马身#35。悭贪惟欲得,不念施众生。死魂为饿鬼,后生六畜形。富贵凌贫贱,离夺人种亲。身受破裂报,魂鬼被髡钳。咒诅无辜人,淫祀舞邪神。流曳三涂中,万劫生贱身。谋逆虐君父,秽辱毁天真。死入镬汤煮,苦痛不得还。执心不专固,轻慢天宝经。命过循剑树,风刀无暂停。不念怀慈心,酷毒害众生。死魂负铁镬,万劫戴火山。叛道向邪神,訾毁背真人。死形无衣披#36,铁杖不去身。劫盗人财物,斫刺於天民#37。死魂受髡截,生世被刑残。乘暗入人家,肆意适所行。死魂长幽闭,不见日月光。积行不念仁,游猎捕众生。铁杖以报怨,驱驰无暂宁。凶性作口舌,斗乱无疏亲。死受拔舌报,后生恒吠人。好酒失本行,五神并猖狂。死汲溟波水,灌沃四渎中。

於是飞天神人偈诵善恶因缘报应,以告诸天童子。是时天人莫不开悟,咸见命根,普思宿昔所行罪源,改心自励,修奉经文,宿责披散,九幽肃清,皆得更生善缘之中。诸天童子伏受法音,一时欢喜,作礼而去。

九幽玉匮罪福缘对拔度上品#38

太上道君前进作礼,上白天尊:今日侍座,得见童子,受诸威光,普照#39诸天福堂,及无极世界地狱之中,善恶报应,苦乐不同。善者欢泰,逍遥无穷,恶者涂炭,流曳八难,无复身形,甚可哀伤。如此之报#40,受恶因缘,亿劫长对,不识命根,不审可有功德,拔赎开度死魂,令出长夜九幽之中,身入光明,更生福门不乎#41。如蒙慈愍,生死荷恩,亡者闲乐,见世兴隆,富贵昌炽,寿命久长,则云荫八遐,风洒兰林,来生男女,得闻法音,惟愿天尊,分别解说,授以诀言,令众见明科,一切得安。

天尊告太上道君曰:谛听吾言,善思善识封#42於中心,晨夜存念,慎勿使忘。吾今为汝解说妙音,可得依用,拔赎罪魂,开出长夜,九幽八难,宿对披散,转入信根,生死欢乐,世世因缘。其法高妙,万劫#43一传,世有贤明,誓而告焉。密则福降,泄则祸#44臻。风刀之戒,告於明真,违犯科律,勿怨诸天。

於是天尊命#45飞天神人说罪福缘对拔度上品。当说经时,诸天日月星宿,朗曜普照九地无极世界,长夜之府九幽之中。长徒饿鬼,责役#46死魂,身受光明,普见命根,於是自悟,一时回心,咸使思善,念还福门,五苦解脱,三涂蒙迁,宿对披释,地狱宁闲。是时男女,普闻法音,预以有心,悉得神仙。

飞天神人曰#47:九幽玉匮拔度死魂罪对上品,常以正月、三月、五月、七月、九月、十一月,一年六月;月一日、八日、十四日、十五日、十八日、二十三日、二十四日、二十八日、二十九日、三十日,一月合十日;及八节日、甲子日、庚申日。於家中庭安一长灯,令高九尺,於一灯上然九灯,每令光明,上照九玄诸天福堂#48,下照九地无极世界长夜之中。依威仪具法#49开启,上请天仙地仙,真人飞仙,日月星宿,九宫五帝,五岳三河,四海兵马,各九亿万骑,三十二天监斋直事,侍香金童,散花玉女#50,五帝直符等#51,各三十二人,传言奏事飞龙骑吏等一合来下,监临斋堂,捻香愿念,应口上彻,行道事竟,皆启#52还天宫。昼则烧香,夜则然灯,使香烟不绝息,露经中庭,於九灯之下,绕灯行道,上香愿念毕,次向东九拜言:

某甲今皈命东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已得道大圣众、至真诸君丈人、九炁天君、东乡诸灵官。今故立斋,烧香然灯,愿以是功德,照曜诸天,普为帝王国主#53,君官吏民#54,受道法师,父母尊亲,同学门人,隐居山林学真道士、诸贤者,蠢飞蠕动,蚑行蜎息,一切众生,普得免度十苦八难,长居无为,普度自然,某#55家亿曾万祖,囚徒先魂,开诸光明,咸得解脱,转入信根,去离五道,开度因缘,死者长乐,生世蒙恩,天下太平,道德兴隆,今故烧香,自皈依#56师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毕,脱巾叩头自抟,各八十一过止。

