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华道藏 > 四辅真经 > 四子真经 > 南华真经注疏(郭象、成玄英)

南华真经注疏(郭象、成玄英)

南华真经注疏卷之五

河南郭象注

唐西华法师成玄英疏

内篇人间世第四

与人群者,不得离人。然人问之变故,世世异宜,唯无心而不自用者,为能随变所适而不荷其累也。

颜回见仲尼,请行。

〔疏〕姓颜,名回,字子渊,鲁人也;孔子三千门人之中,总四科入室弟子也。仲尼者,姓孔,名丘,字仲尼,亦鲁人,殷汤之后,生衰周之世,有圣德,即颜回之师也。其根由事逵,褊在儒史,今既解释《庄子》,意在玄虚,故不复委碎载之耳。然人问事绪,儿纷完难,接物利他,理在不易,故寄颜孔以显化导之方,托此圣贤以明心斋之卫也。孔圣颜贤耳。

曰:奚之?

〔疏〕奚,何也。之,适也。质问颜回欲往何处耳。

曰:将之卫。

〔疏〕卫,即殷纣之都,又是康叔之封,今汲郡卫州是也。此则颜答孔问欲行之所也。

曰:奚为焉?

〔疏〕欲往卫国,何所云为?重责颜生行李意谓矣。

曰:回闻卫君,其年壮,其行独;

〔注〕不与民同欲也。

〔疏〕卫君,即灵公之子剧积也,荒淫昏乱,纵情无道。其年少壮而威猛可畏,独行凶暴而不顺物心。颜子述己所闻以答尼父。

轻用其国,

〔注〕夫君人者,动叉乘人,一怒则伏尸流血,一喜则轩冕塞路。故君人者之用国,不可轻也。

〔疏〕夫民为邦本,本固则邦宁。不能爱重黎元,方欲轻蔑其用,欲不颠覆,其可得乎。

而不见其过;

〔注〕莫敢谏也。

〔疏〕强足以拒谏,辩足以饰非,故百固五惧而吞声,有过而无敢谏者也。

轻用民死,

〔注〕轻用之於死地。

〔疏〕不凝动静,泰然自安,乃轻用国民,投诸死地矣。

死者以国量乎泽若蕉,

〔注〕举国而输之死地,不可称数,视

之若草芥也。

〔疏〕蕉,草芥也。或征战屡兴,或赋税烦重,而死者其数极多。语其多少,以国为量,若举为数,造次难悉。纵恣一身,不恤百姓,视於国民,如薮泽之中草芥者也。

民其无如矣。

〔注〕无所依归。

〔疏〕君上无道,臣子饥荒,非但无可奈何,亦乃无所归往也。

回尝闻之夫子曰:治国去之,乱国就之,医门多疾。愿以所闻思其#1则,庶几其国有廖乎。

〔疏〕庶,冀也。几,近也。疹,愈也。治邦宁谧,不假匡扶;乱国孤危,应须相#2练。颜生今将化卫,是以述昔所闻,思其禀受法言,冀其近於善道。譬彼医门,多能救疾,方兹贤士,铃能拯难,荒淫之病,无其疹愈者也。

仲尼曰:嘻。若殆#3往而刑耳。

〔注〕其道不足以救彼息。

〔疏〕嘻,怪笑声也。若,汝也。殆,近也。孔子哂其衍浅,禾足化他,汝若往於卫,铃遭刑戮者也。

夫道不欲杂,

〔注〕宜正得其人。

杂则多,多则扰,扰则忧,忧而不救。

〔注〕若夫不得其人,则虽百医守病,适足致疑而不能一愈也。

〔疏〕夫灵通之道,唯在纯粹。铃其宣杂则事绪繁多,事‘多则心中扰乱,心中扰乱则忧息斯起。药病既乖,彼此俱困,己尚不立,焉能救物哉。

古之至人,先存诸己而后存诸人。

〔注〕有其具,然后可以接物也。

〔疏〕诸,於也。存,立也。古昔至德之人,虚怀而进世问,叉先安立己道,然后拯救他人,未有己身不存而能接物者也。援引古人,以为鉴诫。

所存於己者未定,何暇至於暴人之所行。

〔注〕不虚心以应物,而役思以犯难,故知其所存於己者未定也。夫唯外其知以养真,寄妙当於群才,功名归物而息虑远身,然后可以至於暴人之所行也。

〔疏〕夫唯虚心以应务,忘智以养真,寄当於群才,归功於万物者,方可处涉人问,逗机行化也,今颜回存立己身,犹未安定,是非喜怒,勃战胸中,有何庸#4暇,辄至於卫,欲谏暴君。此行未可也。

且若亦知夫德之所荡而知之所为出乎哉?德荡乎名,知出乎争。

〔注〕德之所以流荡者,矜名故也;知之所以横出者,争善故也。虽复桀坏,其所矜惜,无非善名也。

〔疏〕汝颇知德荡智出所由乎哉?夫德之所以流荡丧真,为矜名故也;智之所以横出逾分者,争善故也。夫惟善恶两忘,名实双遣者,故能万#5德不荡,至智不出者也。

名也者,相轧也;知也者,争之器也。二者凶器,非所以尽行也。

〔注〕夫名智者,世之所用也。而名起则相轧,知用则争兴,故遣名知而后行可尽也。

〔疏〕轧,伤也。夫矜名则更相毁损,显智则争竞路兴。故二者并凶祸之器,尽不可行於世。

且德厚信征,未达人气,名闻不争,未达人心。

〔疏〕矼,确实也。假且道德纯厚,淌行确实,芳名令闻,不与物争,而卫君素性顽愚,凶悖少鉴,既未达颜回之意气,岂识匡扶之心乎。

而强以仁义绳墨之言卫#6暴人之前者,是以人恶有其美也,

〔注〕夫投人夜光,鲜不按剑者,未达故也。今回之德信与其不争之名,彼所未达也,而强以七义准绳於彼,彼将谓回欲毁人以自成也。是故至人不役志以经世,而虚心以应物,诚信着於天地,不争畅於万物,然后万物归怀,天地不逆,故德音发而天下响会,景行彰而六合俱应,而后始以经寒暑,涉治乱,而不与逆鳞逢也。

〔疏〕绳墨之言,即五德圣智也。内之德性,卫君未达,而强用仁义之卫行於暴人之前,所述先王美言,铃遭卫君僧恶,故不可也。

命之曰旧人。苜人者,人必反苗之,

〔注〕适不信受,则谓与己争名而反害之。

〔疏〕命,名也。卫侯不达汝心,谓汝苜害於己,既遭疑贰,叉被反苜故也。

若殆为人蕾夫。且苟为悦贤而恶不肖,恶用而求有以异?

〔注〕苟能悦贤恶愚,闻义而服,便为明君也。苟为明君,则不若#7无贤臣,汝往亦不足复奇;如其不尔,往叉受害。故以有心而往,无往而可;无心而应,其庆自来,则无往而不可也。

〔疏〕殆,近也。夫,欺也。汝若往卫,铃近危亡,为暴人所灾害,深可欺也。且卫侯苟能悦爱贤人,憎恶不肖,故当朝多君子,屏黜小人,己有忠臣,何求於汝。至於彼,亦何异彼人。既与无异,去便无益。

若唯无韶,王公必将乘人而国其捷。

〔注〕汝唯有寂然不言耳,言则王公爻乘人以君人之势而角其捷辫,以距练饰非也。

〔疏〕诏,言也。王公,卫侯也。汝若至#8卫,唯当默然尔不言,若有箴规,爻遭戮辱。且卫侯恃千乘之势,用五等之威,饰非距谏,阙其捷辫,汝既恐怖,何暇匡扶也。

而目将荧之,

〔注〕其言辩捷,使人眼眩也。

〔疏〕荧,眩也。卫侯虽荒淫暴虐,而甚使辫聪明,加恃人君之威,陵藉忠谏之士,故颜回心生惶怖,眼目眩惑者也。

而色将平之,

〔注〕不能复自异於彼也。

〔疏〕纵有练心,不敢显异,颜色靡顺,与彼和平。

口将营之,

〔注〕自救解不暇。

〔疏〕卫侯位望既高,威严可畏,颜生恐祸及己,忧惧百端,所以口舌自营,略无容暇。

容将形之,

〔疏〕形,见也。既惧灾害,故委顺面从,击腮曲拳,形述斯见也。

心且成之。

〔注〕乃且释己以从彼也。

〔疏〕岂直外形从顺,亦乃内心和同,不能进善而更成彼恶故也。

是以火救火,以水救水,名之曰益多。

〔注〕适不能救,乃更足以成彼之盛。

〔疏〕以,用也。夫用火救火,猛燎更增;用水救水,波浪弥甚。故颜子之行,适足卫侯之暴,不能匡劝,可谓益多也。

顺始无穷,

〔注〕寻常守故,未肯变也。

若殆以不信厚言,必死於暴人之前矣。

〔注〕未信而练,虽厚为害。

〔疏〕汝之忠厚之言,近不信用,则虽诚心献替,而叉遭刑戮於暴虐君人之前矣。

且昔者桀杀关龙逢,纣杀王子比干,是皆修其身以下枢批人之民,以下拂其上者也,

〔注〕居#9下而任上之忧,比干,非其

事也。'

