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华道藏 > 三洞真经 > 三洞经教 > 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注(王元晖)
首页 > 三洞真经 > 三洞经教 >
校对一次

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注(王元晖)

经名: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注。南宋道士白玉蟾分章正误,元终南山道士王元晖注。据后记称,书成於皇庆元年(1312)。书前有序记及图象数篇(原误题《清静经注》)。正文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神部玉诀类。

清静经注〔序〕

大道渊源老氏圣纪

《神霄经》云:妙无天帝出生三炁三宝天君,玄炁天宝君,元炁灵宝君,始炁神宝君,即三清也。玉帝为祖,在太空之元。又云:元始下化为玉宸大混,居紫玉宝阙,号北极大帝。北极是元始第五化身。赤明开图之初,为上清神公;开皇之后,为北阴大帝。平定功成,居中天紫微之庭,望之不动,谓之辰极。或化在星,为天皇大帝;在教,曰太上老君;在天,为诸天之主;降世为百王之师。

《混元图》云:初三皇时化身,号万法天师。一云通玄天师,又云玄中大法师。中三皇时化身,号盘古先生,亦曰有古大先生。后天皇伏羲时化身,号郁华子。或曰,女娲氏时化身号郁密子。地皇神农时化身,号大成子。人皇轩辕帝时化身,号广成子。少皡时化,号随应子。颛帝时,号赤精子。帝喾时,号录图子。帝尧时,号务成子。帝舜时,号尹寿子。夏禹时化,号真行子。商汤时,号锡则子。老君虽累世化身,而未有诞生之迹。迨商第十八王阳甲时,分神化炁,寄胎於玄妙玉女,八十一年,暨第二十二王武丁庚辰岁二月十五日卯时,诞於楚之苦县濑乡曲仁里,姓李名耳,字伯阳,谥曰聃。周武王时为守藏史,迁柱下史。至第五帝昭王二十三年,过函谷关,度关令尹喜。以二十五年,降于蜀青羊肆,会尹喜,同度流沙。至穆王时,复还中夏。至灵王二十一年庚戌,孔子生。至二十七帝敬王十七年戊戌,孔子问礼於老君,退有犹龙之叹。敬王四十一年壬戌,孔子卒。至第三十五帝烈王二年丁未,过秦,秦献公问以历数,遂出散关。至显王八年庚申东迁。至第三十八帝赧王九年乙卯,复出散关,飞升昆仑。秦时降陕河之滨,号河上丈人,亦曰河上公,授道安期生。前汉文帝好老子之旨,遣使诏问之,公曰:道尊德贵,非可遥问。帝即驾从诣之。帝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域中有四大,王居一也。子虽有道,犹朕民也。不能屈,何乃高乎?朕足使贫贱富贵。须臾,公即抚掌坐跃,冉冉在虚空之中,如云之升,去地百丈余,而止於玄虚。良久俛而答曰:今上不至天,中不累人,下不居地,何民之有?陛下焉能令余富贵贫贱乎?帝乃悟之,知是神人矣。方下辇稽首礼谢。授帝《道德》二经旨。成帝时,降曲阳泉,授于吉《太平真经》。汉章帝时,授于吉《一百八十大戒》。安帝时,降刘图《罪福新科》。顺帝时,降授天师三洞经录。桓帝时,降天台,授葛孝先《上清》《灵宝》《大洞》诸经。魏明皇时,降嵩山,授天师寇谦之新科符箓。大唐高祖时,降羊角山,语吉善行唐公受命符。明皇天宝元年,降丹凤门,帝亲享之兴庆宫。又降语田同秀,以函谷所藏《金匮灵符》。又降语王元翼《妙宝真符》。宋政和二年,降华阳洞天,授梁先生《加句天童护命经》。又云:老君无世不出,先尘劫而行化,后无极而常存,隐显莫测,变化无穷,无为自然,永劫绵绵。阴翊皇度,玄之又玄。普度天人,不可具述矣。

