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华道藏 > 四辅真经 > 四子真经 > 南华真经注疏(郭象、成玄英)

南华真经注疏(郭象、成玄英)

南华真经注疏卷之十八

河南郭象注

唐西华法师成玄英疏

外篇缮性第十六

缮性於俗,俗#1学以求复其初;

〔注〕已治性於俗矣,而欲以俗'学复性命之本,所以求者愈非其道也。

〔疏〕缮,治也。性,生也。俗,习也。初,本也。言人察性自然,各守生分,率而行之→自合於理。今乃智於伪法,治於真性,矜而矫之,已困弊矣。方更行七义礼智儒俗之学,以求归复本初之性,故俗弥得而性弥失,学逾近而道逾远也。

滑欲於俗#2,思以求致其明;

〔注〕已乱其心於欲,而方复役思以求明,思之愈精,失之逾远。

〔疏〕滑,乱也。玫,得也。欲,谓名利声色等可食之物也。言人所以心灵昏乱者,为食欲於尘俗故也。今还役用分别之心,思量求学,望得获其明照之道者,铃不可也。唯当以无学学,可以归其本矣;以无思思,可以得其明矣。本亦有作滑欲於欲者也。

谓之蔽蒙之民。

〔注〕若夫发蒙者,必离俗去欲而后几焉。

〔疏〕蔽,塞也。蒙,昏也。此则结前,以俗学归本,以思虑求明,如斯之类,可谓蔽塞蒙暗之人。

古之治道者,以恬养知;

〔注〕恬静而后知不荡,知不荡而性不失也。

〔疏〕恬,静也。古者圣人以道治身治国者,铃以恬静之法养真质之知,使不荡於外也。

生而无以知为也,谓之以知养恬。

〔注〕夫无以知为而任其自知,则虽知周万物而恬然自得也。

〔疏〕率性而照,知生者也;无心而知,无以知为也。任知而往,无用造为,斯则无知而知,知而无知,非知之而知者也。故终日知而未尝知,亦未尝不知,终日为而未尝为,.亦未尝不为,仍以此真知养於恬静。若不如是,何以恬乎。

知与恬交相养,而和理出其性。

〔注〕知而非为,则无害於恬;恬而自为,则无伤於知;斯可谓交相养矣。二者交相养,则和理之分,岂出他哉。

〔疏〕夫不能恬静,则何以生彼真知?不有真知,何能政兹恬静?是故恬由於知,所以能静;知资於静,所以获真知。故知之与恬,交相养也。斯则中和之道,存乎寸心,自然之理,出乎天性,在我而已,岂关他哉。

夫德,和也;道,理也。

〔注〕和,故无不得;道,故无不理。

〔疏〕德被於人,故以中和为义;理通於物,故以大道为名也。

德无不容,仁也;

〔注〕无不容者,非为仁也,而七透行焉。

〔疏〕玄德深远,无不包容,慈爱宏博,仁述斯见。

道无不理,义也;

〔注〕无不理者,非为义也,而义功着焉。

〔疏〕夫道能通物,物各当理,理既宜矣,义功着焉。

义明而物亲,忠#3也;

〔注〕若夫义明而不由忠,则物愈疏。

〔疏〕义理明显,情率於中,既不矜骄,故物来亲附也。

中纯实而反乎情,乐也;

