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华道藏 > 四辅真经 > 四子真经 > 南华真经注疏(郭象、成玄英)

南华真经注疏(郭象、成玄英)

南华真经注疏卷之二十一

河南郭象注

唐西华法师成玄英疏

外篇达生第十九

达生之情者,不务生之所无以为;

〔注〕生之所无以为者,分外物也。

达命之情者,不务知#1之所无奈何。

〔注〕知之所无奈何者,命表事也。

〔疏〕夫人之生也,各有素分,形之妍丑,命之修短,奚及贫富贵贱,愚智穷通,一毫已上,无非命也。故达生於性命之士,性灵明照,终不责於分外,为己事务也,一生命之所锺者,皆智虑之所无奈之何也。

养形必先之以#2物,物有余而形不养者有之矣;

〔注〕知止其分,物称其生,生斯足矣,有余则伤?

〔疏〕物者,谓资货衣食,旦夕所须。夫颐养身形,先须用物,而物有分限,不可无涯。故几鄙之徒,积聚有余而养卫不足者,世有之矣。有生必先无离形,形不离而生亡者有之矣。

〔注〕守形太#3甚,故生亡也。

〔疏〕既有此浮生,而不能离形遗智,爱形太甚,亡失全生之道也。如此之类,世有之矣。

生之来不能却,其去不能止。

〔注〕非我所制,则无为有怀於其问。

〔疏〕生死去来,委之造物,妙达斯原,故无所恶。

悲夫。世之人以为养形足以存生;

〔注〕故弥养之而弥失之。

〔疏〕夫寿夭去来,非己所制。而世俗之人,不悟斯理,食多资货,厚养其身,妄谓足以存生,深可悲欺。

而养形果不足以存生,

〔注〕养之弥厚,则死地弥至。

〔疏〕厚养其形,弥速其死,故次定不足以存生。

则世奚足为哉。

〔注〕莫若放而任之。

〔疏〕夫驰逐物境,本为资生。生既非养所存,故知世间物务,何足为也。

虽不足为而不可不为者,其为不免矣。

〔注〕性分各自为者,皆在至理中来,故不可免也,是以善养生者,从而任之。

〔疏〕分外之事,不足为也;分内之事,不可不为也。夫目见耳听足行心知者,禀之性理,虽为无为,故不务免也。

夫欲免为形者,莫如弃世。弃世则无累,无累则正平,正平则与彼更生,更生则几矣。

〔注〕更生者,日新之谓也。付之日新,则性命尽矣。

〔疏〕几,尽也。更生,日新也。夫欲有为养形者,无过弃却世问分外之事。弃世则无忧累,无忧累则合於正真平等之道,平正则冥於日新之变,故能尽道之玄妙。

事奚足弃而生奚足遗?弃事则形不劳,遗生则精不亏。

〔注〕所以遗弃之。

〔疏〕人世虚无,何足损弃?生涯空幻,何足遗忘?故弃世事则形逸而不劳,遗生涯则神凝而不损也。

夫形全精复,与天为一。

〔注〕俱不为也。

〔疏〕夫形全不扰,故能保完天命;精固不亏,所以复本还原;形神全固,故与玄天之德为一。

天地者,万物之父母也,

〔注〕无所偏为,故能子万物。

〔疏〕夫二仪无心而生化万物,故与天地合德者,群生之父母。

合则成体,散则成始。

〔注〕所在皆成,无常处。

〔疏〕夫阴阳混合,则成体质,气息离散,则反於未生之始。

形精不亏,是谓能移;

〔注〕与化俱也。

〔疏〕移者,迁转之谓也。夫不劳於形,不亏其精者,故能随变任化而与物俱迁也。

精而又精,反以相天。

〔注〕还辅其自然也。

〔疏〕相,助也。夫遣之又遣,乃曰精之又精,是以反本还元,辅於自然之道也。

子列子问关尹曰:至人潜行不室,

〔注〕其心虚,故能御群实。

〔疏〕古人称师曰子,亦是有德之嘉名。具斯二义,故曰子列子,即列御寇也,关尹#4姓尹,名喜,字公度,为函谷关令,故曰关令尹真人;是老子弟子,怀道抱德,故御寇询之也。窒,塞也。夫至极圣人,和光匿耀,潜伏行世,混迹同尘,不为物境障碍,故等虚室,空而无塞。本亦作空字。

蹈火不热,行乎万物之上而不栗。

〔注〕至适,故无不可耳,非物往可之。

〔疏〕冥於寒暑,故不能灾;一於高卑,故心不恐惧。

请问何以至於此?

〔疏〕总结前问意也。

关尹曰:是纯气之守也,非知巧果敢之。

〔疏〕夫不为外物侵伤者,乃是保守纯和之气,养於性澹之心而致之也,非关运役心智,分别巧诈,勇次果敢而得之。

列。居,予语汝。

〔疏〕命御寇令复坐,我告汝至言也。凡有貌象声色者,皆物也,物与物何以相远?