崇真子云:论长生养性之旨,其要在於存三抱一。三者,精炁神也,是名三宝。象川翁曰:精能生炁,炁能生神,荣卫一身,莫大於此,实修真之本也。

混元三宝之图

谭景升云:存三抱一者,炼精化炁,炼炁化神,炼神合道,洞妙自然。经云:天有三宝,日月星;人有三宝,精炁神。心之神发乎目,则谓之视;肾之精发乎耳,则谓之听;脾之魂发乎鼻,则谓之嗅;胆之魄发乎口,则谓之言。动一神,万神皆动;开一窍,九窍齐开。一关要锁百关牢,转身一路真容易。

初真内观静定之图

金丹大道之图

白玉蟾云:无心之心无有形,无中养就婴儿灵。学仙学到婴儿处,月在寒潭静处明。

传经证道品

仙人葛玄曰:吾得此道者,曾诵万遍。此经是天人所习,不传下士。吾昔受之於东华帝君,东华帝君受之於金阙帝君,金阙帝君受之於西王母,西王母皆口口相传,不记文字。吾今於世,书而录之。上士悟之,升为天官;中士悟之,南宫列仙;下士得之,在世长年,游行三界,升入金门。

左玄真人曰:学道之士持诵此经者,即得十天善神拥护其人,然后玉符保神,金液炼形,形神俱妙,与道合真。

正一真人曰:人家有此经,悟解之者,灾障不干,众圣护门,神升上界,朝拜至尊,功满德就,相感帝君。诵持不退,身腾紫云。

传经

苏上卿云:童子传经问至人,无心对境永安身。侍经终有风云日,他日乘鸾步玉宸。

开经

丘长春云:夫人出家,法语有云:上忠君王,下孝父母是也。上不拜君王,下不拜父母,乃不忠孝也。是自高自贵的言语不合大道,难入仙宗,是自忘本矣。

尹真人云:仙经万卷,忠孝为先。天上人间,方便第一。

知觉

白玉蟾云:桑田成海海成田,一剎那间又百年。拨转顶门关捩子,阿谁不是大罗仙?

明师

悟真子云:饶君聪慧过颜闵,不遇明师莫强猜。只为金丹无口诀,教君何处结灵胎?

口诀

了真子云:大药三般精炁神,天然母子互相亲。回风混合归真体,煅炼工夫日日新。

行功

了真子云:无功功里要勤功,功外无功合圣功。炼得丹田成至宝,任他乌兔走西东。

成道

毕元枢云:一粒金丹何赫赤,大如弹丸黄如橘。人人分上本圆成,夜夜灵光常满室。

超凡

陈泥丸云:一载胎生一个儿,子孙孙子又孙枝。千万亿化最妙处,岂可容易教人知。

入圣

吕洞宾云:独上高山望八都,黑云散尽月轮孤。茫茫宇宙人无数,几个男儿是丈夫?

 

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注

海南琼琯子白玉蟾分章正误

终南隐微子王元晖注

太者,无也;上者,极也;说者,开化也。常清静者,虚无大道,自然生成,三才万物,古犹今同也。经者,心也,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邵子云:天向一中分造化,人从心上起经纶。天人焉有两般义,道不虚行只在人。

先天大道章第一

太上老君曰:老君注,见前《渊源》。今本无太上二字。

《道德经》云:道之出口,淡乎其无味。视之不足见,听之不足闻,用之不可既。

羲皇上人云:但识琴中趣,何劳弦上声?