次南向三拜言:

某甲今皈命南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已得道大圣众、至真诸君丈人、三炁天君、南乡诸灵官。今故立斋,烧香然灯,愿以是功德,照曜诸天,普为帝王国主,君官吏民,受道法师,父母尊亲,同学门人,隐居山林学真道士、诸贤者,蠢飞蠕动,跂行蜎息,一切众生,普得免度十苦八难,长居无为,普得自然。某家亿曾万祖,囚徒先魂,开诸光明,咸得解脱,转入信根,去离五道,开度因缘,死者长乐,生世蒙恩,天下太平,道德兴隆。今故烧香,自皈依师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57。

毕,叩头抟颊,各二十七过止。

次西向七拜,言:

某甲今皈命西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已得道大圣众、至真诸君丈人、七炁天君、西乡神仙诸灵官。今故立斋,烧香然灯,愿以是功德,照曜诸天,普为帝王国主,君官吏民,受道法师,父母尊亲,同学门人,隐居山林学真道士、诸贤者,蠢飞蠕动,跂行蜎息,一切众生,普得免度十苦八难,长居无为,普度自然。某家亿曾万祖,囚徒先魂,开诸光明,咸得解脱,转入信根,去离五道,开度因缘,死者长乐,生世蒙恩,天下太平,道德兴隆。今故烧香,自皈依师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毕,叩头自抟,各六十三过止。

次北向五拜言:

某甲今皈命北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已得道大圣众、至真诸君丈人、五炁天君、北乡诸灵官。今故立斋,烧香然灯,愿以是功德、照曜诸天,普为帝王国主,君官吏民,受道法师,父母尊亲,同学门人,隐居山林学真道士、诸贤者,蠢飞蠕动,跂行蜎息,一切众生,普得免度十苦八难,长居无为,普度自然。某家亿曾万祖,囚徒先魂,开诸光明,咸得解脱,转入信根,去离五道,开度因绿,死者长乐,生世蒙恩,天下太平,道德兴隆。今故烧香,自皈依师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毕,叩头抟颊,各四十五过止。

次东北向一拜,言:

某甲今皈命东北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已得道大圣众、至真诸君丈人、梵炁天君、东北乡诸灵官。今故立斋,烧香然灯,愿以是功德,照曜诸天,为帝王国主,君官吏民,受道法师,父母尊亲,同学门人,隐居山林学真道士、诸贤者,蠢飞蠕动,跂行蜎息,一切众生,普得免度十苦八难,长居无为,普度自然。某家亿曾万祖,囚徒先魂,开诸光明,咸得解脱,转入信根,去离五道,开度因缘,死者长乐,生世蒙恩,天下太平,道德兴隆。今故烧香,自皈依师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毕,叩头抟颊,各九过止。

次向东南一拜,言:

某甲今皈命东南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已得道大圣众、至真诸君丈人、梵炁天君、东南乡诸灵官。今故立斋,烧香然灯,愿以是功德,照曜诸天,为帝王国主,君官吏民,受道法师,父母尊亲,同学门人,隐居山林学真道士、诸贤者,蠢飞蠕动,跂行蜎息,一切众生,普得免度十苦八难,长居无为,普度自然。某家亿曾万祖,囚徒先魂,开诸光明,咸得解脱,转入信根,去离五道,开度因缘,死者长乐,生世蒙恩,天下太平,道德兴隆。今故烧香,自皈依师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毕,叩头抟颊,各九过止。

次西南向一拜言:

某甲今皈命西南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已得道大圣众、至真诸君丈人、梵炁天君、西南乡诸灵官。今故立斋,烧香然灯,愿以是功德,照曜诸天,普为帝王国主,君官吏民,受道法师,父母尊亲,同学门人,隐居山林学真道士、诸贤者,蠢飞蠕动,跂行蜎息,一切众生,普得免度十苦八难,长居无为,普度自然。某家亿曾万祖,囚徒先魂,开诸光明,咸得解脱,转入信根,去离五道,开度因绿,死者长乐,生世蒙恩,天下太平,道德兴隆。今故烧香,自皈依师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毕,叩头抟颊,各九过止。

次向西北一拜,言:

