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中华道藏 > 四辅真经 > 四子真经 > 南华真经注疏(郭象、成玄英)

南华真经注疏(郭象、成玄英)

南华真经注疏卷之四

河南郭象注

唐西华法师成玄英疏

内篇养生主第三

夫生以养存,则养生者理之极也。若乃养过其极,以养伤生,非养生之主也。

吾生也有涯,

〔注〕所禀之分各有极也。

〔疏〕涯,分也。夫生也受形之载,禀之自然,愚智修短,各有涯分。而知止守分,不荡於外者,养生之妙也。然黔首之类,莫不称吾,则凡称吾者,皆有极者也。

而知也无涯。

〔注〕夫举重担轻而#1神气自若,此力之所限也。而尚名好胜者,虽复绝膂,犹未足以慷其愿。此知之无涯也。故知之为名,生於失当而灭於冥极。冥极者,任其至分而无豪铢之加。是故虽负万钧,苟当其所能,则忽然不知重之在身;虽应万机,泯然不觉事之在己,此养生之主也。

〔疏〕所禀形性,各有限极,而分别之智,徇物无涯。遂使心因形劳,未嫌其愿,不能止分,非养生之主也。

以有涯随无涯,殆已;

〔注〕以有限之性寻无极之知,安得而不困哉。

〔疏〕夫生也有限,智也无涯,是以用有限之生逐无涯之智,故形劳神弊而危殆者也。

已而为知者,殆而已矣。

〔注〕已困於知而不知止,又为知以救之,斯养而伤之者,真大殆也。

〔疏〕无涯之智,已用於前,有为之学,救之於后;欲不危殆,其可得乎。

为善无近名,为恶无近刑。

〔注〕忘善恶而居中,任万物之自为,问然与至当为一,故刑名远己而全理在身也。

〔疏〕夫有为俗学,抑乃多徒,要功而言,莫先善恶。故为善也无不近乎名誉,为恶也无不邻乎刑戮。是知俗智俗学,未足以救前知,适有疲役心灵,更增危殆。

绿督以为经,

〔注〕顺中以为常也。

〔疏〕绿,顺也。督,中也。经,常也。夫善恶两忘,刑名双遣,故能顺一中之道,处真常之德,虚夷任物,与世推迁。养生之妙,在乎兹矣。

可以保身,可以全生,可以养亲,

〔注〕养亲以适。

可以尽年。

〔注〕苟得中而冥#2度,则事事无不可也。夫养生非求过分,盖全理尽年而已矣。

〔疏〕夫惟妙拾二偏而处於中一者,故能保守身形,全其生道。外可以孝养父母,大顺人伦,内可以摄卫生灵,尽其天命。

庖丁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触,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锜,书然向然,奏刀骆然,

〔疏〕庖丁,谓掌厨丁役之人,今之供膳是也。亦言:丁,名也。文惠君,即梁惠王也。解,宰割之也。崎,下角刺也。言庖丁善能宰牛,见其问理,故以其手搏触,以肩倚着,用脚踏履,用膝刺筑,遂使皮肉离析,奢然向应,进奏鸾刀,骆然大解。此盖寄庖丁以明养生之衍者也。

莫不中音。合於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

〔注〕言其因便施巧,无不闲解,尽理之甚,既适牛理,又合音节。

〔疏〕桑林,殷汤乐名也。经首,咸池乐章名,则尧乐也。庖丁神彩从容,妙尽牛理;既而改#3割声向,雅合官商,所以音中桑林,韵符经首也。

文惠君曰:嘻,善或。技盖至此乎?

