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华道藏 > 三洞真经 > 三洞经教 > 太上升玄说消灾护命妙经注(王玠)
首页 > 三洞真经 > 三洞经教 >
校对一次

太上升玄说消灾护命妙经注(王玠)

经名:太上升玄说消灾护命妙经注。元道士混然子王玠(字道渊)撰。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真部玉诀类。

太上升玄说消灾护命妙经注 脩江混然子注

太者,无也。上者,极也。升,高也。玄,妙也。说,开化也。消,灭也。灾,害也。护,保也。命,身也。妙,玄之又玄也。经,心也,径也,人人共行之径路也。天尊言:无极大道,化生天地。万物之多,无物不有其妙,唯人得其秀而最灵。然虽灵也,人生风土不同,禀受则有殊异,是有贤愚不等。故天尊以慈悯力,开方便门,普化世人,明本来之真性,全见有之身命。以心炼念,以情归性,然默运天机,流精化气,会於乾宫,充周四体,乃谓之升玄。运符火以炼神,咽金液以炼形,形强神清,诸邪不入,百病不生,长生久视,超尘出劫,乃谓之消灾护命。若有能受持此道,运行一身,与圣仙并驾,与天地同躯,是为妙经也。《道德经》谓:善人,不善人之师,不善人,善人之资,故无弃人。所以众生虽是有贪爱之心,其中皆有善智之性。天尊说此经,开化妙理,以喻后之来者。流通读诵,究竟大道之由,悟之者,愚可以智,浊可以清,超凡入圣,自然消灾、灭罪、保命,乃得延年,岂不是妙经也哉。颂曰:无极玄元始,巍巍灵宝尊,升玄弘教化,显道说经文。

尔时元始天尊在七宝林中五明宫内,

尔时者,昔混沌之时也。元始者,祖气也。天尊者,一灵至贵,天上地下,唯此独尊也。七宝林者,心也,神也。五明宫者,黄庭也。以世法释,当龙汉之初,八角垂芒,一点祖劫之气,化正气万道,浮满空中,结成圣体,一神含妙万有,乃强名曰元始天尊也。当说之时,在始青天七宝林中五明宫内也。以道用言,人人之生,皆有元始天尊。此言一点真阳之气,居於生门密户,中间空悬一窍,乃曰天心,性亦寓焉,为万神朝会之祖,是谓元始天尊者也。凡遇一阳初动,当转经之时,则神下坠玄关,鼓巽风吹发离宫三昧之火,追二气於黄道,会三性於元宫,混融成丹。所以炼性,如金之坚,全藉火力以锻炼。火以七言,土以五言,是以在七宝林中五明宫内者也。此即《度人经》所谓:元始悬一宝珠,大如黍米,在空玄之中,去地五丈,登引天真之道也。颂曰:元始先天地,无为浩劫宗,一心抱众体,真下玩真空。

与无极圣众俱,放无极光明,照无极世界。

此承上言,一神正位,万神朝宗。以世法言,当天尊说经之时,则诸天诸地、三界十方、无极圣众,一时同会於七宝林中五明宫内,咸听说经之妙,是时放无极光明,照无极世界也。以道用言,凡作丹之时,以天罡之斡运,逆回斗柄之机,则通身万神万气同会於心,薰蒸片饷,即得神清气爽,心广体胖,灵含空妙,万窍光明,是照无极世界也。此即与《度人经》所言:上圣高尊、妙行真人、无鞅数众,浮空而来,俱入宝珠之内。既入珠口,不知所在。法事粗悉,诸天复位。倏欻之间,寂无遗响是也。颂曰:一黍藏天地,诸真集圣躯,慧光生恍惚,遍界照虚无。

