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华道藏 > 四辅真经 > 太清摄养经 >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卷之三十九

宋朝奉郎守太常少卿充秘阁校理林亿等校正

胆腑方

万病丸散第七论 方

论曰:圣人之道,以慈济物,博求众药,以戒不虞,仓卒之际,应手皆得,故有万病方焉。余以此方散在群典,乃令学者难用讨寻,遂鸠撮要妙,以为斯品,庶使造次可得,好事君子,安不忘危,无事之暇,可预和合,以备病瘵也。

芫花散,治一切风冷痰饮症癖□疟,万医所不治者,皆治之:一名登仙酒,一名三建散。

芫花桔梗紫菀大戟王不留行乌头附子天雄白朮五加皮荛花狼毒莽草栾荆栝蒌根踯躅麻黄白芷荆芥茵芋各十分车前子石斛人参石南石长生各七分蛇床子萆薢牛膝狗脊菟丝子苁蓉秦艽各四分藜芦五分薯蓣薏苡仁巴戟天细辛当归芎藭乾地黄食茱萸杜仲厚朴黄耆山茱萸乾姜芍药桂心黄苓吴茱萸防己远志蜀椒独活五味子牡丹橘皮通草柴胡柏子仁稿本菖蒲茯苓续断各二分

右六十四味《千金翼》中有麻花、半夏、赤车使者、高良姜、紫葳,无白朮、食茱萸等七味,并不治、不择、不炙、不熬,但振去尘土,捣,以粗罗下之,即与服。凡是猪、鸡、五辛、生冷、酢滑,任意食之,无所忌。惟诸豆皆杀药,不得食。

药散三两细曲末二升 糯米三升 真酒五升

先以三大斗水,煮米作粥须极熟,冬月扬去火气,春月稍凉,夏月扬绝火气,令极冷,秋稍温;次下曲末,搦使和柔相得;重下药末,扩使突突然好熟,乃下真酒,重摄使散;盛不津器中,以净杖搅散,经宿即饮。直以布盖,不须密封。

凡服药,平旦空心服之,以知为度。微觉发动流入四肢,头面习习然为定,勿更加之。如法服之,常常内消;非理加增,必大吐利。

服散者,细下筛,服一方寸匕,和水酒浆饮无在,稍增,以知为度。服丸者,细下筛,蜜丸如梧子,每服七丸。但此药或丸或散皆可,惟不得作汤。若欲得补,不令吐泻,但取内消,大益,胜於五石,兼逐诸病,功效一等#1。然作酒服,佳於丸散,美而易服,流行迅疾。

若有患人抱病多时,积癊宿食,大块久气,症瘕积聚,一切痼结者,即须一两度增,令使吐下,泄去恶物尽后,少服内消,便为补益。

凡服药,慎勿早食,早食触药,必当大吐,吐亦无损,须臾还定,但令人咽喉痛,三两日后始瘥,服者宜知之。平旦服药,至午时待药势定,宜先食冷饭菹,饮冷浆水,午后药势好定,任食热食无忌。若药势末定时,不得强起行,行即运闷旋倒,眼花暗然迷绝,此是逐风所致,不须疑怪,风尽之后,纵令多服更佳。不然,闷时但卧但坐,须臾醒然,不异於常。若其定后,任意所之。若必便旋,当策杖如厕,少觉闷乱,即须坐住,坐住即醒,醒乃可行。

病在膈上,久冷痰癊,积聚症结疝瘕,宿食坚块,咳逆上气等一切痼结重病,终日吐唾,逆气上冲胸喉,此皆胃口积冷所致,三焦肠间宿冷,以成诸疾。如此例,便当吐却此等恶物,轻者一度下,转药令吐却;若重者,三五度下之令尽。其吐状法,初吐冷气沬,次吐酢水,须臾吐黄汁,大浓,甚苦,似牛涎。病若更多者,当吐出紫痰,似紫草汁,非常齿齼,有此者,例入死道,不久定死。若有疰者吐血,陈久黑血,新者鲜血,吐罢永瘥,一世不发。下此吐药,当吐时大闷,须臾自定,即不虚惙,得冷饮食已,耳不虚聋,手足不痹。若胃口有前件等病势久成者,正当吐时,有一块物塞胸喉,吐复不出,咽复不入,当有异种大闷,更加一二合药酒重投,药下少时,即当吐出块物如拳大,真似毈鸡子中黄,着地,以刀斫碎,重者十块,轻者三五枚。凡人有上件等病,若服药时不吐却者,当时虽得渐损,一二年后还发为此,故须下吐药。欲服取吐者,当以春三月服之,春宜吐故也。

