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华道藏 > 四辅真经 > 太清摄养经 >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卷之八十二

宋朝奉郎守太常少卿充秘阁校理林亿等校正

养性

按摩法第四

天竺国按摩,此是婆罗门法。

两手相捉纽捩,如洗手法。

两手浅相叉,翻覆向胸。

两手相捉,共按#1;左右同。

以手如挽五石力弓,左右同。

两手相重按鳎徐徐捩身,左右同。

作拳向前筑,左右同。

作拳却顿,此是开胸,左右同。

如拓石法,左右同。

以手反捶背上,左右同。

两手据地,缩身曲脊,向上三举。

两手抱头,宛转魃希此是抽胁。

大坐斜身偏欹如排山,左右同。

大坐伸两脚,即以一脚向前虚掣,左右同。

两手拒地回顾,此是虎视法,左右同。

立地反拗身三举。

两手急相叉,以脚踏手中,左右同。

起立以脚前后虚踏,左右同。

大坐伸两脚,用当相手勾所申脚,着膝中,以手按之,左右同。

右十八势,但是老人日别能依此三遍者,一月后百病除,行及奔马,补益延年,能食、眼明`、轻健、不复疲乏。

老子按摩法:

两手捺鳎左右捩身二七遍。

两手捻鳎左右纽肩二七遍。

两手抱头,左右纽腰二七遍。

左右挑头二七遍。

两手托头,三举之。

一手抱头,一手托膝,三折,左右同。

一手托头,一手托膝,从下向上三遍,左右同。

两手攀头下向,三顿足。

两手相捉头上过,左右三遍。

两手相叉,托心前,推却挽三遍。

两手相叉,着心三遍。

曲腕筑肋挽肘,左右亦三遍。

左右挽,前后拔,各三遍。

舒手挽项,左右三遍。

反手着膝,手挽肘,覆手着膝上,左右亦三遍。

手摸肩从上至下使遍,左右同。

两手空拳筑三遍。

两手相叉,反覆搅,各七遍

外振手三遍,内振三遍,覆手振亦三遍。

摩纽指三遍。

两手反摇三遍。

两手反叉,上下纽肘无数,单用十呼。

两手上耸三遍。

两手下顿三遍。

两手相叉头上过,左右申肋十遍。

两手拳反背上,掘脊上下亦三遍。掘,揩之也。

两手反捉,上下直脊三遍。

覆掌搦腕内外振三遍。

覆掌前耸三遍。

覆掌两手相叉,交横三遍。

覆掌横直,即耸三遍。

若有手患冷,从上打至下,得热便休。

舒左脚,右手承之,左手捺脚,耸上至下,直脚三遍。右手捺脚亦尔。

前后捩足三遍。

左捩足,右捩足,各三遍。

前后却捩足三遍。

直脚三遍。

纽魅遍。

内外振脚三遍。

若有脚患冷者,打热便休。

纽饕砸舛嗌伲顿脚三遍。

却直脚三遍。

虎据,左右纽肩三遍。

推天托地,左右三遍。

左右排山、负山拔木各三遍。

舒手直前顿申手三遍。

舒两手两膝亦各三遍。

舒脚直反顿申手三遍。

捩内脊、外脊各三遍。

调气法第五

彭祖曰:道不在烦,但能不思衣食,不思声色,不思胜负,不思曲直,不思得失,不思荣辱;心无烦,形勿极,而兼之以导引,行气不已,亦可得长年,千岁不死。凡人不可无思,当以渐遣除之。

彭祖曰:和神导炁养#2道,当得密室,闭户安床暖席,枕高二寸半。正身偃卧,瞑目,闭气於胸膈中,以鸿毛着鼻上而不动,经三百息,耳无所闻,目无所见,心无所思。如此则寒暑不能侵,蜂虿不能毒,寿三百六十岁,此邻於真人也。

