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华道藏 > 四辅真经 > 太清摄养经 >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卷之三十五

宋朝奉郎守太常少卿充秘阁校理林亿等校正

伤寒方

温疟第六论方灸刺法禳疟法符

论曰:夫疟者,皆生於风。夏伤於暑,秋为□疟也。问曰:疟先寒而后热者何也?对曰:夫寒者阴气也,风者阳气也。先伤於寒,而后伤於风,故先寒而后热也。病以时作,名曰寒疟。问曰:先热而后寒者何也?对曰:先伤於风,而后伤於寒,故先热而后寒也。亦以时作,名曰温疟。其但热而不寒者,阴气先绝,阳气独发,则少气烦闷,手足热而欲呕,名曰瘅疟。问曰:夫病温疟与寒疟而皆安舍,舍於何脏?对曰:温疟者,得之冬中於风寒气,藏於骨髓之中,至春则阳气大发,邪气不能自出,因遇大暑,脑髓铄,肌肉消,腠理发泄,因有所用力,邪气与汗皆出,此病邪气先藏於肾,其气先从内出之於外也。如是则阴虚而阳盛,盛则病矣;衰财气复反入,入则阳虚,虚则寒矣,故先热而后寒,名曰温疟。问曰;瘅疟何如?对曰:瘅疟者,肺素有热,气盛於身,厥逆上冲,中气实而不外泄,因有所用力,腠理开,风寒舍於皮肤之内,分肉之间,发则阳气盛,阳气盛而不衰,则病矣。其气不及於阴,故但热而不寒,气内藏於心,而外舍於分肉之间,令人消铄脱肉,故命曰瘅疟。夫疟之旦发也,阴阳之旦移也,必从四肢始也,阳已伤,阴从之,故气未并。先其时一食顷,用细左索紧束其手足十指,令邪气不得入,阴气不得出,过时乃解。

夫疟脉自弦也,弦数者多热,弦迟者多寒。弦小紧者可下之,弦迟者可温之#1,若脉紧数者可发汗、针灸之。脉浮大者吐之,瘥。脉弦数者风发也,以饮食消息止之。

疟岁岁发至三岁,或连月发不解者,以胁下有痞也。治之不得攻其痞,但得虚其津液,先其时发其汗。服汤已,先小寒者,引衣自覆,汗出、小便利即愈。疟者,病人形瘦,皮上必粟起也。病疟一日发,当以十五日愈。设不瘥,当月尽解也。今不愈,当云何?师曰:此病结为症瘕,名曰疟母,急当治之,鳖甲煎圆主之方:

成死鳖十二斤,治如食法,《要略》 作鳖甲三两半夏人参大戟各六铢#2瞿麦阿胶紫葳一作紫菀牡丹皮石韦乾姜大黄厚朴桂心海藻《要略》作赤硝葶苈蜣螂各十二铢蜂窠桃仁芍药各一两柴胡一两半乌羽烧,一作乌扇黄苓各十八铢□虫虻虫各三十铢,《要略》作鼠妇

右二十四味,为末,取锻灶下灰一斗,清酒一斛五斗,以酒渍灰,取酒煮鳖尽烂,泯泯如漆,绞去滓,下诸药煎,为丸如梧子大。未食服七丸,日三。仲景方无大戟、海藻。

柴胡栝蒌根汤,治疟而发渴者方:

柴胡#3黄耆#4人参甘草生姜各三两大枣二十枚#5栝蒌根四两

右七味,□咀,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六升,去滓,煎取三升。温服一升,日三。

牡蛎汤,牡疟者多寒,治之方:牡疟,一作壮疟。

牡蛎麻黄各四两甘草二两蜀漆三两,无以恒山代之

右四味,先洗蜀漆三过去腥,□咀,以水八升煮蜀漆、麻黄,得六升,去沫,乃内余药,煮取二升。饮一升,即吐出,复#6饮之。

蜀椒#7散,多寒者,牡疟也,治之方:

蜀椒云母龙骨各等分

右三味,治下筛。先未发一炊顷,以酢浆服半钱,临发服一钱。温疟者,加蜀漆半分。云母取火烧之三日三夜。《要略》不用云母,用云实。

有瘅疟者,阴气孤绝,阳气独发,而脉微,其候必少气烦满,手足热,欲呕,但热而不寒,邪气内藏於心,外舍於分肉之间,令人消烁脱肉也。

有温疟者,其脉平,无寒时,病六七日,但见热也,其候骨节疼烦,时呕,朝发暮解,暮发朝解,名温疟,白虎加桂汤治之方:

石膏一斤 知母六两 甘草二两 粳米六合

右四味,□咀,以水一斗二升,煮米烂,去滓,加桂心三两,煎取三升。分三服,覆令汗,先寒发热汗出者愈。

麻黄汤,治疟须发汗方:

麻黄栝蒌根大黄各四两甘草一两

右四味,□咀,以水七升,煮取二升半。分三服,未发前食顷一服,临发一服,服后皆厚覆取汗。

治疟,或间日发者,或夜发者方:

恒山竹叶各三两#8 秫米一百粒石膏八两

右四味,□咀,以水八升,铜器中渍药,露置星月下高净处,横刀其上,明日取药,於病人房中,以铜器缓火煎取三升。分三服,清旦一服,未发前一食顷一服,临发一服。三服讫,静室中卧,莫共人语,当一日勿洗手面及漱口,勿进食,取过时不发,乃澡洗进食,并用药汁涂五心、胸前、头面,药滓置头边,曾用神验。《救急方》 用乌梅二七枚。

又方:

先作羊肉臛面饼,饱食之,并进少酒随所能,其令欣欣有酒气,入密室裹,燃炭火,厚覆取大汗,即瘥。

又方:

烧黑牛尾头毛作灰,酒服方寸匕,日三。

恒山圆,治□疟,说不可具方:

恒山知母甘草大黄各十八铢麻黄一两

右五味,为末,蜜和丸如梧子大。未食服五丸,日二,不知渐增,以瘥为度。《肘后》无大黄。

又方,治疟经数年不瘥者,两剂瘥,一月已来一剂瘥方:

恒山三两,为末,以鸡子白和,并手丸如梧子大,置铜碗中,於汤中煮令熟,杀腥气则止。以竹叶饮服二十丸,欲吐但吐,至发令得三服,时早可断食,而晚不可断食,可竹叶汁煮糜少食之。

栀子汤,治同前:

栀子十四枚秫米十四粒恒山三两车前叶二七枚,炙乾

右四味,□咀,以水九升,煮取三升。分三服,未发一服,发时一服,发后一服,以吐利四五行为瘥,不止,冷饭止之。

治老疟久不断者方:

恒山三两乌贼骨升麻鳖甲附子各一两

右五味,□咀,绢袋盛,以酒六升渍之,小令近火,转之一宿成。一服一合,比发可数服,或吐下。

治疟无问新久者方:

小便一升半蜜三匕

右二味,煮三沸,顿服。每发日平旦时服,自至发勿食,重者渐退,不过三服瘥。

又方:

鼠尾子#9车前子各一虎口

右二味,□咀,以水五升,煮取二升,未发前服尽。

又方:

马鞭草汁五合,酒三合,分三服。

又方:

捣莨若根烧为灰,和水服一合,量人大小强弱用之。

又方:

瓜蒂二七枚,捣,水渍一宿服之。

又方:

常以七月上寅日采麻花,为末,酒服方寸匕。

又方:

故鞋底去两头,烧作灰,井花水服之。

又方:

服翘揺汁。

又方:

桃花末,水服方寸匕。

治疟方:

鳖甲方寸,炙乌贼骨方二寸附子炮甘草各一两恒山二两

右五味,□咀,以酒二升半渍之,露一宿,明日涂五心手足,过发时疟断。若不断,可饮一合许,瘥。

蜀漆圆,治劳疟并治积劳寒热,发有时,似疟者方:

蜀漆麦门冬知母白薇地骨皮升麻各三+铢甘草鳖甲乌梅肉萎蕤各一两恒山一两半石膏二两豉一合

右十三味,为末,蜜和丸如梧子大。饮服十丸,日再服之,稍稍加至二三十丸。此神验,无不瘥也。加光明砂一两。

乌梅圆,治寒热劳疟久不瘥,形体赢瘦,痰结胸堂,食饮减少,或因行远,久经劳役,患之积年不瘥,服之神效方:

乌梅肉豆豉各一合升麻地骨皮柴胡鳖甲恒山前胡各一两肉苁蓉玄参百合蜀漆桂心人参知母各半两桃仁八十一枚

右十六味,为末,蜜丸。空心煎细茶下三十丸,日二服,老少孩童量力,通用无所忌。

治劳疟积时不断,众治无效者方:

生长大牛膝一握,切,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分再服,第一服取未发前食顷,第二服取临发时。

大五补汤,治时行后变成瘴疟方:

桂心三十铢远志桔梗芎藭各二两茯苓乾地黄芍药人参白术当归黄耆甘草各三两竹叶五两大枣二+枚生枸杞根生姜各一斤半夏麦门冬各一升

右十八味,□咀,以水三斗,煮竹叶、枸杞,取二斗,次内诸药,煎取六升。分六服,一日一夜令尽。

鲮鲤汤,治乍寒乍热,乍有乍无,山瘴疟方:

鲮鲤甲十四枚鳖甲乌贼骨各一两恒山三两附子一枚

右五味,□咀,以酒三升渍一夕。发前稍稍啜饮,勿绝,吐之,兼以涂身,断食,过时乃食饮。

乌梅圆,治肝邪热为疟,令人颜色苍苍,气息喘闷,战掉,状如死者,或久热劳微动如疟,积年不瘥方:

乌梅肉蜀漆鳖甲萎蕤知母苦参各一两恒山一两半石膏二两甘草细辛各十八铢香豉一合

右十一味,为末,蜜丸如梧子大。酒服十丸,日再。饮服亦得。

治心热为疟不止,或止后热不歇,乍来乍去,令人烦心甚,欲饮清水,反寒多不甚热者方:

甘草一两蜀漆三两恒山鳖甲各四两石膏五两香豉一合#10栀子乌梅各三十枚淡竹叶切,二升

右九味,□咀,以水九升,煮取三升,分三服。

恒山圆,治脾热为疟,或渴或不渴,热气内伤不泄,令人病寒,腹中痛,肠中鸣,汗出方:

恒山三两甘草半两知母鳖甲各一两

右四味,为末,蜜丸如梧子大。未发前酒服十丸,临发时一服,正发时一服。

恒山汤,治肺热痰聚胸中,来去不定,转而为疟,其状令人心寒,寒甚则发热,热间则善惊,如有所见者方:

恒山三两甘草半两秫米三百二十粒#11

右三味,□咀,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分三服,至发时令三服尽。

又方,治肾热发为疟,令人凄凄然,腰脊痛宛转,大便难,目眴眴然,身掉不定,手足寒方:

恒山三两乌梅三七枚竹叶切,一升香豉八合葱白一握

右五味,□咀,以水九升,煮取三升。分三服,至发令尽。

藜芦圆,五脏并有疟候,六腑则无,独胃腑有之。胃腑疟者,令人旦病也,善饥而不能食,食而支满腹大,治之方:

藜芦恒山皂荚牛膝各一两巴豆三十枚#12

右五味,先熬藜芦、皂荚色黄,合捣为末,蜜丸如小豆大。日一服一丸,正发时一丸。一日勿饱食。《肘后》无恒山及牛膝。

刺灸法:

肝疟,刺足厥阴见血。

心疟,刺手少阴。

脾疟,刺足太阴。

肺疟,刺手太阴、阳明。

肾疟,刺足少阴、太阳。

胃疟,刺足太阴、阳明横脉出血。

凡灸疟者,必先问其病之所先发者,先灸之。从头项发者,於未发前预灸大椎尖头,渐灸,过时止;从腰脊发者,灸肾输百壮;从手臂发者,灸三间。

疟,灸上星及大椎,至发时令满百壮,灸艾炷如黍米粒,俗人不解取穴,务大炷也。

觉小异,即灸百会七壮。若后更发,又七壮。极难愈者,不过三灸。

以足踏地,以线围足一匝,中折,从大椎向百会,灸线头三七壮,炷如小豆状。

又,灸风池二穴,三壮。

凡一切疟,无问远近,正仰卧,以线量两乳间,中屈,从乳向下,灸度头,随年壮,男左女右。

五脏一切诸疟,灸尺泽七壮,穴在肘中约上动脉是也。

诸疟血脉不见者,刺十指间出血,血去必已,先视身之赤如小豆者,尽取之。

疟,刺足少阴,血出愈。

□疟,上星主之,穴在鼻中央直发际一寸陷容豆是也,灸七壮。先取论譩,后取天牖、风池。

疟日西而发者,临泣主之,穴在目眦上入发际五分陷者,灸七壮。

疟实则腰背痛,虚则鼽衄,飞扬主之,穴在外踝上七寸,灸七壮。

疟多汗,腰痛不能俯仰,目如脱,项如拔,昆仑主之,穴在足外踝后跟骨上陷中,灸三壮。

禳疟法:

未发前,把大雄鸡一头着怀中,时时惊动,令鸡作大声,立瘥。

治疟符:凡用二符:

疟小儿父字石拔,母字石锤,某甲着患人姓名患疟,人窃读之曰:一切天地,山水城隍,日月五星,皆敬灶君,今有一疟鬼小儿骂灶君作黑面奴,若当不信,看文书。急急如律令。

此符必须真书,前后各留白纸一行,拟着灶君额上,瓦石压之,不得压字上,勿令人近符。若得专遣一人看符大好,亦勿令灰土傅符上,致使字不分明出见。着符次第如后。若明日日出后发,须令人夜扫灶君前及额上令净,至发日旦,令患人整衣帽,立灶前自读符,使人自读,必须分明,读符勿错一字。每一遍,若别人读一遍,患人跪一拜,又以手捉患人一度。若患人自读,自捉衣振云人姓某甲,如此是凡三遍读,三拜了,以净瓦石压两角,字向上,着灶额上,勿令压字上。若疟日西发,具如上法三遍读符,至午时更三遍读如上法。如夜发,日暮更三遍读并如上法。其灶作食亦得,勿使动此符。若有两灶,大灶上着符;若有露地灶,屋裹灶上着;止有露灶,依法着之。仍须手捉符,其符法如后。若有客患,会须客经停过三度,发三度,委曲着符如上法,符亦云客姓名患疟,乞拘录疟鬼小儿如左。凡治久患者,一着符,一渐瘥,亦可五度着符如始,可全疟,又须手把符如左。

王良符,张季伯书之,急急如律令。

此王良符,依法长卷,两手握,念佛端坐,如须行动,检校插着胸前,字头向上。

右二符,各依法一时用,不得阙一符。万一不瘥,但得一发轻,后发日更读即瘥。一一仔细依法,若字参差即不瘥。

诊溪毒证第七

江东江南诸溪源间有虫,名短狐溪毒,亦名射工。其虫无目,而利耳能听,在山源溪水中闻人声,便以口中毒射人,故谓射工也。其虫小毒轻者,及相逐者,射着人影者,皆不即作疮。先病寒热,身不喜冷,体强筋急,头痛目疼,张口欠咳嗽,呼吸闷乱,朝旦少苏醒,晡夕辄复寒热,或似伤寒发石散动,亦如中尸,便不能语,病候如此。

自非其土地人,不常数行山水中,不知其证,便谓是伤寒发石散动,作治乖僻;毒盛发疮,复疑是瘭疽,乃至吐不去血,复恐疑蛊#13毒,是以致祸耳。今说其状类,以明其证与伤寒别也。方见别卷中。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卷之三十五竟

#1之:原作『温』,据影宋刻本改。

#2各六铢:影宋刻本作『各八铢』。

#3柴胡:影宋刻本『柴胡】用『八两』。

#4黄耆:影宋刻本作『黄苓』。

#5二十枚:影宋刻本作『十二枚』。

#6复:影宋刻本『复」上有『勿』字。

#7蜀椒:影宋刻本作『蜀漆』。下同。

#8各三两:影宋刻本作『各二两』。

#9鼠尾子:影宋刻本作『鼠尾草』。

#10一合:影宋刻本作『一升』。

#11三百二十粒:影宋刻本作『二百二十粒』。

#12三十枚:影宋刻本作『二十枚』。

#13蛊:原作『虫』,据影宋刻本改。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