大道无形,无之始也。生育天地。不待安排,自然而然。

《神霄经》云:空洞无形,神炁为真。神非恍惚,炁非氤氲。神生万神,炁生万炁。万神归一,万炁合一。神为道机,炁为道枢,机变枢化,三界乃生。元始祖神,变生万真,元始祖炁,化生诸天。

大道无情,有之始也。运行日月。灵宝净明,普照无穷。

《晋天文志》云:天圆如倚盖,地方如棋局。天盘一半在地上,半在地下。日月本东行,天西旋。《汉浑天仪》云: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天体圆如弹丸,北高南下,形如倚盖。北极出地上三十六度,南极入地下三十六度。南极去北极直径一百八十二度弱。其依天体隆曲,南极去北极一百八十二度强。正当天之中。南北二极中等之处,谓之赤道,去南北极各九十一度。春分日行赤道,夏至日行赤道之北二十度,去北极六十七度,去南极一百一十五度,谓之黑道。从夏至日以后,日渐南至,秋分还行赤道,与春分同。冬至行赤道之南二十四度,去南极六十七度,去北极一百一十五度,谓之黄道。自冬至以后,日又渐北矣,又,月行之道与日道相近,交路而过。半在月道里,半在日道表。其当交则两道相合,交去极远处,两道相去六度。此其日月行道之大略也。《汉志》云:日行一度,月行十三度十九分度之七。日行迟而月行速也。日本阳也,月本阴也。月不能以自明,资日而后明,故交会於日,则为晦,为朔,其生明为有序焉。是以三日而载生明,因谓之胐。凡八日,月行八十度四分而生明已半,因谓之上弦。十有五日而谓之望,盖与日对望而明也。十有六日而生魄,是阴魄之生而明退之渐也。二十三日而生魄已半,因谓之下弦。二十七日有半,而月行三百六十五度,已及周天之次,而日之行已远於二十七度。故月复行二日有半,而再会於次辰之朔也。又云:谓地居中而天周焉。日在地上为昼,在地下为夜。此日月运行之道也。《神霄经》云:混沌既析,梵炁乃张,大为日月,细为星辰。云房云:日月者,阴阳之精,生成万物。东出西没,以分昼夜;南北往来,以定寒暑。朱子云:昆仑大无外,磅礡下深广。阴阳无停机,寒暑互来往。

大道无名,万象始也。长养万物。二炁氤氲,万物化醇。

老子云: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易》曰:地道含弘光大,万物资生,鼓之以雷霆,润之以风雨。朱子云:元亨播群品,利贞固灵根。非诚谅无有,五性实斯存。

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

太极左仙公云:无极者,与大道而沦化,为天地而立根,布炁於十方,抱道德之至淳,浩浩荡荡,不可名也。故老子谓之道,《春秋》谓之元,《易》谓之太极。张子谓,由炁化,有道之名。又云,由炁化,有天道、地道、人道之名。

陈子昂云:仲尼推太极,老子贵窈冥。西方金仙子,崇义乃无明。

造化自然章第二

夫道者,未见炁也有清、阳炁始也。有浊,阴炁始也。有动有静。阳动阴静而生三才。天清地浊,清炁为天,浊炁为地。天动地静;天圆而动,包乎地外。地静而方,处乎天中。男清女浊,男动女静。乾男坤女,配合相生。降本流末,而生万物。三才生万物。

《管子》云:虚而无形,谓之道。《汉律历志》云:太极元炁,函三为一。即天地人也。《列子》云:元炁轻清者为天,重浊者为地,冲和之炁为人。朱子云:天地之炁合,所遇寒暑、燥湿、风火胜复之变、之化。故人炁从之,万物化生,悉由三炁合散,生化无穷。悟真子云:道自虚无生一炁,便从一炁产阴阳。阴阳配合生三体,三体重生万物昌。

清者独之源,动者静之基。

邵子云:无极而太极,冲漠未分。阳动阴静,只在太极里。阳动阴静,循环不穷。太极本体,只在阴阳裹。释氏云:水流元在海,月落不离天。一本作静者动之基。

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

《大洞经》云:人生天形。李少微云:我即天地,天地即我。刘天师云:道非欲虚,虚自归之。人能虚心,道自归之。玉溪子云:为甚此心关大造,只因元自道中来。

全神合道章第三

夫人神好清而心扰之,道本无魔,人心自障。

玉溪子云:自道分为我之元神,我之元神即大道也。王鞵师云:心宁神灵,心荒神狂。孔子问於老聃:敢问至道?聃曰:疏沦於心,澡雪於精神。西王母云:声色不止神不清,思虑不止心不宁,心不宁兮神不灵,神不灵兮道不成。