〔注〕仁义发中,而还任本怀,则志得矣,志得矣,其进则乐也。

〔疏〕既仁义由中,故志性纯实,虽复涉於物境而怛归於真情,所造和适,故谓之乐。

信行容体而顺乎文,礼#4也。

〔注〕信行容体而顺乎自然之节文者,其述则礼也。

〔疏〕夫信行显着,容仪轨物而不乖於节文者,其述勋礼也。

礼乐褊#5行,则天下乱矣。

〔注〕以一体之所履,一志之所乐,行之天下,则一方得而万方失也。

〔疏〕夫不能虚心以应物而执逵以驭世者,则铃滞於华藻之礼而溺於荒淫之乐也,是以刍狗再陈而天下乱矣。

彼正而蒙已德,德则不冒,冒则物必失其性也。

〔注〕各正性命而自蒙己德,则不以此冒彼也。若以此冒彼,安得不失其性哉。

〔疏〕蒙,暗也。冒,乱也。彼,谓履正道之圣人也。官人彼也#6冒乱,则物我失其性矣。

古之人,在混芒之中,与一世而得澹漠焉。

〔疏〕谓三皇之前,玄古无名号之君也。其时淳风未散,故处在混沌芒昧之中而与时世为一,冥然无逵,君臣上下不相往来,俱得恬澹寂寞无为之道也。

当是时也,阴阳和静,鬼神不扰,四时得#7节,万物不伤,群生不夭,人虽有知,无所用之,

〔注〕任其自然而已。

〔疏〕当时混沌之时,淳朴之世,举世恬快,体合无为。遂使阴升阳降,二黑和而静泰;鬼幽人显,各守分而不扰。炎冻顺序,四时得节,即无灾青,万物不伤,群生各尽天年,终无夭折。人虽有心知之衍,无为,故无用之。

此之谓至一。当是时也,莫之为而常自然。

〔注〕物皆自然,故至一也。

〔疏〕均彼此於无为,混是非於恬啖,物我不二,故谓之至一也。莫,无也。莫之为而自为,无为也;不知所以然而然,自然也。故当是时也,人怀无为之德,物合自然之道焉。

逮德下衰,

〔注〕夫德之所以下衰者,由圣人不继世,则在上者不能无为而羡无为之述,故政斯弊也。

及燧人伏羲始为天下,是故顺而不一。

〔注〕世已失一,或不可解,故释而不推,顺之而已。

〔疏〕逮,及也。古者茹毛饮血,与麋鹿同韦。及至燧人始变生为熟,伏牺则服牛乘马,创立庖厨,画八卦,以制文字,放蜘蛛而造密网。既而智诈萌矣,嗜,欲渐焉,浇淳朴之心,散无为之道。德衰而始为天下,此之谓乎。是顺黎庶之心,而不能混同至一也。

德又下衰,及神农、黄帝始为天下,是故安而不顺。

〔注〕安之於其所安而已。

〔疏〕夫德化更衰,为弊增甚。故神农有共工之伐,黄帝致蚩尤之战,祆气不息,兵革屡兴。是以诛暴去残,吊民问罪,苟且欲安於天下,未能大顺於韦生是也。

德又下衰,及唐虞始为天下,兴治化之流,凛#8淳散朴,

〔注〕圣人无心,任世之自成。成之淳薄,皆非圣也。圣能任世之自得耳,岂能使世得圣哉。故皇王之述,与世俱迁,而圣人之道未始不全也。

〔疏〕夫唐尧虞舜,居五帝之末,而兴治行化,冠三王之始。是以设五典而纲纪五行,置百官而平章百姓,百姓因此而浇讹,五行自斯而荒殆。枝流分派,迄至于兹,岂非毁淳素以作浇讹,散朴质以为华伪。

离道以善,

〔注〕善者,过於适之称,故有善而道不全。

〔疏〕夫虚通之道,善恶两忘。今乃拾己效人,矜名企善,既乖於理,所以称离也。

险德以行,

〔注〕行者,违性而行之,故行立而德不夷。

〔疏〕险,危阻也。不能率性任真,晦其踪逵,乃矫情立行以取声名,完由外行声名浮伪,故令内德危险,何清夷之有哉。

然后去性而从於心。

〔注〕以心自役,则性去也。

〔疏〕离虚通之道,拾淳和之德,然后去自然之性,从分别之心。

心与心识,

〔注〕彼我之心,竞为先识,无复任性也。

〔疏〕彼我之心,更相谋虑,是非臧否,竞为前识者也。

知而不足以定天下,

〔注〕忘知任性,斯乃定也。

〔疏〕夫心攀绿於有境,知分别於无崖,六合为之姻尘,八荒为之腾沸,四时所以愆序,三光所以彗孛。斯乃祸乱之源,何足以定天下也。

然后附之以文,益之以博。文灭质,博溺心,

〔注〕文博者,心质之饰也。

〔疏〕前既#9使心运知,不足以定天下,故后依附文书以匡时,代增博学而济世,不知质是文之本,文华则隐灭於素质;博是心之末,博学则没溺於心灵。唯当绝学而去文,方会无为之美也。