某甲今皈命西北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已得道大圣众、至真诸君丈人、梵炁天君、西北乡诸灵官。今故立斋,烧香然灯,愿以是功德,照曜诸天,普为帝王国主,君官吏民,受道法师,父母尊亲,同学门人,隐居山林学真道士、诸贤者,蠢飞蠕动,跂行蜎息,一切众生,普得免度七苦八难,长居无为,普度自然。某家亿曾万祖,囚徒先魂,开诸光明,咸得解脱,转入信根,去离五道,开度因缘,死者长乐,生世蒙恩,天下太平,道德兴隆。今故烧香,自皈依师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毕,叩头抟颊各九过止#58。

次向上方#59三十二拜言:

某甲今皈命上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已得道大圣众、至真诸君丈人、三十二天帝君、玉京玄都紫微上宫诸真人玉女、神仙灵官。今故立斋,烧香然灯,愿以是功德,照曜诸天,普为帝王国主,君官吏民,受道法师,父母尊亲,同学门人,隐居山林学真道士、诸贤者,蠢飞蠕动,跂行蜎息,一切众生,普得免度十苦八难,长居无为,普度自然。某家亿曾万祖,囚徒先魂,开诸光明,咸得解脱,转入信根,去离五道,开度因缘,死者长乐,生世蒙恩,天下太平,道德兴隆。今故烧香,自皈依师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毕,叩头自抟,各二百八十八过止。

次向下方#60一十二拜,言:

某甲今皈命下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已得道大圣众、至真诸君丈人、九垒土皇#61、四司五帝、十二仙官、五岳四渎、九宫真人、神仙玉女、无极世界地祇诸灵官。今故立斋,烧香然灯,愿以是功德,照曜无极世界长夜之府九幽之中,普为帝王国主,君官吏民,受道法师,父母尊亲,同学门人,隐居山林学真道士、诸贤者,及臣家亿曾万祖,长夜死魂,先身所犯天禁地戒,罪恶缠结,死受宿对,往返涂炭,因缘不绝,流曳五苦,长徒无脱,乞今烧香,然灯忏谢,以自拔赎,光明普照长夜之府九幽地狱,解出幽魂,罪根散释,三官九署,不见拘闭,开度升迁,得入福堂,去离恶道,恒居善门,生世欢乐,普天安宁。今故烧香,自皈依师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毕,叩头自抟,各一百二十过,止。

飞天神人曰:明真科品,凡拔度亿曾万祖宿罪恶根,行道如法,则九幽开通,长徒死魂,身受光明,大慈之道,无量福田。夫屈折礼拜,叩头自抟,以施逊谢之辞,而心丹意尽,精诚苦到,自然感彻,身体疲弊,不任牵曳,自可心拜於天真,无烦於屈折。苟外饰而心怠,亦劳形於礼拜尔。信向之士,心口相应,捻香感愿,已彻诸天,生死罪对,靡不散释。然此功德甚重,三界所称,福德巍巍,难可载焉。

太上道君稽首上白天尊:今闻飞天神人说罪福缘对拔度上品,陈请礼谢,解释宿根,来生男女当受其恩,普得开度,身入光明,为善如是,复有余方,不审天有重灾,国祚不安,星宿越错,四气失常,兵寇#62疾厄,帝王不宁,毒疠流布,天人死伤,当作何法,以禳其灾,拔度厄难,解诸不祥,愿垂教旨,可得修行,和天安地,佐国立功。如见训敕,则恩布十方,国祚安镇,帝王兴隆,天下欢泰,福庆无穷,来世一切,普闻法音。

於是天尊告飞天神人而说#63罪福缘对拔度上品,救度国土灾疾、危厄灾难,未尽者便可尽为对太上道君一一说之,使未见者见,未闻者闻,普教一切,令众见光明,於是说之,善受诀言。

飞天神人曰:长夜之府九幽玉匮明真科法,帝王国土疾疹#64兵寇,危急厄难,当丹书灵宝真文五篇,於中庭五案,置五方,一案请一篇真文。以上金五两,一两作一龙,五两分作五龙,以镇五篇文上。又以五色纹缯之信,以镇五帝,有灾之身随年赍紫文之缯,拔度身命,安镇国祚,禳解天灾,明星列宿。春则然九灯,亦可九十灯,亦可九百灯。夏则然三灯,亦可三十灯,亦可三百灯。秋则然七灯,亦可七十灯,亦可七百灯。冬则然五灯,亦可五十灯,亦可五百灯。四季之月则然灯十二,亦可百二十灯,亦可千二百灯。又安一长灯,长九尺,上安九灯置中央,以照九幽长夜之府明达。大法师於中央,披头散结,依诀涂炭,六时请谢,中庭行事。若清信男女,佐国祈请,当於门外散发,涂炭陈情。春则九日九夜,夏则三日三夜,秋则七日七夜,冬则五日五夜,四季则十二日十二夜。罗列光明,照曜诸天无极世界长夜之中,则九幽开清,光入无穷,三景朗照,天地安宁,星宿复位,四时和平,万灾咸消,兵疾不行,天人欢泰,国祚兴隆。行道日竟,当烧真文,散之青烟。

