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华道藏 > 四辅真经 > 四子真经 > 南华真经循本(罗勉道)

南华真经循本(罗勉道)

南华真经循本卷之五

庐陵竹峰罗勉道述门人彭祥点校

内篇人间世

宁能高飞远走,不在人世间。故此篇言所以处人间世之道。

颜回见音现仲尼,请行。曰:奚之?曰:将之术。曰:奚为焉?曰:回闻术君出公辄,其年壮,其行独,轻用其国而不见其过,轻用民死,死者以国量乎泽,若蕉,民其无如矣。

量,犹准也。泽,如云梦之类。蕉,草也。言死者甚众,以其国准之,泽国人之死如泽中草焉。即陈逢滑曰:吾日敝於兵,暴骨如莽,民其无如者,动触刑戮,无所逃也。

回尝闻之夫子曰:治国去之,乱国就之。医门多疾。

医门正欲人之多疾,以行其术。犹乱国可以行其道。

愿以所闻思其则,

愿以所闻於夫子者,思其治卫之法。

庶几其国有瘳乎!仲尼曰:嘻,若殆往而刑耳。夫道不欲杂,杂则多,多则扰,扰则忧,忧而不救。古之至人,先存诸己而后存诸人。所存於己者未定,何暇至及也於暴人之所行。且若亦知夫德之所荡而知之所为出乎哉?德荡乎名,知出乎争。名也者,相轧也;知也者,争之器也。二者凶器,非所以尽行也。且德厚信矼确实也,未达人气,名闻不争,未达人心。

厚信在於气质,故言未达人气。不争在於心意,故言未达人心。

而强以仁义绳墨之言术读作述暴人之前者,是以人恶有其美也,命之曰菑音灾。人。菑人者,人必反菑之。若殆为人菑夫句。且苟为悦贤而恶不肖,恶用而求有以异?若汝也唯无诏,王公必将乘人而斗其捷,而目将荧之,

目为其所眩。

而色将平之,

色与之和平。

口将营之,

营救自解。

容将形之,

为击跽之形。

心且成之。

且遂成其非。

是以火救火,以水救水,名之曰益多。

不能正救更添其过。

顺始无穷,若殆以不信厚言,必死於暴人之前矣。

彼顺其始之,恶无有穷极。汝若谏之,则必以汝言为不信。厚怒汝而不免於刑戮矣。

且昔者桀杀关龙逄,纣杀王子比干,是皆修其身以下伛拊人之民,以下拂其上者也,故其君因其修以 音祭之。是好名者也。昔者尧攻丛枝、胥敖,禹攻有扈,国为虚音墟厉,

居宅无人曰虚。死而无后曰厉。

身为刑戮,其用兵不止,其求实无已。是皆求名实者也。而独不闻之乎?名实者,圣人之所不能胜平声也,而况若乎!

丛、枝、胥敖、欲与尧争名实,有扈欲与禹争名实,尧、禹犹且不能堪而伐之,何况於汝乎!

虽然,若必有以也。尝以语我来。颜回曰:端而虚,勉而一,则可乎?曰:恶。恶可。夫以阳为充孔扬,采色不定,常人之所不违,因案人之所感,以求容与其心。名之日渐之德不成,而况大德乎。将执而不化,外合而内不訾,其庸讵可乎。

端正而谦虚,所以尽乎已。黾勉而专一,所以入乎人。夫以阳为充孔扬,言卫君以充阳之性自为充足,甚扬扬得志也。采色不定,常人之所不违者,喜怒无定,人莫敢逆之也。案与,按同。感,触也。容与,犹纵肆也。因按抑人之触己以求纵肆其心也。日渐之德不成而况大德乎者,言逐日积渐之,德且不能成,何况大德乎!执,固执也。訾,毁也。彼将固执而不化,汝必外与之合,而心内亦不复訾毁之矣。然则汝之所谓端而虚,勉而一者,岂可乎外合而内不訾,即前所谓容将形之心且成之者也。