凡膈上冷,少腹满,肠鸣,膀胱有气,冷利多者,须加利药於此酒内服之,便去恶物。利法,出泔淀如清水,如黄汁,如青泥。轻者一两度下利药,得利以尽病源;重者五度下利药,令使频得大利,以尽病根。利法,旦起服药,比至晡时可得两三行,即断后服。

凡长病人、瘦弱虚损、老人贵人,此等人但令少服,积日渐渐加,令多内消,瘥。除久病,不加吐利也。药若伤多,吐利困极不止者,服方寸匕生大豆末,水服之即定,及蓝叶、乌豆叶嚼以咽之,登时即定。此据大困时用之,小小时不须。

凡在世人,有虚损阳衰,消瘦骨立者,服之非常补益,旬月之间,肌肤充悦,颜色光泽,髓溢精满,少壮一等,凡众度f病皆除之。

治一切风病,历节风,二十两,和酒五斗。贼风、热风、大风,上同。偏风、□□风、瘫缓风,十二两,和酒三斗。此七种,并带热,须加冷药,押使常数便利。贼风掣疭,八两,和酒二斗。湿风周痹,八两,和酒二斗。腰脚挛痛,十二两,和酒三斗。筋节拘急,八两,和酒二斗。重病后汗不流,初觉三服,一服一盏,年久服一升。食热食如锥刀刺者,八两,和酒二斗。口□面戾,一眼不合者,初得四两,和酒一斗,年久十二两,和酒三斗。头面风似虫行,又似毛发在面上者,八两,和酒二斗。起即头旋,良久始定者,四两,和酒一斗。心闷呕逆,项强者,风在心脏,欲风欲雨,便即先发者,八两,和酒二斗。因疮得风,口强,脊脉急者,五服即定,一服一盏。治一切冷病,积冷癊瘦者,四两,和酒一斗,强者六两,和酒一斗半。痰饮疝瘕,六两,和酒一斗宿食呕吐,四两,和酒一斗。症瘕肠鸣,噫,八两,和酒二斗。□痔块坚,冷嗽上气,二十两,和酒五斗。奔豚冷气,六两,和酒一斗半。噎,六两,和酒一斗半。久疰,八两,和酒二斗。冷痢,六两,和酒一斗半。久劳,八两,和酒二斗。卒中恶注忤,心腹胀,气急欲死者,三服定,一服一盏。大吐出鲜血,瘴气,三服定,一服一盏。蛊毒,五服定,一服一盏。温疟,五服定,一服一盏。瘠疟,五服永瘥,一服一盏。

治妇人诸风、诸病等,并依前件。带下,十二两,和酒三斗。崩中,六两,和酒一斗半。月闭不通,六两,和酒一斗半。冷病不产,六两,和酒一斗半。断绪不产,八两,和酒二斗。月水前后不调,乍多乍少,亦令人绝产,四两,和酒一斗。产后风冷不产,六两,和酒二斗;若重者,八两,和酒二斗;甚者十六两,和酒三斗;大重者,子宫下垂,十六两,和酒四斗。

论曰:遐览前古,莫睹此方,有高人李孝隆者,自云隋初受之於定州山僧惠通道人,此后用之大有效验,秘而不传,但得其药,其方不可得而闻。始吾得之於静智道人,将三纪於兹矣,时俗名医未之许也,然比行之,极有神验。其用药殊不伦次,将服节度大不近人情,至於救急,其验特异,方知神物效灵,不拘常制,至理关感,智不能知,亦犹龙吟云起,虎啸风生,此其不知所然而然,虽圣人莫之辨也。故述之篇末,以贻后嗣,好学君子详之,非止救物兼深,抑亦庶几於博见矣。

