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华道藏 > 四辅真经 > 四子真经 > 南华真经注疏(郭象、成玄英)

南华真经注疏(郭象、成玄英)

南华真经注疏卷之二十

河南郭象注

西华法师成玄英疏

外篇至乐第十八

天下有至乐无有哉?有可以活身者无有哉?

〔注〕忘欢而后乐足,乐足而后身存。将以为有乐邪?而至乐无欢;将以为无乐邪?而身以存而无忧。

〔疏〕此假问之辞也。至,极也。乐,欢也。言寰宇之中,颇有至极欢乐,可以养活身命者无有哉?

今奚为奚据?奚避奚处?奚就奚去?奚乐奚恶?

〔注〕择此八者,莫足以活身,唯无择而任其所遇#1乃全耳。

〔疏〕奚,何也。今欲行至乐之道以活身者,当何所为造,何所依据,何所避讳,何所安处,何所从就,何所拾去,何所欢乐,何所嫌恶,而合至乐之道乎?此假设疑问,下自旷显。

夫天下之所尊者,富贵寿善也;所乐者,身安厚味美服好色音声也;

〔疏〕天下所尊重者,无过富足财宝,贵盛荣华,寿命遐长,善名令誉;所欢乐者,滋味爽口,丽服荣身,玄黄悦目,官商娱耳。若得之者,则为据处就乐。

所下者,贫贱夭恶也;

〔疏〕贫穷卑贱,夭折恶名,世问以为下也。

所苦者,身不得安逸,口不得厚味,形不得美服,目不得好色,耳不得音声;若不得者,则大忧以惧。其为形也亦愚哉。

〔注〕几此,失之无伤於形而得之有损於性,今反以不得为忧,故愚。

〔疏〕几此上事,无益於人,而流徙之俗以不得为苦,既不适情,遂忧愁惧虑。如此修为形体,岂不甚愚痴。

夫富者,苦身疾作,多积财而不得尽用,其为形也亦外矣。

〔注〕内而形者,知足而已#2。

〔疏〕夫富豪之家,劳神苦思,驰骋身力,多聚钱财,积而不散,用何能尽。内其形者,岂其如斯也。

夫贵者,夜以继日,思虑善否,其为形也亦疏矣。

〔注〕故亲其形者,自得於身中而已。

〔疏〕夫位高虑远,禄重忧深,是以昼夜思量,献可替不,劳形休心,无时堑息,其为形也,不亦疏乎。

人之生也,与忧俱生,寿者悟悟,久忧不死,何之苦也。其为形也亦远矣。

〔注〕夫遗生然后能忘忧,亡心忧而后生可乐,生可乐而后形是我有,富是我物,贵是我荣也。

〔疏〕夫禀气顽痴,生而忧戚,虽复寿考,而精神僭合,久忧不死,翻成苦哉。如此为形,岂非疏远,其於至乐,不亦谬乎。

烈士为天下见善矣,未足以活身。吾未知善之诚善邪,诚不善邪?若以为善矣,不足活身;以为不善矣,足以活人。

〔注〕善则过当,故不周济。

〔疏〕诚,实也。夫忠烈之士,忘身徇节,名传今古,见善世问,然未知此善是有#3虚实。善若实也,不足以活身命;善叉虚也,不应养活苍生。赖谏诤而太平,此足以活人也;为忠烈而被戮,此不足以活身也。

故曰,忠谏不听,蹲循勿争。

〔注〕唯中庸之德为然。

〔疏〕蹲循,犹顺从也。夫为臣之法,君若无道,宜以忠诚之心匡谏;君若不听,即须蹲循休止,若逆鳞强诤,叉遭刑戮也。

故夫子胥争之以残其形,不争,名亦不成。诚有善无有哉?

〔注〕故当绿督以为经也。

〔疏〕吴王夫差,荒淫无道,子胥忠谏,以遭残戮。若不谏诤,忠名不成。故练与不练,善与不善,诚未可定矣。

今俗之所为与其所乐,吾又沐知乐之果乐邪,果不乐邪?