然则我内直而外曲,成而上比去声。内直者,与天为徒。与天为徒者,知天子之与己皆天之所子,而独以己言蕲乎而人善之,蕲乎而人不善之邪?若然者,人谓之童子。是之谓与天为徒。

颜回更说此三条:内直而外曲者,由内径直而外为委曲也;成而上比者,举其成说上合於古人也;内由径直则顺乎其天。故曰;与天为徒,天子与己皆天之所子是已。与天子皆子而已,何能相胜而独以己言求人之从,是己乃胜於天子邪。若能知此理,而不以己救胜则全,天所以皆相子之意,故曰:若然者谓之童子。言尚如童子,时未分是非也。此之谓与天为徒。

外曲者,与人之为徒也。擎跽曲拳,人臣之礼也。人皆为之,吾敢不为邪?为人之所为者,人亦无疵焉,是之谓与人为徒。

外为委曲,所以周旋人事,故曰;与人为徒。

成而上比者,与古为徒。其言虽教,谪之实也,古之有也,非吾有也。若然者,虽直不为病,是之谓与古为徒。

举古人之成说以告之,其言不过诵说教诏而实所以为箴规。盖以此乃古人所有之官,非吾所有也。如此则虽直,不至为害,此之谓与古为徒。

若是则可乎?仲尼曰:恶,恶可!大多政法而不谋。

不能间谋入之。

虽固,亦无罪。虽然,止是耳已,夫胡可以及化犹师心者也。

犹是自师用其心者。

颜回曰:吾无以进矣,敢问其方。仲尼曰:斋,吾将语若。有而为之,其易邪?易之者,皡天不宜。颜回曰:回之家贫,唯不饮酒不茹荤者数月矣。若此则可以为斋乎?曰:是祭祀之斋,非心斋也。回曰:敢问心斋。仲尼曰:若一志,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无听之以心而听之以气。听止於耳,心止於符。气也者,虚而待物者也。

符,犹言性也。扬雄答宾戏:慎修所志,守示天符,言性与天符,故谓之符。如符券然,听声则止於耳,心思则止於符,唯气则无所思,惟虚而待物。

唯道集虚。虚者,心斋也。颜回曰:回之未始得使,实自回也;得使之也,未始有回也,

未知道,则百骸无所听命。实自是一,颜回既得道则唯虚而已,何有此身哉!

可谓虚乎?夫子曰:尽矣。吾语若!若能入游其樊而无感其名,入则鸣,不入则止。无门无毒,一宅而寓於不得已,则几矣。

以禽为喻,卫以其国为樊龙,颜回欲往卫,如入樊笼焉。但当入游其国而无感,动其赫奕之名,谓之入游。则虽入而有遨游,自得之意,不拘於所遇。若得入则谏,若不得则止,不必定要得入也。却言得入后居止之道,卫本非可居,无一门而无毒,但得一宅以居而寄此身於不得已,可也。寓,寄也,不铃执着之意。如此则得与卫侯相近矣。几,近也。此是教颜回且入身去住,待居久而自化也。下文却教以化之之道。

绝迹易,无行地难。

人要绝灭踪迹易,而无行地难。欲不见踪迹何如无行。

为人使易以伪,为天使难以伪。

虽是人事便有天理,人可欺而天不可欺。此四句言颜回当泯形迹黜浮伪。

闻以有翼飞者矣,未闻以无翼飞者也;喻下句闻以有知知上去声者矣,未闻以无知知者也。

无知之知乃大知,未闻有如此人。此四句言颜回当外智巧。

瞻彼阕者,虚室生白,吉祥止止。

却告颜回以虚心之说,瞻彼门阕之内有室,犹人身之有心也。虚室无蔽得则自然生白,而百祥萃止。虚心无蔽得则自然光明,而万善凝止。止止者,止而又止也。阴阳者,流飞九星而以中宫碍白为吉祥,亦取其虚空无碍也。

夫且不止,是之谓坐驰。

比心放纵不知所止,则身虽静而心不静,故谓之坐驰。

夫徇耳目,内通而外於心知,鬼神将来舍,而况人乎!

