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华道藏 > 四辅真经 > 太清摄养经 >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卷之五十九

宋朝奉郎守太常少卿充秘阁校理林亿等校正

肾脏方

肾脏脉论第一

论曰:肾主精。肾者,生来精灵之本也,为后宫内官,则为女主。所以天之在我者德也,地之在我者气也,德流气薄而生者也。故生之#1来谓之精,精者肾之藏,耳者肾之官也,肾气通於耳,耳和则能闻五音矣,肾在窍为耳,然则肾气上通於耳,下通於阴也。左肾壬,右肾癸,循环玄宫,上出耳门,候闻四远,下回玉海,侠脊左右,与脐相当,经於上焦,荣於中焦,卫於下焦,外主骨,内主膀胱。肾重一斤一两,有两枚。神名璜瑁主藏精,号为精脏,随节应会,故云肾藏精,精舍志,在气为欠,在液为唾。肾气虚则厥逆,实则胀满,四肢正黑。虚则使人梦见舟船溺人,得其时梦伏水中,若有畏怖。肾气盛,则梦腰脊两解不相属;厥气客於肾,则梦临渊没居水中。

凡肾脏象水,与膀胱合为腑。其经足少阴,与太阳为表裹。其脉沉,相於秋,王於冬。冬时万物之所藏,百虫伏蛰,阳气下陷,阴气上升,阳气中出,阴气冽而为霜,遂不上升,化为霜雪,猛兽伏蛰,蜾虫匿藏。其脉为沉,沉为阴,在裹,不可发汗,发之者,如蜾虫出,见其霜雪。阴气在表,阳气在脏,慎不可下,下之者伤脾,脾土弱,即水气妄行,如鱼出水,蛾入汤。重客在裹,慎不可熏,熏之逆客,其息则喘,无持客热,令口烂疮。阴脉且解,血散不通,正阳遂厥,阴不往从,客热狂入,内为结胸,脾气遂弱,清溲痢通。

冬脉如营,冬脉者,肾也,北方水也,万物之所以合藏也,故其气来沉以搏,故曰营,反此者病。何如而反?其气来如弹石者,此谓太过,病在外;其去如数者,此谓不及,病在中。太过则令人解,侠#2脊脉痛,而少气不欲言,不及则令人心悬如病饥,□中清,脊中痛,小腹满,小便变赤黄。

肾脉来喘喘累累如勾,按之而坚,曰平。冬以胃气为本,肾脉来如引葛,按之益坚,曰肾病。肾脉来发如夺索,辟辟如弹石,曰肾死。

真肾脉至搏而绝,如以指弹石辟辟然,色黄黑不泽,毛折乃死。

冬胃微石曰平,石多胃少日肾病,但石无胃日死,石而有勾曰夏病,勾甚曰今#3病。凡人以水谷为本,故人绝水谷则死,脉无胃气亦死。所谓无胃气者,但得真脏脉,不得胃气也。所谓脉不得胃气者,肝不弦,肾不石也。

肾藏精,精舍志,盛怒不止则伤志,志伤则善忘#4前言,腰脊痛,不可以俯仰屈伸,毛悴色夭,死於季夏。

足少阴气绝则骨枯。少阴者,冬脉也,伏行而濡滑骨髓者也。故骨不濡,则肉不能着骨也。骨肉不相亲,即肉濡而却。肉濡而却,故齿长而垢,发无泽,发无泽者,骨先死,戊笃己死,土胜水也。

肾死脏,浮之坚,按之乱如转丸,益下入尺中者死。

冬肾水王,其脉沉濡而滑曰平。反得微涩而短者,是肺之乘肾,母之归子,为虚邪,虽病易治。反得弦细而长者,是肝之乘肾,子之乘母,为实邪,虽病自愈。反得大而缓者,是脾之乘肾,土之克水,为贼邪,大逆,十死不治。反得浮大而洪者,是心之乘肾,火之陵水,为微邪,虽病即瘥。

左手关后尺中阴绝者,无肾脉也,苦#5足下热,两髀裹急,精气竭少,劳倦所致,刺足太阳治阳。

左手关后尺中阴实者,肾实也,苦恍惚健忘,目视□□吭,耳聋怅怅善鸣,刺足少阴治阴。

右手关后尺中阴绝者,无肾脉也,苦足逆冷,上抢胸痛,梦入水见鬼,善魇寐,黑色物来掩人上,刺足太阳治阳。

右手关后尺中阴实者,肾实也,苦骨疼腰脊痛,内寒热,刺足少阴治阴。

肾脉沉细而紧,再至曰平,三至曰离经病,四至脱精,五至死,六至命尽,足少阴脉也。

肾脉急甚为骨痿癫疾;微急为奔豚,沉厥,足不收,不得前后。缓甚为折脊;微缓为洞下,洞下者,食不化,入咽还出。大甚为阴痿;微大为石水,起脐下,以至小腹肿垂垂然,上至胃管,死不治。小甚为洞泄;微小为消瘅。滑甚为癃□;微滑为骨痿,坐不能起,目无所见,视见黑花。涩甚为大痈;微涩为不月水,沉痔。