〔疏〕镒法,贼民多杀日桀,残义损善日纣。姓关,字龙逢,夏桀之贤臣,尽诚而遭斩首。比干,殷纣之庶叔,忠谏而被剖心。偃扮,犹爱养也。拂,违#10戾也。此二子者,并古昔良佐,修饰其身,伏#11行忠节,以臣下之位,忧君上之民,臣有德而君无道,拂戾其君,咸遭戮辱。援古证今,足为龟镜。是知颜回化卫,理未可行也。

故其君因其修以挤之。是好名者也。

〔注〕不欲今臣有胜君之名也。

〔疏〕挤,坠也,陷也,毒也。夏桀殷纣,无道之君,不自揣量,犹责令誉,故因贤臣之修饰,肆其鸩毒而啖#12之。意在争名逐利,遂至於此故也。

昔者尧攻丛枝、胥敖,禹攻有扈,国为虚厉,身为刑戮,其用兵不止,其求实无已。是皆求名实者也,而独不闻之乎?

〔注〕夫暴君非徒求恣其欲,乃复求名,但所求者非其道耳。

〔疏〕尧禹二君,已具前解。丛枝,胥敖,有扈,并是国名。有扈者,今雍州鄂县是也。宅无人日墟,鬼无后日厉。言此三国之君,悉皆无道,好起兵戈,征伐他国。岂唯责求实利,亦乃规觅虚名,遂使境域丘墟,人民绝灭,身遭刑戮,宗庙颠现。责名求实,一至如斯,今古共知,汝独不闻也。

名实者,圣人之#13所不能胜也,而况若乎。

〔注〕惜名食欲之君,虽复尧禹,不能胜化也,故与众攻之,而汝乃欲空手而往,化之以道哉?

〔疏〕夫庸人暴王,责利求名,虽复尧禹圣君,不能怀之以德,犹兴兵众,问罪夷凶。况颜子匹夫,空手行化,不然之理,亦在无疑故也。

虽然,若必有以也,尝以语我来。

〔疏〕尝,试也。汝之化导,虽复未弘,既欲请行,必有所以,试陈汝意,告语我来。

颜回曰:端而虚,

〔注〕正其形而虚其心也。

〔疏〕端正其形,尽人臣之敬;虚豁心虑,竭匡谏之诚。既承高命,敢迷所以耳。

勉而一,

〔注〕言逊而不二也。

〔疏〕勉励身心,尽诚奉国,言行忠馑,终无差二。

则可乎?

〔疏〕如前二衍,可行以不?

曰:恶。恶可。

〔注〕言未可也。

〔疏〕恶恶,犹於何也。於何而可,言未可也。

夫以阳为充孔扬,

〔注〕言卫君亢阳之性充张於内而甚扬於外,强御之至也。

〔疏〕阳,刚猛也。充,满也,孔,甚也。言卫君刚猛之性满完内心,强暴之甚,彰扬外适。

采色不定,

〔注〕喜怒无常。

〔疏〕顺心则喜,违意则啧,神采气色,曾无定准。

常人之所不违,

〔注〕莫之敢逆。

〔疏〕为性暴虐,威猛寻常,练士贤人,诅能逆#14。

因案人之所感,以求容与其心。

〔注〕夫顽强之甚,人以快#15事感己,己陵籍而乃抑挫之,以求从容自放而遂其侈心也。

〔疏〕案,抑也。容与,犹放纵也。人以快善之事箴规感动,君因#16其忠谏而抑到之,以求快乐纵容,遂其淫荒之意也。

名之曰日渐之德不成,而况大德乎。

〔注〕言乃少多,无回降之胜也。

〔疏〕卫侯无道,其来已久。日将渐渍之德,尚不能成,况乎鸿范圣明,如何可望也。

将执而不化,

〔注〕故守其本意也。

〔疏〕饰非合主,不能从人如流,固执本心,谁肯变恶为善者也。

外合而内不訾,其庸诅可乎。

〔注〕外合而内不訾,即向之端虚而勉一耳,言此未足以化之。

〔疏〕外形擎腮,以尽足恭,内心顺从,不敢訾毁。以此请行,有何利益,化卫之道,庸诅可言乎。斯则斥前端虚之卫未宜行用之也。

然则我内直而外曲,成而上比。

〔注〕颜回更说此三条也。

〔疏〕前陈二事,己被抵诃,今设三条,庶其允合。此标题目,下释其义,颜生迷己以问宣尼是也。

内直者,与天为徒。与天为徒者,知天子之与己皆天之所子,而独以己言薪乎而人善之,薪乎而人不善之邪?

〔注〕物无贵贱,得生一也。故善与不善,付之公当耳,一无所求於人也。

〔疏〕此下释义。析,求也。言我内心质素诚直,共自然之理而为徒类。是知帝王与我,皆禀天然,故能忘贵贱於君臣,遣善恶於荣辱,复矜名以避恶,求善於他人乎?此虚怀,庶其合理。

若然者,人谓之童子,是之谓与天为徒。

〔注〕依乎天理,推己性#17命,若婴兄之直往也。

〔疏〕然,如此也。童子,婴兄也。若如面#18说,推理直前,行比婴儿,故谓之童子。结成前义,故是之谓与天为徒也。

外曲者,与人之#19为徒也。擎腮曲拳,人臣之礼也,人皆为之,吾敢不为邪。为人之所为者,人亦无疵焉,

〔疏〕夫外形委曲,随顺世问者,将人伦为徒类也。擎手腮足,罄折曲躬,俯仰拜伏者,人臣之礼也。而和同尘垢,污隆任物,人皆行此,我独不为耶。是以为人所为,故人无怨疾也。

是之谓与人为徒。

〔注〕外形委曲,随人事之所当为也。

〔疏〕此结成#20也。

成而上比者,与古为徒。

〔注〕成於今而比於古也。

〔疏〕忠谏之事,乃成於今,君臣之义,上比於古,故与古之忠臣比干等类,是其义也。

其言虽教,谪之实也。

〔注〕虽是常教,实有讽责之旨。

〔疏〕谪,责也。所悚之言,虽是教迹,论其意旨,实有讽责之心也。

古之有也,非吾有也。

〔疏〕敻古以来,有此忠练,非我今日独起箴规者也。

若然者,虽直而不病,

〔注〕寄直於古,故无以病我也。

〔疏〕若忠练之道,自古有之,我今诚直,亦幸无忧累。

是之谓与古为徒。

〔疏〕此结前也。

若是则可乎?

〔疏〕呈此三条,未知可不?

仲尼曰:恶,恶可。大多政,法而不谍,

〔注〕当理无二,而张三条以政之,与事不冥也。

〔疏〕谍,条理也,当也。法苟当理,不俟多端,政设三条,大伤繁冗。於理不当,亦不安恬,故於何而可也。

虽固亦无罪。

〔注〕虽未弘大,亦且不见咎责。

〔疏〕设此三条,虽复固陋,既未行李,亦幸无咎责者也。

虽然,止是耳矣,夫胡可以及化。

〔注〕罪则无矣,化则未也。

〔疏〕胡,何也。颜回化卫,止有是法,才可独善,未及济时,故何可以及化也。又解:若止而勿行,於理便是,如其适卫,必自遭殆也。

犹师心者也。

〔注〕挟三衍以适彼,非无心而付之天下也。

〔疏〕夫圣人虚己,应时无心,譬彼明镜,方兹虚谷。今颜回预作言教,方思虑可不,既非忘淡薄,故知师其有心也。

颜回曰:吾无以进矣,敢问其方。

〔疏〕颜生三行,一朝顿尽,化卫之道,进趣无方,更请圣师,庶闻妙法。

仲尼曰:斋,吾将语若。有而#21为之其易邪?