耳目本外而徇之於内,心知本内而黜之於外,惟虚而已。如此则鬼神将来与我并处,而况人乎!舍字,应前宅字。

是万物之化也,禹舜之所纽也,伏羲几蘧古之帝之所行终,而况散上声焉者乎!

前虚心之道,乃万物之所由,以感化也。乃禹舜之所以为枢纽也。伏羲几还所行以终身也。而况卫君不过散杂之人耳,何难化之。卒散马,不与正数。

叶音摄公子高将使於齐,问於仲尼曰:王使诸梁也甚重。齐之待使者,盖将甚敬而不急。匹未犹未可动也,而况诸侯乎!吾甚栗之。子尝语诸梁也

曰:凡事若小若大,寡不道以欢成。

言必以欢好而成。

事若不成,则必有人道之患;人之刑责事若成,则必有阴阳之患。

忧思以政阴阳不调而成疾。

若成若不成而后无患者,唯有德者能之。吾食也执粗而不臧,爨无欲清之人。今吾朝受命而夕饮冰,我其内热与!

粗,粝食也。不臧,不精善也。欲清者,苦热而欲清凉也。言吾所食但执粗粝而不精善,厨爨萧然,爨者不必苦热而思清凉。今乃朝受使齐之命而夕饮冰,此忧思之过遂成内热,非饮食之过也。

吾未至乎事之情,

实也未曾做到事之实处。

而既有阴阳之患矣。事若不成,必有人道之患,是两也。为人臣者不足以任平声之,子其有以语我来。仲尼曰:天下有大戒二其一命也;其一义也。子之爱亲,命也,不可解於心;

天所命之理仁爱出於自然,未尝与此心相离也。

臣之事君,义也,无适而非君也,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无所逃於天地之间。是之谓大戒。是以夫事其亲者,不择地而安之,孝之至也;夫事其君者,不择事而安之,忠之盛也;自事其心者,一及乐不易施乎前易更递也,知其不可柰何而安之若命,德之至也。为人臣子者,固有所不碍已。行事之情而忘其身,何暇至於悦生而恶死!夫子其行可矣。丘请复以所闻:凡交近则必相靡以信,

近者相靡服以信,不待有言。

远则必忠之以言,言必或传之。夫传两喜两怒之言,天下之难者也。

两处之言,皆喜皆怒。

两喜必多溢美之言,两怒必多溢恶之言。

如两国皆喜,则其言必有过相称美处;两国皆怒,则其言必有过相诋訾处。传者所以为难。

凡溢之类也妄,妄则其信之也莫,莫则传言者殃。故法言曰:古书传其常情,无传其溢言,则几乎全。且以巧斗力者,始乎阳,常卒乎阴,泰至则多奇巧;