肾脉搏坚而长,其色黄而赤,当病折腰。其软而散者,当病少血。黑脉之至也,上坚而大,有积气在小腹与阴,名曰肾痹,得之沐浴清水而卧。

扁鹊曰:肾有病则耳聋。肾在窍为耳,然则肾气上通於耳,五脏不和,则九窍不通,阴阳俱盛,不得相营,故曰关格。关格者,不得尽期而死也。

肾在声为呻,在变动为栗,在志为恐。恐伤肾,精气并於肾则恐。

藏主冬病二在藏者取之井。

病先发於肾,小户腰脊痛,经酸。一日之膀胱,背膂筋痛,小便闭;二日上之心,心痛;三日之小肠,胀;四日不已,死。冬大晨,夏晏晡。

病在肾,夜半慧,日乘,四季甚,下晡静。

假令肾病,中央若食牛肉及诸土中物得之,不者,当以长夏时发,得病以戊己日也。

凡肾病之状,必腹大,陉肿痛,喘咳身重,寝汗出,憎风。虚即胸中痛,大腹小腹痛,清厥,意不乐,取其经足少阴、太阳血者。

肾脉沉之而大坚,浮之而大紧,苦#6手足骨肿,厥而阴不兴,腰脊痛,小腹肿,心下有水气,时胀闭,时泄。得之浴水中,身未乾而合房内,及劳倦发之。

肾病其色黑,其气虚弱,吸吸少气,两耳苦聋,腰痛,时时失精,饮食减少,膝以下清,其脉沉滑而迟,此为可治,宜服内补散、建中汤、肾气丸、地黄煎。春当刺涌泉,秋刺复溜,冬刺阴谷,皆补之;夏刺然谷,季夏刺太溪,皆泻之。又当灸京门五十壮,背第十四椎百壮。

邪在肾,则骨痛阴痹。阴痹者,按之而不得,腹胀腰痛,大便难,肩背颈项强痛,时眩,取之涌泉、昆仑,视有血者,尽取之。

有所用力举重,若入房过度,汗出如浴水,则伤肾。

肾中风#7,肾中寒#8。

肾水者,其人腹大脐肿,腰痛,不得溺,阴下湿如牛鼻头汗,其足逆寒,大便反坚。一云面反瘦。

肾胀者,腹满引背央央然,腰髀一作痹痛。

肾着之病,其人身体重,腰中冷如水状,一作如水洗状。一作如坐水中,形如水状。

反不渴,小便自利,食饮如故,是其证也。病属下焦,从身劳汗出,衣裹冷湿,故久久得之。

肾着之为病,从腰以下冷,腰重如带五千钱。

诊得肾积,脉沉而急,苦#9脊与腰相引痛,饥则见,饱则减,小腹裹急,口乾咽肿伤烂,目□□,骨中寒,主髓厥,善忘,色黑。

肾之积名曰奔豚,发於小腹,上至心下,如豚奔走之状,上下无时。久久不愈,病喘逆,骨痿少气,以夏丙丁日得之,何也?脾病传肾,肾当传心,心适以夏王,王者不受邪,肾复欲还脾,脾不肯受,因流结为积,故知奔豚者,以夏得之。

肾病手足逆冷,面赤目黄,小便不禁,骨节烦疼,小腹结痛,气冲於心,其脉当沉细而滑,今反浮大,其色当黑而反黄,此是土之克水,为大逆,十死不治。

羽音人者,主肾声也。肾声呻,其音瑟,其志恐,其经足少阴。厥逆太阳则荣卫不通,阴阳翻祚,阳气内伏,阴气外升,升则寒,寒则虚,虚则厉风所伤,语音赛吃不转,偏枯,脚偏跛蹇。若在左则左肾伤,右则右肾伤。其偏枯风,体从鼻而分半边至脚,缓弱不遂,口亦欹,语声混浊,便利仰人,耳偏聋塞,腰背相引,甚则不可治,肾沥汤主之。方见别卷中。又呻而好恙,恙而善忘,恍惚有所思,此为土克水,阳击阴,阴气伏而阳气起,起则热,热则实,实则怒,怒则忘,耳听无闻,四肢满急,小便赤黄,语音口动而不出,笑而看人。此为邪热伤肾,甚则不可治。若面黑黄,耳不应,亦可治。