每旦夕旦夕者,是阴阳转换之时。凡旦五更初,暖气至,频频眼闭#3,是上生气至,名曰阳息而阴消;暮日入后,冷气至,凛凛然,时乃至床坐睡倒,是下生气至,名曰阳消而阴息。旦五更初暖气至,暮日入后冷气至,常出入天地日月、山川河海、人畜草木,一切万物体中,代谢往来,无时休息。进退如昼夜之更迭,如海水之潮夕,是天地消息之道也。面向午,展两手於脚膝上,徐徐按捺肢节,口吐浊气,鼻引清气。凡吐者,去故气,亦名死气;纳者,取新气,亦名生气。故《老子经》云:玄牝之门,天地之根,绵绵若存,时#4之不勤。言口鼻天地之门#5可以出纳阴阳死生之气也。良久,徐徐乃以手左托右托、上托下托、前托后托,瞋目张口,叩齿摩眼,押头拔耳,挽发放腰,咳嗽发扬振动也。双作只作,反手为之,然后掣足仰振,数八十九十而止。仰下徐徐定心,作禅观之法,闭目存思,想见空中太和元气,如紫云成盖,五色分明,下入毛际,渐渐入顶,如雨初晴,云入山。透皮入肉,至骨至脑,渐渐下入腹中,四肢五脏皆受其润,如水渗入地,若彻则觉腹中有声汨汨然。意专思存,不得外缘,斯须即觉元气达於气海,须臾则自达於涌泉,则觉身体振动,两脚蜷曲,亦令床坐有声拉拉然,则名一通。一通二通,乃至日别得三通五通,则身体悦怿,面色光辉,鬓毛润泽,耳目精明,令人食美,气力强健,百病皆去,五年十岁,长存不忘。得满千万通,则去仙不远矣。人身虚无,但有游气,气息得理,即百病不生。若消息失宜,即诸疴竞起。善摄养者,须知调气方焉。调气方疗万病大患,百日#6生眉须,自余者不足言也。

凡调气之法,夜半后日中前,气生得调;日中后夜半前,气死不得调。调气之时则仰卧床,铺厚软,枕高下共身平,舒手展脚,两手握大拇指节,去身四五寸,两脚相去四五寸,数数叩齿,饮玉浆,引气从鼻入腹,足则停止#7,有力更取。久住气闷,从口细细吐出尽,远从鼻细细引入。出气一准前法。闭口以心中数数,令耳不闻,恐有误乱。兼以手下筹,能至千则去仙不远矣。若天阴雾恶风猛寒,勿取气也,但闭之。

若患寒热,及卒患痈疽,不问日中,疾患未发前一食间即调,如其不得好瘥,明日依式更调之。

若患心冷病,气即呼出;若热病,气即吹出。若肺病即嘘出,若肝病即呵出,若脾病即唏出,若肾病即呬出。夜半后八十一,鸡鸣七十二,平旦六十三#8,日出五十四,辰时四十五,巳时三十六。欲作此法,先左右导引三百六十遍。

