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华道藏 > 四辅真经 > 太清摄养经 >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卷之三十三

宋朝奉郎守太常少卿充秘阁校理林亿等校正

伤寒方

劳复第二论 食忌 方

论曰:凡热病新瘥,及大病之后,食猪肉及羊血、肥鱼、油腻等,必当大下利,医所不能治也,必至於死。若食饼饵、粢黍、饴哺、脍炙、枣栗诸果物脯修,及坚实难消之物,胃气尚虚弱,不能消化,必更结热,适以药下之,则胃气虚冷,大利难禁,不下之必死,下之复危,皆难救也。热病及大病之后,多坐此死,不可不慎也。

病新瘥后,但得食糜粥,宁少食令饥,慎勿饱,不得他有所食,虽思之,勿与之也。引日转久,可渐食羊肉白糜,若羹汁、雉兔、鹿肉,不可食猪狗肉也。

新瘥后,当静卧,慎勿早起梳头洗面,非但体劳,亦不可多言语,用心使意劳烦,凡此皆令人劳复。故督邮顾子献得病已瘥未健,诣华敷视脉曰:虽瘥尚虚,未得复,阳气不足,慎勿劳事,余劳尚可,女劳则死,当吐舌数寸。其妇闻其夫瘥,从百余里来省之,经宿交接,中间三日,发热口噤,临死舌出数寸而死。病新瘥未满百日,气力未平复,而以房室者,略无不死。有士盖正者,疾愈后六十日,己能行射猎,以房室即吐涎而死。及热病房室,名为阴阳易之病,皆难治,多死。近者有一士大夫,小得伤寒,瘥已十余日,能乘马行来,自谓平复,以房室即小腹急痛,手足拘挛而死。

时病瘥后未满五日,食一切肉面者,病更发大困。

时病瘥后新起,饮酒及韭菜,病更发。

时病新瘥,食生鱼酢,下利必不止。

时病新瘥食生菜,令颜色终身不平复。

时病新汗解,饮冷水者,损心胞,令人虚,补乃不复。

时病新瘥,食生枣及羊肉者,必膈上作热蒸。

时病新疟,食犬羊等肉者,必作骨中蒸热。

时病新瘥,食鱼肉与瓜、生菜,令人身热。一本作肿。

时病新瘥,食蒜脍者,病发必致大困。

黄龙汤,治伤寒瘥后,更头痛壮热烦闷方。仲景名小柴胡汤方。

柴胡半斤#1半夏半升黄苓三两人参甘草各二两生姜四两大枣十二枚

右七味,□咀,以水一斗,煮取五升,去滓。服五合,日三。不呕而渴者,去半夏加栝蒌根四两。

补大病后不足,虚劳方:万病虚劳同用。

取七岁已下、五岁已上黄牛新生者乳一升,以水四升,煎取一升。如人体温,稍稍饮之,不得过多,十日服不绝为佳。

治伤寒温病后劳复,或食、或饮、或动作方:

栀子仁三七枚石膏五两香豉一升鼠屎尖头大者二十枚

右四味,□咀,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分三服。

治病后劳复,或因洗手足,或梳头,或食等劳复之方:

取洗手足汁饮一合,取头中垢如枣核大,吞一枚。

枳实栀子汤,治大病已后劳复者方:

枳实三枚栀子十四枚豉一升,绵裹

右三味,□咀,以酢浆七升,先煎减三升,次内枳实、栀子,煮取二升;次内豉,煮五六沸,去滓。分再服,覆取汗。如有宿食者,内大黄如博棋子五六枚。

治病新瘥,遇美饮食,食过多,食复者方:

取所食余烧为末,饮调服二钱匕,日以三服。

治新瘥早起,及食多劳复方:

豉五合鼠屎二十一枚,尖头者

右二味,以水二升,煮取一升。尽服之,温卧,令小汗愈。《崔氏》加栀子七枚,尤良。《肘后》有麻子仁,内一升,加水一升,亦可内枳实三枚,葱白一虎口。

治重病新瘥,早起劳及饮食多,致发欲死方:

烧鳖甲末,饮服方寸匕。

治食大饱不消,劳复脉实者方:

豉一升鼠屎二+枚#2栀子七枚大黄三两

右四味,□咀,以水六升,煮取二升。分三服,微取汗,应小鸭溏者止,不溏者复作。

治劳复垂死方:

暖汤三合,洗四五岁女子阴,取汁内口中服即愈。小男儿亦得。

麦门冬汤,治劳复,气欲绝,起死人方:

麦门冬一两甘草二两京枣二+枚竹叶切,一升

右四味,□咀,以水七升,煮粳米一升令熟,去米,内诸药,煎取三升,分三服。不能服者,绵滴汤内口中,用之有效。

治食劳方:

面#3二升,煮取汁服之。

又方:

杏仁五十枚,以酢二升,煎取一升,服之取汗。

又方:

烧人屎灰,水服方寸匕为度。

欲令病人不复方:

烧头垢如梧桐子大,吞服之。

治伤寒瘥后一年,心下停水,不能食者方:

生地黄五斤白术一斤好面二斤

右三味,合捣令相得,曝乾下筛。酒服方寸匕,日三,加至二匕。

论曰:妇人温病虽瘥,未苦平复,血脉未和,尚有热毒,而与之交接得病者,名为阴易#4之病。其人身体重,热上冲胸,头重不能举,眼中生移D一作膜来,四肢一云膝经拘急,小腹绞痛,手足拳,皆即死。其亦有不即死者,病苦小腹裹急,热上冲胸,头重不欲举,百节解离,经脉缓弱,血气虚,骨髓竭,便嘘嘘吸吸,气力转少,着床不能动摇,起止仰人,或引岁月方死。医者张苗说:有婢得病,酸后数日#5,有六人犯之,皆死。

治妇人得病易丈夫,丈夫得病亦易妇人方:

取女人中棍近隐处,烧服方寸匕,三日#6,小便即利,阴头微肿,此为愈矣。女人病可取男U,一如此法。

治交接劳复,阴卵肿缩,腹中绞痛,便欲死方:

取所交接妇人衣裳,以覆男子,立愈。

令病人不复方:

取女人手足爪二十枚,女人中衣带一尺,烧,以酒若米饮汁服之。

治男子新病起,近房内复者方:

取女人月经赤帛烧,服方寸匕。

亦治阴卵肿缩入腹,绞痛欲死。

治病后发乱不可理,通头法:

生麻油二升,将头发解开,安铜沙罗中,用油淹渍之,细将钗子领发,斯须并自通矣。

百合第三论 方

论曰:百合病者,谓无经络,百脉一宗,悉致病也。皆因伤寒虚劳大病,已后不平复,变成斯病。其状恶寒而呕者,病在上焦也,二十三日当愈;其状腹满微喘,大便坚,三四日一大便,时复小溏者,病在中焦也,六十三日当愈;其状小便淋沥难者,病在下焦也,三十三日当愈。各随其证以治之。百合之为病,令人意欲食,复不能食,或有美时,或有不用闻饮食臭时,如有寒其实无寒,如有热其实无热,常默默欲卧,复不得眠,至朝口苦,小便赤涩,欲行复不能行,诸药不能治,治之即剧吐利,如有神灵所为也。百合病,身形如和,其脉微数,其候每溺时即头觉痛者,六十日乃愈。百合病,候之溺时头不觉痛,淅淅然寒者,四十日愈。百合病,候之溺时觉快然,但觉头眩者,二十日愈。百合病证,其人或未病而预见其候者,或已病四五日而出,或病月二十日后见其候者,治之喜误也,证治之。

论曰:百合病,见在於阴而攻其阳,则阴不得解也,复发其汗为逆也;见在於阳而攻其阴,则阳不能解也,复下之其病不愈。《要略》云:见於阴者以阳法救之,见於阳者以阴法解之。见阳攻阴,复发其汗,此为逆,其病难治。见阴攻阳,乃复下之,此亦为逆,其病难治。

百合知母汤,治百合病已经发汗之后,更发者之方:

百合七枚,擘知母三两

右二味,以泉水先洗渍百合一宿,当沫出水中,明旦去水取百合,更以泉水二升煮取一升汁置之;复取知母,切,以泉水二升,煮取一升汁,合和百合汁中,复煮取一升半,再服。不瘥,更依法合服。

百合滑石代赭汤,治百合病已经下之后,更发者方:

百合七枚,擘滑石三两代赭一两

右三味,先以泉水渍百合一宿,明旦去水,更以泉水二升煮百合,取一升,去滓,又以水二升煮余二味,取一升,内百合汁,如前法复煎,取一升半,分再服。

百合鸡子汤,治百合病已经吐之后,更发者方:

以百合七枚,擘,浸一宿,去汁,以泉水二升,煮取一升;取鸡子黄一枚,内汁中,搅令调,分再服。

百合地黄汤,治百合病,始不经发汗、吐、下,其病如初者方:

以百合七枚,擘,浸一宿,去汁,以泉水二升,煮取一升,内生地黄汁一升#7,复煎取一升半,分再服。大便当去恶沬为候也。

治百合病经月不解,变成渴者方:

百合根一升,以水一斗,渍一宿,以汁先洗病人身。洗身后,食白汤饼,勿与盐豉也。渴不瘥,可用栝蒌根并牡蛎等分,为散,饮服方寸匕,日三。

治百合病,变而发热者方:

百合根一两,乾滑石三两

右二味,治下筛。饮服方寸匕,日三,当微利,利者止,勿复服,热即除。一本云:治百合病,小便赤涩,脐下坚急。

治百合病,变腹中满痛者方:

但取百合根随多少,熬令黄色,捣筛为散。饮服方寸匕,日三,满消痛止。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卷之三十三竟

#1半斤:影宋刻本作『一斤』。

#2二十枚:影宋刻本作『二十一枚』。

#3面:影宋刻本作『曲』。

#4易:原作『阳』,据影宋刻本改。

#5数日:影宋刻本作『数十日』。

#6 三日:影宋刻本作『日三』。

#7一升:影宋刻本作『二升』。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