肾病为疟者,令人凄凄然,腰脊痛宛转,大便难,目眴眴然,身掉不定,手足寒,恒山汤主之。方见别卷中。若其人本来不吃,忽然謇吃而好嗔恚,反於常性,此肾已伤,虽未发觉,已是其候,见人未言而前开口笑,还闭口不声,举手栅腹一作把眼,此肾病声之候也。虚实表裹,浮沉清浊,宜以察之,逐以治之。

黑为肾,肾合骨,黑如乌羽者吉。肾主耳,耳是肾之余。其人水形,相比於上羽,黑色,大头,曲面,广颐,小肩,大腹,小手足,发行摇身,下尸长,背延延也,不敬畏,善欺给,人戮死。耐秋冬,不耐春夏,春夏感而生病,主足少阴污污然。耳大小、高下、厚薄、偏圆,则肾应之。正黑色小理者,则肾小,小即安,难伤;粗理者,则肾大,大则虚,虚则肾寒,耳聋或鸣,汗出,腰痛不得俯仰,易伤以邪。耳高者,则肾高,高则实,实则肾热,背急缀痛,耳脓血出,或生肉塞耳。耳后陷者,则肾下,下则腰尻痛,不可以俯仰,为狐疝。耳坚者,则肾坚,坚则肾不受病,不病腰痛。耳薄者,则肾脆,脆则伤热,热则耳吼闹,善病消瘅。耳好前居牙车者,则肾端正,端正则和利,难伤。耳偏高者,则肾偏歌,偏歌则善腰尻偏痛。

凡人分部骨陷者,必死不免。侠膀胱并太阳为肾之部,骨当其处陷也。而脏气通於内外,部亦随而应之。沉浊为内,浮清为外。若色从外走内者,病从外生,部处起。若色从内出外者,病从内生,部处陷。内病前治阴,后治阳;外病前治阳,后治阴。阳主外,阴主内。

凡人生死休否,则脏神前变形於外。人肾前病,耳则为之焦枯;若肾前死,耳则为之□黑焦癖。若天中等分,暮色应之,必死不治。看应增损,斟酌赊促,赊不出四百日内,促则旬月#10之间。肾病少愈而卒死,何以知之?曰:黄黑色黡点如拇指应耳,此必卒死。肾绝,四日死,何以知之?齿为暴黑,面为正黑,目中黄,腰中欲折,白汗出如流,面黑目青一作白,肾气内伤,病因留积,八日当亡,是死变也。面黄目黑不死,黑如始死,吉凶之色,天中等分,左右发色不正,此是阴阳官位,相法若不遭官事而应死也;其人面目带黄黑,连耳左右,年四十以上百日死;若偏在一边,最凶,必死;两边有,年上无,三年之内祸必至矣。

冬水肾脉色黑,主足少阴脉也。少阴何以主肾?曰:肾者主阴,阴水也,皆生於肾,此脉名曰太冲,凡五十七穴,冬取其井荥。冬者水始治,肾方闭,阳气衰少,阴气坚盛,太阳气伏沉,阳脉乃去。故取井以下阴气逆,取荣以通《素问》作实阳气。其脉本在内踝下二寸,应舌下两脉,其脉根於涌泉。涌泉在脚心下,大拇指筋是。

其筋起於小指之下,入足心,并太阴之筋而邪走内踝之下,结於踵,与太阳之筋合而上结於内辅下,并太阴之筋而上循阴股,结於阴器,循脊内侠膂,上至项,结於枕骨,与太阳之筋合。

其脉起於小指之下,斜趣足心,出然骨之下,循内踝之后,别入跟中,以上端内,出腘中内廉,上股内后廉,贯脊属肾,络膀胱。其直者,从肾上贯肝鬲,入肺中,循喉咙,侠舌本。其支者,从肺出,络心,注胸中。合足太阳为表裹。太阳本在跟以上五寸中,同会於手太阴。

其足少阴之别,名曰大锺,当踝后绕跟,别走太阳。其别者,并经上走於心包,下贯腰脊。主肾生病,病实则膀胱热,热则闭癃,癃则阳病,阳脉反逆大於寸口再倍,其病则口热舌乾,咽肿上气,嗌乾及痛,烦心心痛,黄瘅肠澼,脊股内后廉痛,痿厥、嗜卧,足下热而痛,灸则强食而生灾,缓带被发,大杖重履而步。虚则膀胱寒,寒则腰痛,痛则阴脉反小於寸口,其病则饥而不欲食,面黑如炭色,咳唾则有血,喉鸣而喘,坐而欲起,目□□无所见,心悬若病饥状,气不足则善恐,心惕惕若人将捕之,是为骨厥。