以巧而斗力,如汉书卞射武戏如起於戏巧,无他奸计,是为属阳。卒恐不胜,遂相侵牟,属阴矣。

以礼饮酒者,始乎治,常卒乎乱,泰至则多奇乐。凡事亦然。始乎谅信也,常卒乎鄙野也;其作始也简,其将毕也必巨。言者,风波也。行者,实丧也。夫风波易以动,实丧易以危。

言虚如波之随风,故易以动。行实常患丧失,故易以危。

故忿设无由,巧言偏辞。兽死不择音,气息茀然,於是并生心厉。

若遇所与言之人施其忿怒,不问情由,则只得巧言偏辞,如兽之将死不暇择其声音美恶,惟觉气息茀然不平而已,於是有阴阳之患,而并生心病。

克核大至,则必有不肖之心应之,而不知其然也。

克核,克定而核实,必欲与之求详也。

苟惟不知其然也,孰知其所终。故法言曰:无迁令,无劝成,过度益也。迁令劝成殆事。

此两句是总括两法言,传其溢言则过,其则度乃是添益改其命令,劝其成好则事危殆。

美成在久,恶成不及改,

美之成甚难,历久而后成。恶之成甚速,不及於欲改。

可不慎与!且夫乘物以游心,托不得已以养中,至矣。何作为报也。莫若为致命,此其难者。

何必作为巧伪以报白齐君,但致楚君之命而已。又恐叶公以为迂阔,终之曰:此其难者。应上文天下之难者也。

颜阖鲁之隐者将传卫灵公太子,而问於蘧伯玉曰:有人於此,其德天杀。

杀物之心如出於天性。

与之为无方则危吾国,与之为有方则危吾身。其知适足以知人之过,而不知其所以过。若然者,吾柰之何?蘧伯玉曰:善哉问乎!戒之,慎之,正汝身哉!形莫若就,心莫若和。虽然,之二者有患。就不欲入,和不欲出。

刑就则不睽隔,又不可入其所好而与之诡随;心和则不乖戾,又不可表 於外而自矜伐。

形就而入,且为颠为灭,为崩为蹶;心和而出,且为声为名,为妖为孽。彼且为婴儿,亦与之为婴儿;彼且为无町畦,亦与之为无町畦;彼且为无崖,亦与之为无崖;达之,入於无疵。

此岂徒然哉?必达之入於无疵过之地。

汝不知夫螳螂乎?怒其臂以当车辙,不知其不胜任也,是其才之美者也。

螳螂以臂能当物为才美。

戒之,慎之,积伐而美者以犯之,几矣。

伐,夸也。而汝也几危也。积其夸汝之才美,以犯之其身,危矣。

汝不知夫养虎者乎?不敢以生物与之,为其杀之之怒也;不敢以全物与之,为其决之之怒也。

生物则必杀,全物则必次,因而生怒。

时其饥饱,达其怒心心虎之与人异类而媚养己者,顺也;故其杀者,逆也。

性之顺逆也。

夫爱马者,以筐盛平声矢,以蜃盛溺。

蜃,蚌也。以蚌饰器也。

适有蚊虻仆缘,而拊之不时,则缺衔毁首碎胸。意有所至而爱有所亡,可不慎邪!

仆缘,仆仆然着马体也。虎马之性以喻卫太子。

匠石之齐,至於曲辕,见栎社树。其大蔽牛,絜户结切之百围,

围,量之也。围有小大不同,有以一尺围者,有以八尺为仞围者。此百围以尺论,下文三围四围以仞论也。

其高临山,十仞而后有枝,其可以为舟者旁十数。观者如市,匠伯不顾伯匠石字,遂行不辍。弟子厌观之,走及匠石,曰:自吾执斧斤以随夫子,未尝见材如此其美也。先生不肯视,行不辍,何邪?曰:已矣,勿言之矣。散木也。以为舟则沉,以为棺椁则速腐,以为器则速毁,以为门户则液樠草干切。

液出樠木上。

以为柱则蠹,是不材之木也。无所可用,故能若是之寿。匠石归,栎社见音现梦曰:汝将恶乎比予哉?若将比予於文木邪?

中山王,《文木赋》谓:有文理。

夫楂梨橘柚,果蓏之属,实熟则剥,剁则辱。大枝折,小枝泄。

小枝摘去实,而木液泄。

此以其能苦其生者也,故不终其天年而中道夭,自掊击於世俗者也。物莫不若是。且予求无所可用久矣。几死二字句乃今得之,为予大用八字句。使予也而有用,且得有此大也邪?

予求无所可用之日久矣,几为不识者所伐死。乃今得匠石谓予不材,遂得以无用为予之大用。

且也若与予也皆物也,柰何哉其相物也?而几死之散人,又恶知散木!

匠石谓为不材之木是相物也,木固是物,汝亦天地间之物耳。柰何其相物,若分别汝为人、木为物,则人与物既各别,安能相知?汝亦几死之散人耳,又恶知几死之散木?

匠石觉而诊占也其梦。弟子曰:趣平声,取无用,则为社何邪?

彼既趋取於无用,则其为社何邪?为社是又不能无用也。

曰:密若无言!