耆婆万病丸,治七种癖块,五种癫病,十种疰件,七种飞尸,十二种蛊毒,五种黄病,十二时疟疾,十种水病,八种大风,十二种□痹,并风入头,眼暗漠漠,及上气咳嗽,喉中如水鸡声,不得眠卧,饮食不作肌肤,五脏滞气,积聚不消,壅闭不通,心腹胀满,及连胸背,鼓气坚、结,流入四肢,或复叉心膈气满,时定时发,十年、二十年不瘥,五种下痢,疳虫、寸白诸虫,上下冷热,久积痰饮,令人多睡,消瘦无力,荫入骨髓,便成滞患,身体气肿,饮食呕逆,腰脚酸疼,四肢沉重,不能久行立;妇人因产,冷入子脏,脏中不净,或闭塞不通,胞中瘀血冷滞,出流不尽,时时疹痛为患,或因此断产;并小儿赤白下痢;及胡臭、耳聋、鼻塞等病。此药以三丸为一剂,服药不过三剂,万病悉除,说无穷尽,故称万病丸;以其用牛黄为主,故一名牛黄丸;以耆婆良医,故名耆婆丸方:

牛黄麝香犀角各一分桑白皮茯苓乾姜桂心当归芎藭芍药甘遂黄苓蜀椒细辛桔梗巴豆前胡紫菀蒲黄葶苈防风各一分蜈蚣三节石蜥蜴人参各一寸朱砂雄黄黄连大戟禹余粮芫花芫青各七枚

右三十一味《 崔氏》 无黄苓、桑白皮、桔梗、防风,为二十七味,并令精细,牛黄、麝香、犀角、朱砂、雄黄、禹余根、巴豆别研,余者合捣,重绢下筛,以白蜜和,更捣三千杵,密封下。破除日平旦,空腹酒服三丸如梧子大,取微下三升恶水为良。若卒暴病,不拘平旦,早晚皆可服,但以吐利为度;若不吐利,更加一丸,或至三丸、五丸,须吐利为度,不得限以丸数,病强药少即不吐利,更非他故。若其发迟,以热饮汁投之;若吐利不止,即以醋饭两三口止之。服药忌陈臭、生冷、酢滑、粘食、大蒜、猪鱼鸡狗马驴肉、白酒、行房,七日外始得一日服,二日补之,得食新米韭骨汁作羹粥臛饮食之,三四顿大良,亦不得全饱。产妇勿服之。吐利以后,常须闭口少语,於无风处温床暖室将息。若旅行卒暴,无饮,以小便送之佳。若一岁以下小儿有疾者,令乳母服两小豆,亦以吐利为度。近病及卒病皆用多,积久疾病即少服,常取微溏利为度。