〔注〕唯无心者独逮耳。

夫奚足以至乎先?是色#5而已。

〔注〕同是形色之物耳,未足以相先也。

〔疏〕夫形貌声色,可见闻者,皆为物也。二#6彼俱物,何足以远,亦何足以先至乎?俱是声色故也。唯当非色非声,绝视绝听者,故能超貌象之外,在万物之先也。

则物之造乎不形而止乎无所化,

〔注〕常游於极。

〔疏〕夫不色不形,故能造形色者也;无变无化,故能变化於万物者也。是以群有从造化而受形,任变化之妙本。

夫得是而穷之者,物焉得而止#7焉。

〔注〕夫至极者,非物所制。

〔疏〕夫得造化之深根,自然之妙本,而穷理尽性者,世问万物,何得止正而控驭焉。故当独往独来,出没自在,乘正御辫,於何待焉。

彼将处乎不淫之度,

〔注〕止於所受之命#8。

〔疏〕彼之得道圣人,方将处心虚澹,其度量宏博,终不滞於世问。

而藏乎无端之纪。

〔注〕冥然与变化汨新。

〔疏〕大道无端无绪,不始不终,即用比混沌而为纪纲,故圣人藏心晦迹於恍惚之乡也。

游乎万物之所终始,

〔注〕终始者,物之极。

〔疏〕夫物所始终,谓造化也。言生死始终,皆是造化,物固以终始为造化也。而圣人於任乎自然之境,遨#9游乎造化之场。

壹其性,

〔注〕饰则二矣。

〔疏〕率性而动,故不二也。

养其气,

〔注〕不以心使之。

〔疏〕吐纳虚夷,故爱养元气。

合其德,

〔注〕不以物离性。

〔疏〕抱一不离,故常与玄德冥合也。

以通乎物之所造。

〔注〕万物皆造放自尔。

〔疏〕物之所造,自然也。既一性合德,与亦相应,故能达至道之原,通自然之本。

夫若是者,其天守全,其神无却,物奚自入焉。

〔疏〕是者,指斥以前圣人也。自,从也。若是者,共保守自然之道,全而不亏,其心神凝照,曾无问那,故世俗事物,何从而入於灵府哉。

夫醉者之坠车,虽疾不死。骨节与人同而犯害与人异,其神全也,乘亦不知也,坠亦不知也,死生惊惧不入乎其胸中,是故选物而不折。

〔疏〕自此已下,几有三譬,以况圣人任独无心。一者醉人,二者利剑,三者飘瓦,此则是初。夫醉人乘车,忽然颠坠,须复困疾,叉当不死。其谓心无绿虑,神照凝全,既而乘坠不知,死生不入,是故选於外物而情无折惧。

彼得全於酒而犹若是,

〔注〕醉故失其所知耳,非自然无心者也。

而况得全於天乎?