人心好静而欲牵之。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天猷真君曰:日月虽明,浮云盖之;江河虽清,沙石混之;人心虽静,嗜欲牵之。梓潼帝君云:白云本是无心物,风送悠然出岫中。

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静,意畅心宽,炁壮神安。

《了真经》云:寡欲心静,忘情累轻。老子云:其居也渊而静,其惟人心乎。《水火真经》云:欲从心起,息从心定。心息相依,息调心静。

澄其心而神自清。泰宇生光,魔王束首。

烟萝子云:澄其心也。心澄神静,乱想不出,邪妄不侵,忧患咸消。虚室生白,惟在澄心也。吕洞宾云:一日清闲一日仙,六神和合自安然。丹田有宝休寻道,对境无心莫问禅。

自然六欲不生,三毒消灭。阴魄潜消,阳神自现。

白玉蟾云:君不见虚无生自然,自然生一炁。一炁结成物,炁足分天地。天地本无心,二炁自然是。万物有荣枯,大数有终始。会得先天本自然,便是性命真根蒂。《道德》五千言,《阴符》三百字。形神与性命,身心与神炁。交诟成大宝,即是金丹理。世人多执著,权将有作归无作。猛烈丈夫能令略,试把此言闲处嚼。若他往古圣贤心,立法化人俱不错。况能蓦直径路行,一条直上三清阁。虚靖天师云:上士得之能保守,飞升元是此工夫。

所以不能者,财炁乱性,酒色惑情。

稽康云:养生有五难:名利不灭,喜怒不除,声色不去,滋味不绝,神虑消散。刘海蟾云:学仙甚易而人自难,脱尘不难而人未易。

清虚真人云:三岁孩儿也说得,八十老公行不得。

为心未澄也,活泼泼、转渌渌。

《度人经》云:人道者心,谅不由他。王知远云:急水上打球子相似。韩湘云:波浑性海,云掩心天。昔马丹阳子隐终南山,一日刘处玄至,望庵外墙而拜。时丹阳知刘心未灰,隔墙谓之曰:可去河南府参刘仙姑,去三年后却来。刘即往之。时仙姑预知其来,盛妆以待之。刘一见心动,仙姑谓之曰:特试子耳。除了此心,汝事即了。刘即自悔,乃於洛阳花巷瓦子打坐,日化饭吃。暨三年心灰,觉有所得,遂再见丹阳。丹阳见之曰:可矣。乃授道。今全真派长生刘真人是也。华阳子云:一旦天无风,四溟波尽息。人心风不吹,波浪高百尺。

欲未遣也。耳随声走,眼被色瞒。

上元夫人谓武帝曰:汝好道乎?数招方士,登山祠神,亦为勤矣。然汝胎性暴,胎性淫,胎性奢,胎性酷,胎性贼,五者常舍於荣卫之中、五藏之内。若从今捨尔五性,反诸柔善,常为阴德,救度死厄,不泄精液,当有冀尔。曹先生云: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分明不见人头落,暗里教贤骨髓枯。

能遣之者,万事付之一笑。

魏元君云:休休休,盖世功名不自由。黄石公云:绝嗜禁欲,所以除累;贬酒阙色,所以无污。文子云:去其诱慕,除其嗜欲。又黄石公云:朝臣待漏五更残,铁甲将军夜度关。隐士日高眠未起,算来名利不如闲。

内观於心,回光返照,本作其心。心无其心。

庄子云:道为太极。心为太极。又云:心无逆顺,即无心也。三茅君云:灵台湛湛似冰壶,只许元神在里居。若向此中留一物,岂能证道合清虚?