〔疏〕果,未定也。流俗以贵染为心,以色声为乐。未知此乐次定乐邪?而倒置之心,未可谓信也。

吾观夫俗之所乐,举群趣者,诬诬然如将不得已,

〔注〕举群趣其所乐,乃不避死也。

〔疏〕经经,趣死貌。已,止也。举世之人,群聚趣竞,所欢乐者,无口五尘,食求至死,未能心息之也。

而皆曰乐者,吾未之乐也,亦未之#4不乐也。

〔注〕无怀而恣物耳。

〔疏〕而世俗之人,皆用色声为上乐,而庄生体道忘澹,故不见其乐,亦不见其不乐也。

果有乐无有哉?吾以无为诚乐#5矣,

〔注〕夫无为之乐,无忧而已。

〔疏〕以色声为乐者,未知次定有此乐不?若以庄生言之,用虚澹无为为至实之乐。

又俗之所大苦也。故曰,至乐无乐,至誉无誉。

〔注〕俗以铿枪为乐,美善为誉。

〔疏〕俗以富贵荣华铿金枪玉为上乐,用美言佞善为令誉,以无为恬澹寂寞虚夷为忧苦。故知至乐以无乐为乐,至誉以无誉为誉也。

天下是非果未可定也,虽然,无为可以定是非。

〔注〕我无为而任天下之是非,是非者各自任则定矣。

〔疏〕夫有为执滞,执是竞非,而是非无主,故不可定矣。无为虚澹,忘是忘非,既无是非而是非定者也。

至乐活身,唯无为几存。

〔注〕百姓足#6则吾身近乎存也。

〔疏〕几,近也。存,在也。夫至乐无乐,常适无忧,可以养活身心,终其天命,唯彼无为,近在其中者矣。

请尝试言之。天无为以之清,地无为以之宁,

〔注〕皆自清宁耳,非为之所得。

故两无为相合,万物皆化。

〔注〕不为而自合,故皆化,若有意乎

为之,则有时而滞也。

〔疏〕天无心为清而自然清虚,地无心为宁而自然宁静。故天地无为,两仪相合,升降灾福泰而万物化生,若有心为之,即不能已。

芒乎翁乎,而无从出乎。

〔注〕皆自出耳,未有为而出之也。兹乎芒乎,而无有象乎。〔注〕无有为之象。

〔疏〕夫二仪造化,生物无心,恍惚芒昧,参差难测;贫其从出,莫知所由;视其形容,竟无象貌。覆论芒贫,互其文耳。

万物职职,皆从无为殖。

〔注〕皆自殖耳。

〔疏〕职职,繁多貌也。夫春生夏长,庶物繁多,孰使其然?皆自耳。寻其源流,从无为种植。既无为种植,岂有为#7耶。

故曰天地无为也而无不为也,

〔注〕若有为则有不济#8也。

人也孰能得无为哉。

〔注〕得无为则无乐而乐至矣。

〔疏〕孰,谁也。夫天地清宁,无为虚廓而升降,生化而无不为也。凡俗之人,心灵阁昧,就滞有欲,谁能得此无为哉。言能之者,乃至务也。若得之者,便是德合二仪,冥符至乐也。

庄子妻死,惠子吊之,

〔疏〕庄惠二子为淡水素交,既有死亡,理须往吊之。

庄子则方箕踞鼓盆而歌。

〔疏〕箕踞#9者,垂两脚如簸箕形也。盆,瓮瓦缶也,庄子知生死之不二,达哀乐之为一,是以妻亡不哭,鼓瓮□而歌,垂脚箕踞,敖然自乐。

惠子曰:与人居,长子老身,死不哭亦足矣,又鼓盆而歌,不亦甚乎。

〔疏〕共妻居处,长养子孙,妻老死亡,竟不哀哭,乖於人理,足是无情,加之鼓歌,一何太甚也。

庄子曰:不然。是其始死也,我独何能无盘然。

〔疏〕然,犹如是也。世人皆欣生恶死,哀死乐生,故我初闻死之时,何能独无概然惊叹也。

察其始而本无生,非徒无生也而本无形,非徒无形也而本无气。

〔疏〕庄子圣人,妙达相本,故睹察初蛊始本自无生,未生之前亦无形质,形质之前亦复无气。从无生有,假合而成,是知此身不足惜也。

杂乎芒苗之问,变而有气,气变而有形,形变而有生,今又变而之死,是相与为春秋冬夏四时行也。

〔疏〕大道在恍惚之内,造化芒昧之中,和杂清浊,变成阴阳二气;二气凝结,变而有形;形既成就,变而生育。且从无出有,变而为生,自有还无,变而为死。而生来死往,变化循环,亦犹春秋冬夏,四时代序。是以达人观察,何哀乐之有哉。