飞天神人曰:法师从地户入烧香#65,绕香灯三过,还东向立,叩齿三十六通,发炉#66。

次发炉#67

无上三天玄元始三炁太上道君,召出臣身中三五功曹、左右官使者、左右捧香驿龙骑吏、侍香金童、传言玉女#68、五帝直符,各三十六人出,出者严装,关启土地里域四面真官,臣今正尔烧香行道,愿使十方正真之炁入臣身中,所启速达,径御太上无极大道至尊玉皇上帝御前。

次各称法位#69

三洞大法师小兆臣某#70上启虚无自然元始天尊、无极大道太上道君、太上老君#71、高上玉皇、已得道大圣众、至真诸君丈人、三十二天帝、玉虚上帝、玉帝、大帝、东华南极西灵北真、玄都玉京金阙七宝玄台紫微上宫灵宝至真明皇道君。臣宿命因缘,生值#72法门,玄真启拔,得入信根,先师盟授三宝神经,法应度人九万九千,位登至真#73。臣#74祖世以来,逮及今身#75,生值经教,常居福中,功微德少,未能自仙,志竭皈命#76,佐国立功。今国土失和,兵病并兴,阴阳否激,星宿错行,灾疾#77重厄,其事云云。或虑帝王受天禅祚#78,总监兆民,未周#79施惠,广润十方,使天人丰沃,欣国太平,而行无歌咏,路致吞声#80,故三景昏错,大灾流行,帝王忧惕,兆民无宁。今谨依大法,披露真文,烧香然灯,昭曜诸天,信誓自效,行道谢殃,愿上请天仙兵马九亿万骑,地仙兵马九亿万骑,真人兵马九亿万骑,飞仙兵马九亿万骑,神人兵马九亿万骑,日月兵马九亿万骑,星宿兵马九亿万骑,九宫兵马九亿万骑,五帝兵马九亿万骑,五岳兵马九亿万骑,三河四海兵马九亿万骑,三十二天监斋直事、侍香金童、散花玉女#81、五帝直符各三十二人,传言奏事飞龙骑吏等,一合来下,监临斋堂,捻香愿念,应口上彻,须行道事竟,有功勤者,言功仙官#82。

次三捻上香

三洞大法师小兆臣某,今故立直,初捻上香#83愿以是功德,为帝王国主,君臣吏民、普天七世父母,去离忧苦,上升天堂,今故烧香,皈身皈神皈命大道,臣首体投地,皈命太上三尊。愿以是功德,归流普天七世父母,乞免离十苦八难,上升天堂,衣食自然,长居无为,今故烧香,自皈依师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臣今故立直,二捻上香#84,愿以是功德为帝王国主,君官吏民,受道法师,父母尊亲,同学门人,隐居山林学真道士、诸贤者,愿各得其道,皈身皈神皈命大道。臣首体投地,皈命太上三师,愿以是功德,归流帝王国主、君官吏民、受道法师、父母尊亲、同学门人,隐居山林学真道士、诸贤者,愿各得其道,安居无为,长享福祚。今故烧香,自皈依师尊大圣众至尊之德,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臣今故立直,三捻上香,愿以是功德、令臣速得仙道,及九亲姻族#85,国中同法学士,天下人民,及蝖飞蠢动,跂行蜎息,一切众生,已生未生,并乞成就,皈身皈神皈命大道。臣首体投地,皈命太上三尊。愿以是功德,归流臣身,令得仙度,终入无为,与四大合德。天下人民,一切众生,并得免离十苦八难,五毒水火,贼疫鬼害,灾厄之中,国土安宁,天下兴隆。今故烧香,自皈依师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次东向九拜,言曰#86:

天地否激,阴阳相刑,四时失和,灾害流生。星宿错综,以告不祥,国土扰乱,兵病并行,帝王忧伤,兆民无宁。谨依大法,披露真文,皈命东方无极太上灵宝#87天尊、已得道大圣众、至真诸君丈人、九炁天君、东乡诸灵官。今故立斋,披心露形,引咎#88自克,为国谢殃,烧香然灯,照曜诸天,下映无极长夜之中九幽之府,开诸光明,愿以是功德,为帝王国主,君官吏民,解灾却患,三景复位,五行顺常,兵止病愈,国祚兴隆,兆民欢泰,人神安宁。今故烧香,皈身皈神皈命师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毕,便解巾#89叩头自抟,八十一过止。次南向三拜,言曰#90:

天地否激,阴阳相刑。四时失和,灾害流生。星宿错综,以告不祥,国土扰乱,兵病并行,帝王忧伤,兆民无宁。谨依大法,披露真文,皈命南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已得道大圣众、至真诸君丈人、三炁天君、南乡诸灵官。今故立斋,披心露形,引咎自克,为国谢殃,烧香然灯,照曜诸天,下映无极长夜之中九幽之府,开诸光明,愿以是功德,为帝主国王,君官吏民,解灾却患,三景复位,五行顺常,兵止病愈,国祚兴隆,兆民欢泰,人神安宁。今故烧香,皈身皈神皈命师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愿毕#91叩头自抟,各二十七过止。次西向七拜,言曰:

天地否激,阴阳相刑,四时失和,灾害流生,星宿错综,以告不祥,国土扰乱,兵病并行,帝王忧伤,兆民无宁。谨依大法,披露真文,皈命西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已得道大圣众、至真诸君丈人、七炁天君、西乡诸灵官。今故立斋,披心露形,引咎自克,为国谢殃,烧香燃灯,照曜诸天,下映无极长夜之中九幽之府,开诸光明,愿以是功德,为帝主国王,君官吏民,解灾却患,三景复位,五行顺常,兵止病愈,国祚兴隆,兆民欢泰,人神安宁。今故烧香,皈身皈神皈命师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愿毕,叩头自抟,各六十三过止。次北向五拜,言曰:

天地否激,阴阳相刑。四时失和,灾害流生,星宿错综,以告不祥。国土扰乱,兵病并行,帝王忧伤,兆民无宁。谨依大法,披露真文,皈命北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已得道大圣众、至真诸君丈人、五炁天君、北乡诸灵官。今故立斋,披心露形,引咎自克,为国谢殃,烧香然灯,照曜诸天,下映无极长夜之中九幽之府,开诸光明。愿以是功德,为帝主国王,君官吏民,解灾却患,三景复位,五行顺常,兵止病愈,国祚兴隆,兆民欢泰,人神安宁。今故烧香,皈身皈神皈命师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愿毕,叩头自抟,各四十五过止。次东北向一拜,言曰:

天地否激,阴阳相刑,四时失和,灾害流生,星宿错综,以告不祥,国土扰乱,兵病并行,帝王忧伤,兆民无宁。谨依大法,披露真文,皈命东北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已得道大圣众、至真诸君丈人、梵炁天君,东北乡诸灵官。今故立斋,披心露形,引咎自克,为国谢殃,烧香然灯,照曜诸天,下映无极长夜之中九幽之府,开诸光明,愿以是功德,为帝主国王,君官吏民,解灾却患。三景复位,五行顺常,兵止病愈,国祚兴隆,兆民欢泰,人神安宁。今故烧香,皈身皈神皈命师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愿毕,叩头自抟,九过止。次东南向一拜,言曰:

天地否激,阴阳相刑,四时失和,灾害流生,星宿错综,以告不祥。国土扰乱,兵病并行,帝王忧伤,兆民无宁。谨依大法,披露真文,皈命东南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已得道大圣众、至真诸君丈人、梵炁天君、东南乡诸灵官。今故立斋,披心露形,引咎自克,为国谢殃,烧香然灯,照曜诸天,下映无极长夜之中九幽之府,开诸光明,愿以是功德,为帝主国王,君官吏民,解灾却患。三景复位,五行顺常,兵止病愈,国祚兴隆,兆民欢泰,人神安宁。今故烧香,皈身皈神皈命师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愿毕,叩头自抟,各九过止。次西南向一拜,言曰:

天地否激,阴阳相刑,四时失和,灾害流生,星宿错综,以告不祥,国土扰乱,兵病并行,帝王忧伤,兆民无宁。谨依大法,披露真文,皈命西南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已得道大圣众、至真诸君丈人、梵炁天君、西南乡诸灵官。今故立斋,披心露形,引咎自克,为国谢殃,烧香然灯,照曜诸天,下映无极长夜之中九幽之府,开诸光明。愿以是功德,为帝主国王,君官吏民,解灾却患。三景复位,五行顺常,兵止病愈,国祚兴隆,兆民欢泰,人神安宁。今故烧香,皈身皈神皈命师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愿毕,叩头自抟九过止。次西北向一拜,言曰:

天地否激,阴阳相刑,四时失和,灾害流生,星宿错综,以告不祥,国土扰乱,兵病并行。帝王忧伤,兆民无宁。谨依大法,披露真文,皈命西北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已得道大圣众、至真诸君丈人、梵炁天君、西北乡诸灵官。今故立斋,披心露形,引咎自克,为国谢殃,烧香然灯,照曜诸天,下映无极长夜之中九幽之府,开诸光明。愿以是功德,为帝主国王,君官吏民,解灾却患,三景复位,五行顺常,兵止病愈,国祚兴隆,兆民欢泰,人神安宁。今故烧香,皈身皈神皈命师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愿毕,叩头自抟,各九过止。次西北向上方三十二拜,言曰:

天地否激,阴阳相刑,四时失和,灾害流生。星宿错综,以告不祥,国土扰乱,兵病并行,帝王忧伤,兆民无宁。谨依大法,披露真文,皈命上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92、已得道大圣众、至真诸君丈人、三十二天帝君、玉京玄都紫微上宫诸真人、玉女神仙诸灵官。今故立斋,披心露形,引咎自克,为国谢殃,烧香然灯,照曜诸天,下映无极长夜之中九幽之府,开诸光明。愿以是功德,为帝主国王、君官吏民,解灾却患,三景复位,五行顺常,兵止病愈,国祚兴隆,兆民欢泰,人神安宁。今故烧香,皈身皈神皈命师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愿毕,叩头自抟,各八十八过止。次向东南下方十二拜,言曰:

天地否激,阴阳相刑,四时失和,灾害流生,星宿错综,以告不祥,国土扰乱,兵病并行,帝王忧伤,兆民无宁。谨依大法,披露真文,皈命下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已得道大圣众、至真诸君丈人、九垒土皇、四司五帝、十二仙官、五岳四渎九宫真人,神仙玉女,无极世界地祇诸灵官。今故立斋,披心露形,引咎自克,为国谢殃,烧香然灯,照曜诸天,下映无极长夜之中九幽之府,开诸光明。愿以是功德,为帝主国王,君官吏民,解灾却患,三景复位,五行顺常,兵止病愈,国祚兴隆,兆民欢泰,人神安宁。今故烧香,皈身皈神皈命师尊大圣众至真之德,得道之后,升入无形,与道合真。

愿毕,叩头自抟,各一百八过止。

次旋行三匝,诵步虚灵章

次复炉#93

香官使者、左右龙虎君、捧香驿龙骑吏,当令请宣斋堂,生自然金液丹碧芝英,百灵众真交会在此香火炉前,令臣得道,遂获神仙,举家蒙福,天下受恩,十方玉童玉女侍卫香烟,传臣所启,径御无极大上大道御前。