卒病欲死,服三丸如小豆,取吐利即瘥。

卒得中恶口噤,服二丸如小豆,暖水一合灌口令下,微利即瘥。

五疰,鬼刺客忤,服二丸如小豆,不瘥,后日更服三丸。

男女邪病,歌哭无时,腹大如妊娠,服二丸如小豆,日二夜一,间食服之。

猫鬼病,服三丸如小豆,未瘥更服。

蛊毒吐血,腹痛如刺,服二丸如小豆,不瘥更服。

疟病,未发前服一丸如小豆,不瘥,后日更服。

诸有痰饮者,服三丸如小豆。

冷癖,服三丸如小豆,日三,皆间食,常令微溏利。

宿食不消,服二丸如小豆,取利。

症瘕积聚,服二丸如小豆,日三服,皆间食,以利瘥止。

拘急,心腹胀满,心痛,服三丸如小豆,不瘥更服。

上气喘逆,胸满,不得卧,服二丸如小豆,不瘥更服。

大痢,服一丸如小豆,日三。

疳湿,以一丸如杏仁,和酢二合灌下部,亦服二丸如小豆。

水病,服三丸如小豆,日二,皆间食服之,瘥止。人弱隔日服。

头痛恶寒,服二丸如小豆,覆取汗。

伤寒时行,服二丸如小豆,日三,间食服之。

小便不通,服二丸如小豆,不瘥,明日更服。

大便不通,服三丸如小豆,又内一丸下部中,即通。

耳聋聤耳,以绵裹一丸如小枣核,塞之,瘥。

鼻衄,服二丸如小豆,即瘥。

痈肿丁肿,破肿,内一丸如麻子,日一傅,其根自出,瘥。

犯丁肿血出,猪脂和傅,有孔内孔中,瘥止。

胸背腰胁肿,以酢和傅肿上,日一易,又服二丸如小豆。

癞疮,以酢泔洗之,取药和猪脂傅之。

刊徲锌祝以一丸如小豆,内孔中,且和猪脂傅之。

痔疮,涂绵箸上,内孔中,日别易,瘥止。

瘰痉,以酢和傅上,瘥。

诸冷疮,积年不瘥者,以酢和涂其上,亦饼贴,瘥。

癣疮,以布揩令汁出,以酢和傅上,日别一易,立瘥。

恶刺,以一丸内疮孔中,即瘥。

蝗蛇螫,取小许内螫处。若毒入腹,心闷欲绝者,服三丸如小豆。

蝎螫,以少许傅螫处。

蜂螫,以少许傅螫处。

妇人诸疾,胞衣不下,服二丸如小豆,取吐利即出。

小儿客忤,服二丸如米,和乳汁傅乳头,令嗍之。

小儿惊痫,服二丸如米,涂乳头,令嗍之,看儿大小量之。

小儿乳不消,心腹胀满,服二丸如米,涂乳头,令嗍之,不瘥更服。

治一切蛊毒,妖邪鬼疰病者,有进有退,积聚坚结,心痛如啮,不得坐卧,及时行恶气,温病风热,瘴气相染灭门,或时热如□疟,咽喉肿塞,不下食饮,或烦满短气,面目时赤,或目中赤黄,或乾呕,或吐逆,或下痢赤白,或热气如云,或欲狂走自杀,或如见鬼,或手足清冷,或热饮冷水而不知足,或使手掇空,或面目痈肿生疮,或耳目聋暗、头项背脊强、不得屈伸,或手足卒痒,或百鬼恶疰狐魅走入皮肤,痛无常处方:

麝香马目毒公特生誉石丹砂马齿矾雄黄各一两巴豆九十枚青野葛一两,一本不用

右八味,末之,别捣巴豆如膏,合捣五千杵,内蜜,更捣一万杵,丸如小豆。强人服二丸,弱人一丸,入腹,云行四布,通彻表裹,从头下行,周遍五脏六腑,魂魄静定,情性得安,病在膈上吐,膈下利,或蛇虫诸毒五色热水,或不吐下,便微渐除瘥。万虫妖精,狐狸鬼魅,诸久固癖块,皆消散。在表汗出,在裹直下。忌名其药,故此方无名也。

仙人玉壶丸方:

雄黄藜芦丹砂誉石一方矾石巴豆八角附子各二两

右六味,先捣巴豆三千杵;次内誉石,又捣三千杵;次内藜芦,三千杵;次内附子,三千杵;次内雄黄,三千杵;次内丹砂,三千杵;内蜜,又捣万杵佳。若不用丹砂者,内真朱四两无在。每内药,辄治五百杵,内少蜜,恐药飞扬。治药用王相吉日良时,童子斋戒为良。天晴明日,无云雾,白昼药成,密器中封之,勿泄气,着清洁处,大人丸如小豆。服药欲下病者,宿勿食,旦服二丸,不知者,以暖粥饮发之令下,下不止,饮冷水以止之。病在膈上吐,膈下利,或但噫气而已。

即若欲渐除,及将服消病者,服如麻子丸二丸。

卒中恶欲死,不知人,以酒若汤和二丸,强开口灌喉中。

鬼疰病,百种不可名,浆水服二丸,日再。

男女与鬼交通,歌哭无常,或腹大绝经,状如妊娠,浆服二丸如胡豆大,日三夜一。又苦酒和之如饴,旦旦傅手间使、心主,心主在手腕后第一约横文当中指,至暮又传足三阴三阳及鼻孔,七日愈。又浆服麻子大一丸,日三,三十日止。