人且偃然寝於巨室,而我嗷嗷然随而哭之,自以为不通乎命,故止也。

〔注〕未明而栗,已达而止,斯所以诲有情者,将令推至理以遣累也。

〔疏〕偃然,安息貌也。巨室,谓天地之问也。且夫息我以死,外於天地之间,譬彼炎冻,何得随而哀恸。自觉不通天命,故止哭而鼓瓮也。

支离叔与滑介叔观於冥伯之丘,昆仑之虚,黄帝之所休。

〔疏〕支离,谓支体离析,以明忘形也。滑介,犹骨稽也,谓骨稽挺特,以忘智也。欲显叔世浇讹,故号为叔也。冥,阁也。伯,长。昆仑,人身也。言神智杳冥,堪为物长;昆仑玄远,近在人身;丘墟不平,俯同世俗;而黄帝圣君,光临区宇,休心息智,寄在凡庸。是知至道幽玄,其则非远,故托二叔以彰其义也。

俄而柳生其左肘,其意蹶蹶然恶之。

〔疏〕蹶蹶,惊动貌。柳生#10者,易生之木;木者,棺椁之象;此是将死之征也。二叔游於昆仑,观於变化,俄顷之问,左臂生柳,蹙然惊动,似欲恶之也。

支离叔曰:子恶之乎?

〔疏〕相与观化,贵在虚忘。蹶然惊动,似有嫌恶也。

滑介叔曰:亡,予何恶。

〔疏〕亡,无也。观化之理,理在忘怀,我本无身,何恶之有也。

生者,假借也;假之而生生者,尘垢也。

〔疏〕夫以二气五行,四支百体假合结聚,借而成身。是知生者尘垢秽累,非真物者也。

死生为昼夜。

〔疏〕以生为昼,以死为夜,故天不能无昼夜,人焉能无死生。

且吾与子观化而化及我,我又何恶焉。

〔注〕斯皆先示有情,然后寻至理以遣之。若云我本无情,故能无忧,则夫有情者,遂自绝於远旷之域,而迷困於忧乐之境矣。

〔疏〕我与子同进,观於变化,化而及我,斯乃是#11当待终,有何嫌恶?既冥死生之变,故合至乐也。

庄子之楚,见空髑髅,饶然有形,檄以马捶,因而问之,

〔疏〕之,过也。饶然,无润泽也。缴,打击也。马捶,犹马杖也。庄子适楚,遇见髑髅,空骨无肉,朽骸无润,遂以马杖打击,因而问之。欲明死生之理均齐,故寄髑髅寓言答问也。

曰:夫子贪生失理,而为此乎?

〔疏〕夫子食欲资生,失於道理,致使夭折性命,而骸骨为此乎?

将子有亡国之事,斧铁之诛,而为此乎?

〔疏〕为当有亡国征战之事,行陈斧钦之诛,而为此乎?

将子有不善之行,愧遗父母妻子之丑,而为此乎?

〔疏〕或行奸盗不善之行,世问共恶,人伦所耻,遗愧父母,羞见妻学,惭丑而死於此乎?

将子有冻馁之患,而为此乎?

〔疏〕馁,饿也。或进学他乡,衣粮乏尽,息於饥冻,死於此乎?

将子之春秋故及此乎?

〔疏〕春秋,犹年纪也。将子有黄发之年,耆艾之寿,终於天命,卒於此乎?

於是语卒,援髑髅,枕而外。

〔疏〕卒,终也。援,引也。初逢桔骨,援马杖而击之,问语既终,引髑髅而高枕也。

夜半,髑髅见梦曰:子#12之谈者似辩士。诸子所言,皆生人之累也,死则无此矣。子欲闻死之说乎?

〔疏〕暗於此,子所言皆是生人之累患,欲论死道,由无此忧虞。子是生人,颇欲闻死人之说乎?庄子睡中感於此梦也。

庄子曰:然。

〔疏〕然,许髑髅,欲其#13死说。

髑髅曰:死,无君於上,无臣於下;亦无四时之事,从#14然以天地为春秋,虽南面王乐,不能过也。

〔疏〕夫死者,魂气升於天,骨肉归乎土。既无四时炎冻之事,宁有君臣上下之累乎。从容不复死生,故与二仪同其年寿;虽南面称孤,王侯之乐亦不能过也。

庄子不信,曰:吾使司命复生子形,为子骨肉肌肤,反子父母妻子阎里知识,子欲之乎?

〔疏〕庄子不信髑髅之言,更说生人之事。欲使司命之鬼,复骨肉,反妻子,归闲里,颇欲之乎?