〔注〕夫有其心而为之#22者,诚未易也。

〔疏〕颜回殷动致请,尼父为说心斋。但能虚忘,吾当告汝,必其有心为作,便乖心斋之妙。故有心而索玄道,诚未易者也。

易之者,皞天不宜。

〔注〕以有为为易,未见其宜也。

〔疏〕《尔雅》云,夏日皞天。言其气皞旴#23也。以有为之心而行道为易者,皞天之下,不见其宜。言不宜以有为心斋也。

颜回日:回之家贫,唯不饮酒不茹荤者数月矣。若此,则可以为斋乎?

〔疏〕茹,食也。荤,辛菜也。斋,齐也,谓心迹俱不染尘人也。颜子家贫,儒史具悉,无酒可饮,无荤可茹,箪瓢蔬素,已经数月,请若此得为斋不。

曰:是祭祀之斋,非心斋也。

〔疏〕尼父答言,此是祭祀神鬼献宗席,俗中致齐之法,非所谓心斋者也。

回日:敢问心斋。

〔疏〕向说家贫,事当祭祀。心斋之术,请示其方。

仲尼日:若一志,

〔注〕去异端而任独也。

〔疏〕一汝志心,无复异端,入寂虚忘,冥符独化。此下答於颜子,广示心齐之术者也。

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

〔疏〕耳根虚寂,不凝官商,反听无声,凝神心府。

无听之以心而钥之以气。

[疏〕心有知觉,犹起人#24缘;气无情虑,虚柔任物。故去被知觉,取此虚柔,遣之又遣,渐阶玄妙也。

听止於耳,

[疏〕不着声尘,止於心听。此释无听之以耳也。

心止於符。

〔疏〕符,合也。心起缘虑,必与境合,庶令凝寂,不复与境相符。此释无听之以心者也。

气也者,虚而待物者也。

〔注〕遗耳目,去心意,而付气性之自得,此虚以待物者也他

〔疏〕如气柔弱虚空,其心寂泊忘怀,方能应物。此解而听之以气也。

唯道集虚。虚者,心斋也。

〔注〕虚其心则至道集於怀也。

〔疏〕唯此真道,集在虚心。故知虚心者,心斋妙道也。

颜回曰:回之未始得使,实自回也;

〔注〕未使心斋,故有其身。

〔疏〕未察心斋之教,犹怀封滞之心,既不能隳体以忘身,尚谓颜回之实有也。

得使之也,未始有回也;

〔注〕既得心斋之使,则无其身。

〔疏〕既得夫子之教,使其人以虚斋,遂能物我洞忘,未尝#25之可有也。

可谓虚乎。夫子曰:尽矣。

〔疏〕夫子.向说心斋之妙、妙尽於斯。

吾语若若能入游其樊而无感其名。

〔注〕放心自得之场,当於实而止。

〔疏〕夫子谓濒生化卫之要,慎莫据其枢要,且复游入蕃傍,亦宜晦迹消声,不可以名智感物。樊,蕃也。

入则鸣,不入则止。

〔注〕譬之官商,应而无心,故曰鸣也。夫无心而应者,任彼耳,不强应也。

〔疏〕若也#26道狎卫侯,则可鸣声匡救;如其谏不入耳,则宜缄口忘言。示勿#27。强显忠贞,必遭於祸害。

无门无毒,

〔注〕使物自若,无门者也;付天下之自安,无毒者也。毒,治也。

〔疏〕毒,治也。如水如镜,应感虚怀,既不预作也。

一宅而寓於不得已,

〔注〕不得已者,理之必然者也,体至一之宅而会乎必然之符也。

(疏〕宅,居处也。处心至一之道,不得止而应之,机感冥会,非预谋也。

则几矣。

〔注〕理尽於斯。

〔疏〕几尽也。应物理尽於斯也矣#28。

绝迩易,无行地难。

〔注〕不行则易,欲行而不践地,不可能也;无为则易,欲为而不伤性,不可得也。

〔疏〕夫端居绝逵,理在不难;行不践地,故当不易。亦犹无为虚寂,应感则易;有为思虑,涉物则难。其理铃然,故与斯譬矣。

为人使易以伪,为天使难以伪。

〔注〕视听之所得者粗,故易欺也;至於自然之报细,故难为也。则失真少者,不全亦少;失真多者,不全亦多;失得之报,未有不当其分者也。而欲违天为伪,不亦滩乎。

〔疏〕夫人情驱使,其法赢浅,所以易欺;天然驭用,斯理微细,是故难矫。故知人问涉物,叉须率性任真也。

闻以有翼飞者矣,未闻以无翼飞者也;闻以有知知者矣,未闻以无知知者也。

〔注〕言必有其具,乃能其事,今无至.虚之宅,无由有化物之实也。

〔疏〕夫乌无六翩,铃不可以传空;人无二智,亦未能以接物也。

瞻彼阕者,虚室生白,

〔注〕夫视有若无,虚室者也。室虚而纯白独生矣。

〔疏〕瞻,观照也。彼,前境也。阕,空也。夫观察万有,悉皆空寂,故能尽#29其心室,反照真源,而智惠明白,随用而生。白,道也。

吉祥止止。

〔注〕夫吉祥之所集者,至虚至静也。

〔疏〕吉者,福善之事。祥者,嘉庆之征。止者,凝静之智。言吉祥善福,止在凝静之心,凝静之心#30亦能致吉祥之善应也。

夫且不止,是之谓坐驰。

〔注〕若夫不止於当,不会於极,此为以应坐之日而驰骛不息也。故外敌未至而内已困矣,岂能化物哉。

〔疏〕苟不能形同稿木,心若死灰,则虽容仪端拱,而精神驰骛,可谓形坐而心驰者也。

夫徇耳目内通而外於心知,鬼神将来舍,而况人乎。

〔注〕夫使耳目闭而自然得者,心知之用外矣。故将任性直通,无往不冥,尚无幽昧之责,而况人问之累乎。

〔疏〕徇,使也。夫能令根窍内通,不绿於物境,精神安静,志外於心知者,斯则外遣於形,内忘於智,则集体黜聪,虚怀任物,鬼神冥附而舍止,不亦当乎。人伦钻仰而归依,固其宜矣。故《外篇》云,无鬼责无人非也。

是万物之化也,禹舜之所纽也,伏羲几莲之所行终,而况散焉者乎。

〔注〕言物无贵贱,未有不由心知耳目以自通者也。故世之所谓知者,岂欲知而知哉?所谓见者,岂为#31见而见哉?若夫知见可以欲而为#32得者,则欲贤可以得贤,为圣可以得圣乎?固不可矣。而世不知知之自知,因欲为知以知之;不见见之自见,因欲为见以见之;不知生之自生,又将为生以生之。故见目而求离朱之明,见耳而责师旷之聪,故心神奔驰於内,耳目竭丧於外,处身不适而与物的不冥矣。不冥矣,而能合乎人问之变,应乎世世之节者,未之有也。

〔疏〕是,指,斥之名也,此近指以前心斋等法,能造化万物,孕育苍生也。伏牛乘马,号日伏牺,姓风,号太昊。几还者,三皇已前无文字之君也。言此心斋之道,夏禹虞舜以为应物纲纽,伏牺几还行之以终其身,而况世问凡鄙疏散之人,轨辙此道而欲化物。

叶公子高将使於齐,问於仲尼曰:王使诸梁也甚重,

〔注〕重其使,欲有所求也。

〔疏〕楚庄王之玄孙尹成子,名诸梁,字子高,食采於叶,僭号称公。王者,春秋实为楚子,而僭称王。齐,即姜姓太公之裔。其先禹之四岳,或封於吕,故谓太公为吕望。周武王封太公於营丘,是为齐国。齐楚二国,结好往来,王帛使乎,相继不绝,或急难而求救,或问罪而请兵,情事不轻,委寄甚重,是故诸梁忧虑,询道仲尼也。