外观於形,以道观之,无贵无贱。本作其形。形无其形。

朱子云:道之为体,其大无外,其小无内。太极左仙公云:体自然而然,生乎太无之先,起乎无因。经历天地终始,不可称载。太玄真人云:一点圆明等太虚,只因念起结成躯。若能放下回光照,依旧清虚一物元。父母生前一切灵,不灵只为结成形。成形罩却光明种,放下依然彻底清。

远观於物,若以物观之,自贵而物贱。本作其物。物无其物。

白玉蟾注《老子》云:道之为物,○唯恍唯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自古及今。吕洞宾云:此中真妙理,谁道不长生?《神霄经》云:上无复神,下无复炁。务成子云:有物先天地,无形本寂寥。能为万象主,不逐四时凋。

三者既悟,惟见於空。函三为一,贵乎自然。

《天保长生经》云:远观应化无应化,无物也。内观元神无元神,无心也。外观法界无法界,无形也。自然应静而静,静中有神;无中生有,精能生炁。应寂而寂,寂然而真。空中不空,炁能生神。逍遥子云:不知有此理,只为太分明。

观空以空,空无所空。道无象。

许旌阳《石函记》云:玩真空,显仙踪,莫言来世再相逢。太愚蒙,休谈妙,有说真空说真空。事非同空即是色,色非空,其色花花照耀红。与君说破我家风,太阳移在月明中。月明太阳天上药,人服之时跨鸾鹤。石杏林云:不知丹诀妙,终日玩真空。

所空既无,无无亦无。神无方。

《淮南子》云:大丈夫恬淡无为,与造化逍遥。了真子云:大道元来一也无,若能守一我神居。此心莹若潭心月,不滞丝毫真自如。

无无既无,湛然常寂。性无体。

《上乘无碍经》云:心生则性灭,心寂则性现。如空无相,湛然常寂。丘长春云:道德元无象,丹青画不真。圣贤潜济物,今古默通神。

寂无所寂,欲岂能生?炁无形。

老子云: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悟真子云:善恶一时忘念,荣枯都不关心。

欲既不生,即是真静。雾开日莹,尘尽鉴明。

魏元君云:道生於安静。昔施肩吾慕道年久,修持无功,夙夜自思,如负芒棘。因览《三清经》云:夫修炼之士,当须入三静关,淘炼神炁,补续年命。大静三百日,中静二百日,小静一百日。发志试之以小静,闭户不出,克期百日,方出静室。未踰月,而神光耀目;百日,精神清健;三百日,眼如点漆,肤如凝脂,宿疾普销,身心轻爽。则知仙经妙诀,言不虚矣。石杏林云:心天无点翳,性地绝尘飞。夜静月明处,一声春鸟啼。

真静应物,圆陀陀,光烁烁。一本作真常应物。

老子云: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刘海蟾云:只明真性不修丹,万劫应知变化难。王鞋师云:炁止则神聚,神聚则丹成。《石函记》云:夫丹道者,非人间五金、八石、朱砂、水银之所为也,是元形合虚,旷然虚无,是谓真虚。真虚之体,还丹之基,大药之母。大药之母何形容,形容体貌缘何质。质者混成中有物,有物来居象帝先,帝先真虚合自然。真虚自然合色象,色象因神而运转。运转真虚虚不空,不空之妙有神通。丘真人云:丹转一,冥冥海底生红日。祥云烟霭遍三田,种出玄珠如黍粒。丹转二,炎炎朱雀烧天地。霞光入鼎虎龙蟠,一粒黄芽如犬齿。丹转三,三才混象结成丹。形容妍丑随人意,天质生身已造端。丹转四,蓬壶灵户常关闭。静中暗转长生轮,无限灵光照真子。丹转五,灵真日日修仙所。重重道炁添光明,还为增长神明主。丹转六,昼夜河车驰圣轴。灵泉直上昆仑巅,一轮月在瑶池浴。丹转七,无为光里藏灵质。主持道炁有真官,千神降福来神室。丹转八,炼得胎仙如满月。同行同坐又同眠,虽在尘中人不识。丹转九,圣功圆满胎仙就。已证虚无自在身,此后不须行火候。