〔疏〕彼之醉人,因於困酒,犹得暂时凝澹,不为物伤,而况德全圣人,冥於自然之道者乎。物莫之伤,故其冥矣。

圣人藏於天,故莫之能伤也。

〔注〕不阀性分之外,故曰藏。

〔疏〕夫圣人照等三光,智周万物,藏光塞智於自然之境,故物莫之伤矣。

复条者不折模干,

〔注〕夫干将镇娜,虽与伟为用,然报伟者不事折之,以其无心。

〔疏〕此第二谕#10也。干将镇娜,并古之良剑。虽用剑杀害,因以结伟,而报伟之人,终不瞋怒此剑而折之也,其为无心,故物莫之害也。

虽有恢心者不怨飘瓦,

〔注〕飘落之瓦,虽复中人,人莫之怨者,由其无情。

〔疏〕飘落之瓦,偶尔伤人,虽恢逆褊心之夫,终不怨恨,为瓦是无心之物。此第三谕也。

是以天下平均。

〔注〕凡不平者,由有情。

故无攻战之乱,无杀戮之刑者,由此道也。

〔注〕无情之道大矣。

〔疏〕夫海内清平,遐荒静息,野无攻战之乱,朝无杀戮之刑者,盖由此无为之道,无心圣人,故致之也。是知无心之义大矣。

不闻人之天#11,而开天之天,

〔注〕不虑而知,开天也;知而后感,开人也。然则开天者,性之动也;开人者,知之用也。

〔疏〕郭注云:不虑而知,开天者也;知而后感,开人者也。然则开天者,性之动;开人者,智之用。郭得之矣,无劳更释。

开天者德生,

〔注〕性动者,遇物而当足则忘余,斯德生也。

开人者贼生。

〔注〕知用者,从感而求,劫#12而不已,斯贼生也。

〔疏〕夫率性而动,动而常寂,故德生也。运者御世,为害极深,故贼生也。《老经》云,以智治国国之贼,不以智治国国之德也。

不厌其天,不忽於人,

〔注〕任其天性而动,则人理亦自全矣。

〔疏〕常用自然之性,不厌天者也;任智自照於物,斯不忽人者也。

民几乎以其真。

〔注〕民之所息,伪之所生,常在於知用,不在於性动也。

〔疏〕几,尽也。因天任人,性动智用,而人天无别,知用不殊,是以率土尽真,苍生无伪也。

仲尼适楚,出於林中,见痴楼者承蜩,犹攘之也。

〔疏〕痴偿,老人曲腰之貌。承蜩,取蝉也。攘,拾也。孔子聘楚,行出林籁之中,遇老公以竿承蝉,如倪拾地芥,一无遗也。

仲尼曰:子巧乎。有道邪?曰:我有道也。

〔疏〕怪其巧妙一至於斯,故问其方。答云有道也。

五六月累丸二而不坠,则失者锱铢;

〔注〕累二丸於竿头,是用手之停审也。故#13其承蜩,所失者不过锱铢之问也。

〔疏〕锱铢,称两之微数也?初学承蜩,时经半岁,运手停审,故所失不多o

累三而不坠,则失者十一;

〔注〕所失愈多。

〔疏〕时节犹#14久,累丸微多,所承之蜩十失其一也。

累五而不坠,犹攘之也。

〔注〕停审之至,故乃无所复失。

〔疏〕累五丸於竿头,一无坠落,停审之意,遂到於斯,是以承蜩蝉犹如倪拾。

吾处身也,若标#15株拘;吾执臂也,若点槁木之枝;

〔注〕不动之至。

〔疏〕拘,谓斫残枯树枝也。执,用也。我安处身心,犹如枯树,用臂执竿,若槁木之枝,凝寂停审,不动之至。斯言有道,此之谓也。

虽天地之大,万物之多,而唯蜩翼之知。

〔疏〕二仪极大,万物甚多,而运智用心,唯在蜩翼,蜩翼之外,无他绿虑也。

吾不反不侧,不以万物易蜩之翼,何为而不得。

〔注〕遗彼故得此。

〔疏〕反侧,犹变动也。外息攀缘,内心凝静,万物虽众,不夺蜩翼之知,是以事同拾芥,何为不得也。

孔子顾谓弟子曰:用志不分,乃凝於神,其拘楼文人之谓乎。

〔疏〕夫运心用志,凝静不离,故累丸承蜩,妙疑神鬼。而尼父勉勖门人,故云痴偿丈人之谓也。

颜渊问仲尼曰:吾尝济乎觞深之渊,津人操舟若神。

〔疏〕觞深,渊名也。其状似柄,因以为名,在宋国也。津人,谓津济之人也。操,捉也。颜回尝经行李,济渡斯渊,而津人操舟,甚有方便,其便僻机巧,妙若神鬼,颜面怪之,故问夫子。

吾问焉,曰:操舟可学邪?曰:可。善游者数能。

〔注〕言物虽有性,亦须数习而后能耳。

〔疏〕颜回问:可学?答曰:好游涉者,数习则能。夫物虽察之自然,亦有习以成性者。

若乃夫没人,则未尝见舟而便操之也。

〔注〕没一人,谓能骛没於水底。

〔疏〕注云:谓骛没水底。惊,鸭子也。谓津人便水,没入水下,犹如鸭乌没水,因而捉舟。

吾问焉而不吾告,敢问何谓也?仲尼曰:善游者数能,忘水也。

〔注〕习以成性,遂若自然。

〔疏〕好游於水,数习故能,心无忌惮,忘水者也。

若乃夫没人之未尝见舟而便操之也,彼视渊若陵,视舟之覆犹其车却也。

〔注〕视渊若陵,故视舟之覆於渊,犹车之却退於圾也。

〔疏〕好水数游,习以成性,遂使顾视渊潭,犹如陵陆,假令舟之颠覆,亦如车之却退於阪。

覆却万方陈乎前而不得入其舍,

〔注〕覆却虽多而犹不以经怀,以其性便故也。

〔疏〕合,犹心中也。随舟进退,方便万端,陈在目前,不关怀抱。既不#16忘水,岂复劳心。

恶往而不暇。

〔注〕所遇皆闲暇也。

〔疏〕率性操舟,任真游水心无矜系,何往不闲。岂唯操舟,学道亦尔,但能忘遣,即是达生。

以瓦注#17者巧,以钩注者惮,以黄金注者婚。

〔注〕所要愈重,则其心愈矜也。

〔疏〕注,射也。用瓦器贱物而戏赌射者,既心无矜惜,故巧而中也。以钧带赌者,以其物稍贵恐不中探,故心生怖惧而不着也。用黄金赌者,既是极贵之物,矜而惜之,故心智昏乱而不中也。是以津人以忘遣故若神,射者以矜物故昏乱。是以矜之则拙,忘之则巧,勖诸学者,幸志之焉。