冬三月者,主肾膀胱,黑骨温病也,其源从太阳少阴相搏,蕴积三焦,上下壅塞,阴毒内行,脏腑受客邪之气,则病生矣,其病相反。若腑虚则为阴毒所伤,裹热外寒,意欲守火而引饮,或腰中痛欲折;若脏实则为阳温所损,胸胁切痛,类如刀刺,不得动转,热彭彭,若服冷药过差而便洞泻,故曰黑骨温病也。

扁鹊曰:灸脾肝肾三输,主治丹金毒黑温之病,当依源为理,调脏理腑,清浊之病不生也。

肾虚实第二脉 方 灸法

肾实热

左手尺中神门以后脉阴实者,足少阴经也。病苦舌燥咽肿,心烦嗌乾,胸胁时痛,喘咳汗出,小腹胀满,腰背强急,体重骨热,小便赤黄,好怒好忘,足下热痛,四肢黑,耳聋,名曰肾实热也。《脉经》云:肾实热者,病苦膀胱胀闭,少腹与腰脊相引痛也。

右手尺中神门以后脉阴实者,足少阴经也,病苦痹,身热心痛,脊胁相引痛,足逆热烦,名曰肾实热也。

泻肾汤,治肾实热,小腹#11胀满,四肢正黑,耳聋,梦腰脊离解及伏水等,气急方:

芒硝茯苓黄苓各三两生地黄汁菖蒲各五两磁石八两,碎如雀头大黄切,一升,用水密器中宿渍玄参细辛各四两甘草二两

右十味,□咀,以水九升煮七味,取二升半,去滓,下大黄内药汁中更煮,减二三合,去大黄,内地黄汁微煎一两沸,下芒硝,分为三服。

治肾热,好怒好忘,耳听无闻,四肢满急,腰背转动强直方:

柴胡茯神《外台》作伏苓黄苓泽泻升麻杏仁大青芒硝各三两#12淡竹叶地黄各切一升磁石四两羚羊角一两

右十二味,□咀,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去滓,下芒硝,分三服。

治肾热,小便黄赤不出,出如栀子汁,或如黄檗汁,每欲小便茎头即痛方:

榆白皮切冬葵子各一升车前子切,二升#13滑石八两,碎子苓通草瞿麦各三两石韦四两

右八味,□咀,以水二斗,先煮车前草,取一斗,去滓澄清,取九升,下诸药,煮取三升五合,去滓,分四服。

肾膀胱俱实

左手尺中神门以后脉阴阳俱实者,足少阴与太阳经俱实也,病苦脊强反折,戴眼,气上抢心,脊痛不能自反侧,名曰肾与膀胱俱实也。

右手尺中神门以后脉阴阳俱实者,足少阴与太阳经俱实也。病苦癫疾,头重与目相引,痛厥欲走,反眼,大风多汗,名曰肾膀胱俱实也。

肾虚寒

左手尺中神门以后脉阴虚者,足少阴经也。病苦心中闷,下重足肿不可以按地,名曰肾虚寒也。

右手尺中神门以后脉阴虚者,足少阴经也。病苦足经小弱,恶寒,脉代绝,时不至,足寒,上重下轻,行不可按地,小腹胀满,上抢胸痛引胁下,名曰肾虚寒也。

治肾气虚寒,阴痿,腰脊痛,身重缓弱,言音混浊,阳气顿绝方:

苁蓉白朮巴戟天麦门冬茯苓甘草牛膝五味子杜仲各八两车前子乾姜各五两生乾地黄五斤

右十二味,治下筛,食后酒服方寸匕,日三。

治肾风虚寒方:

灸肾输百壮。对脐两边,向后侠脊相去各一寸五分。

肾膀胱俱虚

左手尺中神门以后脉阴阳俱虚者,足少阴与太阳经俱虚也。病苦小便利,心痛背寒,时时小腹满,名曰肾膀胱俱虚也。

右手尺中神门以后脉阴阳俱虚者,足少阴与太阳经俱虚也。病苦心痛,若下重不自收,篡反出,时时苦洞泄,寒中泄,肾心俱痛,名曰肾膀胱俱虚也。

肾劳第三论 方

论曰:凡肾劳病者,补肝气以益之,肝王则感於肾矣。人逆冬气,则足少阴不藏,肾气沉浊,顺之则生,逆之则死,顺之则治,逆之则乱,反顺为逆,是谓关格,病则生矣。

栀子汤,治肾劳实热,小腹胀满,小便黄赤,末有余沥,数而少,茎中痛,阴囊生疮方:

栀子仁芍药通草石韦各三两石膏五两滑石八两子苓四两生地黄#14榆白皮淡竹叶切,各一升

右十味,□咀,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去滓,分三服。

麻黄根粉,治肾劳热,阴囊生疮方:

麻黄根石硫黄各三两米粉五合

右三味,治下筛,安絮如常用粉法搭疮上,粉湿更搭之。

治肾劳热,妄怒,腰脊不可俯仰屈伸,煮散方:

丹参牛膝葛根杜仲乾地黄甘草猪苓各二两半茯苓远志子苓各一两十八铢五加皮石膏各三两羚羊角生姜橘皮各二两#15淡竹叶#16鸭子大。

右十六味,治下筛,为粗散,以水三升,煮两方寸匕,帛裹之,时用动。取八合为一服,日二服。

治虚劳,阴阳失度,伤筋损脉,嘘吸短气,漏溢泄下,小便赤黄,阴下湿痒,腰脊如折,颜色随一云堕落方:

萆薢枣肉生地黄桂心杜仲麦门冬各一斤

右六味,□咀,以酒一斗五升,渍三宿,出曝乾,复渍,如此候酒尽取乾,治下筛,食后酒服方寸匕,日三。

治肾劳虚冷,乾枯,忧恚内伤,久坐湿地,则损肾方:

秦艽牛膝芎藭防风桂心独活茯苓各四两乾山药作乾麦门冬地骨皮各#17三两茯神五味子各五两石斛六两沉香末一两五加皮十两薏苡仁一两大麻子#18二升

右十七味,□咀,以酒四斗渍七日。每服七合,日二服。

精极第四论 方 灸法

论曰:凡精极者,通主五脏六腑之病候也。若五脏六腑衰,则形体皆极,眼视而无明,齿焦而发落,身体重则肾水生,耳聋,行步不正。凡阳邪害五脏,阴邪损六腑#19,阳实则从阴引阳,阴虚则从阳引阴。若阳病者主高,高则实,实则热,眼视不明,齿焦发脱,腹中满,满则历节痛,痛则宜泻於内。若阴病者主下,下则虚,虚则寒,身体重则肾水生,耳聋,行步不正,邪气入内,行於五脏则咳,咳则多涕唾,面肿,气逆。邪气逆於六腑,淫虚厥於五脏,故曰精极也。所以形不足温之以气,精不足补之以味。善治精者,先治肌肤筋脉,次治六腑,若邪至五脏,已半死矣。

扁鹊曰:五阴气俱绝不可治,绝则目系转,转则目精夺,为志先死,远至一日半日,非医所及矣。宜须精研,以表治裹,以左治右,以右治左,以我知彼,疾皆瘥矣。

竹叶黄苓汤,治精极实热,眼视无明,齿焦发落,形衰体痛,通身虚热方:

竹叶切,二升黄苓茯苓各三两甘草麦门冬大黄各二两生姜六两芍药四两生地黄切,一升

右九味,□咀,以水九升,煮取三升,去滓,分三服。

治精极,五脏六腑俱损伤,虚热,遍身烦疼,骨中痛痛烦闷方:

生地黄汁二升麦门冬汁赤蜜各一升竹沥一合石膏八两人参芎藭桂心甘草黄苓麻黄各三两当归四两

右十二味,□咀,以水七升,先煮八味,取二升,去滓,下地黄等汁,煮取四升。分四服,日三夜一。

治五劳六极,虚赢心惊,尪弱多魇忘汤方:

茯苓四两甘草芍药桂心乾姜各三两大枣五枚远志人参各二两

右八味,□咀,以水八升,煮取三升,分三服。

治虚劳少精方:

鹿角为末,白蜜和丸如梧子大。每服七丸,日三服,十日大效。

又方:

浆水煮蒺藜子令熟,取汁洗阴,二十日大效。

棘刺圆,治虚劳诸气不足,梦泄失精方:

棘刺乾姜菟丝子各二两天门冬乌头小草防葵薯蓣萆薢细辛石龙茵枸杞子巴戟天萎蕤石斛厚朴牛膝桂心各一两

右十八味,为末,蜜丸如梧子大。酒服五丸,日二服#20。《深师方》 以蜜杂鸡子白各半和丸,若患风痿痹气,体不便,热烦满,少气,痟渴,加萎蕤、天门冬、菟丝子;身黄汗,小便赤黄不利,加石龙芮、枸杞子;关节腰背痛,加萆薢、牛膝;寒中气胀,时泄,数唾,吐呕,加厚朴、乾姜、桂心;阴囊下湿,精少,小便余#21沥,加石斛,以意增之。《古今录验》以乾地黄代乾姜,以麦门冬代天门冬,以杜仲代薯蓣,以柏子仁代枸杞子,以苁蓉代萎蕤,用治男子百病,小便过多,失#22精。

治梦中泄精,尿后余沥,及尿精方:

人参麦门冬赤石脂远志续断鹿茸各一两半柏子仁丹参韭子各一两六铢茯苓龙齿磁石苁蓉各二两乾地黄三两

右十四味,为末,蜜丸如梧子大。酒服二十丸,日再,稍加至三十丸。

治虚损小便白浊,梦泄方:

菟丝子车前子韭子各一升矾石当归各二两#23附子芎藭各三两#24桂心一两

右八味,为末,蜜丸如梧子大。酒服五丸,日三。

又方:

大枣五十枚韭子五合黄耆人参甘草乾姜当归龙骨半夏芍药各二两

右十味,为末,蜜丸如梧子大。酒服五丸,日三服。

韭子圆,治房室过度,精泄自出不禁,腰背不得屈伸,食不生肌#25,两脚苦弱方:

韭子一升甘草桂心紫石英禹余粮远志山茱萸当归天雄紫菀薯蓣细辛茯苓僵蚕菖蒲人参杜仲白朮乾姜芎藭附子石斛天门冬各一两半苁蓉黄耆菟丝子乾地黄蛇床子各二两大枣五十枚牛髓乾漆各四两

右三十一味,为末,牛髓合白蜜、枣膏合捣三千杵。空腹服如梧子大十五丸,日再,可加至二十丸。

韭子散,治小便失精,及梦泄精方:

韭子麦门冬各一升菟丝子车前子各二合芎藭二两#26白龙骨三两

右六味,治下筛,酒服方寸匕,日三。不知#27稍增,甚者夜一服。《肘后》用泽泻一两半。

枣仁汤,治大虚劳,梦泄精,茎核微弱,血气枯竭,或醉饱伤於房室,惊惕忪悸,小腹裹急方:

枣核仁二合泽泻人参#28芍药心各一两黄耆甘草茯苓白龙骨牡蛎各二两生姜二斤半夏一斤#29。

右十二味,□咀,以水九升,煮取四升。一服七合,日三。若不能食,小腹急,加桂心六两。

治梦泄失精方:

韭子一升,治下筛。酒服方寸匕,日再服,立效。

治虚劳尿精方:

韭子一升#30稻米二升#31

右以水一斗七升,煮如粥,取汁六升,为三服。精溢同此。

又方:

石榴皮《外台》作柘白皮桑白皮切,各五合

右二味,以酒五升,煮取三升,分三服。

又方:

乾胶三两,为末,以酒二升和,分三服,温服,瘥止。一方用鹿角胶。

又方:

新韭子二升,十月霜后采者,用好八合渍一宿,明旦日色好,童子向南一万杵。平旦温酒五合,服方寸匕,日再。

禁精汤,治失精赢瘦,酸削少气,目视不明,恶闻人声方:

韭子二升粳米一升#32

右二味,於铜器中合熬,米黄黑及热以好酒一斗投之,绞取汁七升。每服一升,日三,尽二剂。

羊骨汤,治失精多睡,目□□方:

羊骨一具饴糖半斤生地黄白朮各二斤#33大枣二+枚桑白皮厚朴阿胶各一两麦门冬人参芍药生姜甘草各三两茯苓四两桂心八两

右十五味,□咀,以水五斗,煮羊骨,去骨取汁三斗,煮药,取八升,汤成下胶饴,令烊。平旦服一升,后旦服一升。

灸法:

虚劳尿精,灸第七椎两傍各三十壮。

又,灸第十椎两傍各三十壮。

又,灸第十九椎两傍各二十壮。

又,灸阳陵泉、阴陵泉各随年壮。

梦泄精,灸三阴交二七壮,梦断神良。内踝上大脉并四指是。

丈夫梦失精,及男子小便浊难,灸肾输百壮。

男子阴中疼痛,溺血,精出,灸列缺三十壮#34。

失精,五脏虚竭,灸屈骨端五十壮。阴上横骨中央宛曲如却月中央是也,此名横骨。

男子虚劳失精,阴上缩,茎中痛,灸大赫三十壮。穴在屈骨端三寸。

男子虚劳失精,阴缩,灸中封五十壮。

男子腰脊冷疼,溺多白浊,灸脾募百壮。

男子失精,膝经疼痛冷,灸曲泉百壮。穴在膝内屈文头。

骨极第五论 方 灸法

论曰:骨极者,主肾也。肾应骨,骨与肾合。又曰:以冬遇病,为骨痹。骨痹不已,复感於邪,内舍於肾。耳鸣,见黑色,是其候也。若肾病则骨极,牙齿苦痛,手足□疼,不能久立,屈伸不利,身痹脑髓酸。以冬壬癸日中邪伤风,为肾风,风历骨,故曰骨极。若气阴,阴则虚,虚则寒,寒则面肿垢黑,腰脊痛,不能久立,屈伸不利。其气衰则发堕齿槁,腰背相引而痛,痛甚则咳唾甚。若气阳,阳则实,实则热,热则面色炱,隐曲膀胱不通,牙齿脑髓苦痛,手足酸□,耳鸣色黑,是骨极之至也。须精别阴阳,审其清浊,知其分部,视其喘息。善治病者,始於皮肤筋脉,即须治之,若入脏腑,则半死矣。