真常得性。一灵妙有,三界圆通。

李华阳云:不明真性只究命,此是修行第一病。夫性者,是心如一个器皿,器中盛得底,如一个宝珠,珠中光明底,是性。性发现,在胎为身,在世为人,在眼曰见,在耳曰闻,在鼻嗅香,在口谈论,手之运掉,足之举措,散满六合,敛之方寸。识者明为真性,迷者唤作精魂。《石函记》云:父母元胎不可论,浩浩生生万种魂。种孕胎生卵湿化,人兽禽虫几万般。人兽禽虫各禀性,性命相连魂系命。原夫人与动物,皆禀炁於父,受形於母。潜符天地之理,炁足而生,各正性命。此理甚明。今人言修行人坐化,临行念差则失身,入别胎壳中。诚可戒也。虚靖天师云:道不远,在身中,物即皆空性不空。性若不空和炁住,炁归元海寿无穷。

常应常静,常清静矣。

郝真人云:定体无念,慧照无边,定慧混融,妙用无穷。曹先生云:混合为一复忘一,可与元化同出没。透金贯石不为难,坐脱立亡犹倏忽。

如此清静,渐入真道。○心性无染,入众妙门。

汉天师云:虚无大道,清静希夷,不染曰清,不动曰静,不视曰希,不听曰夷。此四者勤而行之,三年之外方免轮回。又云:六根清静,方寸澄彻,久而行之,可以坐役鬼神,呼召风雨。岂可忽哉?萨守坚云:寒潭秋夜月,碧涧水无痕。

既入真道,名为得道。心同虚空,虚空非心。

赤松子云:复性入虚无,凝神入混沌。古云神仙只是凡人做,是名得道。薛道光云:蓬莱三岛客,元不在西边。

虽名得道,显法不真。

刘海蟾云:实相无相,微妙法门。悟真子云:项后有光犹是幻,云生足下未为仙。

实无所得。真法不显。

视之不见,○无色也。听之不闻,○无声也。搏之不得,○无形也。玉溪子云:他心求觅也徒然,不在中间与内外。视之不见听无声,廓然莹彻周沙界。仙经云:窈冥之内,恍惚元真。周紫阳云:如鱼饮水,冷暖自知。陶弘景云:但可自怡悦,不堪持寄君。

为化众生,名为得道。万化俱通,道本无名。

淮南子云:至道无为,盈缩卷舒,与时变化。所以太上随机立教,以显其道。然万法千门,终致於一,其名虽异,同出乎心。《六韬》太公曰:夫人皆有性,趣舍不同。

能悟之者,可得圣道。思曰睿,睿作圣。

张子云:真识根源,谓之知道。朱子云:自古及今,恁地衮将去,只是个一阴一阳,是孰使之然也,乃道也。邵子云:否泰悟来知进退,乾坤见了识亲疏。自从悟得环中意,闲炁胸中一点无。

贤愚见识章第四

太上老君曰:上士无争,性天广大。下士好争。慧力无边。

老子云:天之道,不争而善胜。仙经云:守道一日,可夺天地一年之正炁。萨守坚云:孤云长自在,野鹤任纵横。

上德不德,无为。下德执德。有为。

颜子云: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智。文子云:聪明广智守以愚,多闻博辨守以俭。张九成云:贫即无聊富即骄,回心独尔乐箪瓢。个中得趣无人会,惆怅遗风久寂寥。西王母云:瞻星礼月,苦己劳形,色见声求,慕仙疗病。《史记》扁鹊云:疾其在骨髓,虽司命无之奈何也。

执著之者,不名道德。逐妄迷真。

《九子丹经》云:人之可保者命,可惜者身,可存者炁,可贵者精。夫按摩导引,服炁餐霞,闭门行炁,御女采阴,存思举意,绝谷休妻,诸旁门等法。苏之瞻云: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

应现无方章第五

太上老君曰:众生所以不得真道者,为有妄心。贪其所爱,不知休息。本无太上二字。

《了心经》云:心为道宗,心为祸本。前真云:夫人身贱罗绮,口饫珍馔,目惑邪色,耳乱郑声,所慕者荣华富贵,日就沉溺,焉知天地间有玄妙乎?尹寿子云:迷云锁慧月,业风吹定海。