其巧一也,而有所矜,则重外也。凡外重者内拙。

〔注〕夫欲养生全内者,其唯无所矜重也。

〔疏〕夫射者之心,巧拙无二,为重於外物,故心有所矜,只为贵重黄金,故内心昏拙,岂唯在射,万事亦然。

田开之见周威公。威公曰:吾闻祝肾学生,

〔注〕学生者务中适。

吾子与祝肾游,亦何闻焉?

〔疏〕姓田,名开之,学道之人。姓祝,名肾,怀道者也。周公之胤,莫显其名,食采於周,镒日威也。素闻祝肾学养生之道,开之既从游学,未知何所闻乎?有此咨疑,庶禀其卫。

田开之曰:开之操拔警以侍门庭,亦何闻於夫子。

〔疏〕开之谓祝肾为夫子,技簪,扫帚也。言我操提扫帚,参侍门户,洒。扫庭前而已,亦何敢辄问先生之道乎。古人事师,皆拥簪以充役也。

威公曰:田子无让,寡人愿闻之。

〔疏〕让,犹谦也。养生之道,寡人愿闻,幸请指陈,不劳谦逊。

开之曰:闻之夫子曰:善养生者,若牧羊然,视其后者而鞭之。

〔疏〕我承祝肾之说,养生譬之牧羊,鞭其后者,令其折中。

威公曰:何谓也?

〔疏〕未悟田开之言,故更发疑问。

田开之曰:鲁有单豹者,岩居而水饮,不与民共利,行年七十而犹有婴儿之色,不幸遇饿虎,饿虎杀而食之。

〔疏〕姓单名豹,鲁之隐者也。岩居饮水,不争名利,虽复年事长老而形色不衰,久处山林,忽遭饿虎所食。

有张毅者,高#18门县薄,无不走也,行年四十而有内热之病以死。

〔疏〕姓张名毅,亦鲁人也。高门,富贵之家也。县薄,垂帘也。言张毅是流俗之人,追奔世利,高门甲第,朱户垂帘,莫不驰骤参谒,趁走庆吊,形劳神弱,困而不休,於是内热发背而死。

豹养其内而虎食其外,毅养其外而病攻其内,此二子者,皆不鞭其后者也。

〔注〕夫守一方之事至於过理者,不及於会通之适也。鞭其后者,去其不及也。

〔疏〕单豹寡欲清虚,养其内德而虎食其外。张毅交游世贵,养其形骸一而病攻其内以死。此二子各滞一边,未为折中,故并不鞭其后也。

仲尼白:无入而藏,

〔注〕曰藏既内矣,而又入之,此过於入也。

〔疏〕注云,入既入矣,而又藏之。偏滞於处,此单豹也。

无出而阳,

〔注〕阳既外矣,而又出之,此过於出也。

〔疏〕阳,显也。出既出矣,而又显之。偏滞於出,此张毅也。

柴立其中央。

〔注〕若槁木之无心而中适,是立也。

〔疏〕柴,木也。不滞於出,不滞於处,出处双遣,如槁木之无情,妙拾二边,而独立於一中之道。

三者若得,其名必极。

〔注〕名极而实万#19也。

〔疏〕夫因名诠理,从理生名。若得已前三句语意者,则理穷而名极者也。亦言:得此三者名为证至极之人也。

夫畏涂者,十杀一人,则父子兄弟相戒也,必盛卒徒而后敢出焉,不亦知乎。

〔疏〕涂,道路也。夫路有劫贼,脸难可畏,十人同行,一人被杀,则亲情相戒,不敢轻行,强盛卒伍,多结徒伴,斟量平安,然后敢去。岂不知全身远害乎。

人之所取#20畏者,衽席之上,饮食之问;而不知为之戒者,过也。

〔注〕十杀一耳,便大畏之;至於色欲之害,动皆之死地而莫不冒之,斯过之甚也。

〔疏〕衽,衣服也。夫涂路息难,十杀其一,犹相戒慎,不敢轻行。况饮食之问,不能将节,衽席之上,恣其淫荡,动之死地,万无一全。举世皆然,深为罪过。

祝宗人玄端以临牢荚,说蠡,

〔疏〕祝,祝史也,如今太宰六祝官也。玄端,衣冠。笑,圈也。竞,褚也。夫飨祭宗庙,必有祝史,具於玄端冠服,执版而祭鬼神。未祭之问,临圈说竞。说竞之文,在於下也。

曰:汝奚恶死?吾将三月滕#21汝,十日戒,三日斋,藉白茅,加汝肩尸乎雕俎之上,则汝为之乎?