病有四种:一冷痹,二气疾,三邪风,四热毒。若有患者,安心调气,此法无有不瘥也。

凡百病不离五脏,五脏各有八十一种疾,冷热风气计成四百四病,事须识其相类,善以知之。

心脏病者,体冷热。相法:心色赤,患者梦中见人着赤衣,持赤刀杖火来怖人。疗法:用呼吹二气,呼疗冷,吹治热。

肺脏病者,胸背满胀,四肢烦闷。相法:肺色白,患者喜梦见美女美男,诈亲附人,共相抱持,或作父母、兄弟、妻子。疗法:用嘘气出。

肝脏病者,忧愁不乐,悲思,喜头眼疼痛。相法:肝色青,梦见人着青衣,捉青刀杖,或狮子、虎狼来恐怖人。疗法:用呵气出。

脾脏病者,体上游风习习,遍身痛,烦闷。相法:脾色黄,通土色,梦或作小儿击历人邪犹人,或如旋风团圞转。治法:用唏气出。

肾脏病者,体冷阴衰,面目恶痿。相法:肾色黑,梦见黑衣及兽物捉刀杖相怖#9治法:用咽气出。

冷病者,用大呼三十遍,细呼十遍。呼法:鼻中引气入,口中吐气出,当令声相逐,呼字而吐之。

热病者,用大吹五十遍,细吹十遍。吹如吹物之吹,当使字气声似字。

肺病者,用大嘘三十遍,细嘘十遍。

肝病者,用大呵三十遍,细呵十遍。

脾病者,用大唏三十遍,细唏十遍。

肾病者,用大咽五十遍,细呬三十遍。

此十二种调气法,若有病依此法恭敬用心,无有不瘥。皆须左右导引三百六十遍,然后乃为之。

服食法第六论 方

论曰:凡人春服小续命汤五剂,及诸补散各一剂;夏大热,则服肾沥汤三剂;秋服黄耆等丸一两剂;冬服药酒两三剂,立春日则止。此法终身常尔,则百病不生矣。俗人见浅,但知钩吻之杀人,不信黄精之益寿;但识五谷之疗饥,不知百药之济命;但解施泻以生育,不能闭固以颐养。故有服饵方焉。

郄惜曰:夫欲服食,当寻性理所宜,审冷暖之适。不可见彼得力,我便服之。初御药皆先草木,次石,是为将药之大较也。所谓精粗相代,阶粗以至精者也。夫人从少至长,体习五谷,卒不可一朝顿遗之。凡服药物为益迟微,则无充饥之验,然积年不已,方能骨髓填实,五谷居然而自断。今人多望朝夕之效,求目下之应,腑脏未充,便以绝粒,谷气始除,药未有用。又将御女,形神与俗无别,以此致弊,胡不怪哉!服饵大体皆有次第,不知其术者,非止交有所损,卒亦不得其力。故服饵大法,必先去三虫。三虫既去,次服草药,好得药力,次服木药,好得力讫,次服石药。依此次第,乃得遂其药性,庶事安稳,可以延龄矣。

去三虫圆方:

生地黄汁三斗,东向灶苇火煎三沸,内清漆二升,以刑匕搅之,日移一尺;内真丹三两,复移一尺;内瓜子末三升,复移一尺;内大黄末三两,微火勿令焦,候可丸,丸如梧子大,先食服一丸,日三。浊血下鼻中,三十日诸虫皆下,五十日百病愈,面色有光泽。

又方:

漆二升大黄六两,末酒一升半芜菁子三升,末

右四味,以微火合煎令可丸,如梧子大,先食服三丸,十日浊血下出鼻中,三十日虫皆烂下,五十日身光泽,一年行及奔马,消息四体安稳,乃可服草药。其余法在三虫篇中备述。三虫篇见前第十八卷。

服天门冬方:

天门冬,曝乾,捣下筛。食后服方寸匕,日三。可至十服,小儿服尤良,与松脂#10若蜜丸服之益善。惟多弥佳。

又方:

捣取汁,微火煎,取五斗,下白蜜一斗,胡麻炒末二升,合煎,搅勿息手,可丸即止火,下大豆黄末和为饼,径三寸,厚半寸。一服一枚,日三。百日已上得益。此方最上,妙包众方。一法酿酒服。始伤多无苦,多即吐去病也。方见第十四卷中。剂道人年近二百而少,常告皇甫隆云:但取天门冬,去心皮,切,乾之。酒服方寸匕,日三,令人不老。补中益气,愈百病也。天门冬生奉高山谷,在东岳名淫羊食,在中岳名天门冬,在西岳名管松,在南岳名百部,在北岳名无不愈,在原陆山阜名颠棘。虽然处处有之异名,其实一也。在北阴地者佳。取细切,烈日乾之,久服令人长生,气力百倍。治虚劳绝伤,年老衰损赢瘦,偏枯不随,风湿不仁,冷痹,心腹积聚,恶疮、痈疽肿、癞疾,重者周身脓坏,鼻柱败烂,服之皮脱虫出,颜色肥白。此无所不治,亦治阴痿耳聋目暗。久服白发黑,齿落生,延年益命,入水不濡。服二百日后,恬泰疾损,拘急者缓,赢劣者强。三百日身轻,三年走及奔马。又三年心腹痼疾皆去。

服地黄方:

生地黄五十斤,熟捣绞取汁,澄去滓,微火上煎,减过半,内白蜜五升,枣脂一升,搅令相得,可丸乃止。每服如鸡子一枚,日三。令人肥白。

又方:

地黄十斤,细切,以醇酒二斗,渍三宿。出曝乾、反复内渍,取酒尽止。与甘草、巴戟天、厚朴、乾漆、覆盆子各一斤,捣下筛,食后酒服方寸匕,日三。加至二匕,使人老者还少,强力,无病延年。

作熟乾地黄法:、

采地黄,去其须、叶及细根,捣绞取汁,以渍肥者,着甑中,土若米无在已盖上,蒸之一时出,曝燥,更内汁中,又蒸,汁尽止,便乾之。亦可直切蒸之半日,数以酒洒之,使周匝,至夕出,曝乾,可捣蜜丸服之。

种地黄法:

先择好地,黄赤色虚软者,深耕之,腊月逆耕冻地弥好。择肥大好地黄根切,长四五分至一二寸许,一斛可种一亩,二三月种之,作畦畔相去一尺,生后随锄壅,数耘之。至九月、十月,视其叶小衰乃掘取,一亩得二十许斛。择取大根,水冷洗,其细根乃剪头尾辈,亦洗取之,日曝令极燥,小□乃以竹刀切,长寸余许,白茅露甑下蒸之,密盖上,亦可囊盛土填之,从旦至暮,当黑,不尽黑者,明日又择取蒸之。先时已捣其细碎者取汁,铜器煎之如薄饴,遂以地黄内汁中,周匝出,曝乾又内,汁尽止。率百斤生者令得一二十斤,取初八月九月中掘者,其根勿令太老,强蒸财不消尽,有筋脉。初以地黄内甑中时,先用钢器承其下,以好酒淋地黄上,令匝,汁后下入器中,取以并和煎汁佳。

黄精膏方:

黄精一石,去须毛,洗令净洁,打碎,蒸令好熟,压得汁,复煎去上游水,得一斗。内乾姜末三两,桂心末一两,微火煎,看色郁郁然欲黄,便去火,待冷,盛不津器中,酒五合和,服二合,常未食前,日二服。旧皮脱,颜色变光,花色有异,鬓发更改。欲长服者,不须和酒,内生大豆黄,绝谷食之,不饥渴,长生不老。

服乌麻法:

取黑皮真檀色者乌麻,随多少,水拌令润,勿过湿,蒸令气遍即出,曝乾,如此九蒸九捣,去上皮,未食前和水若酒服二方寸匕,日三。渐渐不饥,绝谷,久服百病不生,常服延年不老。

饵柏实方:

柏子仁二升,捣令细,淳酒四升渍,搅如泥,下白蜜二升,枣膏三升,捣令可丸,入乾地黄末、白朮末各一升,搅和丸如梧子,每服三十丸,日二服。二十日万病皆愈。

饵松子方:

七月七日采松子,过时即落不可得。治服方寸匕,日三四。一云一服三合。百日身轻,二百日行五百里,绝谷,服升仙。渴饮水,亦可和脂服之。若丸,如梧桐子大,服十丸。

服松脂方:

百炼松脂下筛,以蜜和内筒中,勿令中风。日服如博棋子一枚,博棋长二寸,方一寸。日三,渐渐月别服一斤,不饥延年。亦可淳酒和白蜜如饧,日服一二两至半斤。凡取松脂,老松皮自有聚脂者最第一。其根下有伤折处,不见日月者得之,名曰阴脂,弥良。惟衡山东行五百里有大松,皆三四十围,乃多脂。又法:五月刻大松阳面使向下二十四株,株可得半升,亦煮其老节根处,有脂得用。《仙经》云:常以三月入衡山之阴,取不见日月松脂,炼而饵之,即不召而自来。服之百日,耐寒暑;二百日,五脏补益;服之五年,即见西王母。《仙经》又云:诸石所生三百六十五山,其可食者,满谷阴怀中松脂耳。其谷正从衡山岭直东四百八十里当横揵,正在横岭东北行过其南入谷五十里,穷穴有石城白鹤,其东方有大石四十余丈,状如白松,松下二丈有小穴,东入山有丹砂,可食;其南方阴中有大松,大三十余围,有三十余株不见日月,皆可取服之。