既有妄心,即惊其神。眼观心动,耳听神移。

汉天师云:心生法乱,炁散神离。曹先生云:此物何曾有定位,随时变化因心意。在体感热即为汗,在鼻感风即为涕,在肾感情即为精,在眼感悲即为泪,纵横流转炁血中,到头不出於神炁。虚靖天师云:神若出,便收来,神返身中炁自回。如此朝朝与暮暮,自然赤子产真胎。

既惊其神,即著万物。道生之。

锺会曰:神炁散而为万物。老子云:万物负阴而抱阳。白玉蟾云:此道常在万物内,何物不在此道中?悟真子云:草木阴阳亦两齐,若还缺一不芳菲。初开绿叶阳先唱,次发红花阴后随。常道只斯为日用,真源返覆有谁知?报言学道诸君子,不识阴阳莫强嗤。

既著万物,德畜之。

尹真人云:善吾道者,即一物中知天,尽神致命。邵子云:一物其来有一身,一身还有一乾坤。须知万物备於我,肯把三才别立根。

即生贪求。日日新,又日新。

许旌阳云:吾丹既成,变化自在。所不足者,上帝之诏未至。於是积功以期真命焉。丘真人云:丹转足爱养,三年防殆辱。济人利物积阴功,蹑景凌空膺帝箓。

既生贪求,只是烦恼。十二时中,守满持盈。

《黄庭经》云:仙人道士非有神,积精累炁乃成真。庄子云:不离於精,则谓之神。云房云:下手工夫易坚心,守道难焉自然云。金液还丹因此识,只在人身休外觅。自有黄婆匹配伊,金鼎炼成丹赫赤。自家修,自家惜,阳日起头阴在脊。只此便是水中金,余外万般休用觅。金丹只此百日功,功成永作蓬莱翁。

烦恼妄想,念中境像,梦里精神。

许旌阳云:静定栖神,无生杂想。云房云:定中见境像繁华,有诸快乐,皆不得认,乃妄想也。李仙君云:存神养炁精,清静心光明。妄想不虚起,求真道乃成。

忧苦身心,行住坐卧,如护婴儿。

王子乔云:心无为而身自安。曹国舅云:劝君惜取身心。邵子云:身在天地后,心在天地先。天地自我出,其余何足言?

便遭浊辱,流浪生死,贵贱高低,死生平等。

裴清虚云:浊辱者,贪痴也。老子云:知足不辱。富贵而骄,自遗其咎。王盘山云:一念无生即无死也。李华阳云:生死特一炁聚散而已。郭璞云:死生聚散,变化无方。玉溪子云:夫人心上有情,性上有尘,尘情般弄,生死不停。前真云:不生不灭本来真,无价夜光人不识。凡夫虚度几千生,杂在矿中不能出。

常沉苦海,永失真道。精竭炁亡,炁亡神灭。

《黄庭经》云:一身精神不可失。昔许旌阳与众徒弟至一市,今名炭妇市也。日晚,化炭为众美女试之。惟时周等十人无染,尽皆升天;余众皆动心迷恋,沉於欲海。天明视之,乃炭也。各知失道,惭愧而散。阴君曰:莫辞得失,一志而修,还丹可冀矣。安期生云:千日养不足,一旦害有余。

真常之道,悟者自得。若向此玄玄里得。

许旌阳云:夫真常之道者,忠孝为百行之源,方便为万善之本。水丘子云:不变不妄,谓之真常。《玄帝本传》云:忠全孝尽,保举升仙。《净明经》云:但愿我赤子,孝顺长在心。居家奉父母,在朝忠於君。不为贪淫行,泄散精与神。福来如流泉,派派自然明。梓潼真君云:日用常行皆是道,不退转皆是道。白玉蟾云:平常心是道,不用生分别。广成子云:至道之精,窈窈冥冥;至道之极,昏昏默默。无视无听,抱神以静,形将自正。必静必清,无劳尔形,无摇尔精,乃可长生。慎内闭外,多知为败。我处其一,以处其和,故千二百岁而形未尝衰。得吾道者上为皇,失吾道下为土。将去汝,入无穷门,游无极野,与日月参光,与天地为常。人其尽死而我独存矣。会么?丹阳子云:一点灵光晃太虚,丹青妙手莫能模。休将明月闲相比,有缺因缘怎类吾?