飞天神人曰:凡行道日数,多少自适。人所为虽有四时日#94数,依五行周#95度,至於三日三夜苦请,丹心亦感彻於诸天。学士自可量节而行事。

飞天神人曰:凡国王帝主,禳灾度厄,用五方纹缯,随方尺数#96。龙用上金,命缯用紫纹,法天家之重。庶民用缦缯,龙用中金,然灯请乞,同於上法。有违考属天官玄都曹。

飞天神人曰:受灵宝真文十部妙经,以金龙三枚,投於水府,及灵山、所住宅中,合三处,为学仙之信。不投此,三官拘人命籍,求乞不达。法依玉诀之文,有违考属地官九都曹。

飞天神人曰:受灵宝真文十部妙经,当#97以纹缯五方之彩,各四十尺,以关五帝,为告盟之信。阙则五帝不受人名,为五帝魔王所坏,使人志念不专。考属水官泉曲曹。

飞天神人曰:受灵宝真文十部妙经,法用上金五两,以盟五岳,为宝经之信。阙则犯慢经之科,五岳灵山不领人学籍。违者考属阴官曹。

飞天神人曰:受灵宝真文十部妙经,以金钱二百四十,以质二十四炁生官重真之信。阙则三部八景之神不度人命籍。无金钱者,铜钱六百准。犯之考属都神曹。

飞天神人曰:学士不明然灯烧香,七祖不得开度长夜之府九幽之中,身无光明。考属太阴曹。

飞天神人曰:学士不持斋奉戒,七祖不得上升天堂,身无香洁,不致神明。至士能持斋戒,则思念立感,功应自然。有违考属太阳曹。

飞天神人曰:天文秘重,非信不宝。故上圣以信效心,无信则为贱道,无盟则为轻宝。有违考属左右官曹。

飞天神人曰:经不师受,五帝无盟,妄披其篇目,罪同窃经之科,考属明法曹。

飞天神人曰:受经之身,先信未佩,后遇贤人,赍信请受,皆当以所受之信,完补先师之限,余者可为身法用。有违考属火官曹。

飞天神人曰:受经法信,当十分折二送祖师,又折二散乞贫人、山栖道士,余信营己,法用烧香然灯,为弟子立功。有违考属三官曹。

飞天神人曰:受经中悔,放散天文,考属司非曹,三年灭种长夜。

不轻忽三宝,不泄露真经,不欺师违义,不称己功名,不轻天慢地,不毁辱三光,不秽污五岳,不凌籍神明,不口是心非,不妬害贤能,不悭惜施功,不贪欲自荣。

飞天神人曰:明真科文,戒於罪福,品目如上。至士精心,修科奉法,不违经典,冥感自然,天亮尔心,七祖立得开度九幽长夜之中,上升天堂,衣食自然,早得更生王侯之门,见世光明,庆福难胜,勤行弗息,克获神仙矣。