〔疏〕嘻,叹声也。惠君既见庖丁因便施巧,奏#4音节,远合乐章,故美其技卫一至於此者也。

庖丁释刀对曰:臣之所好者道也,进乎技矣。

〔注〕直寄道理於技耳,所好者非技也。

〔疏〕拾释鸾刀,对答养生之道,故倚技卫,进献於君。又解:进,过也。所好者养生之道,过於解牛之技耳。

始臣之解牛之时,所见无非牛#5者。

〔注〕未能见其理问。

〔疏〕始学屠宰,未见闲理,所睹唯牛。亦犹初学养生,未照真境,是以触途皆碍。

三年之后,未尝见全牛也。

〔注〕但见其理问也。

〔疏〕操刀既久,频见理间,所以才睹有牛,已知空却。亦犹服道日久,智照渐明,所见尘境,无非虚幻。

方今之时,臣以神遇而不以目视,

〔注〕合与理会。

〔疏〕遇,会也。经乎一十九年,合阴阳之妙数,率精神以会理,岂假目以看之。亦犹学道之人,妙契至极,推心灵以虚扇#6,岂用眼以取尘也。

官知止而神欲行。

〔注〕司察之官废,纵心而顺理#7。

〔疏〕官者,主司之谓也;谓目主於色耳司於声之类是也。既而神遇,不用目视,故眼等主司,悉皆停废,从心所欲,顺理而行,善养生者,其义亦然。

依乎天理,

〔注〕不横绝也。

〔疏〕依天然之胜理,终不横截以伤牛。亦犹养生之妙道,依自然之涯分,叉不责生以夭折也。

批大却,

〔注〕有际之处,因而批之令离。

〔疏〕问邻交际之处,用力而批戾之,令其筋骨各相离异。亦犹学道之人,生死穷通之际,用心观照,令其解脱。

导大窍,

〔注〕节解窍空,就导令殊。

〔疏〕窍,空也。骨节空处,蹴#8导令殊。亦犹学人以有资空,将空导有。

因其固然。

〔注〕刀不妄加。

〔疏〕因其空却之处,然后运刀,亦因其眼见耳闻,叉不妄加刀然#9也。

技经肯萦之未尝,

〔注〕技之妙也,常游刃於空,未尝经药於微碍也。

而况大辄乎。

〔注〕軏,戾大骨,钮刀刃也。

〔疏〕肯荣,肉着骨处也。軏,大骨也。夫技衍之妙,游刃於空,微碍尚未曾经,大骨理当不犯,况养生运智,妙体真空,细惑尚不染心,赢尘岂能累德。

良庖岁更刀,割也;

〔注〕不中其理间也。

〔疏〕良善之庖,犹未中理,经乎一岁,更易其刀。况小学之人,未体真道,证空拾有,易夺之心者矣。

族庖月更刀,折也。

〔注〕中骨而折刀也。

〔疏〕况几鄙之夫,心灵合塞,触境皆碍,叉损智伤神。

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数千牛矣,而刀刃若新发於硎。

〔注〕硎,砥石也。

〔疏〕硎,砥砺石也。十阴数也;九,阳数也;故十九年极阴阳之妙也。是以年经十九,牛解数千,游空涉虚,不损锋刃,故其刀锐利,犹若新磨者也。况善养生人,智穷空有,和光处世,妙尽阴阳。虽复千变万化,而自新其德,参涉万境,而常湛凝然矣。

彼节者有问,而刀刃者无厚;以无厚入有间,恢恢乎其於游刃必有余地矣。

〔疏〕彼牛骨节,素有问部,而刀刃锋锐,薄而不厚。用无厚之刃,入有问之牛,故游刃恢恢,叉宽大有余矣。况养生之士,体道之人,运至忘之妙智,游虚空之物境,是以安排造适,闲暇有余,境智相冥,不一不异。

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发於硎。

〔疏〕重迭前文,结成其义。

虽然,每至於族,吾见其难为,

〔注〕交错聚结为族。

休然为戒,视为止,

〔注〕不复属目於他物也。

行为迟。

〔注〕徐其手也。

〔疏〕节骨交聚盘结之处,名为族也。虽复游刃於空,善见其却,每至□交错之处,未尝不留意艰难,为其休惕戒慎,专视徐手。况体道之人,虽复达彼虚幻,至於境智交涉,铃须戒慎艰难,不得轻染根尘,动伤於寂者也。

动力甚微,谍然已解,#10

〔注〕得其宜则用力少。

如土委地。

〔注〕理解而无刀进,若聚土也。

〔疏〕谋,化百反。谋然,骨肉离之声也。运动鸾刀,甚自微妙,依於天理,所以不难,如土委地,有何踪迹。况运用神智,明照精微,涉於尘境,曾无里碍,境智冥合,能所泯然。

提刀而立,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

〔注〕逸足容豫自得之谓。

〔疏〕解牛事讫,闲放从容,提挈鸾刀,彷徨徙倚。既而风韵清远,所以高视四方,志气盈满,为之踌躇自得。养生会理,其义亦然。

善刀而藏之。

〔注〕拭刀而技之也。

〔疏〕善能保爱,故拭而茨之,况美#11摄生人,光而不耀。

文惠君曰:善哉。吾闻庖丁之言,得养生焉。

〔注〕以刀可养,故知生亦可养。

〔疏〕魏侯闻庖丁之言,遂悟养生之道也。美其神妙,故叹以善哉。

公文轩见右师而惊曰:是何人也?恶乎介也?