恶风逆心,不得气息,服一丸。

若腹中如有虫欲钻胁出状,急痛,一止一作,此是恶风,服二丸。

忧患气结在胸心,苦连噫及咳,胸中刺痛,服如麻子三丸,日三。

心腹切痛,及心中热,服一丸如麻子,日三,五日瘥。

腹痛胀满,不食,服一丸。

澼饮痰饮,旦服一丸。

风疝、寒疝、心疝、弦疝,每发腹中急痛,服二丸。

卒上气,气但出不入,并逆气冲喉,胃中暴积聚者,服二丸,日再。

症结坚痞,服一丸,日三,取愈。

积寒热老痞,服二丸。

食肉不消,腹坚胀,服一丸,立愈。

腹中三虫,宿勿食,明旦进牛羊炙三脔,须臾便服三丸如胡豆,日中当下虫。过日中不下,更服二丸,必有烂虫下。

卒关格,不得大小便,欲死,服二丸。

卒霍乱,心腹痛,烦满吐下,手足逆冷,服二丸。

下痢重下者,服一丸,取断。

疟未发服一丸,已发二丸,便断。

若寒热往来,服一丸。

伤寒敕濇,时气热病,温酒服一丸,厚覆取汗,若不汗,更服,要取汗。

若淋沥,瘦瘠,百节酸疼,服一丸,日三。

头卒风肿,以苦酒若膏和傅之,絮裹之。

痈疽痤疖,瘰疬,及欲作浚以苦酒和傅之。

若恶疮不可名,瘑、疥、疽,以膏若苦酒和,先以盥汤洗疮去痂,拭乾傅之。

鼠浚以猪脂和傅疮,取驳舌狗子舐之。

中水毒,服二丸。若已有疮,苦酒和三丸傅疮。

耳聋,脓血汁出,及卒聋,以赤谷皮裹二丸,内之。

风目赤或痒,视物漠漠,汨出烂眦,蜜解如饴,涂注目眦。

齿痛,绵裹塞孔中。

若为蛊毒所中,吐血,腹内如刺,服一丸如麻子,稍加之如胡豆,亦以涂鼻孔中,又以膏和,通涂腹背,亦烧之熏口鼻。

若蛇蝗诸毒所中,及猘犬、狂马所咋,苦酒和傅,水服二丸。

妇人产后余疾,及月水不通,往来不时,服二丸,日再。

妇人胸中苦滞气,气息不利,少腹坚急,绕脐绞痛,浆服如麻子一丸,稍加之如小豆大。

小儿百病,惊痫痞塞,及有热,百日、半岁者,以一丸如黍米大,置乳头与服之;一岁以上,如麻子一丸,日三,以饮服。

小儿大腹,及中热恶毒,食物不化,结成积聚,服一丸。

小儿寒热,头痛身热,及哯现,服一丸如麻子。

小儿赢瘦,丁奚,不能食,食不化,浆水服二丸,日三。又苦酒和如梧子,傅腹上良。

一切万病,量之不过一二丸,莫不悉愈。

欲行、问孝、省病,服一丸,一丸系颈上,行无所畏,至丧家带一丸,辟百鬼。若独止宿山泽、冢墓、社庙、丛林之中,烧一丸,百鬼走去不敢近人。以蜡和一丸如弹丸,着绛囊,击臂上,男左女右,山精鬼魅皆畏之。

张仲景三物备急丸,司空裴秀为散,用治心腹诸卒暴百病方:

大黄乾姜巴豆各等分

右皆须精新,多少随意,先捣大黄、乾姜,下筛为散,别研巴豆如脂,内散中,合捣千杵,即尔用之,为散亦好,下蜜为丸,密器贮之,莫令歇气。若中恶客忤,心腹胀满刺痛,口噤气急,停尸卒死者,以暖水若酒服大豆许三枚,老小量之,扶头起,令得下喉,须臾未醒,更与三枚,腹中鸣转,得吐利便愈。若口已噤,可先和成汁倾口中,令从齿间得入,至良。

治万病,大理气丸方:

牛膝甘草人参茯苓远志恒山苦参丹参沙参龙胆芍药牡蒙半夏杏仁紫菀龙骨天雄附子葛根橘皮巴豆狼牙各二两大黄牡蛎白朮各三两白薇六分玄参十分雚芦一枚大者生姜屑,五两

右二十九味,捣筛二十七味,生药令熟,又捣巴豆、杏仁如膏,然后和使相得,加白蜜,捣五千杵,丸如梧子,空腹酒服七丸。日三。疝瘕症结,五十日服,永瘥。吾常用理气,大觉有效。