然后民始惑乱,无以反其性情而复其初。

[注〕初,谓性命之本。

〔疏〕文华既灭於素质,博学又溺於心灵、於是民始成蠢乱#10矣,欲反其恬澹之情性,复其自然之初本,其可得乎。噫,心知文博之过。

由是观之,世丧道矣,道丧世矣。世与道交相丧也,

〔注〕夫道以不贵,故能存世。然世存则贵之,贵之,道斯丧矣。道不能使世不贵,而世亦不能不贵於道,故交相丧也。

〔疏〕丧,废也。由是事述而观察之,故知时世浇浮,废弃无为之道,亦由无为之道,废变淳和之世。是知世之与道交相丧之也。

道之人何由兴乎世,世亦何由兴乎道哉。

〔注〕若不贵,乃交相兴也。

〔疏〕故怀道圣人,高蹈尘俗,未肯兴弘以驭世,而浇伪之世,亦何能兴感於圣道也。

道无以兴乎世,世无以兴乎道,虽圣人不在山林之中,其德隐矣。

〔注〕今所以不隐,由其有情以兴也。何由而兴?由无贵也。

〔疏〕浇季之时,不能用道,无为之道,不复行世。假使体道圣人,降述尘俗,混同莘小,无人知者,韬藏圣德,莫能见用,虽居朝市,何异山林矣。

隐,故不自隐。

〔注〕若夫自隐而用物,则道世交相兴矣,何隐之有哉。

〔疏〕时逢昏乱,故圣道不行,岂是韬光自隐其德耶。

古之所谓隐士者,非伏其身而弗见也,非闭其言而不出也,非藏其知而一不发也,时命大谬也。

〔注〕莫知反一以息述而逐进以求一,愈得述,愈失一,斯大谬矣。虽复起身以明之,开言以出之,显知以发之,何由而交兴哉。祇所以交丧也。

〔疏〕谬,伪妄也。非伏匿其身而不见,虽见而不乱莘;非闭其言而不出,虽出而不件物;非藏其智而不发,虽发而不炫耀,但时逢谬妄,命遇逵这,故随世污隆,全身远害。

当时命而大行乎天下,

〔注〕此澹漠之时也。

则反一无迩;

〔注〕反任物性而物性自一,故无连。

〔疏〕时逢有道,命属清夷,则播德弘化,大行天下。既而人人反一,物物归根,彼我冥符,故无朕述。

不当时命而大穷乎天下,

〔注〕此不能澹漠之时也。

则深根宁极而待;