〔疏〕豢,养也。俎,盛肉器也,谓雕饰之俎也。说彘曰:汝何须好生而恶死乎?我将养汝以好食,斋戒以洁清,藉神坐以白茅,置汝身於俎上,如此相待,岂不欲为之乎?

为负谋,曰不如食以糠糟而错之牢荚之中,自为谋,则苟生有轩冕之尊,死得於朦楣之上、聚楼之中则为之。为氤谋则去之,自为谋则取之,所异乱者何也?

〔注〕欲赡则身亡,理常俱耳,不问人兽也。

〔疏〕错,置也。豚,画饰也;循,笑车也;谓画斩车也。聚凄,棺柠也。为竞谋者,不如置之圈内,食之糟糠,不用白茅,无劳雕俎;自为谋,则苟且生时有乘轩戴冕之尊,死则置於棺中,载於循车之上,则欲得为之。为竞谋则去白茅雕俎,自为谋则取於轩冕循车,而异竞者何也?此盖颠倒愚痴,非达生之性者也。

桓公田於泽,管仲御,见鬼。焉公抚管仲之手曰:仲父何见?对曰:臣无所见。

〔疏〕公,即桓公小白也。畋猎於野泽之下,而使管夷吾御车。公因见鬼,心有所怖惧,执管之手问之。答日:臣无所见。此章明凡百病患,多因妄系而成。

公反,谈请为病,数日不出。

〔疏〕谈饴,是懈怠之容,亦是数#22闷之貌。既见鬼,忧惶而归,遂成病息,所以不出。

齐士有皇子告敖者曰:公则自伤,鬼恶能伤公。

〔疏〕姓皇子,字告敖,齐之贤人也。既闻公有病,来问之,云:公妄系在心,自遭伤病。鬼有何力,而能伤公。欲以正理遣其邪病也。

夫忿痛之气,散而不反,则为不足;

〔疏〕夫人忿怒则清聚邪气,於是精魂离散,不归於身,则心虚弊犯神,道不足也。

上而不下,则使人善怒;下而不上,则使人善忘;不上不下,中身当心,则为病。

〔疏〕夫邪气上而不下,则上攻於头,令人心中怖惧,郁而好怒;下而不上,阳伏阴散,精神恍惚,故好忘也。夫心者,五藏之主,神灵之宅,故熙当身心则为病。

桓公曰:然则有鬼乎?曰:有。

〔疏〕公问所由,答言有鬼。

沈有履,鳌有髻。

〔疏〕沈者,水下泥#23之中,有鬼曰履。宠神,其状如美女,着赤女衣,名髻也。

户内之烦壤,雷霆处之;

〔疏〕门户内粪壤之中,其问有鬼,名曰雷霆。

东北方之下者,倍阿鲑聋跃之;

〔疏〕人宅中东北墙下有鬼,名陪阿鲑聋,跃状如小儿,长一尺四寸,黑衣赤愤,带剑持戟。

西北方之下者,则秩阳处之。

〔疏〕豹头马尾,名日泱阳。

水有罔象,

〔疏〕注#24云,状如小儿,黑色,赤衣,大耳,长臂,名日罔象。

丘有幸,

〔疏〕其状如狗,有角,身有文彩。

山有夔,

〔疏〕大如牛,状如鼓一,足行也。

野有彷徨,

〔疏〕其状如蛇,两头,五彩。

泽有委蛇。公曰:请问,委蛇之状何如?