采松脂法:

以日入时,破其阴以取其膏,破其阳以取其脂。脂膏等分,食之可以通神灵。凿其阴阳为孔,令方五寸,深五寸,还以皮掩其孔,无令风入,风入则不可服。以春夏时取之,取讫封塞勿泄,以泥涂之。东北行丹砂穴有阴泉水可饮,此弘农车君以元封元年入此山食松脂,十六年复下居长安东市,在上谷牛头谷时往来至秦岭上,年常如三十者。

炼松脂法:

松脂七斤,以桑灰汁一石,煮脂三沸,接置冷水中,凝复煮之,凡十遍,脂白矣,可服。今谷在衡州东南攸县界,此松脂与天下松脂不同。

饵茯苓方:

茯苓十斤,去皮,酒渍密封下#11。十五日出之,取服如博棋,日三。亦可屑服方寸匕。凡饵茯苓,皆汤煮四五沸,或以水渍六七日。

茯苓酥方:

茯苓五斤,灰汁煮+遍,浆水煮十遍,清水煮十遍 松脂五斤,煮如茯苓法,每次煮四十遍 白蜜三斤,煎令沫尽生天门冬五斤,去心皮,曝乾作末蜡牛酥各三斤,炼三+遍

右六味,各捣筛,以铜器重汤上,先内酥,次蜡,次蜜,消讫内药,急搅勿住手,务令大均,内瓷器中,密封,勿令泄气。先一日不食,欲不食先须吃好美食令极饱,然后绝食,即服二两,二十日后服四两,又二十日后八两,细丸之,以咽中下为度;第二度以四两为初,二十日后八两,又二十日二两;第三度服以八两为初,二十日二两,二十日四两,合一百八十日药成,自后服三丸将补,不服亦得,恒以酥蜜消息之,美酒服一升为佳。合药须取四时王相日,特忌刑、杀、厌及四激休废等日,大凶。此彭祖法。

茯苓膏方:《千金翼》名凝灵膏。

茯苓冷去皮松脂二+四斤松子仁柏子仁各十二斤

右四味,皆依法炼之,松柏仁不炼,捣筛,白蜜二斗四升,内铜器中,汤

上微火煎一日一夕,次第下药,搅令相得,微火煎七日七夜止#12,丸如小枣,每服七丸,日三。欲绝谷,顿服取饱,即得轻身、明目、不老。此方后一本有茯苓酥、杳仁酥、地黄酥三方,然诸本并无。又《千金翼》中已有,今更不添录。

服枸杞根方:主养性遐龄。

枸杞根切一石,水一石二斗,煮取六斗,澄清,煎取三升,以小麦一斗乾净择,内汁中渍一宿,曝二,往返令汁尽,曝乾捣末,酒服方寸匕,日二。一年之中,以二月八月各合一剂,终身不老。

枸杞酒方:

枸杞根一百二十斤,切,以东流水四石煮一日一夜,取清汁一石,渍#13曲,一如家酝法。熟取清,贮不津器中,内乾地黄末二斤半,桂心、乾姜、泽泻、蜀椒末各一升,商陆末二升,以绢袋贮,内酒底,紧塞口,埋入地三尺,坚覆上。三七日沐浴,整衣冠,再拜,平晓向甲寅地日出处开之,其酒赤如金色。旦空腹服半升,十日万病皆愈,三十日瘢痕灭。恶疾人以水一升,和酒半升,分五服,愈。《千金翼》又云:若欲服石者,取河中青白石如枣杏大者二升,以水三升煮一沸,以此酒半合置中,须臾即熟,可食。

饵云母水方:疗万病。

上白云母二十斤,薄擘,以露水八斗作汤,分半洮洗云母,如此再过。又取二斗作汤,内芒硝十斤,以云母木器中渍之,二十日出。绢袋盛,悬屋上,勿使见风日,令燥。以水渍鹿皮为囊,揉挺之,从旦至日中,乃以细绢下筛滓,复揉挺,令得好粉五斗,余者弃之。取粉一斗,内崖蜜二斤,搅令如粥,内生竹筒中薄削之,漆固口,埋北垣南崖下,入地六尺覆土。春夏四十日,秋冬三十日出之,当如泽为成。若洞洞不消者,更埋三十日出之。先取水一合,内药一合,搅和尽服之,日三。水寒温尽自在,服十日,小便当变黄,此先疗劳气风疹也。二十日腹中寒澼消;三十日齲齿除,更新生;四十日不畏风寒;五十日诸病皆愈,颜色日少,长生神仙。吾目验之,所以述录。

