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华道藏 > 四辅真经 > 太清摄养经 > 太上黄庭内景玉经
首页 > 四辅真经 > 太清摄养经 >
校对一次

太上黄庭内景玉经

经名:太上黄庭内景玉经。又名《上清黄庭内景玉经》、《黄庭内景经》、《黄庭经》。晋·魏华存撰。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玄部本文类。参校版本:一、《道藏辑要》本,收入该书尾集第二册(简称辑要本)。二、清·董德宁《太上一黄庭经发微》本(简称董本》。

上清章第一

上清紫霞虚皇前,太上大道玉晨君,闲居蘂珠作七言,散化五形变万神,是为《黄庭》作内篇。琴心三迭舞胎仙,九气映明出霄间,神盖童子生紫烟,是曰玉书可精研。咏之万遍升三天,千灾以消百病痊,不惮虎狼之凶残,亦以却老年永延。

上有章第二

上有魂灵下关元,左为少阳右太阴,后有密户前生门,出日入月呼吸存。元气所合列宿分,紫烟上下三素云。灌溉五华植灵根,七液洞流冲庐间,回紫抱黄入丹田,幽室内明照阳门。

口为章第三

口为玉池太和宫,漱咽灵液灾不干,体生光华气香兰,却灭百邪玉炼颜。审能修之登广寒,昼夜不寐乃成真,雷鸣电激神泯泯。

黄庭章第四

黄庭内人服锦衣,紫华飞裙云气罗,丹青绿条翠灵柯,七莛玉籥闭两扉,重掩金关密枢机。玄泉幽阙高崔嵬,三田之中精气微,娇女窈窕翳霄晖,重堂焕焕扬八威,天庭地关列斧斤,灵台盘固永不衰。

中池章第五

中池内神服赤珠,丹锦云袍带虎符,横津三寸灵所居,隐芝翳郁自相扶。

天中章第六

天中之岳精谨修,灵宅既清玉帝游,通利道路无终休。眉号华盖覆明珠,九幽日月洞虚元,宅中有真常衣丹,审能见之无疾患。赤珠灵裙华蒨粲,舌下玄膺生死岸。出青入玄二气焕,子若遇之升天汉。

至道章第七

至道不烦诀存真,泥丸百节皆有神,发神苍华字太元,脑神精根字泥丸,眼神明上字英玄,鼻神玉垄字灵坚,耳神空闲字幽田,舌神通命字正伦,齿神崿锋字罗千。一面之神宗泥丸,泥丸九真皆有房,方圆一寸处此中,同服紫衣飞罗裳。但思一部寿无穷,非各别住居脑中,列位次坐向外方,所存在心自相当。

心神章第八

心神丹元字守灵,肺神皓华字虚成,肝神龙烟字含明,翳郁导烟主浊清,肾神玄冥字育婴,脾神常在字魂停,胆神龙曜字威明。六腑五脏神体精,皆在心内运天经,昼夜存之自长生。

肺部章第九

肺部之宫似华盖,下有童子坐玉阙,七元之子主调气,外应中岳鼻齐位。素锦衣裳黄云带,喘息呼吸体不快,急存白元和六气,神仙久视无灾害,用之不已形不滞。

心部章第十

心部之宫莲含华,下有童子丹元家,主适寒热荣卫和,丹锦飞裳披玉罗,金铃朱带坐婆娑。调血理命身不枯,外应口舌吐玉华,临绝呼之亦登苏,久久行之飞太霞。

肝部章第十一

肝部之宫翠重裹,下有青童神公子,主诸关镜聪明始,青锦披裳佩玉铃,和制魂魄津液平,外应眼目日月精。百疴所钟存无英,同用七日自充盈,垂绝念神死复生,摄魂还魄永无倾。

肾部章第十二

肾部之宫玄关圆,中有童子冥上玄,主诸六腑九液源,外应两耳百液津,苍锦云衣舞龙幡。上致明霞日月烟,百病千灾急当存,两部水王对生门,使人长生升九天。

脾部章第十三

脾部之宫属戊己,中有明童黄裳裹,消谷散气摄牙齿,是为太仓两明童,坐在金台城九重,方圆一寸命门中。主调百谷五味香,辟却虚羸无病伤,外应尺宅气色芳,光华所生以表明,黄锦玉衣带虎章,注念三老子轻翔,长生高倦远死殃。