〔疏〕桓公见鬼,本在泽中,既闻委蛇,故问其状。

皇子曰:委蛇,其大如毂,其长如辕,紫衣而朱冠。其为物也,恶闻雷车之声,则捧其首而立。见之者殆乎霸。桓公赈然而笑曰:此寡人之所见者也。

〔疏〕赈,喜笑貌也。殆,近也。若见委蛇,近为霸主。桓公闻说,大笑欢之:我所见正是此也。

於是正衣冠与之坐,不终日而不知病之去也。

〔注〕此章盲忧来而累生者,不明也;息去而性得者,达理也。

〔疏〕闻说委蛇,情中畅适,於是整衣冠,共语论,不终日而情抱豁然,不知疾病从何而去也。

纪省子为王养斗鸡。

〔疏〕姓纪,名清子,亦作消字,随字读之。为齐王养难,拟斗也。此章明不叉禀生知自然之理,亦有积习以成性者。

十日而问:鸡已乎?曰:未也,方虚桥而恃气。

〔疏〕养经十日,堪斗乎?答曰:始恃骄矜,自恃意气,故未堪也。

十日又问,曰:未也。犹应向景。

〔疏〕见闻他鸡,犹相应和若形声影响也。

十日又问,曰:未也。犹疾视而盛气。

〔疏〕顾视速疾,意气强盛,心神尚动,故未堪也。

十日又问,曰:几矣。鸡虽有呜者,已无变矣,

〔疏〕几,尽也。都不骄矜,心神安定,鸡虽之呜,以无变折。养难之妙,理尽於斯。

望之似木鸡矣,其德全矣,异鸡无敢应者#26反走矣。

〔注〕此章言养之以至於全者,犹无敌於外,况自全乎。

〔疏〕神识安闲,形容审定,遥望之者,其犹木鸡,不动不惊,其德全具,他人之鸡,见之反走,天下无敌,谁敢应乎。

孔子观於吕梁,县水三十仞,流沫四十里,电鳌鱼鳌之所不能游也。

〔疏〕吕粱,水名。解者不同,或言是西河离石有黄河县绝之处,名吕梁也;或言蒲州二百里有龙门,河水所经,瀑布而下,亦名梁,或言宋国彭城县之吕梁。八尺日初,计高二十四丈而县下也。今者此水,县注名高,盖是寓言,谈过其实耳。电者,似鳌而形大;毫者,类鱼而有脚。此水瀑布既高,流波峡缺,遂使激湍腾沬三十里,至於水族,尚不能游,况在陆生,如何可涉。

见一丈夫游之,以为有苦而欲死也,使弟子并流而拯之。

〔疏〕激湍沸涌,非人所能游,忽见丈夫,谓之遭溺而困苦,故命弟子随流而拯接之。

数百步而出,被发行歌而游於塘下。

〔疏〕塘,岸也。既安於水,故散发而行歌,自得逍遥,敖游岸下。

孔子从而问焉,曰:吾以子为鬼,察子则人也。请问,蹈水有道乎?

〔疏〕丈夫既不惮流波,行歌自若,尼父怪其如此,从而问之:我谓汝为鬼神,审观察乃人也。汝能履深水,颇有道卫不乎?

曰:亡,吾无道。

〔疏〕答云:我更无道衍,直是久游则巧,习以性成耳。

吾始乎故,长乎性,成乎命。

〔疏〕我初始生於陵陆,遂与陵为故旧也。长大游於水中,习而成性也。既习水成性,心无惧惮,恣情放任,遂同自然天命也。

与齐俱入,与汨偕出,

〔注〕磨翁而旋入者,齐也;回伏而涌出者,汨也。

〔疏〕湍沸旋入,如磴心之转者,齐也;回复腾漫而反出者,汨也。既与水相宜,事符天命,故出入齐汨,曾不介怀。郭注云磨翁而入者,关东人吹磴为磨,磨翁而入,是磴釭转也。

从水之道而不为私焉。

〔注〕任水而不任己。

〔疏〕随顺於水,委偿从流,不使私情辄怀违拒。从水尚尔,何况唯道是从乎。

此吾所以蹈之也。

〔疏〕更无道衍,理尽於斯。

孔子曰:何谓始乎故,长乎性,成乎命?

〔疏〕未开斯旨,请重释之。

曰:吾生於陵而安於陵,故也;长於水而安於水,性也;不知吾所以然而然。命也。

〔注〕此章言人有偏能,得其所能而任之,则天下无难矣。用夫无难以涉生生之道,何往而不通也。

〔疏〕此之三义,并释於前,无劳重解也。

梓庆削木为据,据成,见者惊犹鬼神。

〔注〕不似人所作也。

〔疏〕姓梓,名庆,鲁大匠也。亦云:梓者,官号;炉者,乐器似夹锺。亦言:据似虎形,刻木为之。雕削巧#26妙,不类人工,见者惊疑,谓神鬼之所作也。

鲁侯见而问焉,曰:子何术以为焉?

〔疏〕鲁侯见其神妙,怪而问之:汝何道衍为此据焉?

对曰:臣工人,何术之有。虽然,有一焉。臣将为据,未尝敢以耗气也,必齐以静心。

〔疏〕梓答云:臣是工巧村人,有何艺衍。虽复如是,亦有一法焉。臣欲为炼之时,未尝辄有攀绿,损耗神气,叉斋戒清洁以静心灵也。

齐三日,而不敢怀庆赏爵禄;

〔疏〕心迹既齐,几经三日,至於庆吊赏罚,官爵利禄,如斯之事,并不入於情田。

齐五日,不敢怀非誉巧拙;

〔疏〕齐日既多,心灵渐静,故能非誉双遣,巧拙两忘。

齐七日,辄然忘吾有四枝形体也。当是时也,无公朝,

〔注〕视公朝若无,则跋慕之心绝矣。

〔疏〕辄然,不敢动貌也。齐洁既久,情义清虚,於是百体四肢,一时忘遣,辄然不动,均於枯木。既无意於公私,岂有怀於朝廷哉。

其巧专而外滑#27消;