扁鹊云:骨绝不治,□而切痛,伸缩不得,十日死。骨应足少阴,少阴气绝则骨枯,发无泽,骨先死矣。

三黄汤,治骨极,主肾热病,则膀胱不通,大小便闭塞,颜色枯黑,耳鸣虚热方:

大黄切,别渍水一升黄苓各三两栀子十四枚甘草一两芒硝二两

右五味,□咀,以水四升,先煮黄苓、栀子、甘草,取一升五合,去滓,下大黄,又煮两沸,下芒硝,分三服。

灸法:

腰背不便,筋挛痹缩,虚热,闭塞,灸第二十一椎两边相去各一寸五分,随年壮。

小便不利,小腹胀满,虚乏,灸小肠输随年壮。

骨虚实第六论 方 灸法

论曰:骨虚者,酸疼不安,好倦。骨实者,苦烦热。凡骨虚实之应,主於肾膀胱,若其腑脏有病,从骨生,热则应脏,寒则应腑。

虎骨酒,治骨虚酸疼不安,好倦,主膀胱寒方:

虎骨一具,通炙取黄焦汁尽,碎如雀头大,酿米三石,曲四斗,水三石,如常酿酒法。所以加水、曲者,其骨消曲而饮水,所以加之也。酒熟封头五十日,开饮之。

治骨实苦,酸疼烦热,煎方:

葛根汁生地黄汁赤蜜各一升麦门冬汁五合

右四味,相合搅调,微火上煎三四沸,分三服。

治骨髓中疼方:

虎骨四两芍药一斤生乾地黄五斤

右三味,□咀,以清酒一斗渍三宿,曝乾,复入酒中,如此取酒尽为度,捣筛。酒服方寸匕,日三。

治骨髓冷,疼痛方:

取地黄汁一石,酒二斗,相搅重煎。温服,日三。补髓。

又方:

灸上廉七十壮,三里下三寸是穴。

治虚劳冷,骨节疼痛无力方:

豉二升地黄八斤

右二味,两度蒸,曝乾,为散。食后以酒一升,进二方寸匕,日再服。亦治虚热。

又方:

天门冬为散,酒服方寸匕,日三。一百日取瘥。

腰痛第七论方导引法针灸法

论曰:凡腰痛有五,一曰少阴,少阴肾也,十月万物阳气皆衰,是以腰痛;二曰风痹,风寒着腰,是以腰痛;三曰肾虚,役用伤肾,是以腰痛;四曰肾腰,坠堕伤腰,是以腰痛;五曰取寒眠地,为地气所伤,是以腰痛,痛不止,引牵腰脊皆痛。

杜仲酒,治肾脉逆小於寸口,膀胱虚寒,腰痛,胸中动,通四时用之方:

杜仲乾姜各四两,一云乾地黄萆薢羌活天雄蜀椒桂心芎藭防风秦艽乌头细辛各三两五加皮石斛各五两栝蒌根地骨皮续断桔梗甘草各一两

右十九味,□咀,以酒四斗,渍四宿。初服五合,加至七八合,日再。通治五种腰痛。

又方:

桑寄生牡丹皮鹿茸桂心

右四味,各等分,治下筛,酒服方寸匕,日三。

又方:

单服鹿茸与角,亦愈。

治肾虚腰痛方:

萆薢桂心白朮各三分牡丹皮二分

右四味,治下筛,酒服方寸匕,日三。亦可作汤服之,甚良。

又方:

附子二分桂心牡丹皮各一两

右三味,治下筛。酒服一刀圭,日再。甚验。

肾着汤,肾着之为病,其人身体重,腰冷如水洗状,不渴,小便自利,食饮如故,是其证也。从作劳汗出,衣裹冷湿,久久得之。腰以下冷痛,腹重如带五千钱者方:《古今录验》名甘草汤。

甘草二两乾姜三两茯苓白朮各四两

右四味,□咀,以水五升,煮取三升。分三服,腰中即温。

肾着散方:

杜仲桂心各三两甘草泽泻牛膝乾姜各二两白朮茯苓各四两

右八味,治下筛,为粗散。一服三方寸匕,酒一升,煮五六沸,去滓,顿服,日再。

治腰痛不得立方:

甘遂桂心一作附子杜仲人参各二两

右四味,治下筛,以方寸匕内羊肾中,炙令熟,服之。

治腰痛方:

萆薢杜仲枸杞根各一斤

右三味,□咀,好酒三斗渍之,内罂中,密封头,於铜器中煮一日,服之,无节度,取醉。

杜仲圆,补之之方:

杜仲一两#35石斛二分乾姜乾地黄各三分

右四味,为末,蜜丸如梧子大。酒服二十丸,日再。

丹参圆,治腰痛并冷痹方:

丹参杜仲牛膝续断各二两#36桂心乾姜各二两

右六味,为末,蜜丸如梧子。每服二十丸,日再夜一。禁如药法。

独活寄生汤,腰背痛者,皆是肾气虚弱,卧冷湿当风得之,不时速治,喜流入脚膝,或为偏枯,冷痹,缓弱疼重,若有腰痛挛脚重痹急,宜服之。方见别卷中。

治腰脊苦痛不遂方:

大豆三斗,熬一斗,煮一斗,蒸一斗,酒六斗,瓮一口,蒸令极热,豆亦热,内瓷中,封闭口,秋冬二七日,於瓮口作孔,出取,服五合,日夜二三服。

又方:

地黄花为末,酒服方寸匕,日三。

又方:

鹿角去上皮取白者,熬令黄,为末,酒服方寸匕,日三。特禁生鱼,余不禁。新者良,陈者不任服,角心中黄处亦不中服。大神良。

又方:

羊肾为末,酒服二方寸匕,日三。

又方:

三月三日收桃花,取一斗一升,井花水三斗,曲六升,米六斗,炊之一时,酿熟去糟。每服一升,日三服。若作食饮,用河水。禁如药法,神良。

治丈夫腰脚冷,不随,不能行方:

上醇酒三斗,水三斗,合着瓮中,温渍脚至膝,三日止。冷则瓷下常着灰火,勿使冷。手足烦者,小便三升,盆中温渍手足。

腰肾痛导引法:

正东坐,收手抱心,一人於前据蹑其两膝,一人后捧其头,徐牵令偃卧,头到地,三起三卧,止便瘥。

针灸法:

腰肾痛,宜针决膝腰勾画中青赤路脉,出血便瘥。

腰痛不得俯仰者,令患人正立,以竹柱#37地度至脐,断竹,乃以度度背脊,灸竹上头处,随年壮。灸讫,藏竹勿令人得知。

腰痛,灸脚跟上横文中白肉际十壮,良。

又,灸足巨阳七壮,巨阳在外踝下。

又,灸腰目窌七壮,在尸上约左右是。

又,灸八窌及外踝上骨约中。

腰卒痛,灸穷骨上一寸七壮,左右一寸,各灸七壮。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卷之五十九竟

#1生之:原作『主』,据影宋刻本改。

#2侠:影宋刻本作『□』,属上读。

#3今:原作『金』,据影宋刻本改。

#4忘:原作『志』,据影宋刻本改。

#5苦:原作『若』,据影宋刻本改。下一『苦』字同。

#6苦:原作『若』,据影宋刻本改。

#7肾中风:此下缺文,影宋刻本有『阙』字。

#8肾中寒:此下缺文,影宋刻本有『阙』字。

#9苦:原作『若』,据影宋刻本改。

#10月:影宋刻本作『日』。

#11腹:原作『便』,据影宋刻本改。

#12各三两:按『杏仁』以上六味,影宋刻本作『各一两』。

#13车前子切,二升:影宋刻本作『车前草一升』。

#14生地黄:『地黄』二字原空缺,据影宋刻本补。

#15各二两:影宋刻本作『各一两』。

#16淡竹叶:影宋刻本作『淡竹茹』。

#17各:原脱,据影宋刻本补。

#18大麻子:按上十七味,影宋刻本无『乾山药、茯神、五味子、沉香末』,有『杜仲、侧子各五两,丹参八两,乾姜三两』。

#19腑:原作『肾』,据影宋刻本改。

#20日二服:影宋刻本作『日三』。

#21余:原作『徐』,据影宋刻本改。

#22失:原作『大』,据影宋刻本改。

#23各二两:影宋刻本作『各一两』。

#24各三两:影宋刻本作『各二两』。

#25肌:原作『饥』,据影宋刻本改。

#26二两:影宋刻本作『三两』。

#27知:原作『止』,据影宋刻本改。

#28人参:影宋刻本『人参』用『二两』。

#29斤:影宋刻本作『升』。

#30一升:影宋刻本作『二升』。

#31二升:影宋刻本作『三升』。

#32一升:影宋刻本作『一合』。

#33各二斤:影宋刻本作『各三斤』。

#34三十壮:影宋刻本作『五十壮』。

#35一两:影宋刻本作『二两』。

#36各二两:影宋刻本作『各三两』。

#37柱:原作『桂』,据影宋刻本改。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