髑髅深矉蹙类曰:吾安能弃南面王乐而复为人问#15之劳乎。

〔注〕旧说云庄子乐死恶生,斯说谬矣。若然,何谓齐乎?所谓齐者,生时安生,死时安死,生死之情既齐,则无为当生而忧死耳。此庄生之旨也。

〔疏〕深矉#16蹙类,忧愁之貌也。既闻司命复形,反於乡里,於是忧#17愁矉蹙,不用此言。谁能复为生之劳而弃於南面王之乐耶。

颜渊东之齐,孔子有忧色。子贡下席而问曰:小子敢问,回东之齐,夫子有忧色,何耶?

〔疏〕颜回自西之东,从鲁往於齐国,欲将三皇五帝之道以教齐侯,尼父恐不逗机,故有忧色,於是子贡避席,自称小子,敢问夫子忧色所由。

孔子曰:善哉汝问。昔者管子有言,丘甚善之,曰:褚小者不可以怀大,绠短者不可以汲深。

〔疏〕褚,容受也。怀,包藏也。绠,罐索也。夫容小之器,不可以藏大物;短促之绳,不可以引深井。此言出管子之书,孔丘善之,故引以为譬也已。

夫若是者,以为命有所成而形有所适也,夫不可损益。

〔注〕故当任之而已。

〔疏〕夫人禀於天命,愚智各有所成;受形造化,情好成着所适;方之凫鹤不可盗损,故当任之而无不当也。

吾恐回与齐侯言尧舜黄帝之道,而重以燧人神农之言。彼将内求於己而不得,不得则惑,人惑则死。

〔注〕内求不得,将求於外。舍内求外,非惑如何。

〔疏〕黄帝尧舜,五帝也。燧人神农,三皇也。恐颜回将三皇五帝之道以说齐侯。既而步骤殊时,浇淳异世,执持圣进,不逗机绿,齐侯闻此大言,未能领悟,求於己身,不能得解。脱不得解,悟则心生疑惑,於是忿其胜己,必杀颜回。

且汝独不闻邪?昔者海乌止於鲁郊,鲁侯御而觞之于庙,奏九韶以为乐,具太牢以为膳。

〔疏〕郭外曰郊。御,迎也。九韶,舜乐名也。太牢,牛羊豕也。昔有海乌,名日爰居,形容极大,头高八尺,避风而至,止鲁东郊。实是几乌而妄以为瑞,臧文仲礼之,故有不智之名也。於是奏韶乐,设太牢,迎於太庙之中而觞宴之也。而臧文仲用为神乌,非关鲁侯,但饮乌於鲁庙之中,故言鲁侯觞之也。

乌乃眩视忧悲,不敢食一蛮,不敢饮一杯,三日而死。

〔疏〕夫韶乐太牢,乃美乃善,而施之爰居,非所养听,故目眩心悲,数日而死。亦犹三皇五帝,其道高远,施之齐侯,非所闻之也。

此以己养养乌也,非以乌养养乌也。

〔疏〕韶乐牢觞,是养人之具,非养乌之物也。亦犹颜回以己之学衍以教於齐侯,非所乐也。夫以乌养养乌者,宜栖之深林,游之坛陆,浮之江湖,食之鳍鳅,随行列而止,委#19蛇而处。

〔疏〕坛陆,湖渚也。绘,泥缯也。鳅,白鱼子也。逶迤,宽舒自得也。夫养乌之法,宜栖茂林,放洲渚,食鱼子,浮江湖,逐群飞,自闲放,此以乌养之法养乌者也。亦犹齐侯率己所行,逍遥自得,无所羡也。

彼唯人言之恶闻,奚以夫绕绕为乎。咸池九韶之乐,张之洞庭之野,乌闻之而飞,兽闻之而走,鱼闻之而下入,人卒闻之,相与还而观之。

〔疏〕奚,何也。桡,喧聒也。咸池,尧乐也。洞庭之野,谓天地之问也。还,绕也。咸池九韶,唯人爱好,鱼乌诸物恶闻其声,爱好则绕而观之,恶闻则高飞深入。既有欣有恶,八音何用为乎。

鱼处水而生,人处水而死,彼必相与异,其好恶故异也#19。

〔疏〕鱼好水而恶陆,人好陆而恶水。彼之人鱼,察性各别,好恶不同,故死生斯异。岂唯二种,万物皆然也。

故先圣不一其能,不同其事。

〔注〕各随其情。

〔疏〕先古圣人,因循物性,使人如器,不一其能,各称其情,不同其事也。是知将三皇之道以说齐侯者,深不可也。

名止於实,义设於适,是之谓条达而福持。

〔注〕实而适,故条达;性常得,故福持。

〔疏〕夫因实立名,而名以召实,故名止於实,不用实外求名。而义者宜也,随宜施设,适性而已,不用拾己效人。如是之道,可谓条理通达,而福德扶持者矣。

列子行食於道从,见百岁髑髅,担蓬而指之曰:唯予与汝知而未尝死,未尝生也。

〔注〕各以所遇为乐。

〔疏〕捷,技也。从,傍也。御寇困於行李,食於道傍,仍见枯朽髑髅,形色似久。言百岁者,举其大数。髑髅隐在蓬草之下,遂拔却蓬草,因而指麾与言。然髑髅以生为死,以死为生,列子则以生为生,以死为死。生死各执一方,未足为定,故未尝死,未尝生也。

汝#20果养乎?予果欢乎?