〔注〕性外之事去也。

〔疏〕滑,乱也。专精内巧之心,消除外乱之事。

然后入山林,观天性;形躯至矣,然后成见炉,然后加手焉;不然则已。

〔注〕爻取村中者也。

〔疏〕外事既除,内心虚静,於是入山林观看天性好木,形容躯貌至精妙,而成事堪为炼者,然后就手加工焉。若其不然,则止而不为。

则以天合天,

〔注〕不离其自然也。

〔疏〕机变虽加人工,木性常因自然,故以合天也。

器之所以疑神者,其#28是与。

〔注〕尽因物之妙,故乃#29疑是鬼神所作也#30。

〔疏〕所以据之微妙疑似鬼神者,只是因於天性,顺其自然,故得如此。此章明顺理则巧若神鬼,性乖则心劳而自拙也。

东野稷以御见庄公,进退中绳,左右旋中规。庄公以为文弗过也,

〔疏〕姓东野,名稷,古之善御人也,以御事鲁庄公。左右旋转,合规之圆,进退抑扬,中绳之直,庄公以为组绣织文,不能过乎此之妙也。

使之钩百而反。

〔疏〕任马旋回,如钧之曲,百度反之,皆复其迹。

颜阖遇之,入见曰:稷之马将败。公密而不应。

〔疏〕姓颜,名阖,鲁之贤人也,入见。庄公初不信,故密不应焉。

少焉,果败而反。公曰:子何以知之?

〔疏〕少时之顷,马困而败。公问颜生,何以知此?

曰:其马力竭矣,而犹求焉,故曰败。

〔注〕斯明至当之不可过也。

〔疏〕答:马力竭尽,而求其过分之能,故知叉败也。非唯车马,万物皆然。

工捶旋而盖规矩,指与物化而不以心稽,

〔疏〕旋,规也。规,圆也。稽,留也。任是尧时工人,禀性极巧;盖用规矩,手随物化,因物施巧,不稽留也。

故其灵台而不极。

〔注〕虽工任之巧,犹任规矩,此言因物之易者也。

〔疏〕任物因循,忘怀虚淡,故其灵台凝一而不桂桔也。

忘足,屦之适也;忘要,带之适也;

〔注〕百体皆适,则都忘其身也。

知#31忘是非,心之适也;

〔注〕是非生於不适耳。

〔疏〕夫有履有带,本为足为要;今既忘足要,履带当闲适。亦犹心怀忧戚,为有是非;今则知忘是非,故心常适乐也。

不内变,不外从,事会之适也。

〔注〕所遇而安,故无所所变从也。

〔疏〕外智凝寂,内心不移物,境虚空,不从事,乃契会真道,所在常适。

始乎适而未尝不适者,忘适之适也。

〔注〕识适者犹未适也。

〔疏〕始,本也。夫体道虚忘,本性常适,非由感物而后欢娱,则有时不适,本性常适,故无往不欢也。斯乃忘适之适,非有心适。

有孙休者,

〔疏〕姓孙,名休,鲁人也。

踵门而诧子扁庆子曰:休居乡不见谓不修,临难不见谓不勇;然而田原不遇岁,事君不遇世,宾於乡里,逐於州部,则胡罪乎天哉?休恶遇此命也?

〔疏〕踵,频也。诧,告也,欺也。不能迷道而怨述遭,频来至门而叹也,姓扁,名子庆,鲁之贤人,孙休之师也。孙休俗人,不达天命,频诣门而言之:我居乡里,不见道我不修饰;临於厄难,不见道我无勇武。而营田於平原,逢岁不熟,禾稼不收,处朝廷以事君,不遇圣明,不摩好爵。遭州部而放逐,被乡闲而宾弃,有何罪於上天,苟遇斯之运命?