胆部章第十四

胆部之官六腑精,中有童子曜威明,雷电八振扬玉旌,龙旗横天掷火铃。主诸气力摄虎兵,外应眼童鼻柱间,脑发相扶亦俱鲜,九色锦衣绿华裙,佩金带玉龙虎文,能存威明乘庆云,役使万神朝三元。

脾长章第十五

脾长一尺掩太仓,中部老君治明堂,厥字灵元名混康,治人百病消谷粮,黄衣紫带龙虎章,长精益命赖君王。三呼我名神自通,三老同坐各有朋,或精或胎别执方,桃核合延生华芒。男女徊九有桃康,道父道母对相望,师父师母丹玄乡,可用存思登虚空,殊途一会归要终。闭塞三关握固停,含漱金醴吞玉英,遂至不饥三虫亡,心意常和致欣昌。五岳之云气彭亨,保灌玉庐以自偿,五形完坚无灾殃。

上睹章第十六

上睹三元如连珠,落落明景照九隅,五灵夜烛焕八区。子存内皇与我游,身披凤衣衔虎符,一至不久升虚无。方寸之中念深藏,不方不圆闭牖窗,三神还精老方壮,魂魄内守不争竞。神生腹中衔玉铛,灵注幽阙那得丧,琳条万寻可荫仗,三魂自宁帝书命。

灵台章第十七

灵台郁蔼望黄野,三寸异室有上下,间关营卫高玄受,洞房紫极灵门户。是昔太上告我者,左神公子发神语,右有白元并立处,明堂金匮玉房间,上清真人当吾前。黄裳子丹气频烦,借问何在两眉端?内侠日月列宿陈,七曜九元冠生门。

三关章第十八

三关之中精气深,九微之内幽且阴,口为天关精神机,足为地关生命扉,手为人关把盛衰。

若得章第十九

若得三宫存玄丹,太一流珠安昆仑,重中楼阁十二环,自高自下皆真人。玉堂绛宇尽玄宫,璇玑玉衡色兰玕,瞻望童子坐盘桓,问谁家子在我身?此人何去入泥丸,千千百百自相连,一一十十似重山。云仪玉华侠耳门,赤帝黄老与我魂,三真扶骨共房津,五斗焕明是七元,日月飞行六合间,帝乡天中地户端,面部魂神皆相存。

呼吸章第二十

呼吸元气以求仙,仙公公子似在前,朱鸟吐缩白石源,结精育胞化生身,留胎止精可长生。三气右徊九道明,正一含华乃充盈,遥望一心如罗星,金室之下可不倾,延我白首反孩婴。

琼室章第二十一

琼室之中八素集,泥丸夫人当中立,长谷玄乡绕郊邑,六龙散飞难分别。长生至慎房中急,何为死作令神泣?忽之祸乡三灵殁。但当吸气录子精,寸田尺宅可治生,若当决海百渎饮,叶去树枯失青青,气亡液漏非已形。专闭御景乃长宁,保我泥丸三奇灵,恬淡闲视内自明,物物不干泰而平,悫矣匪事老复丁,思咏玉书入上清。

常念章第二十二

常念三房相通达,洞视得见无内外,存漱五芽不饥渴,神华执巾六丁谒。急守精室勿妄泄,闭而宝之可长活。起自形中初不阔,三官近在易隐括。虚无寂寂空中素,使形如是不当污。九室正虚神明舍,存思百念视节度,六腑修治勿令故,行自翱翔入云路。

治生章第二十三

治生之道了不烦,但修洞玄与玉篇,兼行形中八景神,二十四真出自然,高拱无为魂魄安,清静神见与我言,安在紫房帏幕间,立坐室外三五玄。烧香接手玉华前,共入太室璇玑门,高研恬淡道之园,内视密盼尽见真,真人在己莫问邻,何处远索求因缘。

隐景章第二十四

隐景藏形与世殊,含气养精口如朱,带执性命守虚无,名入上清死录除,三神之乐由隐居。倏欻游遨无遗忧,羽服一整八风驱,控驾三素乘晨霞,金辇正位从玉舆,何不登山诵我书。郁郁窈窈真人墟,入山何难故踌躇,人间纷纷臭如帑。