斋之待使者,盖将甚敬而不急。

〔注〕恐直空报其敬,而不肯急应其求也。

〔疏〕斋侯逵尔往来,心无真实,至於迎待楚使,甚自殷动,所请事情,未达依允。奉命既重,预有此忧。

匹夫犹未可动也,而况诸侯乎。吾甚栗之。

〔疏〕匹夫鄙志,尚不可动,况乎五等,如何可动。以此而量,甚为忧栗之也。

子尝语诸梁也曰:凡事若小若大,寡不道以惧成。

〔注〕夫事无小大,少有不言以成为惧者耳。此仲尼之所曾告诸梁也。

〔疏〕子者,仲尼。寡之言少。夫经营事绪,抑乃多端。虽复大小不同,而莫不以成遂为惧适也。故诸梁引前所禀,用发后机。

事若不成,则必有人道之患;

〔注〕夫以成为惧者,不成则怒矣。此楚王之所不能免也。

〔疏〕情若乖阻,事不成遂,则有人伦之道,刑罚之忧。

事若成则,必有阴阳之患。

〔注〕人息虽去,然喜惧战於胸中,固已结冰炭於五藏矣。

〔疏〕喜则阳舒,忧则阴惨。事既成遂,中情允惬,变昔日之忧为今时之喜。喜惧交集於一心,阴阳勃战於五藏,冰炭聚结,非息如何?故下文云。

若成若不成而后无患者,唯有德者能之。

〔注〕成败若任之於彼而莫足以息心者,唯有德者乎。

〔疏〕安得丧於灵府,任成败於前涂,不以忧喜累心者,其唯盛德焉。

吾食也执粗而不臧,爨无欲清之人。

〔注〕对火而不思冻,明其所撰俭薄也。

〔疏〕臧,善也。清,凉也。承命严重,心怀怖惧,执用粗养,不暇精膳。所候既其检薄,爨人不欲思冻,然#33火不多,无热可避之也。

今吾朝受命而夕饮冰,我其内热与。

〔注〕所撰检薄而内热饮冰者,诚忧事之难,非美食之为。

〔疏〕诸梁晨朝受诏,暮夕饮冰,足明怖惧忧愁,内心需#34灼。询道情切,达照此怀也。

吾未至乎事之情,而既有阴阳之患矣;事若不成,必有人道之患。是两也,

〔注〕事未成则唯恐不成耳。若果不成,则恐惧结於内而刑网罗於外也。

〔疏〕夫情事未决,成败不知,而忧喜存怀,是阴阳之患也。事若乖舛,铃不成遂,则有人臣之道,刑网斯及。有此二息,何处逃愆?

为人臣者不足以任之,子其有以语我来。

〔疏〕忝为人臣,滥充末使,位高德薄,不足任之。子既圣人,情兼利物,又有所以,幸来告示。

仲尼曰:天下有大戒二:其一,命也;其一,义也。

〔疏〕戒,法也。寰寓之内,教法极多,要切而论,莫过二事。二事义旨,具列下文。

子之爱亲,命也,不可解於心;

〔注〕自然结固,不可解也。

〔疏〕夫孝子事亲,尽於爱敬。此之性命,出自天然,中心率由,故不可解也。

臣之事君,义也,无适而非君也,无所逃於天地之问。

〔注〕千人聚,不以一人为主,不乱则散。故多贤不可以多君,无贤不可以无君,此天人之道,叉至之宜。

〔疏〕夫君臣上下,理固又然。故忠臣事君,死成其节,此乃分义相投,非关天性。然六合虽宽,未有无君之国。若有罪责,亦何处逃愆。是以奉命即行,无劳进退。

是之谓大戒。

〔注〕若君可逃而亲可解,则不足戒也。

〔疏〕结成以前君亲大戒义矣。

是以夫事其亲者,不择地而安之,孝之至也;

〔疏〕夫孝子养亲,务在顺适,登仕求禄,不择高卑,所遇而安,方名至孝也。

夫事其君者,不择事而安之,忠之盛也;

〔疏〕夫乱臣#35事主,事尽忠贞,无#36夷险,安之若命,岂得拣择利害,然后奉行,能如此者,是忠臣之盛美也。

自事其心者,一反乐不易施乎前,知其不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德之至也。

〔注〕知不可奈何者命也而安之,则无哀无乐,何易施之有哉。故冥然以所遇为命而不施心於其问,泯然与至当为一而无休戚於其中,虽事几人,犹无往而不适,而况君亲乎。

〔疏〕夫为道之士而自安其心智者,体违顺之不殊,达得丧之为一,故能涉哀乐之前境,不轻易施,知穷达之铃然,岂人情之能制。是以安心顺命,不乖天理,自非至人玄德,孰能如前#37也。

为人臣子者,固有所不得已。行事之情而忘其身,

〔注〕事有铃至,理固常通,故任之则事齐,事齐而身不存者,未之有也,又何用心於有身哉。

〔疏〕夫臣子事於君父,铃须致命尽情,有事即行,无容拣择,忘身整务,固是其宜。苟不得止,应须任命也。

何暇至於悦生而恶死。夫子其行可矣。

〔注〕理无不通,故当任所遇而直前耳。若乃信道不笃而悦恶存怀,不能与至当俱往而谋生虑死,未见能成其事者也。

〔疏〕既曰行人,无容悦恶,奉受君命,但当适齐,有何闲日谋生虑死也。

丘请复以所闻:凡交近则必相靡以信,

〔注〕近者得接,故以其信验亲相靡服也。

远则必忠之以言,

〔注〕遥以言传意也。

〔疏〕几交游邻近,则以性#38情靡顺;相去遥远,则任言以表忠诚。此仲尼引己所闻劝戒诸梁也。

言必或传之。夫传两喜两怒之言,天下之难者也。

〔注〕夫喜怒之言,若过其实,传之者宜使两不失中,故未易也。

〔疏〕以官表意,或遣人传,彼此相投,乍相喜怒。为此使乎,人闲未易。

夫两喜必多溢美之言,两怒必多溢恶之言。

〔注〕溢,过也。喜怒之言常过其当也。

〔疏〕溢,过也,彼此两人,互相善怒,若其顺情,则美恶之言叉当过者也。

凡溢之类妄,

〔注〕嫌非彼言,似传者妄作。

〔疏〕类,似也。夫溢当之言,体非真实,听者既疑,似使人妄构也。

妄则其信之也莫,

〔注〕莫然疑之。

〔疏〕莫,致疑貌也。既似传者妄作,遂生不信之心,莫然疑之也。

莫#39则传言者殃。

〔注〕就传过言,似於诞妄。受者有疑,则传言者横以轻重为罪也。

〔疏〕受者生疑,心怀不信,传语使乎,殃祸斯及。

故《法言》曰:传其常情,无传其溢言,则几乎全。

〔注〕虽闻临时之过言而勿传也,必称其常情而要其诚致,则近於全也。

〔疏〕夫处涉人问,为使实难,叉须未察常情、铃使宾主折中,不得传一时喜怒,致两言有问#40。能如是者,近获全身。夫子引先圣之格言,为当来之轨辙也。

且以巧阙力者,始乎阳,

〔注〕本共好戏。

常卒乎阴,

〔注〕欲胜情至,潜兴害彼#41。

〔疏〕阳,喜也。阴,怒也。夫较‘力相戏,非无机巧。初始戏雊,则情在喜惧;逮乎终卒,则心生忿怒,好胜之情,潜以相害。世间喜怒,情使例然。此举阙力以譬之也。

泰至则多奇巧;

