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华道藏 > 道教论集 > 全真文集 > 重阳立教十五论
首页 > 道教论集 > 全真文集 >
已校对

重阳立教十五论

经名:重阳立教十五论。金王嚞撰。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正一部。

第一住庵

凡出家者,先须投庵。庵者舍也,一身依倚,身有依倚。心渐得安。气神和畅,入真道矣。凡有动作,不可过劳,过劳则损气。不可不动,不动则气血凝滞。须要动静得其中,然后可以守常安分。此是住安之法。

第二云游

凡游历之道有二:一者看山水明秀,花木之红翠,或玩州府之繁华,或赏寺观之楼阁,或寻朋友以纵意,或为衣食而留心。如此之人,虽行万里之途,劳形费力,遍览天下之景,心乱气衰,此乃虚云游之人。二者参寻性命,求问妙玄。登巇崄之高山,访明师之不倦,渡喧轰之远水,问道无厌。若一句相投,便有圆光内发。了生死之大事,作全真之丈夫。如此之人,乃真云游也。

第三学书

学书之道,不可寻文而乱目。当宜采意以合心,舍书探意,采理舍理,采趣采得趣,则可以收入之心。久久精诚,自然心光洋溢,智神踊跃,无所不通,无所不解。若到此则可以收养,不可驰骋耳,恐失于性命。若不穷书之本意,只欲记多念广。人前谈说,誇讶才俊。无益于修行,有伤于神气。虽多看书,与道何益。既得书意,可深藏之。

第四论合药

药者,乃山川之秀气,草木之精华。一温一寒,可补可泻;一厚一薄,可表可托。肯精学者,活人之性命;若盲医者,损人之形体。学道之人不可不通。若不通者,无以助道。不可执著,则有损于阴功。外贪财货,内费修真。不足今生招愆,切忌来生之报。吾门高弟仔细参详。

第五论盖造

茅庵草舍,须要遮形,露宿野眠,触犯日月。苟或雕梁峻宇,亦非上士之作为;大殿高堂,岂是道人之活计。斫伐树木,断地脉之津液,化道货财,取人家之血脉。只修外功,不修内行,如画饼充饥,积雪为粮,虚劳众力,到了成空。有志之人,早当觅身中宝殿,体外朱楼。不解修完看看倒塌。聪明君子,细细察详。

第六论合道伴

道人合伴,本欲疾病相扶,你死我埋,我死你埋。然先择人而后合伴。不可先合伴而后择人。不可相恋,相恋则系其心;不可不恋,不恋则情相离。恋欲不恋,得其中道可矣。有三合三不合:明心,有慧,有志,此三合也。不明、著外境,无智慧、性愚浊,无志气、干打哄,此三不合也。立身之本在丛林,全凭心志。不可顺人情,不可取相貌。唯择高明者,是上法也。

第七论打坐

凡打坐者,非言形体端然、瞑目合眼,此是假坐也。真坐者,须要十二时辰,行住坐卧,一切动静中间,心如泰山,不动不摇,把断四门眼耳口鼻,不令外景入内。但有丝毫动静思念,即不名静坐。能如此者,虽身处于尘世,名已列于仙位。不须远参他人,便是身内贤圣。百年功满,脱壳登真。一粒丹成,神游八表。

第八论降心

凡论(降)心之道,若常湛然,其心不动,昏昏默默,不见万物;冥冥杳杳,不内不外,无丝毫念想,此是定心,不可降也。若随境生心,颠颠倒倒,寻头觅尾,此名乱心也。速当剪除,不可纵放败坏道德,损失性命。行动坐卧,常勤降,闻见知觉为病患矣。

第九论炼性

理性如调琴弦,紧便有断,慢则不应,紧慢得中,琴可调矣。则又如铸剑,钢多则折,锡多则卷,钢锡得中,则剑可矣。调炼性者,体此二法则自妙也。

第十论匹配五气

五气聚于中宫,三元攒于顶上。青龙喷赤雾,白虎吐乌烟。万神罗列,百脉流冲。丹砂晃朗,铅汞凝澄。身且寄向人间,神已游于天上。

第十一论混性命

性者,神也,命者,气也。性若见命,如禽得风,飘飘轻举,省力易成。《阴符经》云:禽之制在气是也。修真之士不可不参。不可泄露于下士,恐有神明降责。性命是修行之根本,谨紧锻炼矣。

第十二论圣道

入圣之道,须是苦志多年,积功累行。高明之士,贤达之流,方可入圣之道也。身居一室之中,性满乾坤。普天圣众,默默护持;无极仙君,冥冥围绕。名集紫府,位列仙阶。形且寄于尘中,心已明于物外矣。

第十三论超三界

欲界、色界、无色界,此乃三界也。心忘虑念即超欲界。心忘诸境即超色界。不著空见即超无色界。离此三界,神居仙圣之乡,性在玉清之境矣。

第十四论养身之法

法身者,无形之相也。不空不有,无后无前,不下不高,非短非长,用则无所不通,藏之则昏默无迹。若得此道正可养之。养之多则功多,养之少则功少。不可愿归,不可恋世,去住自然矣。

第十五论离凡世

离凡世者,非身离也,言心地也。身如藕根,心似莲花,根在泥而花在虚空矣。得道之人,身在凡而心在圣境矣。今之人欲永不死而离凡世者,大愚不达道理也。言十五论者,警门中有志之人,深可详察知之。

重阳立教十五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