〔注〕欢养之实,未有定在。

〔疏〕汝欣冥冥,冥冥果有怡养乎?我悦人伦,人伦次可欢乎?适情所遇,未可定之者也。

种有几?

〔注〕变化种数,不可胜计。

〔疏〕阴阳造物,转变无穷,论其种类,不可胜计之也。

得水则为继,

〔疏〕润气生物,从无生有,故更相继续也。

得水土之际则为蛙嫔之衣,

〔疏〕蛙嫔之衣,青苔也,在水中若张绵,俗谓之虾蟆之衣也。

生於陵屯则为陵乌,

〔疏〕屯,阜也。陵乌,车前草也。既生於陵阜高陆,即变为车前也。

陵乌得郁栖,

〔疏〕郁栖,粪壤也。陵乌既老,变为粪土也。

则为乌足,

〔疏〕粪壤复化生乌足之草根也。

乌足之根为脐蟾,其叶为胡蝶。胡蝶胥也

〔疏〕跻增,噶#21虫也。胥,胡蝶名也。变化无怛,故根为脐增而叶为胡蝶也。

化而为虫,生於鳌下,其状若脱,其名为鸠攘。

〔疏〕鹌攘,虫名也,胥得热气,故作此虫,状如新脱皮毛,形容雅冷也。

鸰攘千日为乌,其名为乾余骨。乾余骨之沫为斯弥,

〔疏〕乾余骨,鸟口中之沬,化为斯弥之虫。

斯弥为食酝。

〔疏〕醉套中蜡蚝,亦为之酦鸡也。

颐辖生乎食酝,黄軏生乎九猷,

〔疏〕軏亦虫。

瞥苒生乎腐罐。

〔疏〕瞽芳#22,虫名也。腐罐,萤火虫也,亦言是粉鼠虫。

羊奚比乎不箪,久竹

〔疏〕并草名也。

生青宁;

〔疏〕羊奚比合於久竹而生青宁之虫也。

青宁生程,

〔疏〕亦虫名也。

程生马,马生人,

〔疏〕未详所据。

人又反入於机。万物皆出於机,皆入於机。

〔注〕此言一气而万形,有变化而无死生也。

〔疏〕机者发动,所谓造化也。造化者,无物也。人既从无生有,又反入归无也。岂唯在人,万物皆尔。或无识变成有识,或#23有识变为无识,或无识变为无识,或有识变为有识,千万变化,未始有极也。而出入机变,谓之死生。既知变化无穷,宁复欣生恶死。体斯趣旨,谓之至乐也。

南华真经注疏卷之二十竟

#1世德堂本『遇』下『者』字,赵本无。

#2赵本『知足而已』作『厚形知足』。

#3郭庆藩引文改『有』作『否』。

#4《阙误》引江南古藏本『未之』二字作『未知』,赵本作『未知』。

#5《阙误》引江南古藏本『诚乐』二字作『而诚者为乐』。

#6赵本『足』作『定』。

#7依郭庆藩引文和上下文当补『为』字。

#8四库本、浙江书局本『济』俱作『齐』。

#9门踞』字疑漏,依正文补。

#10郭庆藩引文删『生』字。

#11郭庆藩引文改『是』作门理』。

#12《阙误》引张君房本『子』上有『向』字。

#13王孝鱼依上正文『其』上补『闻』字。

#14《阙误》引张君房本『从』作『泛」。

#15《阙误》引张君房本『人问』作『生人』。

#16『腊』依正义改。

#17依上下文及郭庆藩引文『实』当改作『忧』。

#18『委』,成琉作『逶』;『蛇』,郭庆藩《集释》作『鳃』,《释文》同。

#19《阙误》引江南古藏本『故异也』三字作『好恶异』。

#20四库本、浙江书局本『汝』俱作『若』。

#21依《释文》原本门转』改作『竭』。

#22『并』依郭庆藩引文及正文改为『骛茵』。

#23『或』字依郭庆藩引文及上下文补。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