〔注〕虽有事之世,而圣人未始不澹漠也,故深根宁极而待其自为耳,斯道之所以不丧也。

〔疏〕时遭无道,命值荒淫,德化不行,则大穷天下。既而深固自然之本,保宁至极之性,安排而随变化,处常而待终年,穷通岂有休戚於其闲哉。

此存身之道也。

〔注〕未有身存而世不兴者也。

〔疏〕在穷塞而常乐,处危险而安宁,任时世之行藏,可谓存身之道也。

古之行#11身者,不以辩饰知,

〔注〕任其真知而已。

〔疏〕古人轻辫重讷,贱言贵行,是以古之行其身者,铃不用浮华之言辫,饰分别之小智也。

不以知穷天下,

〔注〕此澹泊之情也。

〔疏〕穷者,困累之谓也。不纵知毒害以困苦苍生也。

不以知穷德,

〔注〕守其自得而已。

〔疏〕知止其分,不以无涯而累其自得。

危然处其所而及其性已,又何为.哉。

〔注〕危然,独正之貌。

〔疏〕危,犹独也。言独居乱世之中,处危而所在安乐,动不伤寂,怛反自然之性,率性而动,复何为之哉?言其无为也。

道固不小行,

〔注〕游於坦涂。

〔疏〕大道广荡,无不制围,小成隐道,固不小行矣。

德固不小识。

〔注〕块然大通。

〔疏〕上德之人,智周万物,岂留意是非而为识鉴也。

小识伤德,小行伤道。

〔疏〕小识小知,亏损深玄之盛德;小学小行,伤毁虚通之大道也。

故曰,正己而已矣。乐全之谓得志。

〔注〕自得其志,独夷其心,而无哀乐之情,斯乐之全者也。

〔疏〕夫己身履於正道,则所作皆虚通也。既而无顺无逆,忘哀忘乐,所造皆适,斯乐全之者也。至乐全矣,然后志性得焉。

古之所谓得志者,非轩冕之谓也,谓其无以益其乐而已矣。

〔注〕全其内而足。

〔疏〕益,加也。轩,车也。冕,冠也。古人淳朴,体道无为,得志在乎恬夷,取乐非关轩冕。乐已足矣,岂待加之也。

今之所谓得志者,轩冕之谓也。

〔疏〕今世之人,浇浮者众,责美荣位,待此适心,是以戴冕乘轩,用为得志也。

轩冕在身,非性命#12也,物之傥来,寄也。

〔疏〕傥者,意外忽来耳。轩冕荣华,身外之物,物之傥来,非我性命,堑寄而已,岂可久长也。

寄之,其来不可圉,其去不可止。

〔注〕在外物耳,得失之非我也。

〔疏〕时属傥来,泛然而取轩冕;命遭寄去,澹尔而拾荣华。既无心於杆御,岂有情於留怯也。

故不为轩冕肆志,

〔注〕淡然自若,不觉寄之在身。

不为穷约趋俗,

〔注〕旷然自得,不觉穷之在身。

〔疏〕肆,申也。趋,竞也。古人体穷通之有命,达荣枯之非己,假使轩冕当涂,亦未足申其志熙,甘俭约以穷窘,岂趋竞於嚣俗。

其乐彼与此同,

〔注〕彼此,谓轩冕与穷约。

〔疏〕彼,轩冕也。此,穷约也。夫轩冕穷约,俱是傥来,既乐彼轩冕,亦须喜兹穷约,二俱是寄,所以相同也。

故无忧而已矣。

〔注〕亦无欣欢之喜也。

〔疏〕轩冕不乐,穷约不苦,安排去化,所以无忧者也。

今寄去则不乐,由是观之,虽乐,未尝不荒也。

〔注〕夫寄去则不乐者,寄来则荒矣,斯以外易内也。

〔疏〕今世之人,识见浮浅,是以物之寄也,欣然而喜,及去也,忆然不乐。岂知彼此事出傥来,而寄去寄来,常忧常喜,故知虽乐而心未始不荒乱也。

故曰,丧己於物,失性於俗者,谓之倒置之民。

〔注〕营外亏内,甚倒置也#14。

〔疏〕夫寄去寄来,且忧且喜,以己徇物,非丧如何。轩冕穷约,事归尘俗,若习俗之常,失於本性,违真背道,定此之由,其所安置,足为颠倒也。

南华真经注疏卷之十八竟

#1『俗』字浙江书局本重,四库本不重,《阙误》引张君房本亦不重。

#2《阙误》引张君房本『俗』作『敌』。

#3《阙误》引张君房本『忠』作『中』。

#4『理』疑『礼』之误,依四库本、浙江书局本及疏文、注义当改。

#5《阙误》『褊』作『偏』。

#6【彼也仕』字郭庆藩引文作『必己』。

#7《阙误》引张君房本『得』作『应』。

#8四库本『濂』作『跃』。

#9『彼』疑『既』之误,依郭庆藩引文及上下文当改。

#10『民始成蚕乱』五字郭庆藩引文作『蠢民成乱始」。

#11四库本、浙江书局本『行』均作『存』。

#12《阙误》引张君房本『为』下有『乎』字。

#13《阙误》引张君房本『命』下有『之有』二字。

#14『甚倒置也』四字四库本、浙江书局本均作『其倒置也』。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