大麝香丸,治鬼疰飞尸,万病皆主之方:

麝香三分牛黄附子鬼臼真珠莽草犀角矾石细辛桂心獭肝藜芦各二分蜈蚣蜥蜴各一枚丹砂二两雄黄一两巴豆杏仁各五+枚地胆《外台》作蜻蛇胆元青亭长斑猫各七枚誉石八分

右二十三味,末之,蜜和合,更捣三千杵。饮服如小豆一丸,日二,渐加至三丸,虫毒所螫,摩之,以知为度。若欲入毒疫疠乡死丧病处,及恶鬼冢墓间,绛袋盛之,男左女右,肘后击之,又以少傅鼻下人中,及卧不魇。

小麝香丸,治病与大麝香丸同方:

麝香三分雄黄当归《 外台》 不用丹砂各四分乾姜桂心芍药各五分莽草犀角栀子仁各二分巴豆五十枚附子乌头各五枚蜈蚣一枚

右十四味,末之,加细辛五分,蜜和,合捣千杵。服如小豆三丸,日三,可至五丸。一切尸疰痛,悉皆主之。

治诸热不调,紫葛丸方:

紫葛石膏人参丹参细辛紫参苦参玄参齐盐代赭苁蓉巴豆乌头各三分乾姜桂心独活各五分

右十六味,末之,蜜和,更捣一万杵。服如小豆六丸,食前三丸,食后三丸。忌五辛、猪、鸡、鱼、蒜,余不在禁限。若觉体中大热,各减一丸。服之令人肥悦,好颜色,强阳道,能食。服药后十日,得利黄白汁大佳。妇人食前、食后只服二丸,两岁以下儿服米粒大。令人能饮酒,除百病,药之功能损益,备述如左:

腹中积聚心腹满心下坚宿食痰饮食吐逆上气咳嗽咽喉鸣短气黄疸久疟面肿四肢烦重身浮肿坐起体重热病湿□、下部痒大肠出热淋关格不通下利颜色不定、羸瘦无力弱房少精、精冷体疮痒身体斑驳从高堕下绝伤堕胎后伤损血皮肉焦烂月水不定或后或前月水断心下闷满肩膊沉重小儿百病小儿癖气乳不消小儿身常壮热、腹内有病

所录诸病,皆紫葛丸治之。若积日服之未愈,消息准方服之,取瘥止,秘不传。药性冷,尤宜患热人服之。

太乙神精丹,治客忤霍乱,腹痛胀满,尸症恶风,癫狂鬼语,蛊毒妖魅,温疟,但是一切恶毒,无所不治方:

丹砂曾青雌黄雄黄磁石各四两金牙二两半

右六味,各捣,绢下筛,惟丹砂、雌黄、雄黄三味,以验醋浸之,曾青用好酒於铜器中渍,纸密封讫,日中曝百日,经夏#2急,五日亦得,无日以火暖之,然后各研令如细粉,以醶酢拌,使乾湿得所,内土釜中,以六一泥固际#3,勿令泄气,乾后安铁环施脚高一尺五寸,置釜上,以渐放火,无问软硬炭等皆得,初放火,取熟两秤炭各长四寸,置釜上,待三分二分尽即益,如此三度,尽用熟火,然后用益生炭,其过三上熟火已外,皆须加火渐多,及至一伏时,其火已欲近釜,即便满,就釜下益炭,经两度即罢,火尽极冷,然后出之。其药精飞化凝着釜上,五色者上,三色者次,一色者下,虽无五色,但色光明皎洁如雪最佳。若飞上不尽,更令与火如前。以雄鸡翼扫取,或多或少不定,研如#4枣膏,丸如黍粒。一本云:丹砂、曾青、雄黄、雌黄各二斤,丹砂以大酢瓷器中渍,曾青美酒渍,纸密封闭,日曝一百日,雄黄、雌黄各油煎九日九夜,去油腻讫,更捣数千杵,皆勿研之,别以大酢拌,令浥浥然,内药土釜中,以雄黄在下,次下雌黄,次曾青,次丹砂,以甘土泥涂,勿令余毫毛许,乾以刚炭火烧之,九日九夜去釜五寸,九日九夜至釜底,九日九夜侵釜腹三寸,三九二十七日,冷之一日一夜,以刀子於釜际利着一匝,开之取丹,丹成讫,细研如粉,以枣膏和。一切丹,不得用蜜,皆用枣膏,学者宜知此术,旧不用磁石、金牙,今加而用之。