五行章第二十五

五行相推反归一,三五合气九九节,可用隐地回八术,伏牛幽阙罗品列。三明出於生死际,洞房灵象斗日月,父日泥丸母雌一,三光焕照入子室。能存玄真万事毕,一身精神不可失。

高奔章第二十六

高奔日月吾上道,郁仪结璘善相保,乃见玉清虚无老,可以回颜填血脑。口衔灵芝携五星,腰带虎录佩金珰,驾欻接生宴东蒙。

玄元章第二十七

玄元上一魂魄炼,一之为物叵卒见,须得至真始顾眄,至忌死气诸秽贱。六神合集虚中宴,结珠固精养神根。玉金籥常完坚,闭口屈舌食胎津,使我遂炼获飞仙。

仙人章第二十八

仙人道士非有神,积精累气以为真。黄童妙音难可闻,玉书绛简赤丹文。字曰真人巾金巾,负甲持符开七门。火兵符图备灵关,前昂后卑高下陈。执剑百丈舞锦蟠,十绝盘空扇纷纭。火铃冠霄坠落烟,安在黄阙两眉间,此非枝叶实是根。

紫清章第二十九

紫清上皇大道君,太玄太和侠侍端。化生万物使我仙,飞升十天驾玉轮。昼夜七日思勿眠,子能修此可长存。积功成炼非自然,是由精诚亦守一。内守坚固真之真,虚中恬淡自致神。

百谷章第三十

百谷之实土地精,五味外美邪魔腥,臭乱神明胎气零,那从反老得还婴?三魂忽忽魄糜倾!何不食气太和精,故能不死入黄宁。

心典章第三十一

心典一体五脏王,动静念之道德行。清洁善气自明光,坐起吾俱共栋梁。昼日曜景暮闭藏,通达华精调阴阳。

经历章第三十二

经历六合隐卯酉,两肾之神主延寿,转降适斗藏初九,知雄守雌可无老,知白守黑见坐守。

肝气章第三十三

肝气郁勃清且长,罗列六腑生三光。心精意专内不倾,上合三焦下玉浆。玄液云行去臭香,治荡发齿炼五方。取津玄膺入明堂,下溉喉咙神明通。坐侍华盖游贵京,飘飘三清席清冻,五色云气纷青葱,闭目内眄自相望,使诸心神还自崇,七玄英华开命门,通利天道存玄根。百二十年犹可还,过此守道诚甚难,唯待九转八琼丹,要复精思存七元,日月之华救老残,肝气周流终无端。

肺之章第三十四

肺之为气三焦起。视听幽冥候童子。调理五华精发齿,三十六咽玉池裹。开通百脉血液始,颜色生光金玉泽。齿坚发黑不知白,存此真神勿落落。当忆紫宫有座席,众神合会转相索。

隐藏章第三十五

隐藏羽盖看天舍,朝拜太阳乐相呼,明神八威正辟邪,脾神还归是胃家。耽养灵根不复枯,闭塞命门保玉都,万神方胙寿有余,是谓脾建在中宫。五脏六腑神明主,上合天门入明堂,守雌存雄顶三光,外方内圆神在中。通利血脉五脏丰,骨青筋赤髓如霜,脾救七窍去不祥,日月列布设阴阳。两神相会化玉英,淡然无味天人粮,子丹进馔肴正黄,乃曰琅膏及玉霜。太上隐环八素琼,溉益八液肾受精,伏於太阴见我形,扬风三玄出始青。恍惚之间至清灵,戏於飙台见赤生,逸域熙真养华荣,内盼沉默炼五形。三气徘徊得神明,隐龙遁芝云琅英,可以充饥使万灵,上盖玄玄下虎章。

沐浴章第三十六

沐浴盛洁弃肥薰,入室东向诵玉篇,约得万遍义自鲜,散发无欲以长存。五味皆至正气还,夷心寂闷勿烦冤。过数已毕体神精,黄华玉女告子情,真人既至使六丁,即授隐芝大洞经。十读四拜朝太上,先谒太帝后北向,黄庭内经玉书畅。授者曰师受者盟,云锦凤罗金钮缠,以代割发肌肤全,携手登山歃液丹,金书玉景乃可宣。传得审授告三官,勿令七祖受冥患,太上微言致神仙,不死之道此其文。

太上黄庭内景玉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