观无极众生,受无极苦恼,宛转世间,轮回生死,漂浪爱河,流吹欲海,沉滞声色,迷惑有无。

观者,洞观也。无极者,言天下人物之多,生生不尽之意也。众生者,下愚贪爱之人也,及其一切含灵之物,皆是众生。此一节以下,天尊居静极之中,以智慧目,洞观大1之内,劫浊之间,有等贪夫俗子下愚之人,不畏天命,不惜生身,纷纷贪爱,形虽人身,心如禽兽也。奈何此等众生,不识人伦,不惧国法,心为形役,逐利迷情,舍死贪求,了无厌足,造成种种之愆,作下无遮罪业。一旦自招殃咎,天灾罪己,小则自陷一身,大则祸连骨肉,是以受无极苦恼,宛转世间,轮回生死於六道之中,永无出期。漂浪於爱河,流浪於欲海之地,汨没沉沦,无有休息。天尊怜悯众生之苦,深可痛哉,故以此等由,开化世人,早悟回头。殊不知造恶者必有恶报,如影随形,竟不寻思,至此唯务纵念所为,沉滞於声色,耳中听,眼中见,纷纭驰逐於外,自身精神耗散,化为异类而不复,犹自不醒,迷惑有无而终不改也。颂曰:众生心自昧,造业受轮沉,爱滞於声色,何如兽与禽。

无空有空,无色有色,无无有无,有有无有,终始暗昧,不能自明,毕竟迷惑。

此一节承上言,众生迷惑有无,不自醒悟,於此故言大道之始,本无形、无情、无名,因气化生物,一分为二,遂有形、有情、有名。众生所以不得真道者,执著幻形为有,昧了本来之性。道本不空,执著为空。道本无色,执著有色。道本无形,执著有形。道虚真有,执著无有,以此为有。妄心不信真道,不知其来,不知其去,是以终始暗昧,不能自明,毕竟迷惑,故造恶作非,遭於浊辱,受报无休,永失真道也。颂曰:大道本无色,真空非是空。若人明得透,显出旧家风。

天尊告曰:尔等众生,从不有中有,不无中无,不色中色,不空中空。非有为有,非无为无,非色为色,非空为空。空即是空,空无定空;色即是色,色无定色。即色是空,即空是色。

空者,道虚无体也。色者,一切有形之物也。此一节以下,天尊慈悯世人不悟真道,於此丁宁反覆告戒,形容道之体用,教人如此悟见大道至虚无体,因不虚立,故生形以立道。形为道之室,道为形之用,是以有其形必有其神,必有其道。人之元神本是虚灵,因形所梏,障碍不灵。譬如空中有日,千江同色,水清月明,水浊月昏。月不离水,水不离月,形不离神,神不离形。形有败坏,神无生灭。人生不过假此幻形以成於道。何故众生如此之愚,执此幻形,被他所使,弃其本,逐其末,终不悟性命之理。天尊故言:尔等众生,可以谛听吾说,从不有中有者,此言形非长有,不可认形为有。不无中无,此言人性虚灵,亘古亘今,不生不灭,不可以性为无也。不色中色者,此言大道清虚,本无其色,不贪迷其色也。不空中空者,此言人神含妙,主宰万机,本无其空,不可固执为空也。非有为有者,此言人初生为赤子之时,本来素俭非有,今日不可贪生厚利,为我之有也。非无为无者,此言人物之生,一身一窍,一物一太极,造化妙理,无不在人一身,不可弃我之有而为无者也。非色为色者,此言大道冲虚,无物不贯,天地神明,无处不存,本无形色之可睹,不可执其非色而为色者也。非空为空者,此言成道之人,变化自在,劫劫长存,本来非空而实有,不可执著为虚无而笑之为空也。空即是空,空无定空者,此言大道无形,变化莫测,生天生地生人物,岂有定空之理。至如青天白日,一时风云雷雨变化,顷刻遍满大千世界是也。如人性静之时,乃太空也,一时发其喜怒,神机不测,亦复如是。岂不是空无定空者也?色即是色,色无定色者,人以眼观色,眼即色也,若能觉之,得色观色,回光返照,了彻心空,色皆无也。且夫天地之间,阴阳化生万物,随气成质,随质变色。有情而变无情,贞女化为石山,蚯化百合之类;无情而变有情,丹枫化羽人,腐草化为萤之类。万物皆化,轮回无期,岂不是色无定色者也?是以即色是空,即空是色。岂不闻《金刚经》云:无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凡有所相,即是虚妄。若是诸相非相,即见如来。斯言至矣。学人於此玩味,其庶几乎!颂曰:道妙非空法,人迷幻色心,有无都放下,陆地尽平沉。喝!会得么?行到水穷山尽处,鸟啼花笑一般春。