洞玄灵宝长夜之府九幽玉匮明真科竟

#1《道藏》本原缺此标题,据敦煌P.2730抄本补。

#1宝:原作「室」,据敦煌本改。

#3不朽:原作「不休」,据敦煌本改。

#4便更受生还为人中:敦煌本作「便更受炁,还生人中」。

#5运通:敦煌本作「运灵」。

#6「为」字据敦煌本补。

#7智慧:原作『智惠J,据敦煌本改。

#8太上:原作『太和」,据敦煌本改。

#9天堂:敦煌本作「福堂」。

#10因缘:敦煌本作「结因」。

#11明真科:敦煌本作「长夜之府九幽玉遗明真科」。

#12「还」字据敦煌本补。

#13贪啖:敦煌本作「食啖」。

#14沉沦罪深:敦煌本作「幽沦罪源」。

#15日远:敦煌本作「转远」。

#16任:原作「壬」,据敦煌本改。

#17与:原作「兴」,据敦煌本改。

#18骂辱,原作「詈辱」,据敦煌本改。

#19得还:原作「得道」据敦煌本改。

#20肉负:P.2730作「身负」P.2352作「肉负」。

#21长乖:原作「长革」,据敦煌本改。

#22仆使:原作「伏使」,据敦煌本改。

#23不得开度:敦煌本作「不见前缘」。

#24万劫鞭迫:P.2730作「身被鞭拍」,P.2352作「身受鞭拍」敦煌本近是。

#25铁锥:敦煌本作「铁针」。

#26限极:敦煌本作「限数」。

#27打扑:敦煌本作「打拍」。

#28纵还:原作「纵横」,据敦煌本改。

#29不得开度:敦煌本作「生死莫知」。

#30欺谤:敦煌本作「欺诱」。

#31摙:原误作「涟」,据敦煌本改。

#32锒铛:原误作「刨铛」,敦煌本作「狼挡」。当从前文改作「锒铛。」

#33勋励:原误作「厄励」,据敦煌本改。

#34痛毒:敦煌本作「痛楚」。

#35牛马身:敦煌本作「牛狩身」。

#36衣披:敦煌本作「衣被」。

#37天民:敦煌本作「天人」。

#38P.2730抄本止於此句,作尾题。P.2442抄本起於此句,作首题。P.2352抄本以此句为文中小标题。《道藏》本亦以此句为小标题,但句末多一「曰」字。

#39P.2442「普照」前有「光明」二字。

#40如此之报:敦煌本作「凡如此辈」。

#41「不乎」二字据敦煌本补。

#42封:原作「对」,据敦煌本改。

#43万劫:敦煌本作「四万劫」。

#44祸:原作「恶」,据敦煌本改。

#45命:原作「会」,据敦煌本改。

#46责役:敦煌本作「责作」。

#47按P.2406抄本起於此句,句前有标题「太上洞玄灵宝明真经科仪」。P.2442抄本无此标题。

#48令高九尺:S.6312抄本作「杆长九尺」。其它敦煌抄本无此四字。

#49具法:P.2406抄本作「旧法」。

#50敦煌本於「监斋直事,侍香金童,散花玉女」三句下,均有「卅二人」三字。

#51「等」字据敦煌本补。

#52「启」字据敦煌本补。

#53帝王国主:敦煌本作「帝主国王」。后文均同此,不复出校记。

#54君官吏民:敦煌本作「君臣吏民」。后文大多同此,不复出校记。

#55按敦煌本祈愿词中「某」字多作「甲」。

#56皈依:敦煌本作「归依」。按后文中凡「皈依」、「皈命」等词,敦煌本均作「归依」、「归命」、「归神」。不复详出校记。

#57按自「今故立斋」至「与道合真」,凡一百五十余字祈愿词,敦煌本均省略作「愿念如上法」。下文同此,不复出校记。

#58按自「次向东南一拜」以下三节经文,敦煌本省略作:「次东南、次西南、次西北,四角俱一拜,叩头抟颊并各九过,归命愿念,悉如东北方之法」。

#59次向上方:敦煌本作「四角毕,次向西北上方」。

#60次向下方:敦煌本作「次向东南下方」。

#61九垒土皇:敦煌本作「九土玉皇」。

#62兵寇:原作「兵疫」,据敦煌本改。

#63而说:敦煌本作「曰所说」三字。

#64疾疹:敦煌本作「灾疾」,近是。

#65敦煌本无「烧香」二字。

#66发炉:敦煌本作「言曰」。

#67敦煌本无「次发炉」三字。

#68侍香金童传言玉女:敦煌本作「侍香玉童侍香玉女」。

#69敦煌本无「次各称法位」五字。

#70臣某:敦煌本作「王甲」。后文与此同例。

#71敦煌本无「太上老君」四字。

#72值:敦煌本作「落」。

#73至真:敦煌本作「上真」。

#74敦煌本「臣」字下有小字注文「之道胤德」。

#75敦煌本「身」字下有注文「后学者但云」五字。

#76皈命:敦煌本作「躯命」。

#77灾疾:敦煌本作「危灾」。

#78或虑帝王受天禅祚:敦煌本作「诚由帝主受天福祚」。

#79未周:敦煌本作「不能」。

#80行无歌咏路致吞声:敦煌本作「恩无歌咏,路有吞声」。下文「故」字作「致」。

#81「监斋直事、侍香金童、散花玉女」三句下,敦煌本均有「卅二人」三字。

#82有功勤者言功三官:敦煌本作「有勤谒功仙官,便起,东向三上香,咒曰」。无后文「次三捻上香」五字。

#83初捻上香:敦煌本作「烧香」。

#84臣今故立直二捻上香:敦煌本作「次又三捻香,咒曰:

臣今故烧香」。下文「三捻上香」同此例。

#85令臣速得仙道及九亲姻族:原本作「令臣得仙道,友九种姻亲。」据敦煌本改。

#86敦煌本此句作「开启上香愿念毕,东向九拜,言曰」。

#87敦煌本无「太上灵宝」四字。后文西方、北方等天尊名号,敦煌本亦无「太上灵宝」四字。

#88引咎自克:原误「引求自克」,据敦煌本改。按后文中「引求自克」句,均据此例改,不复出校。

#89「毕便解巾」四字据敦煌本补。

#90按敦煌本以下各节祈愿词,均有大段省略,仅保留归命诸方天尊神人文句,其余文字则省作「愿如上法」。不复详校。

#91「愿毕」二字据敦煌本补。后文皆同此例。

#92上方无极太上灵宝天尊:敦煌本作「卅二天无极灵宝天尊」。

#93按敦煌本「次旋行三匝诵步虚灵章次复炉」等句,改作「十方愿念礼谢都毕,当旋行三匝,绕香灯,口诵步虚洞章竟,还东向,咒曰」。凡二十八字。

#94「日」字据敦煌本补。

#95周度:原作「用度」,据敦煌本改。

#96尺数:敦煌本作「丈数」。

#97「当」字据敦煌本补。按敦煌本与《道藏》本文字异处较以上所列更多,不能一一列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