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华道藏 > 四辅真经 > 太清摄养经 >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卷之六十五

宋朝奉郎守太常少卿充秘阁校理林亿等校正

丁肿方#1

丁肿第一论 证 方灸法

论曰:夫禀形之类,须存摄养,将息失度,百病萌生。故四时代谢,阴阳递兴。此二炁更相击怒,当是时也,必有暴气。夫暴气者,每月之中必有。卒然大风、大雾、大寒、大热,若不时避,人忽遇之,此皆入人四体,顿折皮肤,流注经脉,遂使剩理壅隔,荣卫结滞,阴阳之气不得宣泄,变成痈疽、丁毒、恶疮诸肿。至於丁肿,若不预识,令人死不逮辰。若着讫乃欲求方,其人已入木矣。所以养生之士,须早识此方,凡是疮痍,无所逃矣。

凡疗丁肿,皆刺中心至痛,又刺四边十余下令血出,去血傅药,药气得入针孔中佳。若不达疮内,疗不得力。

又其肿好着口中颊边舌上,见赤黑如珠子,碜痛应心是也,是秋冬寒毒久结皮中,变作此疾。不即疗之,日夜根长,流入诸脉数道,如箭入身捉人不得动摇。若不慎口味房室,死不旋踵。经五六日不瘥,眼中见火光,神憎,口乾,心烦,即死也。

一曰麻子丁,其状肉上起头,大如黍米,色稍黑,四边微赤,多痒。忌食麻子,及衣麻#2布并入麻田中行。

二曰石丁,其状皮肉相连,色乌黑如黑豆,甚硬,刺之不入,肉内阴阴微疼。忌瓦砾、砖石之属。

三曰雄丁,其状疱头黑黡,四畔仰,疮庖浆起,有水出色黄,大如钱孔,形高。忌房事。

四曰雌丁,其状疮头稍黄,向裹黡,亦似灸疮,四畔庖浆起,心凹色赤,大如钱孔。忌房事。

五曰火丁,其状如汤火烧灼,疮头黑黡,四边有庖浆,起如赤粟米。忌火炙烁。

六曰烂丁,其状色稍黑,有白瘢,疮中溃,溃则有脓水流出,疮形大小如匙面。忌沸热食、烂帛#3物。

七日三十六丁,其状头黑浮起,形如黑豆,四畔起大赤色。今日生一,明日二,后日三,乃至十。若满三十六,药所不能治。如未满三十六者,可治。俗名黑庖。忌慎怒、畜积愁恨。

八曰蛇眼丁,其状疮头黑,皮上浮生,形如小豆,状似蛇眼,大体硬。忌恶眼看,并嫉妒人见之,及毒药。

九日盐肤丁,其状大如匙面,四畔皆赤,有黑粟粒起。忌食咸物。

十曰水洗丁,其状大如钱形,或如钱孔大,疮头白,裹黑魇,汁出中硬。忌饮浆水、水洗、渡河。

十一日刀镰丁,其状疮阔狭如莲叶大,长一寸,左侧肉黑如烧烁。忌刺及刀镰切割,铁刃所伤,可以药治。

十二曰浮沤丁,其状疮体曲圆,少许不合,长而狭如莲叶大,内黄外黑,黑处刺不痛,内黄处刺之则痛。

十三曰牛拘丁,其状肉庖起,掐不破。

右十三种疮,初起必先痒后痛,先寒后热,热定则寒,多四肢沉重,头痛,心惊眼花。若大重者则呕逆,呕逆者难治。其麻子丁一种,始末惟痒,所录忌者,不得犯触,犯触者即难疗。其浮沤丁、牛拘丁两种,无所禁忌,纵不疗,亦不能杀人,其状寒热与诸丁同,皆以此方疗之,万不失一。欲知犯触之状,但脊强、疮痛极甚不可忍者是也。

治十三种丁方:

右用枸杞。其药有四名:春名天精,夏名枸杞,秋名却老,冬名地骨。春三月上建日采叶,夏三月上建偶采枝,秋三月上建日采子,冬三月上建日采根。凡四时初逢建日,取枝、叶、子、根等四味,并曝乾。若得五月五日午时合和大良。如不得依法采者,但得一种亦得。用绯缯一片以裹药,取匝为限,乱发鸡子大,牛黄梧子大,反钩棘针二十七枚末,赤小豆七粒末,先於绯上薄布乱发,以牛黄末等布上曝,即卷绯缯作团,以发作绳十字缚之,熨斗中急火熬令沸,沸定后自乾。即刮取捣作末,绢筛,以一方寸匕,取枸杞四味合捣,绢筛取二匕,和合前一匕,共为三匕,令相得入,分为二分#4、早朝空腹酒服一分,日二。

齐州荣姥方,凡是丁肿皆用治之:

牡蛎九两,烂者锺乳枸杞根皮各二两白石英一两桔梗一两半白姜石一斤,软黄者

右六味,各捣,绢筛,合和令调,先取伏龙肝九升为末,以清酒一斗二升,搅令浑,澄清取二升,和药捻作饼子,大六分,厚二分;其浊滓仍置盆中,布饼子於笼上,以一幅纸藉盆上,以泥酒气蒸之,仍数搅令气散发,经半日药饼子乾,乃内瓦缸中,每一重纸一重药遍布,勿令相着,以泥密封三七日,乾以纸袋贮,置乾处举之。用法:以针刺疮中心,深至疮根,并刺四畔令血出,以刀刮取药如大豆许,内疮上。若病重困,日夜三四度,轻者一二度着。重者二日根烂始出,轻者半日、一日烂出。当看疮浮起,是根出之候。若根出已烂者,勿停药,仍着之。药甚安稳,令生肌易。其病在口咽及胸腹中者,必外有肿异相也,寒热不快,疑是此病,即以饮或清水和药如二杏仁许,服之,日夜三四服,自然消烂。或以物剔吐,根出即瘥,若根不出亦瘥,当看精神,自觉醒悟。合药以五月五日为上时,七月七日次之,九月九日、腊月腊日皆可。若急须药,他日亦得,要之不及良日也。修合须清净烧香,不得触秽,毋令孝子、不具足人、产妇、六畜鸡犬等见之。凡有此病,忌房室、猪、牛、鸡、鱼、生韭、葱、蒜、芸薹、胡荽、葵、酒、醋、曲等。若犯诸忌而发动者,取枸杞根汤和药服,并如后方。其二方本是一家,智者评论以后方最是真本。

赵娆方:

姜石二+五两牡蛎十两,《崔氏》作七两茯苓三两枸杞根皮四两

右四味,各捣筛,合和。先取新枸杞根合皮,切六升,水一斗半,煎取五升,去滓,内狗屎《崔氏》云尿二升,搅令调,澄取清和前药,熟捣,捻作饼子,阴乾。病者以两刃针当头直刺疮,痛彻拔针出,刮取药末,着急内疮孔中,勿令歇气,并遍封疮头上,即胀起,针挑根即出。重者半日已上,或已消烂,挑根不出,亦自瘥,勿忧。其病在内者,外当有肿相应,并皆恶寒发热。疑有疮者,以水半盏,刮取药如桐子大五枚,和服之,日夜三服,即自消也。若须根出,服药经一日,以鸡羽剔吐,即随吐根出。若不出根,亦自消烂。在外者,亦日夜三度傅药,根出后常傅勿住,即生肉易瘥。若犯诸忌而发动者,取枸杞根合皮骨切三升,以水五升,煎取二升,去滓,研药末一钱匕,和枸杞汁一盏服之,日二三服,并单饮枸杞汁弥佳。又以枸杞汁搅白狗屎,取汁服之,更良。合讫即用,不待乾。所言白狗屎,是狗食骨,其屎色如石灰,故直言狗白屎也。如预造,取五月五日、七月七日、九月九日、腊月腊日者尤良,神验。或有人忽喉中痛,乍寒乍热者,即是其病,当急以此药疗之。无故而痛,恶寒发热者,亦是此病,但依前服之立瘥。前后二方同是一法,其用一同,亦主痈疽甚效。