扁子曰:子独不闻夫至人之自行邪?忘其肝胆,遗其耳目,

〔注〕合付自然也。

〔疏〕夫至人立行,虚远清高,故能内忘五藏之肝胆,外遗六根之耳目,荡然空静,无纤介於胸臆。

芒然彷徨乎尘垢之外,

〔注〕凡此真性,皆尘垢也。

逍遥乎无事之业,

〔注〕凡自为者,皆无事之业也。

〔疏〕芒然,无心之貌也。彷徨是纵放之名,逍遥是任适之称。而处染不染,纵放於嚣尘之表;涉事无事#32,任适於物务之中也。

是谓为而不恃,

〔注〕率性自为耳,非恃而为之。

长而不宰。

〔注〕任其自长耳,非宰而长之。

〔疏〕接物施化,不恃藉於我我#33劳;长养黎元,岂断割而从己。事出《老经》。

今汝饰知以惊愚,修身以明污,昭昭乎若揭日月而行也。

〔疏〕汝光饰心智,惊动愚俗;修营身形,显他污秽;昭昭明白,自炫其能,犹如担揭日月而行於世也,岂是韬光匿耀,以蒙养恬哉。

汝得全而形躯,具而九窍,无中道夭於聋盲跛赛而比於人数,亦幸矣,又何暇乎天之怨哉。子往矣。

〔疏〕而,汝也。得躯貌完全,九窍具足,复免中涂夭於聋盲跛赛,又得预於人伦,偕於人数,庆幸矣莫甚於斯,有何容暇怨於天道。子宜速往,无劳辞费。

孙子出。扁子入,坐有问,仰天而叹。

〔疏〕孙休闻道而出,扁子言讫而归。俄顷之问,子庆嗟叹也。

弟子问曰:先生何为叹乎?

〔疏〕扁子门人问其嗟叹所以。

扁子曰:向者休来,吾告之以至人之德,吾恐其惊而遂至於惑也。

〔疏〕孙休频来踵门而诧,迷迅居世,

坎轲不平,吾遂告以至人深玄之德,而器小言大,虑有漏机,恐其惊迫,更增其惑,是以吁欺也。

弟子曰:不然。孙子之所言是邪?先生之所言非邪?非固不能惑是。孙子所古。非邪?先生所言是邪?被固惑而来#34矣,又奚罪焉。

〔疏〕若孙子官是饰扁子言非,非理之言,铃不惑是。若扁子言是,孙子言非,彼铃以非故,来诣斯求是。进退寻责,何罪有乎。先主之欺,终成虚假。

扁子曰:不然。昔者有乌止於鲁郊,鲁君悦之,为具太牢以飨之,奏九韶以乐之,乌乃始忧悲眩视,不敢饮食。此之谓以己养养乌也。若夫以乌养养乌者,宜栖之深林,浮之江湖,食之以委蛇,则#35平陆而已矣。

〔注〕各有所便也。

〔疏〕此爰居之乌,非应瑞之物,鲁侯泼赏,飨以太牢,事显前篇,无劳重解。

今休,款启寡闻之民也,吾告以至人之德,譬之若载骊以车马,乐钨以锺鼓也。彼又恶能无惊乎哉。

〔注〕此章言善养生者各任性分之适而至矣哉。

〔疏〕既,小鼠也。妈,雀也。孙休是寡识少闻之人,应须款曲启发其事。

今乃告以至人之德,大道玄妙之言,何异乎载小鼠以大车,娱鹧雀以韶乐。既御小而用大,亦何能无惊惧者也。

南华真经注疏卷二十一竟

#1《弘明集□正诬论》引『知』作命。

#2四库本、浙江书局本无『以』字。

#3世德堂本、浙江书局本『太』作『大』,下同。

#4『关尹一二字依郭庆藩说及正文当补。

#5《阙误》引江南古藏本『色』上有『形』字。

#6郭太藩引文改『二』字作『而』。

#7《阙误》引张君房本『止』作『正』。

#8四库本、浙江书局本『命』俱作『分』。

#9依郭庆藩引文及文意『敖』当改作『遨』。

#10郭庆藩引文『论』改作『噙』,王孝鱼云,『嗡』『论』古字通,但此『喷』字魄文前皆作门喷』。

#11《阙误》引刘得一本『天』作『人』。

#12四库本、浙江书局本『劝』俱作『劝』。

#13四库本、浙江书局本俱无『故』字。

#14郭庆藩引文改『犹」作『尤』,改下句『彻』作『增』。

#15四库本、浙江书局本『标』作『厥』。

#16郭庆藩引文改『不』作『能』。

#17《阙误》云:《吕览》『注』作『设』,余同。

#18《阙误》引刘得一本『高』上有『见』字。

#19四库本、浙江书局本『万』俱作『当』。

#20《阙误》引江南古藏本『取』作『最』。

#21《阅误》引张君房本『绦』作门豢』。

#22郭庆藩引文改『数』作『烦』。

#23王孝鱼依《释文》『泥』上补『污』字。

#24王孝鱼云,今本无此『注』,『注』疑司马之误。

#25《阙误》引文如海、刘得一本『者』上有『见』字。

#26原作『功』,疑为『巧』之讹,依郭庆藩引文改。

#27浙江书局本『滑』作『骨』。

#28《阙误》引江南古藏本『其』下有『由』字。

#29赵本无『乃』字。

#30四库本、浙江书局本『也』作『耳』,赵本无『也』字。

#31《阙误》引文、成、张本俱无『知』字。

#32『无事』二字依郭庆藩引文及正文、注文补。

#33郭庆藩引文删『我』字。

#34赵本『来』下有『者』字。

#35《阙误》引刘得一本『则』下有『安』字。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