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华道藏 > 四辅真经 > 太清摄养经 >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卷之四十三

宋朝奉郎守太常少卿充秘阁校理林亿等校正

小肠腑方

小肠腑脉论第一

论曰:小肠腑者,主心也,舌是其候也。心合於小肠,小肠者,受盛之腑也,号监仓吏。重二斤十四两,长二丈四尺,广二寸四分。《难经》、《甲乙》云长三#1丈二尺,大二寸半,径八分分之少半也。后附脊,左回迭积,其注於回肠者,外傅脐上,回运环反十六曲,常留水谷二斗四升,其一斗二升是水,一斗二升是谷,应主二十四气也。《难经》云十六曲,盛谷二斗四升,水六升三合合之大半。《甲乙》云受三斗三合合之大半。唇厚,人中长,以候小肠。

小肠病者,小腹痛,腰脊控睪而痛,时窘之,复耳前热。若寒甚,独肩上热,及手小指次指之间热。若脉滑者,《脉经》作陷,《甲乙》亦同此其候也。

小腹控睪,引腰脊上冲心,邪在小肠者,连睾系,属於脊,贯肝肺,络心系。气盛则厥逆上冲肠胃,动肝肺,散於肓,结於脐。故取之肓原以散之,刺太阴以与之,取厥阴以下之,取巨虚下廉以去之,按其所过之经以调之。

左手关前寸口阳绝者,无小肠脉也,苦脐痹,小腹中有疝瘕,王#2月即冷上抢心,刺手心主,治阴,心主在掌后横文中入一分。

左手关前寸口阳实者,小肠实也,苦心下急,热痹,小肠内热,小便赤黄,刺手太阳治阳,手太阳在手小指外侧本节陷中。

小肠有寒,其人#3下重,便脓血;有热,必痔。

小肠有宿食,常暮发热,明日复止。

小肠胀者,少腹瞋胀,引腹痛。

心前受病,移於小肠,心咳不已,则气与咳俱出。

厥气客於小肠,梦聚邑街衢。

心应皮,皮厚者脉厚,脉厚者小肠厚;皮薄者脉薄,脉薄者小肠薄;皮缓者脉缓,脉缓者小肠大而长;皮薄而脉冲小者,小肠小而短;诸阳经脉皆多纡屈者,小肠结。

扁鹊云:手少阴与太阳为表裹,所以表清裹浊,清实浊虚,故食下肠实而胃虚,故腑实而不满。实则伤热,热则口张,口为之生疮;虚则伤寒,寒则便泄脓血,或发裹水,其根在小肠,先从腹起。方见治水篇中。

小肠绝不治,六日死,何以知之?发直如乾麻,不得屈伸,白汗不止。

手太阳之脉,是动则嗌痛,颔肿,不可以顾,肩似拔,臛似折。是主液所生病者,耳聋目黄,颊颔肿,颈肩臛肘臂外后廉痛。经脉支别已见心脏部中。

小肠虚实第二脉方灸法

小肠实热

左手寸口人迎以前脉阳实者,手太阳经也。病苦身热,来去汗不出,心中烦满,身重,口中生疮,名曰小肠实热也。

柴胡泽泻汤,治小肠热胀,口疮方:

柴胡泽泻橘皮一用桔梗黄苓旋复花枳实升麻芒硝各二两#4生地黄切,一升

右九味,□咀,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去滓,下芒硝,分三服。

大黄圆,治小肠热结满不通方:

大黄芍药葶苈各二两大戟朴消各三两杏仁五十枚巴豆七枚

右七味,为末,蜜和丸如梧子大,饮服,大人七丸,小儿二三丸,日二,热去,日一服。

灸法:

小肠热满,灸阴都随年壮,穴侠中管两边相去一寸是也。

小肠泄痢脓血,灸魂会一百壮,小儿减之。穴在侠脐两边相去各一寸。《翼》云相去一寸。

又,灸小肠输七壮。

小肠虚寒

左手寸口人迎以前脉阳虚者,手太阳经也,病苦颅际偏头痛,耳颊痛,名曰小肠虚寒也。

治小肠虚寒痛,下赤白,肠滑,肠中懊憹,补之方:

乾姜三两当归黄檗地愉各四两黄连阿胶各二两石榴皮三枚

右七味,□咀,以水七升,煮取二升五合,去滓下胶煮,取胶烊尽,分三日服。

舌论第三

论曰:凡舌者,心主小肠之候也。舌重十两,长七寸,广二寸半,善用机衡,能调五味也。凡有所啖,若多食咸则舌脉凝而变色,多食苦则舌皮槁而外毛焦枯,多食辛则舌饬急而爪枯乾,多食酸则舌肉肥而唇揭,多食甘则舌根痛而外发落。又曰:心欲苦,肺欲辛,肝欲酸,脾欲甘,肾欲咸,此五味内合五脏之气也。若脏热则舌生疮,引唇揭赤;若腑寒则舌本缩,口噤唇青,寒宜补之,热宜泻之,不寒不热,依脏腑调之。舌缩口噤唇青,升麻煎主之。方见别卷。

风眩第四叙论方灸禁法

前卷既有头面风方,风眩不当分出,思邈盖以此是徐嗣伯方,不可以余方相杂,故此特立风眩方条,专出徐氏方焉。

徐嗣伯曰:余少承家业,颇习经方,名医要治,备闻之矣。自谓风眩多途,诸家未能必验,至於此术,鄙意偏所究也,少来用之,百无遗策。今年将衰暮,恐奄忽不追,故显明证论,以贻於后云尔。

夫风眩之病,起於心气不定,胸上蓄实,故有高风面热之所为也。痰热相感而动风,风心相乱则闷瞀,故谓之风眩。大人曰癫,小儿则为痫,其实则一。此方疗治,万无不愈,但恐证候不审,或致差违。大都忌食十丰属肉。而贲豚为患,发多气急,气急则死,不可救。故此一汤是轻重之宜,勿因此便谓非患所治。风眩汤散丸煎,凡有十方。凡人初发,宜急与续命汤也。因急时但度灸穴,便火针针之,无不瘥者。初得针竟便灸,最良。灸法列次於后。余业之以来,三十余年,所救活者救十百人,无不瘥矣。后人能晓此方,幸勿参以余术焉。

续命汤,治风眩发,则烦闷无知,口沫出,四体角弓,目反上,口噤不得言方:

竹沥一升二合生地黄汁一升龙齿四两生姜防风麻黄各四两防己三两附子三分石膏七两桂心二两

右十味,□咀,以水一斗,煮取三升,分三服。有气加附子作一两,紫苏子五合,橘皮半两。已服续命汤,口开,四肢尚未好定,而心中尚不除者,紫石汤主之。方见后紫石煮伞是也。

贲豚场,治气奔急欲绝方:

吴茱萸一升石膏人参半夏芎藭芍药生姜各四分生葛根茯苓各十分#5当归四两李根皮一斤

右十二味,□咀,以水七升清酒八升,煮取三升,分三服。

防已地黄汤,治言语狂错,眼目霍霍,或言见鬼,精神昏乱:

防已甘草各二两桂心防风各三两生地黄五斤,别切,勿合药渍,疾小轻用二斤

右五味,□咀,以水一升渍一宿,纹汁,着一面,取滓,着竹箦上一以地黄着药滓上,於五斗米下蒸之,以铜器承取汁,饭熟,以向前药汁合绞取之,分再服。

薯蓣汤,治心中惊悸而四肢缓,头面热,心胸痰满,头目眩冒如欲摇动方:

薯蓣麦门冬人参各四两生地黄前胡芍药各八分枳实远志生姜各三分茯苓茯神各六分半夏五分甘草黄苓竹叶各二分#6秫米三合

右十六味,□咀,取江水,高举手扬三百九十下,量取三斗煮米,减一斗,内半夏,复减九升,去滓下药,煮取四升,分四服。无江水处,以千里东流水代之,校手令上头也。秦中无江水,泾渭水可用。诸葛灌剑由上取之。

防风汤,服前汤后,四体尚不凉冷,头目眩转者服之。此汤大胜,宜长将服,但药中小小消息,随冷暖耳,仍不除瘥者,依此方:

防风石膏人参赤石脂白石脂生姜龙骨寒水石茯苓各三分桂心二分紫石一分

右十一味,□咀,以水八升,煮取三升,分三服。凡用井花水者,取清净也。今用江水,无泥又无砂秽。源泉远涉,顺势归海,不逆上流,用以治头,必归於下故也。

薯蓣煎方:

薯蓣二+分甘草十四分泽泻人参黄苓各四分当归白敛桂心防风麦门冬各三分山茱萸桔梗芍药紫菀大豆黄卷乾地黄白朮芎藭乾姜蜀椒各二分,已上二+味并用捣筛生地黄十八斤,捣绞取汁,煎令余半獐鹿杂髓鹿角胶各八两大枣八十枚麻子仁研蜜各三升桑根皮五升,忌冈上自出土者,大毒,大忌近篱屋垣墙下沟渎边者,皆不中用也

右二十七味,以清酒二斗四升,煮桑白皮、麻子、枣得一斗,去滓,次下地黄汁、胶、髓、蜜,煎减半,内前诸末并煎令可丸,如鸡子黄大。饮服一枚,日三,稍加至三丸。

薯蓣圆,治头目眩冒,心中烦郁,惊悸狂癫方:

薯蓣二十八分甘草二十分鹿角大豆黄卷桂心各七分乾地黄神曲当归人参各十分麦门冬防风黄苓芍药白朮各六分柴胡桔梗茯苓杏仁芎藭各五分白敛乾姜各三分大枣一百枚,取膏

右二十二味,为末,合白蜜、枣膏,丸如弹丸。先食服一丸,日三。

天雄散,治头目眩运屋转旋倒方:

天雄防风芎藭人参独活桂心葛根各三分莽草四分白朮远志薯蓣茯神山茱萸各六分

右十三味#7,治下筛,先食,以菊花酒服方寸匕,日二,渐加至三匕,以知为度。菊花酒法:九月九日,取邓州甘菊花曝乾作末,以米锁中蒸作酒。

人参圆,治心中时恍惚不定方:

上党人参鬼臼铁精牛黄丹砂雄黄大黄菖蒲防风各一两蜥蜴赤足蜈蚣各一枚#8

右十一味,为末,蜜丸如梧子大。用前菊花酒服七丸,日三夜一,稍加。合药勿用青纸,己心见妇人、青衣、丧孝、不具足人及浊秽、六畜、鸡、鼠等。

灸法:

其法以绳横度口至两边,既得口度之寸数,便以其绳一头更度鼻,尽其两边两孔间,得鼻度之寸数中屈之,取半,合於口之全度中屈之,先觅头上回发,当回发灸之,以度度四边左右前后,当绳端而灸,前以面为正,并依年壮多少,一年凡三灸,皆须疮瘥又灸,壮数如前。若连灸,火气引上,其数处回发者,则灸其近当鼻也。若回发近额者,亦宜灸。若指面为瘢则阙其面处,然病重者亦不得计此也。

食禁:

虎、兔、龙、蛇、牛、马、猪、羊、鸡、犬、猴、鼠。

右十二相属肉物,皆不得食,及以为药。牛黄、龙骨齿用不可废#9。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卷之四十三竟

#1三:影宋刻本作『二』。

#2王:影宋刻本作『主』。

#3人:原作『心』,据影宋刻本改。

#4各三两:影宋刻本作『各二两』。

#5各十分:影宋刻本作『各六分』。

#6各二分:影宋刻本作『各一分』。

#7右十三味:原作『右十九味』,据影宋刻本改,与方中药味合。

#8各一枚:此三字原脱,据影宋刻本补。

#9用不可废:影宋刻本此下有『嗣伯启:嗣伯於方术岂有效益,但风眩最是愚衷(遇患)小瘥者,常自宝秘,誓不出手,而为作治,亦不令委曲得法。凡有此病,是嗣伯所治未有不瘥者,若有病此而死,不逢嗣伯故也。伏愿问人,立知非嗣伯之自夸。殿下既须此方,谨封上呈。嗣伯鄙志尚存,谨自书写,年老目暗,多不成字,伏愿恕亮。谨启』一节。

四四小肠腑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