〔注〕介,偏刖之名。

〔疏〕姓公文,名轩,宋人也。右师,官名也。介,刖也。公文见右师刖足,故惊问所由,於何犯件而致此残刖於足者也?

天与,其人与?

〔注〕知之所无奈何,天也。犯其所知,人也。

〔疏〕为禀自天然,少兹一足?为犯於人事,故被亏残?此是公文致问之辞故也?

曰:天也,非人也。天之生是使独也。

〔注〕偏刖日独。夫师一家之知而不能两存其足,则是知之无所奈何。若以右师之知而叉求两全,则心神内困而形骸外弊矣,岂直偏刖而已哉。

〔疏〕夫智之明阁,形之亏全,并禀自天然,非关人事。假使犯於王宪,致此形残,亦是天生顽愚,谋身不足,直知由人以亏其形,不知由天以合其智,是知有与独,无非

命也。

人之貌有与也。

〔注〕两足共行日有与。有与之貌,未有疑其非命也。

以是知其天也,非人也。

〔注〕以有与者命也,故知独者亦非我也。是以达生之情者不务生之所无以为,达命之情者不务命之所无奈何也,全其自然而已。

〔疏〕与,共也。凡人之貌,皆有两足共行,禀之造物。故知我之一脚遭此形残,亦无非命也。欲明穷通否泰,愚智亏全,定乎冥兆,非由巧拙。达斯理趣者,方可全生。

泽雉十步一啄,百步一饮,不薪畜乎樊中。

〔注〕薪,求也。樊,所以笼雉也。夫俯仰乎天地之问,逍遥乎自得之场,固养生之妙处也。又何求於入笼而服养哉。

〔疏〕薪,求也。樊中,雉笼也。夫泽中之雉,任於野性,饮啄自在,放旷逍遥,岂欲入樊龙而求服养。譬养生之人,萧然嘉遁,唯适情於林籁,岂企羡於荣华,又解:泽

似雉而非,泽尾长而雉尾短,泽雉之类是也。

神虽王,不善也。

〔注〕夫始乎适而未尝不适者,忘适也。雉心神长王,志气盈豫,而自放於清旷之地,忽然不觉善为之善也。

〔疏〕雉居山泽,饮啄自在,心神长王,志气盈豫。当此时也,忽然不觉善之为善,既遭樊笼,性情不适,方思昔日,甚为清畅。乌既如此,人亦宜然。欲明至适忘适,至善忘善。

老聪死,秦失吊之,三号而出。

〔注〕人吊亦吊,人号亦号。

〔疏〕老君即老子也。姓李,名耳,字伯阳,外字老聘,大圣人也,降生陈国苦县。当周平王时,去周,西度流沙,适之属宾。而内外经书,竟无其述,而此独云死者,欲明死生之理泯一,几圣之道均齐。此盖庄生寓言耳,而老君为大道之祖,为天地万物之宗,岂有生死哉。故托此言圣人亦有死生,以明死生之理也。故老君降生行数升天,备载者#12经,不具言也。秦失者,姓秦,名失,怀道之士,不知何许人也。既死且吊,爰洎三号。而俯迹同凡,事终而出也。

弟子曰:非夫子之友邪?

〔注〕怪其不倚户观化,乃至三号也。

〔疏〕秦失老君,俱游方外,既号且吊,岂日清高,故门人惊疑,起非友之问。

曰:然。

〔疏〕然,由是也。秦失答弟子云,是我方外之友。

然则吊焉若此,可乎?