〔注〕不复循理。

〔疏〕忿怒之至,欲胜之甚,则情多奇谲,巧诈百端也。

以礼饮酒者,始乎治,

〔注〕尊卑有别,旅酬有次。

常卒乎乱,

〔注〕湛湎淫泱也。

〔疏〕治,理也。夫宾主献酬,自有伦理,侧弁之后,无后尊卑,初正卒乱,物皆如此。举饮酒之为譬。

泰至则多奇乐。

〔注〕淫荒#42纵横,无所不至。

〔疏〕宴赏既酣,荒淫斯甚,当歌屡舞,无复节文,多方奇异,欢乐何极。

凡事亦然。始乎谅,常卒乎鄙;其作始也简,其将毕也必巨。

〔注〕夫烦生於简,事起於微,此必至之势也。

〔疏〕几情常事,亦复如然。莫不始则诚信,终则鄙恶;初起简步,后铃巨大。是以烦生於简,事起於微。此合喻也。

言者,风波也;行者,实丧也。

〔注〕夫言者,风波也,故行之则实丧矣。

〔疏〕夫水因风而起波,譬心因言而喜怒也。故因此风波之言而行喜怒者,则丧於实理者也。

夫风波易以动,实丧易以危。

〔注〕故遗风波而弗行,则实不丧矣。

夫事得其实,则危可安而荡可定也。

〔疏〕风鼓水波,易为动荡,譬言丧实理,危殆不难也。

故忿设无由,巧言褊辞。

〔注〕夫忿怒之作,无他由也,常由巧

言过实,偏辞失当。

〔疏〕夫施设忿怒,更无所由,每为浮伪巧言偏辞馅佞之故也。

兽死不择音,气息第然,於是并生心厉。

〔注〕譬之野兽,蹴之穷地,意急情尽,则和声不至而风息不理,第然暴怒,俱生疣疵以相对之。

〔疏〕夫野兽因窘,迫之穷地,性命将死,呜不择音,气息第郁,心生疵疾,忽然暴怒,搏噬於人。此更起譬也。

克核太#43至,则必有不肖之心应之,而不知其然也。

〔注〕夫宽以容物,物叉归焉。克核太精,则鄙吝心生而不自觉也。大人荡然放物於自得之场,不苦人之能,不竭人之欢,故四海之交可全。

〔疏〕夫克切责核,逼迫太甚,则不善之心钦然自应,情事相感,物理自然。是知躁则失君,宽则得众也。

苟为不知其然也,孰知其所终。

〔注〕苟不自觉,安能知祸福之所齐诣也。

〔疏〕夫急躁件物,铃拒之理,数自相召,不知所以。且当时以不肖应之,则谁知终后之祸者邪?

故《法言》曰:无迁令,

〔注〕传彼实也。

〔疏〕承君令命,以实传之,不得以临时喜怒辄为迁改者也。

无劝成,

〔注〕任其自成。

〔疏〕直陈君令,任彼事情,无劳劝奖,强令成就也。

过度益也。

〔注〕益则非任实。

〔疏〕安於天命,率性任情,无劳添益语言,过於本度也。

迁令劝成殆事,

〔注〕此事之危殆。

〔疏〕改於君命,强劝彼成,其於情事,大成危殆。

美成在久,

〔注〕美成者任其时化,譬之种植,不可一朝成。

〔疏〕心之所美,率意以成,不由劝奖,故能长久。

恶成不及改,

〔注〕彼之所恶而劝强成之,则悔政寻至。

〔疏〕心之所恶,强劝而成,不及多时,寻当改悔。

可不慎与。

〔疏〕处涉人世,街命使乎,先圣法言,深宜戒慎。

且夫乘物以游心,

〔注〕寄物以为意也。

〔疏〕夫独化之士,混迸人间,乘有物以遨游,运虚心以顺世,则何殆之有哉。

托不得已以养中,至矣。

〔注〕任理之铃然者,中庸之符全矣,斯接物之至也。

〔疏〕不得已者,理之叉然也。寄叉然之事,养中和之心,斯真理之造极,应物之至妙者矣。

何作为报也。

〔注〕当任齐所报之实,何为为齐作意於其问哉。

〔疏〕率己运命,推理而行,何须预生亿度,为齐作报故也。

莫若为致命。此其难者。

〔注〕直为致命最易,而已#44喜怒施心,故难也。

〔疏〕直致率情,任於天命,其自简易,岂有难耶。此其难者,言不难也#45。

颜阖将傅卫灵公太子,

〔疏〕姓颜,名阖,鲁之贤人也。太子,刻职也。颜阖自鲁适卫,将欲为太子之师傅也。

而问於莲伯玉曰:有人於此,其德天杀。

〔疏〕姓连,名环,字伯玉,卫之贤大夫。剧赎察天然之凶德,持杀戮以快心。既是卫国之人,故言有人於此。将为储后#46之傅,故询道於哲人。

与之为无方,则危吾国;与之为有方,则危吾身。

〔注〕夫小人之性,引之轨制则僧己,纵其无度则乱邦。

〔疏〕方,犹法也。禀性凶顽,不履仁义。与之方法,而轨制憎己,所以危身,纵之无度,而荒淫颠迭,所以亡国o

其知适足以知人之过,而不知其所以过。

〔注〕不知民过之由已,故罪责於民而不自改。

〔疏〕己之无道,曾不恢革,百姓有罪,株戮极深。唯见黔首之愆#47,不知过之由己。既知如风靡草,是知责在於君。

若然者,吾奈之何?

〔疏〕然,犹如是。将奈之何,询道蓬环,故陈其所以。

蓬伯玉曰:善哉问乎。戒之,慎之,正-汝身哉#48。

〔注〕反覆与会,俱所以为正身。们疏戒,汤也。己身不可率耳。防慎储君,勿轻犯触,身履正道,随烦机宜。前则欺其能问,后则示其方法也。

形莫若就心,莫若和。

〔注〕形不乖逢,和而不同。

〔疏〕身形从就,不乖君臣之礼。心智和烦,迸混四#49事济之也。

虽然,之二者有息。

〔疏〕前之二#50条,略标方衍。既未尽善,犹有其息累也。

就不欲入,

[注]就者形顺,入者遂与同。

〔疏〕郭注云,就者形顺,入者遂与同也。

和不欲出。

〔注〕和者义济,出者自显伐。

〔疏〕心知和顺,方便接引,推功储君,不显己能,斯不出也。

形就而入,且为颠为灭,为崩为蹶。

〔注〕若遂与同,则是类危而不扶持,与彼俱亡矣。故当模格天地,但不立小异耳。

〔疏〕颠,覆也。灭,绝也。崩,坏也。蹶,败也。形容从就,同入彼恶,则是类危而不扶持,故政类覆灭绝,崩厌效壤,与彼祺亡也矣。

心和而出,且为声为名,为妖为孽。

〔注〕为显取之,且有含垢之声;济彼之右,被许恶其胜己,妄生妖草。故当闷滩着晦,玄同光尘,然肢不可得而亲,不可得而疏,不可得而利,不可得而害。

〔疏〕反#51物为妖。草,灾也?虽复和衫〞光同尘,而自显出己智,不能韬光晦述,故有齐#52彼之名。剧绩恶其胜---"已;谓其妄生妖草,故以事而害之。

彼且为婴兄,亦与之为婴兄;彼且为无叮畦,亦与之为无呵畦;彼且为无崖,亦与之为无崖。达之,入於无疵。

〔注〕不小立圭角以逆其鳞也。

〔疏〕盯,评也。畦,垮也。与,共也。入,会也。夫处世接物,其道定难。不可遂与和同,亦无容邮顿一生乖件。或伺婴兑之愚鄙,且复无知;或气田野之无畦,略无界畔;纵奢移之责求,任凶猛之杀戮。然彼导之以德,齐之以礼。达斯趣者,方会无累之道也。

汝不知夫螳娘乎?怒其臂以当车辙,不知其不胜任也,是其才之美者也。

〔注〕夫螳维之怒臂,非不美也;以当车辙,显非敌耳。今知之所无奈何而钦强当其任,即螳维之怒臂也。

〔疏〕螳箩,有斧虫也。夫螳娘鼓怒其臂以当轩车之辙,虽复自恃才能之美善,而铃不肚举其职任。喻颜阖欲以己之才能以当储君之势,何异乎螳蚊怒臂之当车辙也。

戒之,慎之。积伐而美者以犯之,几矣。

〔注〕积汝之才,伐汝之美,以犯此人,危殆之道。

〔疏〕积,蕴蓄也。而,汝也。几,危也。既傅储君,应须戒慎,今乃蕴蓄才能,自矜汝美,犯触威势,叉致危亡。

汝不知夫养虎者乎?不敢以生物与之,为其杀之之怒也;