治偏风、大风、恶疾癫痫、历节#5鬼打等最良。服法,平旦空腹一丸如黍米为度。其疟病积久,百方不瘥,又加心腹胀满上气,身面脚等并肿,垂死者,服一丸,吐即瘥,亦有不吐瘥者;若不吐复不瘥者,更服一丸半;仍不瘥者,后日增半丸,渐服无有不瘥,气亦定,当吐出青黄白物,其因疟,两胁下有癖块者,亦当消除。若心腹不胀满者,可与一丸,日日加之,以知为度,不必专须吐,亦可一丸即瘥,勿并与服,亦可三日一服,皆须以意斟酌,量得其宜,或腹内有水,便即下者,勿怪。若患疟日近,精神健,亦可斟酌病人、药性,并与两丸作一丸,顿服之,皆至午后食,勿使冷,勿使热,豉浆粥任意食之。若病疟,盗汗虚弱者,日服一丸,至三日,吐即止。若患疟不汗,气复不流,脚冷者,服一丸,至三日;若不汗,气复,脚即暖,有润汗,不至三日,吐即止。若患疟,无颜色者,服药后三日,即有颜色。亦有须吐瘥者,亦有服少许而瘥者,亦有杀药,强人服三四丸始觉药行者,凡人禀性不同,不可一概与之。但作黍米大服之为始,渐加,以知为度。药力验壮,勿并多服,特慎油曲、鱼肉、蒜,当清净服之。若有患久不瘥在床,赢瘦,并腹胀满及肿,或下痢者多死,但与药救之,十人中或瘥三四人也。又一说,症瘕积聚,服一刀圭,以饮浆水送下。治诸卒死,中恶客忤,霍乱腹满,体带五尸疰,恶风疰忤,大病相易,死亡灭门,狂癫鬼语,已死气绝,心上微暖者,扶起其头,以物校开口,不可开,琢去两齿,以浆饮送药,药下即活。诸久病者,日服一刀圭,覆令汗,汗出即愈;不愈者,不过再服。亦有不汗而瘥,复有不汗不愈者,服如上法,加半刀圭,以瘥为度。常以绛囊带九刀圭散,男左女右,小儿击头上,辟瘴毒、恶时气、射公。小儿患,可苦酒和之,涂方寸纸上,着儿心腹上,令药在上治之。亦有已死者,冬二日,夏一日,与此药服,得药下便活,若不得入腹不活。若加金牙、磁石者,服至五服内,必令人吐逆下利,过此即自定,其药如-小豆大为始,从此渐小,不得更大。大风恶癞,可二十服;偏风历节#6,诸恶风癫病等,亦可二十服;自余诸恶病者,皆止一二服,量人轻重强弱,不得多与。若欲解杀药,但烂煮食肥猪肉。服此药后,小应头痛身热,一二日来,大不能得食味,后自渐得气味,五日后更能食,若贪食过多者,宜节之。若服药下闷乱,可煮木防己汤,服之即定。凡言刀圭者,以六粟为一刀圭。一说云,三小豆为一刀圭。

作土釜法:

其法取两个瓦盆,各受二大斗许,以甘土涂其内,令极乾。又一法;作一瓦釜,作一熟铁釜,各受九升,瓦在上,铁在下,其状大小随药多少,不必依此说。一本云:捣好甘土,绢筛,水和作泥,硬软如坏瓦泥,泥一升,内细纸封捣,可受十斤,亦可随药多少作之,阴乾三十日,置日中曝亦三十日,日夕翻转向日,乾讫,以糠五石内釜,糠中四向土栏拥之,令糠遍釜,周回上下各厚七寸,以火从下放五日五夜,勿令人近之,待冷,一日一夜乃取,扫拭令净,以黄丹醋和如稀粥,扫其中令厚一分乃内药。凡合九丹、八石、招魂、太清、神仙诸大丹,皆用此釜,作之万成,终不落节,其古釜、六一泥及铁釜,皆除去之,勿更用也,此釜一具,前后数十回用不动,久久转牢#7。此法师甚秘之,余欲令当来天下学士得解之,所以委曲具述之也。