匠石使弟子闭密无言,似谓社树有灵,恐知之。

彼亦直寄焉,以为不知己者诟厉也。

直,但也,彼亦但寄此身於曲辕耳,以为不相知者强以为社也。名为社,乃诟骂厉病之。

不为社者,且几有翦乎!

翦,伐也。若不为社亦无人伐之。

且也彼其所保与众异,而以义誉之,不亦远乎!

凡且也者,又进一步说彼其所保全此生者与众人异,而我欲以义理誉之不亦与之相远乎。言前此谓其不材,固不是今若称誉之,亦不足为彼轻重。

南伯子綦

即南郭子秦,居南而字伯。

游乎商之丘,见大木焉有异,结驷千乘,隐将芘其所籁。

聚驷车千乘而隐藏其下,将可芘其所藉赖。

子綦曰;此何木也哉?此必有异材夫?仰而视其细枝,则拳曲而不可以为栋梁;俯而视其大根,则轴解如车轴折裂而不可以为棺椁;咶诗上其叶,则口烂而为伤;嗅之,则使人狂醒二日而不已。子綦曰;此果不材之木也,

以至於此其大也。嗟夫子綦自叹,神人以

此不材以用也。宋有荆氏地里名,宜楸柏桑。其拱把

两手曰拱,一手曰把。

而上者,求狙猴之杙以职切者斩之;

所以栖狙猴者。

三围四围,求高名之丽者斩之;

高名者,屋之高大而有名也。丽与欐同,屋栋也。柳文《小石城山记》:其上为睥睨梁欐之形。

七围八围,贵人富商之家求禅去声傍者斩之。

司马云:棺之全一边者。

故未终其天年,而中道夭於斧斤,此材之患也。

此又出一段有用之为患,

故解之。

汉《郊祀志》古天子常以春解祠,言解罪求福也。

以牛之白颡者,与豚之亢鼻者额折故鼻

高,与人有痔病者,不可以适河。

不可祭河神也。

此皆巫祝以知之矣以与已通用,所以为不祥也。此乃神人之所以为大祥也。支离疏者,

支离,形不全貌。疏,名。

颐隐於齐,

齐,与跻同。伛者不见其颐,隐於脐间。

肩高於顶,

头低而肩高於顶。

会撮指天撮徐沽切,

台竺缁撮之,撮会合其发,而撮为髻。古者髻近项,脊曲而头低,故髻指天也。

五管在上,

管,腧也。五藏之腧皆在上。

两体为胁,

脊在髀裹,故以两髀为胁。

挫针治繲,

衣也,能挫缝衣之针。

足以糊口;鼓荚播精,

鼓,动其策以占,即今人抽签者也。精,精米所以享神。《楚辞》怀椒糈而要之。注,精,精米也。播者陈之,以享神也。言能策占并祀神也。

足以食音似十人。

所得不止於糊其口。

上征武士,则支离欀臂其间;

恃其无用,故不自藏匿。

上有大役,则支离以有常疾不受功;不任功役,上与病者粟,则受三锺六斛四斗为锺与十束薪。夫支离其形者,犹足以养其身,终其天年,又况支离其德者乎! 孔子适楚,楚狂接舆游其门曰:凤子凤子,何如德之衰也。来世不可待,往世不可追也。天下有道,圣人成焉成其功;天下无道,圣人生焉全其生。方今之时,仅免刑焉。福轻乎羽,莫之知载;祸重乎地,莫之知避。已乎己乎,临人以德。殆乎殆乎,画地而趋。

行者宜任其所至,若指画所往之地而疾趋焉,则困殆矣。

迷阳迷阳,无伤五肩行,

迷阳,迷蕨也。蕨生蒙密,能迷阳明之路,故曰迷阳。托兴言之。

吾行却曲却音隙,无伤吾足!

以上因论语而附益之,其下是庄子之言。

山木,自寇也;膏火,自煎也。桂可食,故伐之,漆可用,故割之。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无用之用也。

上述栎社树商丘木,故於此就木上结之。

南华真经循本卷之五竟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