〔注〕恐其因有杀心而遂怒也。

〔疏〕汝颇知世有养虎之法乎?猪羊之类,不可生供猛兽,恐其因杀而生啧怒也。

不敢以全物与之,为其决之之怒也;

〔注〕方使虎自啮分之,则因用力而怒矣。

〔疏〕汝颇知假令以死物投兽,犹须先为分次,若使虎自啮分,恐因用力而怒之也。

时其饥饱,达其怒心。

〔注〕知其所以怒而顺之。

〔疏〕知饥饱之时,达喜怒之节,通於物理,岂复危亡。

虎之与人异类而媚养己者,顺也;故其杀者,逆也。

〔注〕顺理则异类生爱,逆节则至亲交兵。

〔疏〕夫顺则悦媚,虎狼可以驯狎;逆则杀害,至亲所以交兵。养己之道既同,涉物之方无别也。

夫爱马者,以筐盛矢,以娠盛溺。

〔注〕矢溺至贱,而以宝器盛之,爱马之至也。

〔疏〕蜃,大蛤也。爱马之矢,意在贵重。屎溺至贱,以大蛤盛之,情有所滞,遂至於是也。

适有蚊赢仆绿,

〔注〕仆仆然群着马。

而批之不时,

〔注〕虽救其息,而掩马之不意。

则缺衔毁首碎胸。

〔注〕掩其不备,故惊而至此。

〔疏〕仆,聚也。扮,拍也。衔,勒也。适有蚊虫,相聚缘马,主既爱惜,率然扮之,意在除害。不定时节,掩马不意,忽然惊骇,於是马缺街勒,挽破辔头,人遭蹄踏,碎胸毁首者也。

意有所至而爱有所亡,可不慎邪。

〔注〕意至除息,率然扮之,以致毁碎,失其所以爱矣。故当世接物,逆顺之际,不可不慎也。

〔疏〕亡,犹失也。意之所在#53,在乎爱马,既以毁损,即失其所爱。人问涉物,其义亦然,机感参差,即遭祸厄#54,拊马之喻,深宜慎之也。

匠石之齐,至于曲辕,见砾社树。

〔疏〕之,适也。曲辕,山名也。其道屈曲,犹如嵩山之西有报辕之道,即斯类也。砾,木名也。社,土神也。祀封土日社。社,吐也,言能吐生万物,故谓之社。而匠是工人之通称,石乃巧者之私名。其人自鲁适齐,涂经曲道,睹兹异木,拥肿不才。欲明处涉人问,叉须以无用为用。

其大蔽#55牛,絮之百围,

〔疏〕絮,约束也。砾社之大#56,特高常木,枝叶覆荫,木蔽千牛,以绳束之,围赢百尺。江南《庄》本多言其大蔽牛,无数千字,此本应错。且商丘之木,既结驷千乘,曲辕之树,岂蔽一牛?以此格量,数千之本是也。

其高临山千仞而后有枝,其可以为舟者旁十数。

〔疏〕七尺日仞。此树直练岑岑七十余,尺然后挺生枝干,蔽日捎云。堪为船者,旁有数十木之大也。其状如是也。

观者如市,匠伯不顾,遂行不辍。

〔疏〕辍,止也。木大异常,看者甚众。唯有匠石知其不村,行涂直过,曾不留视也。

弟子厌观之,走及匠石,曰:自吾执斧斤以随夫子,未尝见材如此之美也。先生不肯视,行不辍,何邪?

〔疏〕门人惊砾社之盛美,乃任立以观看。自负使以从师,未见村其若此怪大匠之不顾#57,走及,遂以谘询。

曰:已矣,勿言之矣。

[疏〕已,止也。匠石知大木之不村,非世俗之所用,嫌弟子之辞#58费,诃令止而勿言也。散木也,以为舟则沉,以为棺椁则速腐,

〔疏〕砾木体重,为船即沉,近土多败,为棺椁速朽#59。疏散之树,终於天年,亦是不材之木,故致闲散也。

以为器则速毁,

〔疏〕人问器物,贵在牢固。砾既疏脆,早毁何疑也。

以为门户则液构,以为树#60则蠹。

〔疏〕备,脂汁#61出也。蠹木,内虫也,为门户则津液备而脂出,为梁柱则蠹而不牢。

是不材之木也,无所可用,故能若是之寿。

〔注〕不在可用之数,故曰散木。

〔疏〕闲散疏脆,故是不材之木,涉用无堪,所以免於早夭。

匠石归,砾社见梦曰:汝将恶乎比予哉?若将比予於文木邪?

〔注〕凡可用之木为文木。

〔疏〕恶乎,犹於何也。若,汝也。予,我也。可用之木为文木也。匠石归寝,砾社感梦,问於匠石;汝将何物比并我故?为当将我不材散木邪?为当比予於有用文章之木邪?

夫租梨橘柚,果菰之属,

〔疏〕夫在树曰果,租梨之类;在地曰放,瓜瓠之徒。汝岂比我於此之辈者耶?

实孰则剥#62,则辱;大枝折,小枝泄。此以其能苦其生者也,故不终其天年而中道夭,自拮击於世俗者也。物莫不若是。

〔注〕物皆以自用伤。

〔疏〕夫果萝之类,其味甚话#3,子实既熟,即遭剥落,於是大枝折折,小枝发泄。此岂不为滋味能美,所以用苦其生。毁辱之言,即斯之谓。且春生秋落,乃尽天年;中涂打击,名为横天。而其识无情,世俗人物,皆以有用伤夭其生,故此结言莫不如是。拾,打也。

且予求无所可用久矣,几死,乃今得之,

〔注〕数有醉睨己者,唯今匠石明之耳。

为予大用。

〔注〕积无用乃为济生之大用。

〔疏〕不村无用,叉获全生,砾社求之,其来久矣。而庸拙之匠,疑是文木,频来顾昤,欲见诛邻#64,惧夭斧斤,万乎死地。今逢匠伯,鉴我不材,方得全生,为予大用。几,近也。

使予也而有用,且得有此大也邪?

〔注〕若有用,久见伐。

〔疏〕向使我是文木而有村用,久遭万截,夭折斤斧,岂有此长大而寿年乎。

且也若与予也皆物也,奈何哉其相物也?

〔疏〕汝之与我,皆造化之一物也,与物岂能相知。奈何哉,假问之辞。

而几死之散人,又恶知散木。

〔注〕以戏匠石。

〔疏〕匠石以不材为散,砾社以材能为无用,故谓石为散人也。汝炫才南华真经注疏卷五能於世俗,故邻於夭枉#65;我以疏散而无用,故得全生。汝是近死之散人,安知我是散木耶?托於梦中,以戏匠石也。

匠石觉而诊其梦。

〔疏〕诊,占也。匠石既觉,思量睡中,占候其梦,说向弟子也。

弟子曰:趣取无用,则为社何邪?

〔注〕犹嫌其以为社自荣,不趣取於无用而已。

〔疏〕砾木意趣,取於无用为用全其生者,则何为为社以自荣乎?门人未解,故起斯问也。

曰:密。若无言。彼亦直寄焉,

〔注〕社自来寄耳,非此木求之为社也。

〔疏〕若,汝也。彼,谓社也。汝但慎密,莫轻出言。彼社之神,自来寄托,非关此木梁#66为社也。

以为不知己者诟厉也。

〔注〕言此木乃以社为不知己而见辱病也,岂荣之哉。

〔疏〕诟,辱也。用此社神为不知我以无用为用,贵在全生,乃横来寄托,深见诟病,翻为羞耻,岂荣之哉。

不为社者,且几有万乎。

〔注〕本自以无用为用,则虽不为社,亦终不近於蓊伐之害。

〔疏〕木以疏散不村,故得全其生道,假令不为社树,岂近於蓊伐之害乎。

且也彼其所保与众异,

〔注〕彼以无保为保,而众以有保为保。

〔疏〕疏散之树,以无用保生,文木之徒,以才能夭折,所以为其异之者也。

而以义誉#67之,不亦远乎。

〔注〕利人长物,禁民为非,社之义也。夫无用者,泊然不为而群才自用,用者各得其叔而不与焉,此无用之所以全也。汝以社誉之,无绿近也。

〔疏〕夫散木不材,禀之造物,赖其无用,所以全生。而社神寄托,以成诟厉,更以社义赞誉,失#68弥远。

南伯子景游乎商之丘,见大木焉有异,结驷千乘,隐将#69花其所籁。

〔注〕其枝所阴,可以隐饱千乘。

〔疏〕伯,长也。其道甚尊,堪为物长,故为之伯,即南郭子秦也。商丘,地名,在梁宋之域。驷马日乘。簌,荫也。子茶於宋国之中,经於商丘之地,遇见大木,异於寻常,树本赢长,枝叶茂盛,垂#70阴布影,隐覆极多,连结车乘,可庇四千匹马也。