作六一泥法:

赤石脂牡蛎滑石誉石黄矾卤土蚯蚓屎各二两

右取醶酢,以足为度,若无卤土,以盥代之,先作甘土泥,以泥各别裹前黄矾等五种,作团裹之,勿令泄气,以火烧周三日最好,一日亦得,出火破团,取药各捣碎,绢筛;然后与蚯蚓屎、卤土等分,以酢和之如稠粥,既得好酢,可用二分酢、一分水和用,取前瓦盆,以此泥涂之,曾青如蚯蚓屎,如黄连佳,世少此者,好昆仑碌亦得瘥病。丹砂亦鲜,粟砂亦得。旧不用磁石、金牙,今加之。用治万种恶风,神良。凡有患连年积岁不可治者,宜、须合此一篇,皆以王相日,天晴明,斋戒沐浴,如法合之。

述曰:古之仙者,以此救俗,特为至秘。余以大业年中,数以合和,而苦雄黄、曾青难得。后於蜀中遇雄黄大贱,又於飞乌玄武大获曾青,蜀人不识,今须识者,随其大小,但作蚯蚓屎者即是。如此千金可求,遂於蜀县魏家合成一釜,以之治病,神验不可论。宿症风气百日,服者皆得痊愈,故序而述焉。凡雄黄,皆以油煎九日九夜,乃可入丹,不尔有毒,慎勿生用,丹必热毒不堪服,宜慎之。

仓公散,治卒鬼击、鬼痱、鬼刺,心腹痛如刺,下血便死不知人,及卧魇啮脚踵不觉者,诸恶毒气病方:此是汉文帝时太仓令淳于意方,故名。

特生誉石皂荚雄黄藜芦各等分

右四味,治下筛。取如大豆许,内管中,吹入病人鼻,得嚏则气通便活,若未嚏,复更吹之,以得嚏为度。此药起死回生。

小金牙散,治南方瘴疠疫气,脚弱,风邪鬼疰方:

金牙五分雄黄萆薢黄苓蜀椒由跋桂心莽草天雄朱砂麝香乌头各二分牛黄一分蜈蚣一枚,六寸者细辛萎蕤犀角乾姜各三分黄连四分

右十九味,治下筛,合牛黄、麝香,捣三千杵。温酒服钱五匕,日三夜二,以知为度。绛囊盛带,男左女右,一方寸匕,省病问孝,不避夜行,涂人中,晨昏雾露亦涂之。

大金牙散,治一切蛊毒,百疰不祥,医所不治方:

金牙鹳骨石膏各八分斑猫七分活草子胡燕屎白朮雷丸龙牙各六分铜镜鼻栀子仁乾漆龟甲鳖甲鬼督邮桃白皮大黄各四分桂心芍药徐长卿羚羊角射干升麻鸢尾马目毒公蜂房细辛乾姜芒硝由跋犀角甘草狼毒蜣螂龙胆狼牙雄黄真珠各三分芫花莽草射罔乌梅各一分蛇蜕皮一尺铁精赤小豆各#8一合地胆樗鸡芫青各七枚桃奴巴豆各二七枚

右五十味,治下筛。服一刀圭,稍加至二刀圭,带之辟百邪,治九十九种疰。一本有麝香,无白朮。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卷之三十九竟

#1功效一等:『效』字下至『治诸热不调,紫葛丸方』之末句『尤宜患热人服之』大段文字错落误刻,今据影宋刻本移补改正。

#2夏:原作『忧』,据文义改。

#3际:原作『济』,据影宋刻本改。

#4如:原作『和』,据影宋刻本改。

#5节:原作『乡』,据影宋刻本改。

#6 历节:原作『疬疖』,据影宋刻本改。

#7牢:原脱,据影宋刻本补。

#8各:原脱,据影宋刻本补。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