若能知空不空,知色不色,名为照了,始达妙音。识无空法,洞观无碍。入众妙门,自然解悟。离诸疑网,不著空见。

此一节承上文而言,为化众生。其有能悟之者,不堕顽空,不著邪见,唯存一心,湛然常寂,了了真空,无所不知,无所不透,道在我而不在於彼。若领悟至此地位,方信知空不空,知色不色,是以名为照了,始达妙音。识无空法,洞观自在,此心通於他心,无物不尽其性。穿山透石,无有隔碍,於我慧性生明,广照无际。所以入众妙门,自然解悟,头头是道,物物同真。一切疑网,尽行掀翻,独露本来,不著空见也。颂曰:空空本不空,色色即非色。直下悟玄机,知白守其黑。

清静六根,断除邪障。

清静者,虚心实腹也。六根者,眼耳鼻舌身意也。断,绝也。除,去也。邪障,一切尘劳色欲也。此承上言不著空见之意,於此教人清静其六根,绝去其邪障,内不出,外不入,自然神清气静,六根安宁,邪障断除矣。颂曰:了彻一心,通天彻地。阳盛阴消,邪魔退位。

我即为尔说是妙经,名曰《护命》,济度众生,传教世间,流通读诵。

我者,天尊自称也。尔者,言悟道之人也。说,开化也。妙,玄也。经,心也,犹路也,人人共行之路也。济者,接引之意也。度者,超彼岸也。此一节,天尊故言世人若能悟道明彻,不被形缚,不著邪障所缚,透得向上机关,至此田地,方才可与尔言说大道之宗,转经之妙。这诵经之者,可以通神。悟之者,可以养命。得之者,可以长年。是名曰《护命》。济度众生,传教世间,使人人流通读诵,愿得个个早悟圆成,岂不称天尊之心哉。颂曰:个个身同道,人人心是经,精凝神气固,护命保长生。

即有飞天神王、破邪金刚、护法灵童,救苦真人、金精猛兽,各百亿万众,俱侍卫是经。

此章以世法言,凡好道持诵是经之人,当依经说,有如是神童猛兽侍卫诵经者身。以道用言,飞天神王者,意转灵宝升玄之道也。破邪金刚者,武炼也。护法灵童者,文烹也。救苦真人者,退魔也,复其天心也。金精猛兽者,五色狮子也。总而言之,凡行灵宝之时,则当转护命之经。命吾黄意入东海,鞭起潜龙驾火舆,上升玄谷之宫,乃曰飞天神王。倒流黄河之水,作他昆仑荡氛之霖,乃曰破邪金刚。从西山跨白虎以归家,乃曰护法灵童。战退强魔,元神复位,乃曰救苦真人。身坐空玄五色狮子之上,凛然肃正其威仪,乃曰金精猛兽。通身万神万气悉归一心,乃曰各百亿万众俱侍卫是经也。学人能悟此妙,内有默运绵绵如是之功,外则自有十天善神长拥护其人。斯经玄妙,不可思议功德也哉。颂曰:一点无多子,超凡入圣基,道高魔自伏,神妙显威仪。

随所供养,捍厄扶衰,度一切众生,离诸染著。

此言有道诵经之人,随身所至,自有神明拥护供养,外则摄伏群魔,内则通真显圣。一切含灵,皆沾道荫,有情无情,咸登彼岸。所以捍其厄而扶其衰,度一切众生,离诸染著也。颂曰:道妙无穷,神化莫测,救度众生,扶衰捍厄。

尔时天尊即说偈曰:视不见我,听不得闻,离种种边,名为妙道。

此天尊说经已毕,不敢自赞,故尊称尔时天尊,即说偈言,形容大道之妙,总结此经一篇之玄。此四句偈,为学人吃紧处。老子所谓视之不见名曰夷,听之不闻名曰希,搏之不得名曰微。所以道在天地,天地不知,道在万物,万物不知。澄之不清,挠之不浊。动中不动,静中不静。妙体至虚,灵应万有,不可得而形容也。可以离形弃智,即此用。不见中亲见,见中不见,不闻中亲闻,闻中不闻。默识心通,神领意会,到此之间,自离种种诸相,方名为妙道也。岂不为学人希有之功者乎?颂曰:大象无形,大音希声,虚空粉碎,神升太清。

太上升玄说消灾护命妙经注

 

1.“大”字下疑脱一“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