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华道藏 > 四辅真经 > 太清摄养经 >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卷之九

宋朝奉郎守太常少卿充秘阁校理林亿等校正

少小婴孺方

初生出腹第二论

论曰:小儿初生,先以绵裹指,拭儿口中及舌上青泥恶血,此为之玉衡一作衔。若不急拭,啼声一发,即入腹成百病矣。

儿生落地不作声者,取暖水一器灌之,须臾当啼。儿生不作声者,此由难产少气故也。可取儿脐带向身却持之,令气入腹,仍呵之至百度,啼声自发。亦可以葱白徐徐鞭之,即啼。

儿已生,即当举之,举之迟晚,则令中寒,腹内雷鸣。乃先浴之,然后断脐,不得以刀子割之,须令人隔单衣物咬断,兼以暖气呵七遍,然后缠结,留脐带,令至儿足趺上。短则中寒,令儿腹中不调,常下痢。若先断脐,然后浴者,则脐中水,脐中水则发腹痛。其脐断讫,连脐带中多有虫,宜急剔拨去之,不尔,入儿腹成疾。断儿脐者,当令长六寸,长则伤肌,短则伤脏。不以时断,若挼汁不尽,则令暖气渐微,自生寒,令儿#1脐风。

生男#2宜用其父故衣裹之,生女宜以其母故衣,皆勿用新帛为善。不可令衣过厚,令儿伤皮肤,害血脉,发杂疮而黄。儿衣绵帛,特忌厚热,慎之慎之。凡小儿始生,肌肤未成,不可暖衣,暖衣则令筋骨缓弱。宜时见风日,若都不见风,则令肌肤脆软,便易中伤。皆当以故絮衣之,勿用新绵也。凡天和暖无风之时,令母将儿於日中嬉戏,数见风日,则血凝气刚,肌肉牢密,堪耐风寒,不致疾病。若常藏在帏帐之中,重衣温暖,譬犹阴地之草木,不见风日,软脆不堪风寒也。

凡裹脐法,椎治白练令柔软,方四寸,新绵厚半寸,与帛等合之,调其缓急,急则令儿吐哯。儿生二十日,乃解视脐。若十许日儿怒啼,似衣中有刺者,此或脐燥还刺其腹,当解之,易衣更裹。裹脐时,闭户下帐,燃火令帐中温暖,换衣亦然,仍以温粉粉之,此谓冬时寒也。若脐不愈,烧绛帛末粉之。若过一月,脐有汁不愈,烧虾蟆灰粉之,日三四度。若脐中水及中冷,则令儿腹绞痛,夭纠啼呼,面目青黑。此是中水之过,当炙粉絮以熨之,不时治护。脐至肿者,当随轻重,重者便灸之,乃可至八九十壮;轻者脐不大肿,但出汁,时时啼呼者,捣当归末,和胡粉傅之,炙絮日熨之,至百日愈,以啼呼止为候。若儿粪青者,冷也,与脐中水同。

儿洗浴、断脐竟,棚抱毕,未可与朱蜜,宜与甘草汤:以甘草如手中指一节许,打碎,以水二合,煮取一合,以绵缠沾取,与儿吮之。连吮汁,计得一蚬壳入腹止,儿当快吐,吐去心胸中恶汁也。如得吐,余药更不须与。若不得吐,可消息计,如饥渴,须臾更与之。若前所服及更与并不得吐者,但稍稍与之,令尽此一合止。如得吐出恶汁,令儿心神智慧无病也。饮一合尽都不吐者,是儿不含恶血耳,勿复与甘草汤,乃可与朱蜜,以镇心神、安魂魄也。

儿新生三日中,与朱蜜者不宜多,多则令儿脾胃冷,腹胀,喜阴痫,气急,变噤痉而死。新生与朱蜜法:以飞炼朱砂如大豆许,以赤蜜一蚬壳和之,以绵缠箸头沾取,与儿吮之。得三沾止,一日令尽此一豆许,可三日与之,则用三豆许也。勿过此,则伤儿也。与朱蜜竟,可与牛黄,如朱蜜多少也。牛黄益肝胆,除热,定精神,止惊,辟恶气,除小儿百病也。

新生三日后,应开肠胃,助谷神。可研米作厚饮,如乳酪厚薄,以豆大与儿咽之,频咽三豆许止,日三与之,满七日可与哺也。儿生十日始哺如枣核,二十日倍之,五十日如弹丸,百日如枣。若乳汁少,不得从此法,当用意小增之。若三十日而哺者,令儿无疾。儿哺早者,儿不胜谷气,令生病,头面、身体喜生疮,愈而复发,令儿廷弱难养。三十日后虽哺勿多,若不嗜食,勿强与之,不消#3,复生疾病。哺乳不进者,腹中皆有痰癖也。当以四物紫丸微下之,节哺乳,数日#4便自愈。小儿微寒热,亦当尔利之,要当下之,然后乃瘥。