子蔡曰:此何木也哉?此必有异材。

〔疏〕子茶既堵此木,不识其名,疑有异能,故政斯大。

夫仰而视其细枝,则拳曲而不可以为栋梁,俯而视其大根,则轴解而不可以为棺椁;

〔疏〕轴解者,如车轴之转,谓转心木也。周身为棺,棺,完也。周棺为椁也。夫粱栋须直,巷曲所以不堪;棺椁藉牢,解散所以不固也。

咕其叶,则口烂而为伤;嗅之,则使人狂醒,三日而不已。

〔疏〕玖舌咕叶,则唇口烂伤;用鼻嗅之,则醉闷不止。醒,病酒#71也。

子蔡曰:此果不材之木也,以至於此其大也。

〔疏〕通体不村,可谓全生之大才;众诸无用,乃是济物之妙用;故能不夭斤斧而荫庇千乘也。

嗟乎神人,以此不材。

〔注〕天#72王不才於百官,故百官御其事,而明者为之视,聪者为之听,知者为之谋,勇者为之折。天何为哉?玄默而已。而群村不失其当,则不村乃村之所至赖也。故天下乐推而不厌,乘#73万物而无害也。

〔疏〕夫至人神矣,阴阳所以不测;混逵人问,和光所以不耀。故深根固蒂,长生久视,舟船庶物,荫覆黔黎,譬彼砾社,方兹异木,是以嗟欺神人用#74,不材也#75者,大材也。

宋有荆氏者,宜揪柏桑。

〔疏〕荆氏,地名也。宋国有剧氏之地,宜此揪柏桑之三木,悉皆端直,堪为村用。此略举文木有村所以夭折,对前散木无用所以全生也。

其拱把而上者,求狙猴之代者斩之;

〔疏〕两手曰拱,一手曰把。狙猴,频猴也。代,根也,亦折也。拱把之木,其村非大,适可斩为折概,以击奸孺猴也。

三围四围,求高名之丽者斩之;

〔疏〕丽,屋栋也,亦言小船也。高名,荣显也。三尺四尺之围,其木稍大,求荣华高屋显好名船者,辄取之也。

七围八围,贵人富商之家求禅傍者斩之。

〔疏〕禅傍,棺村也。亦言:棺之全一边而不卑#76合者谓、之禅傍。七八尺围,其木极大,贵富之室,商贾之家,求大板为棺村者,当斩取之也。

故未终其天年,而中道夭於斧斤,此材之患也。

〔注〕有村者未能无惜也。

〔疏〕为有甩,故不尽造化之年,而中涂夭於工人之手,斯皆以其村能为之息害也。

故解之以牛之白颗者与豚之亢鼻者,与人有痔病者不可以适河。

〔注〕巫祝解除,弃此三者,铃妙选辞具,然后敢用。

〔疏〕颗,额也,亢,高也。痔,下漏病也。巫祝陈刍狗以祠祭,选牛豕以解除,叉须精简纯色,择其好者,展如在之诚敬,庶冥感於鬼神。今乃有高鼻折频之豚,白频不辞之犊,痔漏秽病之人,三者既不清洁,故不可往於灵河而设祭奠者也。古者将人况河以祭河伯,西门豹为邺令,方断之,即其类是也。

此皆巫祝以知之矣,

〔注〕巫祝於此亦知不村者全。

所以为不祥也。此乃神人之所以为大祥也。

〔注〕夫全生者,天下之所谓祥也,巫祝以不村为不祥而弗用也,彼乃以不祥全生,乃大祥也。神人者,无心而顺物者也。故天下之所谓大祥,神人不逆。

〔疏〕女曰巫,男曰现。祝者,执板读祭文者也。祥,善也。巫师祝史解除之时,知此三者不堪享祭,故弃而不用,以为不善之物也。然神圣之人,知伴造化,知不村无用,故得全生。是知白颗亢鼻之言,痔病不祥之说,适是小巫之鄙情,岂日大人之通智。故才不全者,神人所以为吉祥大善之事也。

支离疏者,颐隐於齐#77,肩高於顶,

〔疏〕四肢离析,百体宽疏,遂使颊颐隐在脐问,肩膊高於顶上。形容如此,故以支离为名也。

会撮指天,五管在上,两牌为胁。

〔疏〕会撮,高竖貌。五管#78脏脸也。五脏之脸,并在人背,古人头髻,皆近顶后。今支离残病,偃喽低头,遂使脏脸头髻,悉皆向上,两脚牌股孪缩而迫於胁肋也。

挫缄治懈,足以蝴口;

〔疏〕挫缄,缝衣也。治懈,洗洗也。蝴,饲也,庸役身力以饲养其口命#79。

鼓荚播精,足以食十人。

〔疏〕荚,小箕也。精,米也。言其扫市场,鼓箕荚,播扬土,简精粗也。又解:鼓荚,谓布着敷卦兆也。播精,谓精判吉凶辫精灵也。或扫市以供家口,或卖卜以活身命,所得之物可以养十人也。

上征武士,则支离攘臂於其问;

〔注〕恃其无用,故不自窜匿。

〔疏〕边蕃有事,征求勇夫,残病之人,不堪征讨,自得无惧,攘臂遨游,恃其无用,故不窜匿。

上有大役,则支离以有常疾不受功;

〔注〕不任作役故。

〔疏〕国家有重大摇役,为有疯疾,故不受其功程者也。

上与病者粟,则受三锺与十束薪。

〔注〕役则不与,赐则受之。

〔疏〕六石四斗曰钟。君上忧怜鳏寡,矜恤贫病,形残既重,受物还多。故郭注云,役则不预,赐受之者也。

夫支离其形者,犹足以养其身,终其天年,又况支离其德者乎。

〔注〕神人无用於物,而物各得自用,归功名於群村,与物冥而无进,故免人问之害,处常美之实,此支离其德也。

〔疏〕夫支离其形,犹忘形也;支离其德,犹忘德也。而况支离残病,适是忘形,既非圣人,故未能忘德。夫忘德者,智周万物而反智於愚,明并三光而归明於昧,故能成功不居,为而不恃,推功名於群有#80,与物冥而无述,斯忘德者也。夫忘形者犹足'以养身终年,免乎人间之害,何况忘德者耶。其胜劣浅深,故不可同年而语矣。是知支离其德者,其唯圣人乎。

孔子适楚,楚狂接舆游其门曰:凤兮凤兮,何如德之衰也。

〔注〕当顺时直前,尽乎会通之宜耳。世之衰盛,蔑然不足觉,故曰何如。

〔疏〕何如,犹如何也。之,适也。时孔子自鲁之楚,合於宾馆。楚有贤人,姓陆,名通,字接舆,知孔子历聘,行歌讥刺。凤兮凤兮,故哀欺圣人,比於来仪应瑞之乌也,有道即见,无道当亿,如何怀此圣德,往适衰乱之邦者耶。

来世不可待,往世不可追也。

〔注〕趣当尽临时之宜耳。

〔疏〕当来之世,有怀道之君可应聘者,时命如驰,故不可待。过往之时,尧舜之主,变化已久,亦不可寻。趣合当时之宜,无劳瞻前顾后也。

天下有道,圣人成焉;天下无道,圣人生焉。

〔注〕付之自尔,而理自生成。生成非我也岂为治乱易节哉。治自求成,故遗成而不败,乱自求生,故忘生而不死。

〔疏〕有道之君,休明之世,圣人弘道主教,成就天下。时逢暗主,命属荒年#81,适可全生远害,韬光晦述。

方今之时,仅免刑焉。

〔注〕不瞻前顾后,而尽当今之会,冥然与时世为一,而后妙当可全,刑名可免。

〔疏〕方,犹当。今丧乱之时,正属衰周之世,危行言逊,仅可免於刑戮,方欲执逵应聘,不亦妄乎。此接舆之词,讥诮孔子也。

福轻乎羽,莫之知载;