治丁肿病,忌见麻勃,见之即死者方:

胡麻烛烬针沙各等分

右三味,为末,以醋和傅之。

又方:

石灰三分马齿菜二分

右二味,捣,以鸡子白和傅之。

又方:

针刺四边及中心,涂雄黄末,立愈,神验。一云涂黄土。

又方:

鼠新室土,以小儿尿和傅之。

又方:

铁衣末,以人乳汁和傅之,立可。

又方:

小豆花为末,傅之瘥。

又方:

以人屎尖傅之,立瘥。

又方:

以四神丹一枚,当头上安,经宿根即出矣#5 。

治一切丁肿方:

右用苍耳根、茎、苗、子,但取一色烧为灰,醋泔淀和如泥涂上,乾即易。不过十度根即拔,神良。余以正观四年,忽口角上生丁肿,造甘子振家母为贴药,经十日不瘥,余以此药涂之得愈。已后常作此药以救人,无有不瘥者,故特论之,以传后嗣。丁肿方殆有千首,皆不及此,虽齐州荣姥方亦不能胜,此物造次易得也。

又方:

取铁浆,每饮一斗#6,立瘥。

又方:

曲和腊月堵脂封上,瘥。

又方:

蒺藜子一升,烧灰,酽醋和封上,经宿便瘥。或针破头封上,更佳。

又方:

皂荚子取仁作末傅之,五日内瘥。

玉山韩光方,韩光治丁肿人也。正观初,衢州徐使君访得此方:

右用艾蒿一担,烧作灰,於竹筒中淋取汁,以一二合和石灰如曲浆,以针刺疮中至痛,即点之,点三遍,其根自拔,亦大神验。正观中用治三十余人得瘥,故录之。

鱼脐丁疮似新火针疮,四边赤,中央黑,可针刺之。若不大痛即杀人,治之方:

右以腊月鱼头灰和发灰等分,以鸡溏屎和傅上。此疮见之甚可即能杀人#7。《外台》不用发灰,以鸡子清和涂。

又方:

以寒食饧傅之良。硬者烧灰涂帖即瘥。

治鱼脐疮,头白似肿,痛不可忍者方:

先以针刺疮四畔作孔,捣白苣取汁,滴着疮孔内。

又方:

傅水獭屎,大良。

治赤根丁方:

右熬白粉令黑,蜜和传之,良。

又方:

以新坌鼠壤,水和涂之,热则易。

又方:

马牙齿捣末,腊月猪脂和傅之,根即拔。烧灰用亦可。

犯丁疮方:

芜菁根铁生衣各等分

右二味,和捣,以大针刺作孔,复削芜菁根如针大,以前铁生衣涂上,刺孔中,又涂所捣者封上,仍以方寸匕绯帛涂帖之。有脓出即易,须臾拔根出,立瘥。忌油腻、生冷、醋滑、五辛、陈臭枯食。

又方:

刺疮头及四畔,令汁极出,捣生栗黄傅上,以曲围之,勿令黄出,从旦至午即根拔矣。

又方:

以曲围疮如前法,以针乱刺疮,铜器煮醋令沸,泻着曲围中,令容一盏。冷则易之,三度根即出。

又方:

取蛇蜕皮如鸡子大,以水四升,煮三四沸,去滓顿服,立瘥。

又方:

烧蛇蜕皮灰,以鸡子清和涂瘥。

又方:

取苍耳苗,捣取汁一二升饮之,滓傅上,立瘥。

又方:

灸掌后横纹后五指,男左女右,七壮即瘥。已用得效。丁肿灸法虽多,然此一法甚验,出於意表也。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卷之六十五竟

#1丁肿方:原缺,据本书文例补。

#2麻:原脱,据影宋刻本补。

#3帛:影宋刻本作『臭』。

#4二分:原作『一分』,据影宋刻本改。

#5矣:影宋刻本此下有『方在第十二卷中』七字注。

#6一斗:影宋刻本作『一升』。

#7人:原作『二』,据影宋刻本改。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