炼锺乳粉法:

锺乳一斤,不问厚薄,但取白净光色好者,即任用,非此者不堪用。先泥铁铛可受四五斗者为灶,贮水令满,去口三寸,内乳着金银瓷盎中,任有用之,乃下铛中,令水没盎上一寸余即得。当令如此,勿使出水也。微火烧,日夜不绝,水欲竭即添成暖水,每一周时,辄易水洗铛并洮乳,七日七夜出之,净洮乾,内瓷钵中,玉椎缚格,少着水研之,一日一夜,急着水搅令大浊,澄取浊汁,其乳粗者自然着底,作末者即自作浊水出,即经宿澄取其粗着底者,准前法研之,凡五日五夜皆细,逐水作粉好用,澄炼取曝乾,即更於银钵中研之一日,候入肉水洗不落者佳。

锺乳散,治虚羸不足,六十已上人瘦弱不能食者,百病方:

上党人参 石斛 乾姜各三分 锺乳粉成炼者,三两

右四味,捣下筛,三味与乳合和相得,均分作九贴,平旦空腹温淳酒服一贴,日午后服一贴,黄昏后服一贴。三日后准此服之。凡服此药法,皆三日一剂,三日内止用一升半饭,一升肉。肉及饭惟烂,不得服葱豉。问曰:何故三日少食勿得饱也?答曰:三夜乳在腹中熏补脏腑,若此饱食,即推药出腹,所以不得饱食也。何故不得生食?由食生故即损伤药力,药力既损,脂肪亦伤,所以不得食生食也。何故不得食葱豉?葱豉杀药,故不得食也。三日服药既尽,三日内须作羹食补之,任意所便,仍不用葱豉及硬食也。三日补讫,还须准式服药如前,尽此一斤乳讫,其气力当自知耳,不能具述。一得此法,其后服十斤、二十斤,任意方便可知也。

西岳真人灵飞散方:

云母粉一斤茯苓八两锺乳粉柏子仁人参《千金翼》 作白朮续断 桂心各七两菊花十五两乾地黄十二两

右九味,为末,生天门冬十九斤,取汁溲药,内铜器中蒸一石二斗黍米下,米熟曝乾为末,先食饮服方寸匕,日一。三日力倍;五日血脉充盛;七日身轻;十日面色悦泽;十五日行及奔马;三十日夜视有光;七十日白发尽落,故齿皆去。更取二十一匕白蜜和捣二百杵,丸如桐子大,作八十一枚,曝乾,丸皆映澈如水精珠。欲令发齿复生者,吞七枚,日三服,即出,发未白、齿不落者,但服尽#14,三#15百年乃白,如前法服。已白者,饵药至七百年乃落。入山日吞七丸,绝谷不饥。余得此方已来,将逾三纪,顷面色#16美而悦之,疑而未敢措手,积年询访,屡有好名人曾饵得力,遂服之一如方说。但能业之不已,功不徒弃耳。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卷之八十二竟

#1□:影宋刻本作『胫』。

#2养:影宋刻本作『之』。

#3闭:影宋刻本作『开』。

#4时:影宋刻本作『用』。

#5门:原作『间』,据影宋刻本改。

#6日:原作『口』,据影宋刻本改。

#7止:原作『上』,据影宋刻本改。

#8三:原作『二』,据影宋刻本改。

#9治法:此二字原脱,循上文例补。

#10脂:原作『以』,据影宋刻本改。

#11下:影宋刻本作『之』。

#12止:原作『上』,据影宋刻本改。

#13渍:原作『清』,据影宋刻本改。

#14尽:影宋刻本作『散』。

#15三:影宋刻本作『五』。

#16顷面色:影宋刻本作『顷者但』。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