得悟道者,此玄玄外更无玄。

庄子云:道在太极之先而不为高,在太极之下而不为深,先天地生而不为久,长於上古而不为老。狶韦氏得之,以挈天地;伏羲氏得之,以袭炁母;维斗得之,终古不忒;日月得之,终古不息;堪坯得之,以袭昆仑;冯夷得之,以处玄宫;禺强得之,以立乎北极;王母得之,坐乎少广。汉天师得之,三代飞升,七代尸解;许旌阳得之,拔宅凌空;魏元君得之,位登紫虚;葛仙翁得之升仙,其妻尸解,女亦尸解;刘洞天师得之升仙,其妻尸解,女亦尸解。此略举其一二。至於列仙得悟大道者,莫知其终。

常清静矣。天地合其德,日月合其明。

尹真人云:但使心长御炁,炁与神合,中既有主,形乃长存。若日月之周回,同天河之轮转,寿命无穷无极也,乃证虚无道莫测,得圣智圆通,隐显莫测,出有入无,逍遥云际,升入金门,形神同妙,与道合真。《中黄经》云:十方彩女执旌麾,百灵列驾玉童随。前有龙幡后有旗,羽服飘飘上太微。

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终谨终如始,则无败事。

说经既毕,末后一句玄妙,怎生道么?吕洞宾云:道妙玄微,天机深远。下手速修犹太迟。蓬莱路、三千行满,独步云归。白玉蟾云:为君说此末后句,末后一句亲分付。普为天下学仙者,晓然指出蓬莱路。道本虚无,无中运有。故云妙有,亦曰真空。混茫莫测,奚以经为?然非经则不能明道也。故元始开图,敷落五篇,真文诞敷,发扬秘密,允为梯筏,溥接众生。惟《常清静》一经,实为要妙,还丹大道,至理昭然。夫所谓清静者,一尘不染,故谓之清,万缘俱息,故谓之静。人能常清静,自然与道玄同,直超彼岸。噫,世人著种种相,苦恼无边,虽欲超脱,耽玩此经,徒能诵言,而终莫能悟明其义也。一生狐惑,了无是处。大叙尝获紫清白真人《分章证误》,司马子微《解注》之本,言言造微,句句明理,实乃修真之指归。切惧斯文之漫灭,辄绣梓以广其传。若遇有眼睛汉,便能彻视玄机,打翻关棙,何异披云睹皦日、觌面见老聃?既到此际,则又清浊两忘,动静惟一,行住坐卧皆清静也。白云流水,青山明月,掀髯而长啸者,无不清静也。活泼泼地,如盘走珠,岂徒滞於枯木死灰耶?由是为清静之说。句曲山人王大叙谨识。

《道德经》云: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玄牝,一阴阳也;阴阳,一天地也。《易》乾为天玄,坤为地牝。类此天地之玄牝,人一身一乾坤,命肾左右分阴阳,此人之玄牝。命肾之间其门欤?其天地之根欤?《清静经》原动静即是理也。白玉蟾释经,为作图像于前,显明是义。盖会此经於方寸,非徒口耳之学也。尝谓儒者性命之说、释氏胎息之说、老氏玄牝之说,名虽殊而理实一。第慨夫世之人假儒者之名,心图进取,托佛老之言,而愚人心福田利益,岂立教之初意哉?观白玉蟾传此经若图,当颜厚汗下,非独师老氏者。王大叔、史大闻得是经,绣之梓,其志可尚。遂为之书。皇庆初元上已后。金坛四清翁蒋华子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