〔疏〕方外之人,行方内之礼,号吊如此,於理可乎?未解和光,更玫斯问者也。

曰:然。

〔注〕至人无情,与众号耳,枚若斯可也。

〔疏〕然,犹可也。重寂相即,内外冥符,故若其#13可也。

始也吾以为其#14人也,而今非也。

〔疏〕秦失初始入吊,谓哭者是方外门人,及见哀恸过,知非老君弟子也。

向吾入而吊焉,有老者哭之,如哭其子;少者哭之,如哭其母。彼其所以会之,必有不薪言而言,不薪哭而哭者。

〔注〕嫌其先物施惠,不在理上住,故致此甚爱也。

〔疏〕薪,求也。彼,众人也。夫圣人虚怀,物感斯应,哀怜兆庶,愍念苍生,不待勤求,为其演说。故其死也,众来聚会,号哭悲恸,如於母子。斯乃凡情执滞,妄见死生,感於圣恩,政此哀悼。以此而测,故知非老君门人也。

是遁天倍情,忘其所受,

〔注〕天性所受,各有本分,不可逃,亦不可加。〔疏〕是,指斥哭人也。倍,加也。言逃遁天然之性,加添流俗之情,妄见死之可哀,故忘失所受之分也。

古者谓之遁天之刑。

〔注〕感物大深,不止於当,遁天者也。将驰惊於忧乐之境,虽楚戮未加而性情已困,庸非刑哉。

〔疏〕夫逃遁天理,倍加俗情,哀乐经怀,心灵困苦,有同捶楚,宁非刑戮。古之达人,有如此议。

适来,夫子时也;

〔注〕时自生也。

适去,夫子顺也。

〔注〕理当死也。

〔疏〕夫子者,是老君也。秦失欺老君大圣,妙达本源,故适尔生来,皆应时而降诞;萧然死去,亦顺理而反真耳。

安时而处顺,一辰乐不能入也。

〔注〕夫哀乐生於失得者也。今玄通合变之士,无时而不安,无顺而不处,冥然与造化为一,则无往而非我矣,将何得何失,孰死孰生哉。故任其所受,而哀乐无所措其问矣。

〔疏〕安於生时,则不厌於生;处於死顺,则不恶於死。千变万化,未始非吾,所适斯适,故忧乐无措其怀矣。

古者谓是帝之县解。

〔注〕以有系者为县,则无系者县解也,县解而性命之情得矣。此养生之要也。

〔疏〕帝者,天也。为生死所系者为县解,则无死无生者县解也。夫死生不能系,忧乐不能入者,而远古圣人谓是天然之解脱也。且老君大圣,冥一死生,岂复逃遁夭刑,驰惊忧乐?子玄此注,失之远矣。若然者,何谓安时处顺,帝之县解乎?文势前后,自相锋#15循。是知遁天之刑,属在哀恸之徒,非关老君也。

指穷於为薪,火传也,

〔注〕穷,尽也;为薪,犹前薪也。前薪以指,指尽前薪之理,故火传而不灭;心得纳养之中,故命续而不绝;明夫养生乃生之所以生也。

〔疏〕穷,尽也。薪,柴樵也。为,前也。言人然火,用乎前之,能尽然火之理者,前薪虽尽,后薪以续,前后相继,故火不灭也。亦犹善养生者,随变任化,与物俱迁,故吾新吾,曾无系恋,未始非我,故续而不绝者也。

不知其尽也。

〔注〕夫时不再来,今不一停,故人之生也,一息一得耳。向息非今息,故纳养而命续;前火非后火,故为薪而火传,火传#16而命续,由夫养得其极也,世岂知其尽而更生哉。

〔疏〕夫迷忘之徒,役情执固。岂知新新不住,念念迁流,昨日之我,於今已尽,今日之我,更生於后耶,旧来分此一篇为七章明义,观其文势,过为繁冗。今将为善合於第一,指穷合於老君,总成五章,无所猜嫌也。

南华真经注疏卷之四竟

#1赵谏议本『而』作『其』。

#2原作『宜』,依四库本,浙江书局本改作『冥』。

#3郭庆藩引文改『改』作『宰』。

#4郭庆藩引文『奏』下补『刀』字。

#5赵本『牛』上有『全』字。

#6郭庆藩引文『扇』作『照』。

#7赵本『顺理』二字作『理顺』。

#8王孝鱼依注文改『蹴』作『就』。

#9郭庆藩引文『刀然』作『分别』。

#10《阙误》引文如海、刘得一本『解』下有『不知其死也』五字。

#11郭庆藩引文改『美』作『善』。

#12『者』字疑讹,依郭庆藩引文及文意当作『诸』。

#13郭庆藩、引文『其』作『斯』。

#14《阙误》引文如海本『其』作『至』。

#15郭庆藩引文『锋』作『锌』。

#16赵本『火传』不重。

目录