凡乳儿不欲太饱,饱则呕吐。每候儿吐者,乳太饱也,以空乳乳之即消,日四。乳儿若脐未愈,乳儿太饱,令风中脐也。夏不去热乳,令儿呕逆。冬不去寒乳,令儿咳痢。母新房以乳儿,令儿赢瘦,交经不能行。母有热以乳儿,令变黄、不能食。母怒以乳儿,令喜惊,发气疝,又令上气癫狂。母新吐下以乳儿,令虚赢。母醉以乳儿,令身热腹满。

凡新生小儿,一月内常饮猪乳大佳。

凡乳母乳儿,当先极挼,散其热气,勿令汁奔出,令儿噎,辄夺其乳,令得息,息已,复乳之。如是十返五返,视儿饥饱节度,知一日中几乳而足,以为常。又常捉去宿乳。儿若卧,乳母当以臂枕之,令乳与儿头平乃乳之,令儿不噎。母欲寐,则夺其乳,恐填口鼻,又不知饥饱也。

浴儿法:

凡浴小儿,汤极须令冷热调和。冷热失所,令儿惊,亦致五脏疾也。凡儿冬不可久浴,浴久则伤寒;夏不可久浴,浴久则伤热。数浴背冷,则发痫。若不浴,又令儿毛落。新生浴儿者,以猪胆一枚,取汁投汤中以浴儿,终身不患疮疥,勿以杂水浴之。

儿生三日,宜用桃根汤浴:桃根、李根、梅根各二两,枝亦得,□咀之,以水三斗,煮二十沸,去滓,浴儿良,去不祥,令儿终身无疮疥。

治小儿惊,辟恶气,以金虎汤浴:金一斤、虎头骨一枚,以水三斗,煮为汤浴,但须浴即煮用之。

凡小儿初出腹有鹅口者,其舌上有白屑如米,剧者鼻中亦有之。此由儿在胞胎中受谷气盛故也,或妊娠时嗜糯米使之然。治之之法:以发缠着头,沾井花水撩拭之,三日如此,便脱去。如不脱,可煮栗荴汁令浓,以绵缠箸头拭之。若春夏无栗荴,可煮栗木皮,如用井花水法。

小儿初出腹有连舌,舌下有膜如石榴子中隔,连其舌下后,喜令兄言语不发不转也。可以爪摘断之,微有血出无害,若血出不止,可烧发作灰末傅之,血便止也。

小儿出腹六七日后,其血气收敛成肉,则口、舌、喉、颊裹清净也。若喉裹舌上有物,如芦摔盛水状者,若悬痈有胀起者,可以绵缠长针,留刃处如粟米许大,以针刺决之,令气泄,去青黄赤血汁也。一刺之止,消息一日,未消者,来日又刺之,不过三刺自消尽。余小小未消,三刺亦止,自然得消也。有着舌下如此者,名重舌;有着颊裹及上讶绱苏撸名重眩挥兄齿龈上者,名重龈,皆刺去血汁也。

小儿生辄死治之法:

当候视儿口中悬痈前上延邪者,以指摘取头,决令溃去血,勿令血入咽,入咽杀儿,急急慎之。

小儿初出腹,骨肉未敛,肌肉犹是血也,血凝乃坚成肌肉耳。其血沮败不成肌肉,则使面目绕鼻口左右悉黄而啼,闭目,聚口,撮面,口中乾燥,四肢不能伸缩者,皆是血脉不敛也,喜不育。若有如此者,皆宜与龙胆汤也。方出下惊痫篇。

相儿命短长法:

儿初生,叫声连延相属者,寿。

声绝而复扬急者,不寿。

啼声散,不成人。

啼声深,不成人。

脐中无血者,好。

脐小者,不寿。

通身软弱如无骨者,不寿。

鲜白长大者,寿。

自开目者,不成人。

目视不正,数动者,大非佳。

汗血者,多厄不寿。

汗不流,不成人。

小便凝如脂膏,不成人。

头四破,不成人。

常摇手足者,不成人。

早坐、早行、早齿、早语,皆恶性,非佳人。

头毛不周匝者,不成人。

发稀少者,强,不听人。一作不聪。

额上有旋毛者,早贵,妨父母。

儿生枕骨不成者,能言而死。

尸骨不成者,能倨而死。

掌骨不成者,能匍匐而死。

踵骨不成者,能行而死。

膑骨不成者,能立而死。

身不收者,死。

鱼口者,死。

股间无生肉者,死。

颐下破者,死。

阴不起者,死。

阴囊下白者,死;赤者,死。

卵缝通达,黑者,寿。

论曰:儿三岁已上、十岁已下,视其性气高下,即可知其夭寿大略。儿小时识悟通敏过人者多夭,大则项橐、颜回之流是也。小儿骨法,成就威仪,回转迟舒,稍费人精神雕琢者,寿。其预知人意,回旋敏速者,亦夭,即杨修、孔融之徒是也。由此观一之,夭寿大略可知也。亦犹梅花早发,不睹岁寒;甘菊晚成,终於年事。是知晚成者,寿之兆也。

孙真人备急千金要方卷之九竟

#1儿:原作『男』,据影宋刻本补。

#2男:原作『儿』,疑与上『 男』字误量,据文义改。

#3不消:影宋刻本『不消』上有『强与之』三字。

#4日:原作『目』,据影宋刻本改。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