〔注〕足能行而放之,手能执而任之,听耳之所闻,视目之所见,知止其所不知,能止其所不能,用其自用,为其自为,恣其性内而无纤芥於分外,此无为之至易也。无为而性命不全者未之有也;性命全而非福者,理未闻也。故夫福者,即向之所谓全耳,非假物也,岂有寄鸿毛之重哉。率性而动,动不过分,天下之至易也;举其自举,载其自载,天下之至轻也。然知以无崖伤性,心以#82欲恶荡真,故乃释此无为之至易行彼有为之至难,弃夫自举之至轻而取夫载彼之至重,此世之常息也。

祸重乎地,莫之知避。

〔注〕举其性内,则虽负万钧而不觉其重也;外物寄之,虽重不盈锱铢,有不胜任者矣。为内,福也,故福至轻;为外,祸也,故祸至重。祸至重而莫之知避,此世之大迷也。

〔疏〕夫视听知能,各有涯分。止於分内,可以全生;求其分外,铃遭夭折。全生所以为福,夭折所以为祸。而分内之福,轻於鸿毛,贵竞之徒,不知载之在己;分外之祸,重於厚地,执迷之徒,不知避之去身。此盖流俗之常患者也,故寄孔陆以彰其累也。

已乎已乎,临人以德。殆乎殆乎,画地而趋。

〔注〕夫画地而使人循之,其迩不可掩矣;有其己而临物,与物不冥矣。故大人不明我以耀彼而任彼之自明,不得#83我以临人而付人之自得,故能弥贯万物而玄同彼我,泯然与天下为一而内外同福也。

〔疏〕已,止也。殆,危也。仲尼生衰周之末,当浇季之时,执持圣进,历国应聘,频遭斥逐,屡被诋诃。故重言已乎,不如止而勿行也。若用五德临於百姓,拾己效物,叉致危亡,犹如画地作逵,使人走逐,徒费功劳,无由得掩,以己率物,其义亦然也。

迷阳迷阳,无伤吾行。

〔注〕迷阳,犹亡阳也。亡阳任独,不荡於外,则吾行全矣。天下皆全其吾,则凡称吾者莫不皆全也。

〔疏〕迷,亡也。阳,明也,动也。陆通劝其尼父,令其晦进韬光,宜放独化之无为,忘遣应物之明智,既而止於分内,无伤吾全生之行也。

吾行#84部曲,无伤吾足。

〔注〕曲成其行,各自足矣。

〔疏〕部,空也。曲,从顺也。虚空其心,随顺物性,则几称吾者各自足也。

山木自寇也,膏火自煎也。

〔疏〕寇,伐也。山中之木,杞梓之徒,为有材用,横遭寇伐。膏能明照,以充灯炬,为其有用,故被煎烧。岂独膏木,在人亦尔。

桂可食,故伐之;漆可用,故割之。

〔疏〕桂心辛香,故遭斫伐;漆供器用,所以割之;俱为才能,夭於斤斧。

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无用之用也。

〔注〕有用则与彼为功,无用则自全其生。夫割肌肤以为天下者,天下之所知也。使百姓不失其自全而彼我俱适者,悦然不觉妙之在身也。

〔疏〕揪柏橘抽,膏火桂漆,斯有用也。曲辕之树,商丘之木,白颗之牛,亢鼻之豕,斯无用也。而世人皆炫己才能为有用之用,而不知支离其德为无用之用也。故郭注云,有用则与彼为功,无用则自全乎其生也。

南华真经注疏卷之五竟

#1《阙误》引江南李氏本『其』下有『所行』二字。

#2郭庆藩引文『相』作『规】

#3《阙误》引张君房本『殆』在『而』字下。

#4郭庆藩引文改『庸』作『容』。

#5王孝鱼校云,覆宋本作『方』,盖至之破体。

#6《阙误》引江南古藏本『卫』作『街』。

#7王孝鱼依世德堂本改『若』为『苦』。

#8郭庆藩引文『至』作『行』。

#9郭庆藩引文『居』上,作『龙逢比干』,而下句无『比干』二字。

#10郭庆藩引文『违』作『逆』。

#11郭庆藩引文『伏』作『仗』。

#12郭庆藩引文『啖』作『陷』。

#13赵本无『之』字。

#14郭庆藩引文『逆』下有『在』。

#15赵本『快』作『使』。

#16郭庆藩引文『因』上有『乃』字。

#18王孝鱼依赵本改『性』为『信』。

#19郭庆藩引文『面』作『向』。

#20赵本无『之』字。

#21王孝鱼依下疏文改『成』作『前』。

#22王孝鱼依《阙误》引张君房本及注文在一『而』上补『心』字。

#23赵本无『之』字。

#24郭庆藩引文『吁』作『污』。

#25郭庆藩引文『人』作『攀』。

#26郭庆藩引文『尝』下补『回』字。

#27郭庆藩引文『也』作『已』字。

#28『示勿』二字疑为衍,郭庆藩引文无此二字。

#29郭庆藩引文无『矣』字。

#30郭庆藩引文『尽』作『虚』。

#31郭庆藩引文『凝静其心』四字不重。

#32世德堂本『为』作『谓』

#33『而为』二字依四库本作『为而』。

#34郭庆藩引文『然』作『燃』。

#35郭庆藩引文『黑』作『熏』。

#36郭庆藩引文『乱臣』作『礼视』。

#37郭庆藩引文『无』上有『事』字。

#38依郭庆藩引文一前一字疑为『兹』字之误。

#39郭庆藩引文『性』作『信』。

#40原作『意』,诸本皆作斗莫』,故改正。

#41『有问』二字郭庆藩引文改作『(虽)〔难〕间』。

#42郭庆藩引文『彼』下有『者也』二字。

#43四库本『荒』作『流』。

#44郭庆藩引文『太』作『大』,下同。

#45四库本无『已』字,郭庆藩引文『已』作『以』。

#46郭庆藩无『也』字。

#47郭庆藩引文『后』作『君』。

#48郭庆藩引文『愆』作『倦』字。

#49郭庆藩引文『哉』上有『也』字。

#50郭庆藩引文『四』作『而』字。

#51原作『三』,今依郭庆藩引文及正文改作『二』。

#52郭庆藩引文『反』作『变』。

#53郭庆藩引文『齐』作『济』。

#54王孝鱼依正文及郭注改『在』作『至』。

#55郭庆藩引文『厄』作『害』。

#56浙江书局本、《阙误》引江南李氏及张君房本『蔽』下有『数千』二字。

#57郭庆藩引文『大』作『树』。

#58依郭庆藩引文此句作『此大怪匠之不顾』。

#59依郭庆藩引文及上下文改『乱』作『辞』。

#59郭庆藩引文『朽』下有『折』字。

#60郭庆藩引文『树』作『柱』。

#61郭庆藩引文『汁』作『汗』。

#62郭庆藩引文『剥』字重。

#63郭庆藩引文『甚话』作『堪食』。

#64郭庆藩引文『邻』字与下句『荐』字互易。

#65郭庆藩引文『枉』作『折』。

#66郭庆藩引文改『砾』作『乐』。

#67王孝鱼依世德堂本及卢校改『誉』作『喻』。

#68郭庆藩引文『失』下有『之』字。

#69《阙误》引张君房本【隐将』作『将隐」。

#70依郭庆藩引文『乘』字疑『垂』之误,故改。

#71郭庆藩引文『病酒』二字互置。

#72郭庆藩引文『天』作『夫』,四库本仍作『天』。

#73赵本『乘』作『臣』。

#74郭庆藩引文『用』下有『之』字。

#75郭庆藩引文无『也』字。

#76郭庆藩引文无『卑』字。

#77郭庆藩引文『齐』作『脐』。

#78『管』字疑漏,今依诸本及正文补。

#79郭庆藩引文『命』下有『也』字。

#80郭庆藩引文『有』作『才』。

#81郭庆藩引文『年』作『季』。

#82『以』字疑漏,今依四库本、郭庆藩引文补。

#83王孝鱼依赵本改『得』作『德』,下同。

#84《阙误》引张君房『吾行』作『却曲』。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